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天幕红尘》摘抄:叶子农关于见路不走的解释

发布时间:2017-08-27 10:15:20 阅读:

凉菜摆上桌,服务员问老九:“待会儿下面吗?老九说:“现在就下,我不喜欢空腹喝酒。”然后问叶子农,“你呢?叶子农说:“我随便,一块儿下了。老九对服务员说:“都下了。服务员走了,叶子农给老九换了杯热茶,问:“哪家的?老九坐下说:“手揩面那家,有啥吃啥叹。不管他了。咱还说那个见路不走,我是真不懂啊,你就直接说实事求是不就行了,为啥非弄个见路不走呢,神神道道的。

叶子农说:“觉得神道不怕,只要不是吹气儿显灵的,咱就好絮叨。老九说:“反正我觉得挺神道的,好像故意打机锋。叶子农说:“实事求是是个很大的概念,很原则,很宽泛,只是你听多了,不觉得它神道了,不觉得神道并不表示你就真懂了,更不表示你就能操作了,就像好多人在说实事求是的时候,其实实事求是根本不关他的事,他那样说只是想表示他是明白人。

见路不走是‘见路非路,即见因果’的意思,跟‘见相非相,即见如来’是一个道理。见路不走是实事求是的执行和具体,更具提示性,更容易理解和操作。老九愣神了半天,说:“子农,我蒙了。啥叫路啊?我咋突然觉得我连啥叫路都不知道了。啥叫‘见相非相,即见如来’啊?如来是啥呀?咱为啥要见它呀?叶子农说:“啥叫路呢?成功者的经验、方法叫路。路管不管用?管用,不管用早没人走了,它管借鉴、模仿、参照的用。但是我们说它有漏,不究竟,因为成功者的经验是他那个条件的可能,你不可能完全复制他的条件,完全复制了,也就不是你的人生了。

见路不走就是提示你,不要拘于经验、教条,要走因果,只有因果是究竟的,是无漏的。那咱说是人就会有错,但你至少有了这种意识,比起唯经验唯教条就少出点错。啥叫命运呢?除了不可抗拒的外力之外,剩下的不就是多出点错与少出点错的区别嘛。

叶子农喝口茶,接着给老九解释名词,说:“如来是啥呢?这得从因果律说起。什么条件产生什么结果,这是规律,这个规律是怎么来的呢?不知道,因为说来就已经错了,有来必有去嘛,而因果律无所从来,也无所从去,人们就用如来这词来表述这种性质。‘见相非相,即见如来’的意思通俗点说就是透过现象看本质,这里的如来当真相讲,往大里说就是了悟得道的意思。老九问:“那得道算不算迷信哪?叶子农说:“迷信的和科学的都用得道这个词,那就看你的甄别能力了。

毛泽东就是得道的,你看看他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就知道中国革命为啥能成功了。毛泽东和邓小平都是见路不走的,都是不拘经验教条该咋办就咋办的。老九点了点头,又问:“那人家做出国,你也做出国,这算不算走路呢?叶子农说:“见路不走不是让你跟别人一样的,也不是让你跟别人不一样的,它不以一样不一样为判断,它是让你立足自身的条件,以自身的条件可能为判断。老九说:“子农,我不是抬杠啊。罗家明的悟性可不低呀,他咋没用好呢?

叶子农说:“因为他是要做高人的,甭管啥道理先别妨碍他做高人再说,这时候甭管啥道理都会被歧读,只要你还有颗做高人的心,你就会这样,由不得你自己。这时候见路不走就不再是实事求是了,而是我要跟你不一样,我得是高人的、高招儿的,这就背离了条件的可能。罗家明的判断能力是不足以判断苏联政局的,他的资金能力也不足以支持他做那样的赌局,但是他放大了他愿意放大的,缩小了他愿意缩小的,不栽跟头还等啥?老九连连点头,拉长了声音感叹道:“有道理,有道理呀。可是……谁不想透过现象看本质啊,可它透不过去呀。子农,你要大大低估我的悟性,九哥不是个一点就透的人,你要锣嗦地说。你能不能给我举个例子,让我直接点理解见路不走?叶子农想了想,说:“比如这次劳务输出……”

老九立刻打断说:“别说劳务输出,这个法律呀、国际形势呀……太复杂。你说个我能懂的,最好跟吃有关系的,我比较熟悉。这时餐馆服务员把三个热菜和两碗手排面送来了,手揩面让老九受到了启发,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吃的了。

老九等服务员走了,用筷子挑了一下面条说:“你就拿这面条打比方吧,我说手揩面就是比机器面好吃,这算不算路?”

叶子农端起面条吃了几口,说:“我给你淤一个,你看好吃不好吃。”

老九说:“你这不是抬杠嘛。叶子农说:“这不是抬杠,你不能说我的手就不是手。说手撰面比机器面好吃,是由经验归纳出的教条,不为错,也很管用,用来判断面条很方便,但是我们说它有漏。实相是什么呢?是软硬度,是薄厚宽窄,是给面团做功的方式和方向,是面的结构……总之只要你满足了好吃的面条所要求的那些条件,不管你是用机器的方式还是用人工的方式,它都出那个结果,这取决于你需要哪种方式,如果你是大规模的连锁店,机器方式的产量、成本和质量的稳定性就有优势。

如果你的思维被束缚在手撰面比机器面好吃的教条里,你这个好吃的面条要想实现大的市场系数就很困难。老九有种如梦初醒的感觉,倒了一杯啤酒一饮而尽,说:“我好像有点明白这个见路不走了,就是你不能跟着经验、教条瞎跑,也不能跟着形式走,只看因果、本质,只按它的条件可能去说,至于跟别人一样不一样的不用去考虑,也许是一样的,也许是不一样的。

叶子农说:“人是最愿意走捷径的,比如谁谁的成功之路,他以为别人成功了,他照搬过来也会成功,那就危险了。唯经验、唯教条,这东西害人呢。甭管是谁的经验教条,一碗面条你去唯唯还没啥,可要放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那后果就不得了了。老九说:“一碗面条也不能唯,唯了我咋办?哎呀,?一这么多年我算是白活了!叶子农说:“也不能这么说,你还得了一颗年轻的心呢。老九匪了一下,‘凉叹道:”我的娘耶,这骂人可真够绝的。叶子农懊悔地掌了一下嘴,赶紧道歉:“九哥,对不起,对不起,你看我这德性,稍不留神就又臭嘴了……真不是成心骂人的,是跟九哥一熟就没大没小了。老九说:“你还是赖点吧,你一正经我咋就这么别扭呢。老九知道,从这一刻起他们的关系开始有了变化,他不再是纯粹的客人了。

喜欢
《天幕红尘》摘抄:叶子农关于见路不走的解释
《天幕红尘》摘抄:叶子农关于见路不走的解释

凉菜摆上桌,服务员问老九:“待会儿下面吗?老九说:“现在就下,我不喜欢空腹喝酒。”然后问叶子农,“你呢?叶子农说:“我随便,一块儿下了。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