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总裁初恋:丫头,别太坏 »  第192章 落寞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92章 落寞

小说:总裁初恋:丫头,别太坏作者:兴屹
返回目录

    两个家伙闻着浓浓的酒味,借着微弱的路灯,一束寒光直射脸庞,盯着火红的高跟鞋快打到面前,他们哆嗦地往后退了两步说道,“哟,大家玩玩而已,有必要那么紧张吗?”

    如此彪悍的女人,还是远离为好。两个金发的家伙,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还特意撑着腰板挡在上官依依的面前,晃眼一看那两只火红高跟鞋要砸到身上,两人立马跑掉。

    “滚,给我马上滚!”上官依依大吼道。

    她看着两人屁颠屁颠地跑掉,光着脚丫在冰凉的地面上一边走一边冷笑。走到公园的湖边,望着水面倒影出自己的摸样,失神地伸手却触摸自己的脸蛋,慢慢地坐下来来,从皮夹里掏出手机,却没有不知道要打给谁?

    一直在唠叨着三个字“田友亮”,心里充满了怨恨,一定要为自己出口恶气。

    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气温越来越低,饱受着寒风地摧残,无情的寒风是在消磨她的意志力,心里竟然白痴地想着田友亮会主动过来找她。

    死盯着手机屏幕,翻到了好闺蜜金晶的号码,最害怕让她知道了,可她该怎么办?走到附近地酒店,想开一间房,却找不到自己的身份证。握着几张百元钞票在宾馆面前徘徊,抱着试着的鞋给田友亮打电话,从未深夜里关机的他,今天就打不通了。

    她握着手机,失落地翻了翻电话薄,调出金晶的号码怀着忐忑的心情拨通了电话,听着对方迷糊的声音说道,“喂,打扰你睡觉了吗?”

    金晶习惯每天把手机放在枕头边,每天伸手捧着昏昏沉沉地入睡,黑白颠倒的工作方式,把她的生物钟调乱了。

    最近常常做一些噩梦,睡眠质量越来越低,护士长雄她,暂时都给她安排了上白班。已经有半个月的时间调理了,她的情况还是那么糟糕,听到熟悉的声音,立马弹起身来。

    自从那次,前些日子上官依依过生日的那次之后,再也没有正面的与她领了。每次打电话都是吞吞吐吐地说忙,随口搪塞了一下,便把电话给切断了,她也试图偷偷跟踪上官依依。

    她真想知道为何上官依依要走这条路,这条没有安全感的路。要是以前还会白痴地庆幸,有名牌穿,有套房住,有人养着,这么优厚的待遇,实在是羡慕不来。实在看太多这样的例子了,往往只是昙花一现。伴着嘀嘀的鸣笛声音,隐约对方吸鼻子的声音,多寒冷的夜里,上官依依是在街上吗?

    金晶伸手把手机更贴近耳边说道,“你在哪里?你是在外面吗?”

    金晶说着便下床把鞋子穿好,医院地宿舍算是宽敞,整层楼都是单独格局,配给每个员工一室一卫户型。

    她心里估摸着上官依依肯定是有事,所以性情温和先把她请来,才要慢慢地责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在哪里?”上官依依迷离地眼神望着四周围说道。

    “你走到附近地公交站台或者地铁站,把站名说给我,我马上去找你!”金晶温柔说道。

    公交?地铁?

    她明明就在公交站旁边转悠,这个点了哪会有什么车可坐。

    “公交站?额,桃园站!”上官依依缩着脖子,将耳朵贴着肩膀发抖地说道。

    “好,我马上到,别走开了!”金晶急急忙忙地走出去说道。

    金晶太慌忙了,下了楼才记起没有带钱,又一次地上楼把钱包给拿上,又特地给上官依依发短信说道,“再等等,我马上到!”

    而上官依依翻动着短信,傻愣了盯着就流眼泪,说到底还是朋友靠谱,从来都有难一招就来。

    她记得看见上官依依浓妆艳抹的摸样,伴着浓浓地烟酒味,闻得她头晕脑胀。回到了宿舍里面,就给上官依依烧水冲热水澡,挤着两个人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那一夜,金晶没有质问她,只见她深锁眉头的摸样。要是让金晶知道她被老男人包养了,玩腻了又被开甩了,那岂不是被闺蜜唾弃?

    她现在就只剩下闺女这笔财富了,不想那么快地失去,上官依依想着就起身轻轻地下床。打量着天微微亮了,也该走了,于是给金晶留下一条信息就离开了。

    第二天,金晶睁开眼睛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边没人了。右眼皮跳得厉害,起身把简单地洗漱,又该上班了,一大早上来的病人特别多,她又是发呆又是皱眉,工作效率非常很低。还好有同事滇醒,要不然她把药都拿错了。

    中午休息的时候,在办公室里听到护士长与同事们聊起包包的话题,再想起昨晚上官依依名包名衣,更是疑惑了。那是为什么半夜不愿意回自己住的地方,而来找她呢?

    “晶晶,晶晶!”护士长皱眉叫道。

    “啊!”金晶惊醒过来说道。

    当金晶惊醒过来才发现手里一直捏着几条纸杯,快把包裹在外面的薄膜都给撕掉了。

    “叫你呢,给五号病房送换一瓶药!”护士长又皱眉说道。

    “哦,知道了!”金晶尴尬应道。

    随后空着手走出去,到了隔壁的病房看见呆着的药瓶还有一大半,又跑回到了办公室里呆着。果然发呆什么事情都干不好,五号病人家属是一个胖大婶,一进来就吼道,“你们做事能有点效率吗?换一瓶药都要等一个钟,你们到底是白衣天使还是恶魔?”

    “不好意思,我这就过去!”护士长低声说道。

    听着辱骂声久久在耳边回荡着,金晶看着护士长挎着一张脸给她一个白眼,是白疼她了。而金晶意识到了自己犯错太严重了,走到了卫生间里面用清洗脸蛋,让自己振作起来,走到护士长地旁边鞠躬道歉说道,“对不起!”

    而后走出了办公室,听着在一旁吃饭的两个同事在议论她的不是。

    失魂落魄的样子到哪里都能撞鬼,到了走廊就碰见不远处推来车子,上面躺着表情苦痛扶着圆溜溜的肚子,多半是羊水要破了,妇产科的主人沈雅跟着车子奋力地冲向产房说道,“多来两个护士!”

    看见金晶迎面而来的时候,一把推着她也跟上去了,思想凌乱的金晶瞬间把事情抛到脑后。

    金晶每次看见孕妇生孩子的时候,心里特别的紧张。那样的艰难,所以说孩子的出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听着撕裂般的叫喊疼痛声,挣扎得满头汗哒哒,终于听到婴儿地哭叫声,终于看见一个顺产的妇女。

    沈雅终于松了一口气说道,“真不容易!”

    说完就把拍着金晶的肩膀出了产房,又是一个新生命的诞生,每当到想到这又伤感了。

    她能似乎捏了太多人的生命了,能够帮忙新生命的顺利的降生,同时也是在摧残新生命,与此说来,顾希肚子的孩子流产,她始终摆脱不了自己的罪恶感。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连个修复疗程也有来做。

    天又黑了,办公室里面的人稀稀拉拉地走了一大半,听着打卡的声音,顾希也想走了。可是还有一堆资料都没有做完,刚想把电脑给关掉,又止住了。

    明明肚子很饿,却还要喝茶来充饥。一边录表格一边叹气,不知道什么时候背后多了一个人在看着,当她录入错了的时候,一只长长的手指着屏幕说道,“看看这一行,填错了,看仔细一点!”

    顾希听到熟悉的声音,抬头瞧见凌浩宇在后面监督她的工作。或许是太饿了,录下的资料错字连篇,于是淡淡说道,“眼睛累了,明天再做行吧?”

    她第一次那么温和,该不会不同意吧?

    凌浩宇弯下腰来,左手架在她的肩膀上,右手一直在指着屏幕。他工作的时候,很严肃很认真,而又想起生活中与她撒娇的模样,完全凑不到一块。

    “收拾回家加班做!”凌浩宇伸手敲打键盘改好了顺手把东西发到邮箱上再关机说道。

    “哦!”顾希被他命令地口气吓着低声应道。

    回到家里,凌浩宇把电脑摆在大厅的书桌上,果真没有开玩笑,而直接把电脑电源都插上命令说道,“马上接着做,我去做饭!”

    听到做饭,她的肚子饿得把持不住,都怪喝了太多的苹果醋,肚子呱呱叫,实在刚想起身跑到厨房先找东西吃,从背后伸到面前用小盘子装的酥饼。

    突然觉得好神奇,他好像读懂她的心思。

    “先洗手!”凌浩宇看见她快把手伸到盘子里皱眉说道。

    嗷!

    顾希把手缩回来,起身屁颠屁颠地走到厨房洗手,回到电脑面前坐下来一点录资料一边咬着酥饼,时不时地端起桌上的牛喝了两口又放回去,越来越投入地工作。

    手机落在沙发上响了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当她再听到地时候,连忙地跑到玻璃桌边上去拿起电话看着屏幕显示是母亲的号码,心里估摸家里又出什么事了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