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总裁初恋:丫头,别太坏 »  第120章 生活那点尴尬事(二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20章 生活那点尴尬事(二更)

小说:总裁初恋:丫头,别太坏作者:兴屹
返回目录

    好长时间没有回来了,打量里面的东西依然摆放得整整齐齐,一柜子的衣服,化妆桌上摆放琳琅满目的首饰,还有钢琴与吉他,这里所有属于他送给她的一切,都保留得一样都不差。

    顾希一边整理床铺一边说道,“要早点睡就快去洗澡,换的衣服随便在柜子里拿,一次性毛巾也在柜子随手拿一条,浴室里有沐浴露!”

    而林晓蓉刚想坐下来准备要打开钢琴盖子听到立即应道,“好的,知道了!”

    交代好林晓蓉,她索性要下楼出去吸收一下新鲜的空气,走出客厅来到院子里,张开双臂抬起头闭着眼睛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花香渐渐地围绕着全身,把内心的负担慢慢地卸下来,忽然感觉住在这种地方是真的很享受。

    也或许有太多的回忆吧,离开久了会脑子里会时不时呈现出这里的一点一滴,她始终不会明白自己到底是因什么而留恋这里。

    坐在门槛旁边望着暗淡的路灯照射得叶子绿油油,满院盛开的花儿,是她一直向往的地方,可总觉得离得很近又有些害怕,听到客厅里面玻璃瓶摔碎的声音立马跑进去。

    碎得一地的啤酒瓶,林晓蓉立马往后面躲闪挪了两步,终究还是被扎到右脚趾,身穿一件白色的t恤配上一条纯黑的超短裤休闲裤,拖着宽大的蓝色拖鞋。

    湿漉漉地头发也不先把它弄干了,急忙得应该是要找喝的东西,可为何要拿啤酒瓶呢?她在这里住的日子,好像除了有红酒偶尔让她解馋外,好像只剩下饮料了,难道是凌浩宇背地里喝闷酒?

    顾希一眼瞪着受惊吓卷缩在一旁的林晓蓉,而后又抬头望着跑下几层阶梯的凌浩宇,竟然异口同声的叫道,“怎么了?”

    “没……没事,我只是想把外面的啤酒给挪来拿里面的饮料,结果手滑就摔到地上了。”林晓蓉低着一直按住脚上的伤口道。

    家里又多了一个孩子,还好没有被玻璃扎得很深,他把林晓蓉拉到沙发坐好。赶紧把药箱拿来帮她简单的包扎,明天就要参加宴会,怎么可以出状况呢?瞧着她忍痛的摸样快挤出鱼尾纹了,再听到扫动玻璃的声音便叫道,“丫头别碰,一会我来清理!”

    他可不想趁此机会把手脚弄伤,而后就有理由不参加宴会。林晓蓉低头看着表哥跪在地上帮包扎伤口,忽然感觉顾希好幸福,表哥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便唠叨道,“小希看表哥对你多好!”

    顾希没有理会反而越扫越快,把碎片玻璃铲到垃圾桶里,而后又从阳台里抽出干拖地把地面收拾干净。

    “就你话多!”凌浩宇帮林晓蓉包扎好后收拾药箱道。

    林晓蓉摸了摸后脑勺,起身试着走了两步俏皮道,“小孩子告退喽,现在是大人的世界!”

    心想着接下来会不会发生什么精彩的故事,一边走一边竖着耳朵等着他们对话,却迟迟察觉有动静。于是走到房间里便倒下,太疲惫了一扑下去就睡着了。

    凌浩宇坐在沙发撑着下巴沉思,而顾希从厨房里水池洗手回来刚想直径上楼,准备踏上阶梯而后又缩脚回来,轻声地走到凌浩宇旁边却没有察觉,一直在苦思什么,随后看着他便坐到旁边,伸手双手一直在垫在屁股底下,眼神也在盯着他到底在想什么?

    “你看什么?”凌浩宇瞬间感觉脸部被灼伤得狠狠堤反应过来道。

    “我在看你想什么?”顾希自然而然道出。

    她在看他想什么?凌浩宇听到心里暖暖的,侧着身子望着她微笑道,“我在想你在想什么?”

    他们之间蹈话简直就是一绕口令,谁闹到最后谁就得逞。好无趣的对话,顾希惊醒过去起身道,“明天真是你爸的生日?”

    一提到生日,她何止只在顾虑参与的身份,还有一个重要的东西就是挑选生日礼物,刚挑选怎么样的才能拿出手呢?

    “对啊,你该不会一直认为我骗你的吧?”凌浩宇翘起二郎腿点燃一支香烟抽了一口道。

    “我非得参加不可?”顾希又坐回沙发也从他里掏出一支香烟借火点燃道。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不去参加也过意不去,刚才收到凌母发来的信息,不想让她老人家不高兴,但是自己去参加了又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忽然感觉自己变得越来越啰嗦,拿捏事情越来越犹豫,心想着自己要扮演这种角色到何时才能结束呢?

    “你说呢?”凌浩宇伸手把她嘴里夹的香烟给抢过来掐灭在玻璃桌上的烟灰缸里道。

    刚才还在犹豫,现在看着他那得意高傲的摸样更确定还是不用去了。

    “干我何事?”顾希甩完了话后便上楼道。

    刚才还在和他玩绕口令,现在忽然变脸了。凌浩宇抬头望着准备消失的背影,心里在盘算着明天的宴会,一定要想办法让她永远逃不掉。

    顾希无趣地走到房间,冲凉完了之后整个人更加的清醒,望着熟睡的林晓蓉,也上床调整好姿势,关灯之后便是胡思乱想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察觉到林晓蓉被她的动静惊醒了,便又起床下楼去。

    凌浩宇果然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客厅里的灯光明亮不带一丝的疲倦,开着空调都能睡得满头大汗。

    她又一次着魔地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撑着下巴盯着他,直到听到墙上摆钟的响声,一看又过了一个钟滇示。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以前老是期待夜深会安静的,现在反倒是害怕沉寂的夜里心里空荡荡。

    刚想起身往门外走去的时候听到叫道,“上哪去?”

    嗷!

    真是坏死故意装作睡着了,让她像花痴一样盯着他一个钟的时间。此时脸蛋烫至耳根,极致尴尬,心想现在他肯定得逞了,“上卫生间不去行啊!”

    最近脑子都烧坏了吧,一直在想写无关紧要的事情,做什么傻傻呆呆的,到底是天气多变扰乱情绪做什么都是颠三倒四,还是营养不到位大脑转得很慢?

    刚说完就向着门边走出去,不是要走到卫生间吗?卫生间就在反方向健身房的旁边,又被凌浩宇叫道,“丫头,卫生间在这边!”

    嗷!

    顾希听到用力眨眼睛,两齿之间紧紧地咬住。又一次搞错了摸着后脑勺一直不想转身,还是不服气道,“先到院子抽支烟不行吗?管得还真多!”

    凌浩宇隐隐约约地听到她在念叨,好可爱的丫头。明明又错了还故意找借口,而顾希走到门外,狠狠抓了抓头发,跺了跺脚念叨道,“妈的,丢死人了!”

    “就知道你折腾得睡不着,要不来点这个?”凌浩宇靠在门边看了她许久微笑道。

    顾希转头又看见他了使劲地摇了摇头,又用力的眨了眨眼睛,这回要装疯卖傻也逃不了。凌浩宇同时端着两杯红酒,拿着左手边杯先喝上两口,靠在门板观察了她许久,最近是他怎么走路都没有声音吗?

    刚才她那抓狂的一幕又被他发现了,所谓风水轮流转,以前是凌浩宇她恶搞,现在反之。更狠的是自己搬着石头砸自己的脚,抢过左手边杯子就猛力地喝下去,凌浩宇结巴道,“丫……”

    “丫什么丫!”顾希喝得一口见底随手抹了抹嘴角,再打量右手边是整杯的红酒,刚才喝的是不半杯的?妈呀,又把他喝过那杯给喝下去了,真是无止境的尴尬到来,憋得脸红就跑进屋里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