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茅盾《子夜》简介/主要内容/讲了什么

发布时间:2017-11-14 20:16:32 阅读:

《子夜》是我国现代文学一部杰出的革命现实主义长篇。它以上海为中心,反映了中国社会的全貌,写的是1930年5月至7月这两个月中的事件。贯穿《子夜》全书的主线,是民族工业资本家吴荪甫和买办金融资本家赵伯韬之间的矛盾和斗争。围绕这一主线,小说共写十九章,第一、第二两章交待人物,其余十七章虽各有重点但皆共同服从于全书的中心,小说结尾侧面带出中国工农红军日益强大,指出了中国革命的真正出路。

当时上海的工商业遭受重大打击,公债市场也随着时局急升骤降。工业资本家吴荪甫作为工业界巨头,对中国工业充满了信心。他“身材魁伟、举止威严”,目光炯炯有神,言语具有磁性,能够煽动起别人追求事业的勃勃雄心,愿意跟他合作。他游历过英美等国,懂得管理现代工业的知识,有一套剥削工人、经营企业、与同行竞争的经验和手腕,有魄力,有胆量,多谋善断,富于冒险。他热心于发展家乡双桥镇的实业,经营着米厂、油坊、布店、当铺、电厂、钱庄等等,并打算以拥有十万人口的双桥镇为基地建筑起他的“国家像个国家,政府像个政府”的“双桥王国”来。

但是仅仅十万人口的双桥镇还不是他“英雄用武”的地方,他要发展中国的民族工业,他要“发展企业,增加烟囱的数目,扩大销售的市场”,他有着巨大的野心。后来,虽然他在家乡的资产被农会攻占了,他的裕华丝厂也奄奄一息,颇不景气。但此时的吴荪甫没有气馁,他要把一些“半死不活的所谓企业家”全部打倒,要“把企业拿到他的铁腕里来”。这时,正逢若干较小工厂无法偿还债务,他便用极低价钱把它们吞并过来,轻易地吃掉了陈君宜的绸厂、朱吟秋的丝厂,同时又以孙吉人、王荪甫共同组织的“益中信托公司”为大本营,不费吹灰之力地又吞并了八个日用品制造厂,他“扼住了朱吟秋的咽喉”,做起了实现他“双桥王国”的美梦。

但是这一历史时期的中国社会,各种矛盾缠绕在一起,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矛盾,国民党反动派和工农民主革命力量矛盾,国民党内部汪、冯、阎、落之间的矛盾,资产阶级内部民族资本家和买办资本家之间的矛盾等等,错综复杂,交织在一起。在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统治下,中国民族工业要想得到独立的发展是根本不可能的。

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掠夺,帝国主义侵略的魔手已紧紧地扼住了中国民族工业的咽喉,因此他的所谓“双桥三国”的美梦,他的发展民族工业的勃勃雄心也就只能是一个无法实现的幻想。他与美带及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代理人赵伯韬进行着勾心斗角的斗争,有时他刚愎自用,根本不把赵伯韬放在眼里,要和他决一高低,但当他在金融市场失败以后,当他得知赵伯韬有美国老板撑腰时,却又表现得,“再也振作不起来”,甚至打起了退堂鼓,产生了“有条件投降”的想法。

在跟赵伯韬的争斗中,他和工人阶级的矛盾也日益加剧。他拼命地榨取工人的血汗,尤其是当他受到赵伯韬的威胁,感到资金短缺、生存危险的时候,更是企图从工人身上榨取资本,他减少工人工资、开除工人、延长工作时间,他企图靠剥削工人来挽救国外货倾销和军阀混战所造成的企业的不振,想吸尽工人的血汗来弥补他在投机市场上所受到的损失,他的所作所为引起了工人的强烈反抗和罢工。

为了挽救自己的失败命运,他一方面利用军警来镇压工人的罢工运动,一方面又用他的走狗屠维岳的各种阴谋诡计来破坏排山倒海的工人运动,但最终还是阻挡不住、熄灭不了风起云涌的罢工运动,他被工人运动搞得惊慌失措,被工人运动吓得“卜卜地心跳”,坐卧不宁;他费尽心思、花极低代价收买过来的许多小厂也都成了他脱不下的“湿布衫”,因为要维持这些工厂,需要大量现金。

后来他周转不灵,硬是叫这些小厂把他拖垮了;他和孙吉人、王和甫所苦心经营的益中信托公司在军阀混战、农村破产、工厂生产过剩、赵伯韬的大规模经济封锁之下一败涂地;他们发起组织益中信托公司,不到两月,“美梦”、“雄图”就成为泡影;野心勃勃、刚愎自用的吴荪甫,已没有多少可走的路了。

于是吴荪甫开始向公债市场打主意了。吴荪甫是“办实业”的,他以发展民族工业为己任,向来反对拥有大资本的社竹斋一类人专做地皮、金子、公债的买卖,但为了生存,他也钻进了公债的投机活动里。公债市场一直是赵伯韬的天下。赵伯韬是美帝国主义豢养的买办金融资本家,是半殖民地的特有产物,是一个有大量美资做后台的财阀。

吴荪甫瞧不起这个美帝国主义的洋捐客,再加上赵伯韬有意要吞并他的企业王国,迫使他俯首称臣,这些都坚定了他要和赵伯韬决一雌雄的决心。他希望实现他的资产阶级“民主政治”的理想,盼望国民党反蒋派和地方军阀的联盟“北方扩大会议”的军事行动赶快成功,可是当北方的军事进展不利于他的公债活动时,他又“惟恐北方的军事势力发展得太快了”。在他身上,凝聚着中国民族资产阶级患得患失的心态以及其先天的软弱性。显然,作为民族资本家的吴荪甫,很难是赵伯韬的对手。

赵伯韬依仗着蒋介石法西斯政权的力量,在政治上和经济上都有着压倒吴亦甫的优势。他控制并操纵着上海的公债投机市场,扼制着民族工业的咽喉。他暗中破坏“益中信托公司”,阻止它们和一些银行、钱庄的来往,企图通过“公债多头公司”来实现他以金融资本支配民族工业资本的计划,他要吴荪甫老老实实地俯首称臣。

赵伯韬老谋深算,用美国金融资本家势力做后盾,和反动军阀狼狈为奸,操纵着公债市场,组织银行托拉斯。面对赵伯韬的强大实力,吴荪甫发现“自己也有被吞并的危险”,于是他一反过去的果决专断和满怀信心,而变得急躁不安,狐疑惶惑了。为了不被赵伯韬吃掉,他也于起了过去曾反对过的公债多头公司,模仿着赵伯韬,与反动军阀串通一气,贩卖军火,狼狈为奸,企图靠内战来发财。

在公债市场的最后决斗中,他把丝厂、住宅以及八个日用品工厂的资本全部拿来押上做“空头”,孤注一掷,以求挽救自己。但由于社竹斋,这个他一度推心置腹的合股人的倒戈相向,把资金偷偷地投到了赵伯韬的名下,使得吴荪甫终于没能逃脱垮台的命运。

小说中对于工农群众运动的描写,可以说是不成功的,尤其是对工人罢工斗争的描写,缺点更为明显。作者后来曾经指出产生这方面缺点的原因:“这一部小说写的是三个方面:买办金融资本家,反动的工业资本家,革命运动者及工人群众。三者之中,前两者是直接观察了其人与其事的,后一者则仅凭‘第二手’的材料——即身与其事者乃至第三者的口述。这样的题材的来源,就使得这部小说的描写买办金融资本家和反动的工业资本家的部分比较生动真实,而描写革命运动者及工人群众的部分则差得多了。”

喜欢
茅盾《子夜》简介/主要内容/讲了什么
茅盾《子夜》简介/主要内容/讲了什么

《子夜》是我国现代文学一部杰出的革命现实主义长篇。它以上海为中心,反映了中国社会的全貌,写的是1930年5月至7月这两个月中的事件。贯穿《子夜》全书的主线,是民族工业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