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总裁初恋:丫头,别太坏 »  第251章 喂,男人你哭什么?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51章 喂,男人你哭什么?

小说:总裁初恋:丫头,别太坏作者:兴屹
返回目录

    他眼看着顾希快睁不开眼,又急着把她叫醒,千万不要丢下他一个人。

    “傻……瓜!”

    顾希一定是被他的溺爱给感动到了,她真的无法想象,这男人竟然不顾一切过来找她,从小到大都是她为别人着想吧?

    “我就是傻瓜!”凌浩宇将她挽起身放在背上说道。

    夜幕降临,他已经不能等下去了,再拖延下去这女孩将要离开他而去。于是,他迈着稳健地步伐奔向前去,不知道为何又转到了刚才跳下来的地方,就呆在后面五十米处几个人抱着头打鼾睡觉了。

    此时,特讨厌脚链发出的声音便把几个看守的人给惊动了,“榫子,快醒醒来,他们在前面!”

    又是被棒子发现了,眉目之间他拼命地奔驰着,而顾希软绵绵地瘫到背上。

    “站住!”

    啪———

    凌浩宇正好被棍子打中大腿,便得一瘸一拐忍痛地拼命往前面奔跑,而顾希变努力撑开眼皮。

    “浩宇别回头!”

    她第一次叫他这么亲昵的名字,而凌浩宇感觉自己好像是踩空一样,着了魔般拼命地往跑,眼看血滴一滴接着一滴地落下。刚跑到分岔口的时候,哐——

    一声顾希模糊地看见娇小的身影,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这个时候到底是谁呢?此时,来不及顾及一切,她只想逃离离开这是非之地,而凌浩宇一边跑动一边唠叨道,“丫头要撑住了,别睡觉喔!”

    凌浩宇气喘吁吁之余,还要顾及她的感受,这男子是爱之切,至少她觉得自己遭受的一切值了!原本绝对自己的世界是黑暗的,可有了牵挂也便对生的越来越大,对!她一定要坚持下来要活下来。

    她要睁开眼睛将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刻给记下来,而凌浩宇看见旁边的烧火砖房间,皱眉直接将她给送进去。他实在是坚持不住了,放下了顾希他拼命地往前跑引开歹徒们的注意力,而将外套给抛到悬崖边。

    “悬了都,明明看见在前面啊?”棒子握着一米长的棍子跑着在后面道。

    而生性冷静的榫子,二话不说来到悬崖边上,看见那件悬挂在悬崖边上的树枝上的外套,血淋淋的外套那么高的地方,一头摔下去无疑就是死路一条。

    “够了,那么高的悬崖摔下去不死也重伤。”榫子挑起衣服说道。

    “你确定他们俩跳下了?”棒子吸了吸鼻子嗅了嗅问道。

    “那要不然呢?他们还有别的出路吗?”榫子皱眉用棍子挑起血淋淋的西服准备回去交差道。

    其实榫子心肠没有棒子狠,冷静而偏老实,而棒子是贪财胆小爱搞小动作,身为双胞胎差距是太大了。

    “榫子,你仔细听好像真有人!”棒子还不死心抓住榫子的衣袖说道。

    “是你搞错了吧?我怎么没有听见,继续回去交差了,好去村长家里帮忙!”榫子不耐烦地甩开他的手说道。

    “我老感觉有人!”棒子站在原地嘀咕道。

    特别此地是墓地附近,他的胆子更小了,“鬼啊!鬼,榫子等等我!”

    在钱的面前,他好像显得很大胆,连夜上了思涵山打了顾希连爬都爬不起来了。而今儿他胆小如鼠经过烧砖房面前,顾希听到他的声音恨不得把他撕成几半才能解恨。过了十几分钟,凌浩宇返回进去将她拉出来,下意识伸手放在鼻子下面感受她的气息,而没想到被拍了一下说道,“你以为我会死啊,?”

    “啊,你吓死我了,快点我们继续找回去的路。”凌浩宇打了个寒颤说道。

    “他们暂时不会来,你脚怎么样了?”顾希坐在面前皱眉问道。

    “我没事,不行,我得想办法找个地方让你休息。”凌浩宇急躁说道。

    他说完了之后,便又背起她往下走,而顾希在背上念叨道,“刚才有人帮我们,那身段好熟悉!”

    “你可能看错了吧,大晚上怎么可能有人帮我们。”凌浩宇皱眉说道。

    当时,分道的时候,他是心急如焚,逃命要紧他哪能顾及那么多?

    “我真的看见了!”顾希执意说道。

    这都什么时候了?她还要争辩一个话题,争得面红耳赤。这倔脾气实在让人又爱又恨,此时,她好像跟着奔跑一阵子,好像是挥散了汗水,所以变得有精神了许多。

    “嗯,看见了,别动气,说话就要好好说!”

    她刚才的样子都把他吓得魂都没了,这地方他并不熟悉总是回到原来的地方,凌浩宇急躁说道,“神了都,总回到原来的地方!”

    刚来跳下去的时候,手机也跟着掉了,少了导航的工具真让人抓狂,更是联系不上别人来救命,而顾希看着伸手抚摸着满头大汗的额头,接着指着左手边的小路说道,“我们走那条小路!”

    她方向感本来很差再加是晚上,而此时她却下定决心指着那条路,要是回到鞑子村里他们就玩完了。凌浩宇只是点头跟着指着的那条路,死就是死吧,何必在乎什么时候。

    果然,她不会欺骗他终于绕出这座大山,正好遇上了一个老汉。挑着两袋饲料的老汉,而凌浩宇抱着试一试地鞋问道,“大叔请问一下F市方向怎么走?”

    “什么?”老汉大声皱眉道。

    或许是凌浩宇太小声了也或许老汉是耳背,只见他方向挑子将肩上的饲料给卸下来,搞得凌浩宇紧张兮兮,想起大理提起鞑子村的人很排外,说不定这个大叔回去将情况告知村子里面的人。

    “叔叔,请问您是从市区里回来的吗?”顾希忍痛大声问道。

    她也是习惯了,因为从小就接触耳背的外公说话也是,如此让人抓狂。

    “啊,闺女你身上怎么那么多血?”老汉看见顾希大声说道。

    “别搭理了,我们直接往前就是了。”凌浩宇有些提防的心理催促道。

    “太黑了,我们找不到方向说不定又转回去了,你把我放下来!”顾希皱眉说道。

    当她从背上挪步下来站在老汉的面前,脚上的链子响得厉害,即便如此老汉好像听不到,而后她扯了扯老汉的衣袖说道,“叔叔,您住在哪里的?能收留我们一晚吗?我实在太痛了。”

    她竟然也有求人的一面?而且那天真亲爱的表情讨人疼,而老汉大概听得到她在说什么随后大声说道,“快和我一起来吧,我就住在这附近!”

    凌浩宇皱眉说道,“你为何老是不听我的话?”

    “我哪有,啊!好痛,快点听我的没错,叔叔与鞑子村里的人不一样!”顾希开玩笑道。

    其实她是担心凌浩宇的脚受不住,老汉给她的感觉与鞑子村里遇见的人完全不一样,索性让凌浩宇背着跟着老汉走去,他没有说谎老汉的家里是独立门户。整体布局与她被囚禁的地方一样,一个小院子里面就是一个茅屋。当凌浩宇走到面前的时候,看着老汉把院子的门打开,他站在外面疑惑很久。

    “进去啦,我们在一起的,要死也是一起死啊。”顾希俏皮说道。

    她总是在危难的时刻挑逗他,这个小毛病都没有改过,而凌浩宇看见院子里几只小鸡躺在栅栏的旁边,老汉把内门打开将饲料给放下点着煤油灯,兆照亮整间屋子。这样是独立门户,没有条件拉电线只好就靠煤油过日子,这么落后的地方凌浩宇第一次遇见。贫富差距太大,文化水平差距也很大,他无法现象还存在鞑子村愚昧的小山村。

    老汉回到家里就抓几把饲料给院子里小鸡扔去,都那么老了还要累死累活。顾希躺在硬质的木板上下面仅垫着一张破席子,还好有个陈旧的蚊帐,才看上去像个床铺,老汉到院子里的周围扯了几把草药来捣碎,差不多满上一碗,敲了敲门说道,“小伙子把药物给闺女敷上去!”

    “好……好的!”凌浩宇一直握着顾希的手说道。

    他来到门口接过老汉端来的半盆冒热气的水,顺带一小碗草药,而凌浩宇把门关上了之后,对着躺在床上的她不知道从何下手。因为她全身的衣服,上下都找不到一块干净的地方,衣服都被血凝固住了。

    “快点呀!”顾希催促道。

    其实要她一丝不挂地袒露在他的面前,任由他东摸摸西揉揉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她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希望能将身上的伤口给止住,而不要受感染得太快了,说不定到时候还染成什么病,后果很严重。

    “来啦,轻声点说话,忍忍啊!”凌浩宇放下盆子与碗伸手将她的衣角掀起说道。

    他看着血浆都把衣服给黏住了,皱眉头将挂在面前的竹篮里面的小剪刀出来,一边沾水一块块地剪开,瞧,她身上完全没有一块好的,一边剪开眼泪也跟着滴落下来,而顾希第一次一丝不挂祷露在他的眼前,感觉有些尴尬而看见他哭花的脸忍痛坏笑道,“喂,男人你哭什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