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包法利夫人》的写作背景:法兰西第二帝国

发布时间:2017-11-30 20:26:09 阅读:

19世纪40年代,正是资本主义制度在西欧确立的时期,法国的资产阶级也在“七月革命”后取得了统治地位,并且,伴随着工业革命的逐渐推进,法国的资本主义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工农业在这一时期都取得了很大的进步。而小说《包法利夫人》正是刻画了1848年资产阶级取得全面胜利后的法国第二帝国时期的社会风貌。

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总统路易·拿破仑·波拿巴于1851年12月2日发动政变。翌年1月14日颁布宪法,加强总统权力,削弱议会的立法权。1852年11月7日,元老院颁布法令建议恢复帝制。随即举行公民投票,绝大多数表示赞成。12月2日宣布恢复帝国,波拿巴为法兰西人皇帝,称拿破仑三世。

根据多次补充的帝国宪法,皇帝是国家元首,统率军队,有宣战、媾和、结盟、订立商约和特赦,任命政府与地方官员,批准公共建设工程,决定是否将法案送交立法团讨论等权力。帝国立法体制分成3部分:参政院由皇帝任命,约50人组成,任务是维护宪法与保证皇帝统治,它准备法案和审查法令修正案;凡年满21岁并在某地居住超过半年的法国男子皆有选举权,立法团由选举产生的200多名议员组成,它的主席和副主席由皇帝任命,立法团仅有权讨论和表决法案;元老院由皇帝任命,由约100名亲王、元帅、主教组成,批准立法团通过的法令。大臣们执行皇帝命令,各自对皇帝负责。参政院对省长实行监督。地方政权掌握在省长手中,他们领导全省警察,控制社会舆论。

第二帝国经历了由专制统治向自由主义、议会政治演变的过程。帝国初期,拿破仑三世实行个人专权,致力于巩固资产阶级秩序。政府在一些省内实行戒严,封闭共和派俱乐部,解散工人组织,查禁进步报刊,利用天主教会加强控制学校。1852年后,法国工人运动一直处于低潮。60年代,人民不满情绪日益增长,反动专制制度难于继续维持。因此帝国后期开始实行改革,逐渐向自由主义政策演变,以求缓和国内矛盾,例如议员可得到请愿权利,官方“公报”公布议会辩论记录,皇帝经立法团同意方可批准追加拨款,废除禁止工人罢工和结社的《勒霞白列法》等。1870年初,奥利维埃奉命组织自由主义内阁。4月元老院受到削弱,变为普通上院,议会权利有所扩大。

经济方面,帝国实行促进资本主义工商业发展的经济政策,建立了大工业,重工业中机器生产普遍代替手工劳动,生产不断集中,交通运输业迅速发展,法国完成了工业革命。金融资本的发展尤为突出、巴黎成为世界金融中心之一。在G.-E.奥斯曼领导下,巴黎进行了大规模的城市建设。

为了改变1815年以来法国的孤立状态,争夺欧洲大陆优势和进行海外殖民侵略,拿破仑三世进行多次对外战争。法国在1853~1856年的克里米亚战争中联合英国、奥斯曼帝国与撒丁王国反对俄罗斯帝国,击败俄国后确立了在欧洲大陆的优势。后又联合意大利反对奥地利,得到萨瓦和尼斯。1860年签订《法英商约》,实行自由贸易。50~60年代第二帝国还派遣军队侵略中国、叙利亚、墨西哥、印度支那和非洲,掠夺大量财富,建立了若干殖民地。

克里木战争后至60年代初是第二帝国发展的顶点。但是,劳动人民深受剥削压迫,工人运动重新高涨,共和派加强斗争。第二帝国支持罗马教皇阻挠意大利统一、武装干涉墨西哥以及在普奥战争中支持奥地利等一系列失策,使法国陷入困境。为了摆脱国内危机和重夺欧陆优势,1870年7月19日法国以西班牙王位继承问题为借口对普鲁士宣战,法军战败,9月2日拿破仑三世在色当投降。4日巴黎发生革命,宣布推翻帝国,成立共和国。

拿破仑三世经常表示,第二帝国的功能就是引导国民认识司法,在外交上则追求永久和平。早前,路易-拿破仑在牢狱中和流亡中多次谴责寡头政治之政府忽视社会问题。他在担任第二共和国的总统时,以普选维持其权力,并保持一贯作风,决心以他构想的“拿破仑思想”建立新政府解决上述问题:以属于皇帝、被选定的人民为民主之代表;以他自己代表拿破仑一世——他那从法国大革命中以武力崛起,保护法国社会在革命期间所得的伯父。

1851年12月2日,就任第二共和总统的路易-拿破仑·波拿巴在没有宪法授权下解散了国民议会。于是,他成为法国唯一的统治者,并重建议会先前取消了的普选——议会担心没有受过教育、保守的农民会反对共和并让七月王朝复辟。

1852年1月14日,路易-拿破仑制定了反议会的宪法,与1848年时的行动非常类似。作为皇帝,他接管了所有行政力量,并作为国家元首,单独对人民负责。法国人现在失去了所有权利,只能等待皇帝的眷顾。拿破仑可以任免负责准备法案的国务院之成员以及帝国永久机构参议院之成员。其中一项新政策就是让立法院由普选产生,但立法院不能自主,只能处理行政院提出的法案。此政策推出后,类似雾月政变的事件发生。

1852年12月2日,深信“拿破仑神话”的法国人民在恐怕国家陷入无政府状态之下,在公投中几乎一致支持路易·拿破仑登上权力之巅。法国人民普遍支持拿破仑的决定,并让他把总统任期延长十年。他于是自任“拿破仑三世,法国人的皇帝”,建立了第二帝国。夏尔·戴高乐后来认为这次公投是波拿巴主义的象征。

拿破仑三世的行为,很快就显示出社会正义不代表自由,也表示他在1848年革命期间做出的承诺只是空话。他压制了所有提倡公益精神(publicspirit)的国民力量,包括议会、普选、传媒、教育与其他方面的团体。立法院被禁止选举总统、管理立法程序、提出及制定法案、为财政预算案投票或是公开它的审议过程。同样地,政府加强对普选之监控,并限制选举资格——改动选区,令郊区人口普遍能选出保皇势力,压制自由派的壮大。政府也限制言论自由,要求传媒交出“安全金”(cautionnements),作为它们保持“良好”表现的保证;政府也会发出警告(avertissements),禁止内容敏感的刊物出版,以查封或结束出版团体作为惩罚。书籍也受到内容审查。

为了对抗个人的反政府行动,政府也实施了对可疑人士的检查制度。1858年,意大利人费利切·奥尔西尼(FeliceOrsini)企图刺杀拿破仑三世。虽然奥尔西尼的行刺理由是为了意大利统一,但已经给拿破仑的政权以此为由采取更严厉的国家安全法例(sûretégénérale),容许它在未经审讯下拘留、流放或驱逐任何可疑人士。教育部门也采取类似的严厉政策,严禁高中(lycée)教授哲学,并增加了有关部门的纪律处分权力。

自路易·拿破仑称帝七年以来,法国没有政党政治。政府一直以公投统治国家。1857年之前,法国没有反对派。1857至1860年间,反对派主要人物只有“五人组”——埃米尔·奥利维耶、朱尔·法夫尔、埃内斯特·皮卡尔、雅克-路易·埃农和阿尔弗雷德·达里蒙。1853年,法国正统主义者与奥尔良派企图在奥地利恢复波旁-奥尔良的七月王朝,但是失败。保皇党此后不活跃。

喜欢
《包法利夫人》的写作背景:法兰西第二帝国
《包法利夫人》的写作背景:法兰西第二帝国

19世纪40年代,正是资本主义制度在西欧确立的时期,法国的资产阶级也在“七月革命”后取得了统治地位,并且,伴随着工业革命的逐渐推进,法国的资本主义得到了很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