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总裁初恋:丫头,别太坏 »  第016章 原来是例假来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016章 原来是例假来了

小说:总裁初恋:丫头,别太坏作者:兴屹
返回目录

    她从来没想过,并不是鄙视那些向往攀高枝的女人。在她的爱情观里只要求一个能驾驭她的人,但是这么低的要求从来都没来遇见一个合适,单着单着便看淡了。

    一餐饭的时间真长,凌母的热情,凌父的大方,更让她想退堂难为情。他们屡次提起她的过去,“小希啊,过去学机械应该很辛苦吧,这种水灵娇嫩的女孩子去学机械真的看不出,而且很特别。”凌母一边说一边给顾希夹菜。

    天啊,都堆成山了!原来她的过去对那些叔叔们的报复,便成为今天受欢迎的奖赏。慢慢地拿起筷子都不知道往哪里夹,也不想在这么高贵的老人家面前丢脸。表情有些尴尬,心里还在念叨着,别给我夹菜了。

    突然间,一双温暖的手触碰到她,将她手中的那碗沉甸甸的饭菜给接了过去。换了半碗的冬菇滑鸡粥给到她的面前说道,“这两天肠胃不好,喝这个比较舒服。”

    顾希抬起头来,在猜测这个男的是有读心术吗?她刚想不吃也太失礼,或者是想换一小碗粥来敷衍过去也行,没想到他倒是很利索。

    “你看吧,小宇什么时候那么会关心啦?肯定是小希的功劳啦!”

    “妈,我什么时候都会关心好不?”

    “看吧,你给乐了。两人要好好相处,挑个日子把喜事给办了,免得你妈老是整天去帮你找相亲对象。”凌父吃相可比其他人文雅许多,可像了吃西餐一套套工序。

    “这么快啊?”林晓蓉似乎没有融入这个话题之中,手里拿着一个鸡腿啃得满嘴都是光亮光亮的。虽说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但是现在对结婚的概念越来越模糊。依然玩心很重,过一天是一天。

    “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凌浩宇拿起一张纸巾递给了林晓蓉坏坏笑道。

    “什么小孩?我21了好不好?”

    用餐的期间,都是在讨论这婚姻这个话题。顾希很少说话,有时候便点头表示。似乎和她没有关系,可这餐饭吃得有些难受。走的时候,凌母还给他们带了两大盒补药,“小宇啊,听隔壁的张太太说了,吃了更能补身体,可要好好照顾小希哦。”

    要不是顾希借口说电话落在家里,想回去打个电话回家,还要特意把他俩给留了下来。什么补身子?是受孕药吧?做豪门太太责任可重大,她只是一笑置之。

    “妈……这。好吧,我们回去了。你不用送了,拿个药给蓉蓉擦擦。”凌浩宇坏笑着接过东西便跟着顾希走了。

    “好,路上小心!”

    当他们上了车,透过车镜能清晰看见凌母伸长脖子依依不舍的远望着,不知为何?她第一次感觉这这种感觉,感觉十分的美好。回到车上两人看着那两盒补药沉默不语,“丫头,我妈……她这人性子有点急,所以你别太在乎!”从来说话干净利索的凌浩宇,怎么现在说话结结巴巴?应该是手中的两盒受孕药了太沉甸了吧。

    “她没有错,你这么大把年纪不自觉。排着长队等着你的女人多的是,干嘛老是和你母亲过意不去。”顾希情不自禁地发表内心言论。

    “没有遇见你之前,似乎很排斥结婚,因为感觉她们都是为了金钱而娶一个名分,但是现在遇上了,似乎自己性子更急了,似乎排斥变成迫切期待。”

    “大哥拜托,我很喜欢钱,恐怕你要把眼睛擦亮一点了。”

    “这个我不管,这辈子除了你,谁都不娶。”说着说着有些激动,便不顾方向盘脸向她靠去。这个时候,还不忘挑逗她,靠得越近就越发香愈来愈强烈。

    “凌老板你是在演戏吗?那也太入戏了,把车停到旁边。”

    “我叫你停车!”顾希再一次呵斥道。

    漆黑的夜里,透过微弱的路灯,似乎这种感觉真好。要不是冰凉的晚上,她更想光脚在马路上慢慢地转悠。车里小小的空间,带着她如定时炸弹般,更觉的窄小,甚至快要窒息。

    “要干嘛去?”凌浩宇表情很严肃地说道。

    “你妹啊,抽一支烟,停车!”

    “把烟戒了,你这是在干嘛?”一被她踩在刹车的档,神龙摆尾似的,终于停靠了下来。他被吓得冒了好多冷汗。看着她急匆匆地下车坐在人行道旁边的椅子上,从裤兜里掏出一盒香烟,熟练地低头用嘴叼住一支香烟,表情很烦躁,右手一直在掏裤兜。

    “见鬼了,打火机落哪里去了?”顾希完全没有打理她,全身上下就两个裤兜都翻遍了,可能出门的时候落在房间里。

    这香烟秋天戒了,春天又抽,似乎染成了一种瘾。无奈地四处张望,郊区没有什么小店,终于还是把香烟塞了回去。初春的风,夜晚很冰凉,那双娇嫩的手刚伸出来没一会,就感觉刺骨。无论凌浩宇怎么说话,她还是当做没听见。

    许久,三百米出一辆摩托车车灯四处闪刺眼,眯着眼睛勉强能看见车上有个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多半是巡逻人员,她起身拉着凌浩宇就跑到车上,用力拍打他的大腿叫道,“愣着干嘛?快点开车!”

    “干嘛那么紧张?怕我被开罚单啊?”凌浩宇被她牵手的那一瞬间,被她那一巴掌清醒了过来。那么一点罚单怎么能难倒他呢?停个十天八天都无所谓,虽然十几秒的时间,但是他的记忆越来越深。那一头柔顺长发滑过他的脸庞,被牵着上的手还留有她的余温。

    “你妹的,开车!叫你开车!”顾希瞪了他一眼气愤地说道。

    “是,主子!”

    只见她摸着自己的额头,表情很难受。或许她不是因为自己想下车抽一支烟,停车被开罚单而这么急匆匆地逃走。可是他在心底里却很感谢那一辆巡逻车,她不再说话,回到家里便走回房间。他疑惑地脱下外套扔到沙发上,看着她一步步艰难地走上去,门却关得很小声。原来是例假到了,每一次来都会阵阵疼痛。

    一张宽大的穿都不够她打滚,抱着肚子翻来翻去。冒了很多冷汗,湿了一头头发,却忍住不发出声音。他轻轻地推开门,看见床单都快全部掉到床下,皱巴巴的。看着她来回的滚着,心想着是不这丫头吸毒发作什么的吧?走过去一把把她抱住,白色的衬衫浸湿了,“啊!”

    突然间,右手阵阵剧痛,睁开眼睛便看见一排整整齐齐的牙印。是疼得厉害,怎么这种镜头在电视剧里发生就是生孩子的反应吧。

    “糖水水,快!”她已经无力说话,指着书桌上的杯子低声说道。

    “好!马上就好!”凌浩宇小心翼翼地放下她,急匆匆地跑到楼下冲了一杯热糖水,扶着她的身体给她喝下。翻白殷桃般的小嘴,开始慢慢地被热水给染红了。情况也相对的平稳了,看着床边的卫生棉才知道,原来是例假来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