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总裁初恋:丫头,别太坏 »  第053章 形影不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053章 形影不离

小说:总裁初恋:丫头,别太坏作者:兴屹
返回目录

    “马上就好。”下床的那一动作,真像是跳几百个蛙跳之后,肌肉酸疼再加上肚子疼痛,足于能抵过生了一个两人孩子般的痛苦了,随着顾希的话尴尬也渐渐地淡去。

    随后她左手按着肚子,右手边被顾希紧紧地挽住。整个肢体似乎找到了一个依靠,艰难地走到了卫生间。折腾了半个小时,才开始出门。

    这一天跑医院并不简单,顾希的印象里只有一个医院那就是曾经去过的市级医院。于是他们毫不犹豫地打了个出租车,在车里林晓蓉直接趴在她怀里,折腾得头发湿漉漉。

    两个小时终于过去,出了出租车。好熟悉的地方,来过了好几次吧,而且就是为凌浩宇的病而来。

    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很眼熟,正好与护士在医院门外交谈。他是张伟!凌浩宇的主治医生!

    “咦,丫头这是怎么了?”张伟斜眼望见便走过来问道。

    “我朋友需要看病!”一看见他,顾希似乎有些找不到正题来,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林晓蓉的样子,一下子被张伟给点破了,借着这个快速通道。终于到来一个妇科医生的办公室里,一个年已四十有几的女人,看上去很有亲和力。戴上一副红色镜框眼镜,显得更有气质,皮肤也保护得姣好。胸前挂着工作牌,妇科主任沈雅。

    “那晓蓉有没有男朋友?”超有磁性的声音从医生的口里发出来。

    沈雅并没有看她俩的面部表情,只是盯着手里的那一份资料。顾希近视看不清是什么内容,而林晓蓉则奄奄一息,更没有关心这个问题。现在只想要一个办法,或者给种要吃下去立刻解除这个疼痛。

    “没。”林晓蓉声音轻得快发不出来,依然还坚持,因为她想快点解除这个病痛。

    “真的没有?”沈雅揣着手中的资料,挪了挪椅子。离林晓蓉更近了,尽管林晓蓉眼神暗淡无光,她依旧深情夹杂着一点点审问的意味问道。

    而顾希则是有些走神了,看病的时候,她最害怕听到分析的过程,那是一个内心煎熬的过程。有没男朋友?和这个病有关系吗?

    “我真的没有?你有什么招赶紧吧,我快要死的人,还能骗你什么?”林晓蓉一直靠着顾希的肩膀支撑着,刚才出门之前是那杯红糖水,似乎没有多大的作用,手还在在腹部压着,面部苍白。

    “你得戒烟戒酒!”沈雅心里有数了,望着旁边的顾希,虽然她的是身上散发淡淡的清香味,依旧抵不过多年来的烟史,平时的清洁工作做好,依旧感觉到烟味。不禁地感叹着现在女孩子们,是有多么不爱惜自己?

    “哦!”顾希迟疑了一会淡淡应道。

    终于还是意识到了医生背后的话语,戒烟戒酒,自从与凌浩宇发生关系之后,她的情况异常边减轻了许多,就是因为忌讳了许多的情况。

    于是开始觉得自己要多了解一些常识,看着沈医生娓娓道来,痛经是因为女人身体发虚,寒气比较多。行经前后或经期,出现下腹及腰骶部疼痛,严重者腹痛剧烈,面色苍白,手足冰冷,甚至昏厥,称为“痛经”,亦称“行经腹痛”。痛经常持续数小时或l—2天,一般经血畅流后,腹痛缓解。本病以青年妇女较为常见,是妇女常见病之一。中医认为痛经多因气血运行不畅或气血亏虚所致。临床常见有气滞血瘀、寒凝胞宫、气血虚弱、下注等症。

    你们平时不注意,痛经是常见现象。记住了从离开医院以后,要按照我说的做,就很快就会慢慢地减缓了,按照这个做法。一种可以调制益母枣茶:用益母草15克、大枣30克加红糖适量煎煮后服用,每日一剂,早晚服用就可以。或者也可以外敷:用川乌、草乌各5克共研细末,再用葱汁、蜂蜜调敷少腹痛处两三小时,每天一次亦可。

    平常也可以给腹部按摩,烟酒忌讳哦!平时最好也不要沾,这烟酒对身体本来就不利!也不要为了漂亮节食减肥,平时营养要均衡,蔬菜水果多吃。还有什么游戏也不要玩个通宵,早点休息。

    沈雅说完之后,离开了一会。她们俩相互看呆了,平常不都是医生检查完毕,就开始拿药打针什么的,而这个沈医生却很不正常?

    总的感觉就是给普及女性课程一样,根本不要把钱放在心上。片刻她端出了一杯热气腾腾,杯子是棕色的,辨不清里面到底是什么颜色的液体。

    “你来得正好,给你缓解一下,有些味道也较难闻,你忍忍就会好了许多。”沈雅温柔地递杯子给顾希负责把让她喂旁边的朋友喝。

    咕噜咕噜——

    难于吞咽的药水,林晓蓉听了医生那一番话之后,便更加放心的喝了下去,有些微苦还伴着难闻的味道。终于还是把它喝到见底了,并不是灵丹妙药。暖暖的一股热气进到了肚子里面,开始渐渐地舒缓了。可能是难闻地味道也该把林晓蓉给熏得更加精神了,疼依旧在,只是减轻了。

    “还好吗?”顾希刚拿起杯子给她灌了难闻的药水时候,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恶毒的人,正在逼喝下毒药一般。

    直到林晓蓉喝到见底,脸色渐渐地变得红润。这个罪恶感才渐渐地消失,刚才的那一瞬间,她回想到失去第一次那晚,把奄奄一息的凌浩宇灌了冰水的场景,听到林晓蓉的咳嗽声音才回过神来。

    “嗯,好了很多。”林晓蓉轻声地应道。

    “那医生我们除了抓这些材料,就不需要买什么西药是吧?”顾希扶着林晓蓉起身问道。

    “对的,我的名片你留着,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张医生的朋友,对我就不用那么客气!”沈雅与张伟已经是数年的朋友了,交情甚深。今天她就是对朋友的形式来对待她们,要不然真的还建议她们在医院治疗呢。

    “谢谢沈医生!”经过片刻林晓蓉开始能自己走路了,虽然还伴着阵阵的轻微痛,可比刚才好多了,离开的时候,还不忘了朝着沈雅露出一个微笑招手离开了。

    走到了一楼的大厅林晓蓉坐在等候区里,而顾希则是去药房抓药长长地队,真不容易。过了半个小时走到林晓蓉的旁边叫道,“你现在没事了?”

    看见她在看桌子前摆设的几个电公共电视机,嘴角还时不时地扬起。

    “好多了,拿到药了啊!我们走吧!”林晓蓉快把她发作的样子给忘记了,也不知道最近人不如意的事情那么多,真的有些承受不过来。

    一路上,顾希与平常一样什么话都不喜欢说。终于还是被林晓蓉一个天真的问题给惊醒了,“刚才沈医生问有什么男朋友?”

    “不知道!你坐出租车回去吧!药你拿着,我有事先回去了!”顾希说着便招手地拦了一辆蓝色出租车,两包药,只递了一包给林晓蓉,还有一包也是留给自己吧。

    “好的,那我先走了!”林晓蓉有些不情愿,又不敢表露出来。习惯有她在,特别最困难的时候,但是又不敢说不行,接过药就上了出租车了。

    “喂,上次不是见你有穿运动装和板鞋吗?是谁给你买的?早说了你不要光留着一些恨天高,适当的买一些舒适的。就像今天吧,你要死要活,你还没走得动吗?好了,走吧!”顾希看出她的不悦,于是车子快要启动的时候,她敲了敲车窗,等到林晓蓉把玻璃给拉下来说道。

    “嗯,知道了!我走了!”林晓蓉还以为她会改变主意上来和她一起,原来只是叮嘱一些话而已,有些失望。关上车窗之后,车子渐渐地走远透过车镜子看着顾希。

    夜色降临,她一个人无聊也不知道上哪逛。突然间觉得肚子好饿,或许是中午的时候,吃得别扭,也或许是经期比较好吃吧。

    走到一个小吃街的时候,看中一家饺子馆,准备要进去的时候。电话又响了,没有看屏幕就知道是凌浩宇的查询电话。可为什么铃声就那么近呢?她有些疑惑地看了四周,心里暗想是自己多疑了,于是按下接听键道,“喂!”

    词穷到这种程度,除了很常见的一个“喂”字,再也不知道要讲什么了。

    “在哪里呢?”凌浩宇笑着说道。

    “在公寓,我在哪里关你什么事?”顾希明明感应到他好似在不远处,却还在排斥这个事实。走近了饺子馆靠着窗口的位置坐下,还未等她出声制止。

    热情地服务员,一个年轻阳光的小伙子,围着一张白色的围裙走到面前礼貌地问道,“小姐您好,欢迎来到杉杉饺子馆,请问您要吃些什么呢?”

    “香菇肉馅!”顾希最近地眼睛根本看不清墙壁上的菜单,脑海里浮现什么就说了什么。

    “嗯,那您稍等!”服务员微笑地说道,便走开了。顾希才意识到自己这回真的睁着眼睛说瞎话,才察觉到自己错了,竟然还没有挂电话说这么明显的话。

    “家里有请谁来煮饺子啊?”凌浩宇站在不远处的小茶店里,他的视力够好,能看见在饺子馆里的一举一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