《静静的顿河》读书笔记

作者:肖洛霍夫

《静静的顿河》小说导读

《静静的顿河》是俄罗斯文坛上一部不朽的巨著,小说构思于1926年,四部分别于1928年、1929年、1933年和1940年出版,前后历时14年。《静静的顿河》展示了1912到1922年间,俄国社会的独特群体——顿河地区哥萨克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以及国内战争中的苦难历程。主人公葛利高里,是生长在顿河岸边的哥萨克,他动摇于妻子娜塔莉亚与情人阿克西妮亚之间,徘徊于革命与反革命之间,他既是英雄,又是受难者,他有着哥萨克的一切美好品质——勇敢、正直、不畏强暴,而同时,葛利高里身上又带有哥萨克的种种偏见和局限,在历史急变的关头,他徘徊于生活的十字路口。Q猪推出《静静的顿河》读书笔记,欢迎阅读

静静的顿河故事梗概

  • 哥萨克麦列霍夫家是一个自足和富裕的家庭。一家之主潘苔莱·普罗珂菲耶维奇已残年晚景,他有两儿一女:大儿子彼得罗已经娶亲,媳妇叫妲丽亚;小儿子葛利高里长得像父亲,比哥哥高半个头,生着下垂的鹰鼻子和一双有些发蓝的扁桃形的热情的眼睛,高颧骨上有一层棕红色的皮肤,笑起来带有一种粗野的表情;爱女杜妮亚希珈是个大眼睛的姑娘。

    葛利高里爱着邻居司契潘的妻子阿克西妮娅。阿克西妮娅17岁那年嫁给了司契潘,新婚第二天司契潘就凶狠地把她打了一顿,从此每夜都出去酗酒,搞女人,把阿克西妮娅关在仓房或内室,夫妻间没有爱情可言。因此,当葛利高里执著而又满怀希望地向她表示爱情,顽固地追求她时,阿克西妮娅在理智上尽力抵抗,而在心理上又感到温暖和愉快。司契潘进了哥萨克军营,圣灵节那天,全村都开始割草,半夜里他们终于找到了亲近的机会。自那以后,阿克西妮娅完全换了个样子,她直言不讳地承认自己爱葛利高里。在军营里知道一切的司契潘回来狠命地揍阿克西妮娅,葛利高里跳过篱笆,和司契潘厮打。潘苔莱决定给葛利高里娶亲。他们去了靼鞑村的首富珂尔叔诺夫家。他家的长女娜塔莉亚长得很漂亮,她有——对灰色的勇敢的眼睛,身躯结实而美丽,还有一双会干活的大手。她喜欢葛利高里,葛利高里也下决心要和阿克西妮娅结束旧情,而阿克西妮娅却决心把葛利高里从娜塔莉亚手里夺回来。

    这年10月底,一个声称从罗斯托夫来的头戴黑帽的人来到鞑靼村,他叫施托克曼,是布尔什维克派来的。他对哥萨克们说:“我们都是俄罗斯人。古时候有些农奴从地主那里逃跑了,移到顿河沿岸落了户,就管他们叫哥萨克。”他经过长期的淘汰和挑选,组成了有磅秤工人“丁钩儿”、碾面工人达维德加、机械师伊万·阿列克塞耶维奇、年轻的哥萨克珂晒伏依等十个哥萨克参加的核心小组

静静的顿河摘抄

  • 1.不要向井里吐痰,也许你还会来喝井里的水。--前苏联著名作家米哈依尔亚历山大维奇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

    2.夜。风和雨。林木繁茂的低地。一片丛生着赤杨的沼泽边上是战壕。前面是一层一层的铁丝网。战壕里是冰冷的稀泥。监视哨的湿漉漉的铁护板闪着黯光。从处处的土屋里透出稀疏的光亮。一个矮小健壮的军官在一间军官住的土屋门口站了一会儿;他的湿淋淋的手指在衣扣上滑着,匆匆地解开军大衣,抖落领子上的水珠,很快在踏烂的干草上擦了擦长筒靴,这才推开门,弯腰走进土屋。--前苏联著名作家米哈依尔亚历山大维奇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

    3.人是为了自己的希望才活着的。--前苏联著名作家米哈依尔亚历山大维奇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

    4.女人晚熟的爱情,象道旁迷人的野花。--前苏联著名作家米哈依尔亚历山大维奇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

    5.不管把狼喂得多么好,它还是想往树林子里跑。--前苏联著名作家米哈依尔亚历山大维奇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

    6.在早风的蒙蒙雾气中,太阳升到断崖的上空来了,太阳的光芒照得葛利高里的没戴帽子的头上的密密的白发闪着银光,从苍白色的,因为一动不动而显得很可怕的脸上滑过。他好像是从一场噩梦中醒了过来,抬起脑袋,看见头顶上是一片黑色的天空和一轮耀眼的黑太阳。--前苏联著名作家米哈依尔亚历山大维奇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

    7.我们只有一条战术:就是在草原上流窜,不过要常常回头看看。--前苏联著名作家米哈依尔亚历山大维奇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

    8.一个嘻嘻哈哈哈的红军手里摇晃着公鸡。回答她说:"老大娘,这只公鸡喊反苏维埃政权的口号,所以我们判处它死刑。你不要央告啦,我们要用它来煮面条吃,我们给你一双旧靴子来换它。"--前苏联著名作家米哈依尔亚历山大维奇肖洛霍夫

静静的顿河读后感

  • 如果没有一次大战和后来的俄国内战,葛里高利很可能会在沙皇的军队里平静的服役,退役后如先辈一般耕耘着自己那些田地、放牧着自己那些牲畜。最大的冒险也许就是和阿克妮西亚私奔到他乡过逍遥的日子。

    可是命运往往事与愿违,他手上的一切都在被短暂地给予之后而又残酷地剥夺。和那些平凡的或是战死沙场或是死于疫病的哥萨克不同,葛里高利仿佛有一副铁身板,无论敌人的刀枪还是病魔的摧残,丝毫不能把他压垮,他总会一次次地从病床上站起来,重新骑到马背上,挥舞战刀,破阵杀敌。

    可越是这般英勇不凡的斗士,越要经历更多的不幸,越要承受更多命运的打击。岳父、哥哥、妻子、嫂子、父母、女儿……公墓里一座座新坟见证了这个家庭的一次次不幸,绽放的矢车菊只能让人更加悲哀……

    葛里高利最大的悲哀也许就源自他的骑墙。

    在战场上和情场上,是最容易滋生骑墙者的地方。葛里高利就是这样的骑墙者。

    在战场上,他加入过红军,后又加入叛军,如此反复。乃至有人说他亦正亦邪,殊不知,这样的人物命运才最有看头,一如《碧血剑》里的金蛇郎君。不过葛里高利本性是善良的,即便他在最后加入了福明的匪帮,也依旧希望禁止抢劫的发生。

    从一战时候驻军波兰希望阻止同袍强奸波兰妇女,到后来加入红军时希望挡住对被俘白卫军的屠杀。之所以说希望,因为那一切终究还是无可避免地发生了。葛里高利的努力,就像一个苍白的手势,于事无补。

    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人只有变得愈发残忍,愈发抛弃良知才能生存,更好地生存。但真正的善良终究无法从这个曾经朴实的人身上完全泯灭,即使在他担任叛军师长,为了哥哥的遇害而报复性屠杀红军俘虏之际,也曾经莫名的良心发现,也许是本性的善良让他找到了对放下武器的敌人仁慈的理由。

静静的顿河写作背景

  • 哥萨克,是俄国历史上形成的一个特殊社会阶层。“哥萨克”一词源于突厥语,意为“自由人”,原指从中亚突厥国家逃到黑海北部从事游牧的人,后来泛指15—17世纪俄国农奴制压迫下从内地逃到顿河草原,在边陲地区安家落户的农奴及其后代。

    至18世纪,那些聚居在顿河两岸的“自由人”开始形成特殊的半农民、半军人的社会阶层。他们勤劳,热爱土地;他们勇敢,酷爱自由,并骁勇善战。沙皇政府对他们采取怀柔政策,正式承认哥萨克村社,赐予哥萨克特权,分给份地,在沙皇政府“庇护”下实行自治,但规定每个哥萨克都必须为沙皇服兵役,效忠沙皇。

    经过多年的历史演化,哥萨克到了《静静的顿河》所描写的时代已经分化。极少数人成为地主、富农,绝大多数人依然是劳动哥萨克——贫农和中农。但总体上,他们的经济生活优于内地农民生活,政治地位也比内地农民要高。

    因而,排外是这个社会阶层总的倾向。但是,在这个社会群体的上层与下层、富一族与贫一族之间还是积累了矛盾。所以,当十月革命爆发后,那些富一族的上层人们坚决维护原有秩序,抵制在顿河地区建立苏维埃政权;而那些处在下层的农民则对人人平等的社会主义理想持拥护的态度则支持苏维埃政权。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哥萨克旅作为最精锐的俄国军团一直担任先锋。俄国军队在战争中败北,从此俄国失去了在远东的霸主地位。战争失败的结果不仅反映出沙皇俄国专制政治的腐朽,而且导致俄国人民对现行沙皇专制政体的不满,从而引发了1905年的全国工人大罢工,继而是革命武装起义。

    1914年7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俄国作为协约国参战,但不到两个月,俄军再次惨败。

    1915年,俄国伤亡高达2

小说《静静的顿河》介绍
静静的顿河

书名:静静的顿河

作者:肖洛霍夫

国家:前苏联

出版日期:1928年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