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嫡长女 »  第十六章 开悟与怀念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十六章 开悟与怀念

小说:嫡长女作者:平仄客
返回目录

    青竹居内,沈宁心情极好,躺在床上,看那缀花素绡帐,兔形铜挂钩,上面还调皮地垂下几根流苏,被春诗巧手地编成蝴蝶结,这一切都让沈宁心有欢愉。

    想必你现在正在恼怒疑惑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吧?是不是会觉得一切明明很好,结果却是和你想得差太远?五皇子,这样的滋味你慢慢感受吧,你会感受到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刻的……想起上一世灭族抄家之恨,想到她终于也让上官长治憋屈了一回,又猜测他此刻必定恼怒不已,沈宁感到一阵快意。

    “姑娘,您怎么会知道那红袖有问题的?”秋歌伺候沈宁躺下,问出了心中一直不解的事情。虽然她按照沈宁的吩咐去做了,却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姑娘好像并不认识红袖吧?姑娘怎么会知道那红袖有问题的?

    “因为你姑娘能掐会算啊,就跟余乐堂兄一样……”沈宁逗笑这个小丫鬟,并不正面回答,也不知怎么回答。反而说起了别的事情,问今天秋歌和另外的丫鬟都说了什么,可有什么有用的信息等等,秋歌也知道只要自己这个姑娘不想说的事情,那嘴巴是怎么撬也撬不开的,于是心思很快就被她转移开去了,一一回答不论。

    沈瑶对花朝节的感慨到第二天也没有散去,回想那些惊艳的才艺表演,又回想起和苑的美景,极是兴奋,又想起日前沈余乐让她不要去的事情,好在没有听这位哥哥的话,不然多可惜啊。想到这里,她小孩子心性起来,索性去青竹居找了沈宁,又拉上半闲居的沈宓,准备去找沈余乐好好说道一番,让他好好反省一下,免得他整天都卜啊占啊,却没有算中的一天,还坏了大家的兴致。

    不同于沈家女眷,沈家的男丁都住在前院,每个人到了六岁才离开母亲和奶娘分院另住。待成亲了又独开一院,就比如沈余宪,没有成亲之前是住在前院的听涛居,成亲后就和沈安氏搬到后院的六和院去了。

    三个小姑娘就这样来到沈余乐的院子,沈瑶眉目飞扬,沈宓一脸的无奈,沈宁还是平静带笑。沈宁其实也很想见见这位堂哥,已经好多年没有见到了,不知道他是不是跟印象中的一样。沈余乐的院子直接就叫“易居”,倒也直接贴切得很。她们三人来到的时候,沈余乐倒是快快出门来接了,他还没成亲,男女大防那一套,在兄妹之间倒也不用那么计较,什么“七岁不同席”在沈宁看来是相当可笑的。

    “哥哥,你还跟我说什么水山蹇险阻在前,还叫我不要去,你看,我们现在既知道了花朝节,又游览了和苑,一举数得,你那卦都不准……”一见到沈余乐,还在易居门外呢,沈瑶就嚷嚷开了,加上她口齿伶俐,沈余乐叫苦不迭,招架不住这个妹妹。

    “好了,瑶儿,哥哥也是担心我们……”沈宁看着沈余乐眉头紧蹙颇为无奈的样子,连忙为他解围,阻止了沈瑶的胡闹台。这个兄长和印象中相差无几,都还是神神叨叨的样子,不过她始终认为他是有本事的,想一想,决定还是多说两句,提醒这位兄长。他的本事是有的,目前缺的,只是一星点拨,说不定,就通了。

    “说不定是有什么变了,一下子算不出来也是正常的,说不定宴会上真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呢……”先是为沈余乐辩解了这几句。

    “不过哥哥,艰难险阻,见险而止,那这样不就是成了畏惧险难了吗?”接着是一副疑惑求解的样子。

    见沈余乐侧耳倾听,也不等他回答,又说道:“我时常听父亲说道,艰难不利之时,更应坚守中正之心,这样会遇难呈祥,是不是呢?”最后才是重点,这些才是解决之道,想必以沈余乐的悟性,定也能体会到其中的意味。

    几句话下来,见沈余乐若有所思的样子,沈宁也不再多说话,拉着笑嘻嘻的沈瑶等人离开了,留下他自己一个人在沉思。当一个人静心沉思之时,旁边最好不要有别人打扰,沈宁是这样认为的。沈余乐压根就不知道沈宁她们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只一味沉浸在沈宁说的几句话来,明明是简单至极的几句话,怎么细细想起来别有深意?

    易居,五月尚有清香,小厮似乎也在一时间隐迹,所有声音似乎都没有了,整个居所似乎空旷而寂。在这似静非静间,沈余乐嗅着那若有若无的香气,依然维持着站在院中的姿势,似乎听见自己内心有什么啪的一声响,又好像有什么,通了。未几,沈余乐就大笑了起来:“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在这易居里,在这似静非静间,在这若有若无香气里,这个十七岁的少年,终于想明白了自己一直困惑的事情,那些早在书本里见过无数次,自己却一直无视,所以也就一直不得悟的事情。

    “易者,变也,如月之恒,如日之升,恒常不变,却又无时不变……”这是他终于感知到何为易之道,开始触摸到大道之门;

    “易者,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这是他终于知道为何自己一直以来对占算如此孜孜,无非是德情二字;

    “坚守中正之心,溯难而上,天道阴阳,地道柔刚,人道仁义……”这是他明了有所谓卦辞,也明了无所谓凶吉,不过是天地人三才是否相配是否相合。

    何以困惑,何以解忧,何为周易,何为大道!

    直到此时,这个少年才算开悟,才算是踏进了周易大道之门,这易居五月之悟,是他此后开宗立说的基础,正是踏着这个基础,他一步一步登上那至圣大道最高处,而后又繁花片片落下,归于生民,继绝学,开太平……

    这都是后话了,此时,谁也没有感知到这些,就连给他予启发的沈宁,都在想着另外的事情。

    花朝节后的京兆,唯一的大事就是二皇子和兵部尚书孙女陈婉柔的婚事了。节后第三天,长泰帝就下了赐婚的旨意,令兵部尚书嫡孙女陈婉柔为二皇子妃,同时令司天台卜吉日,于年后成婚等等。这个赐婚的旨意使刚从花朝节平静下来的京兆氛围又一次喧闹了,京兆官员夫人开始新一轮八卦,话题都离不开陈婉柔,感叹她好命有福等。

    伴随着赐婚喜讯,秋歌还探听到一则小道消息:那陈婉柔身边原来的一等大丫鬟红袖不知犯了什么错,连同老子娘和哥嫂,都被发卖到北疆苦寒之地,看样子这辈子就这样交代了。

    “背主之人,活该生受这样一场。”沈宁淡淡作了点评。随即交代道:“那陈府的丫鬟私下必定是有一番争斗的,二皇子妃的一等丫鬟,这个位置太有吸引力,你且看一下这个事情,可以找秋梧通通消息。”

    “奴婢晓得的,也都一切在关注着,姑娘放心。”秋歌这些日子来,已渐渐成熟,像这种小事都不用沈宁嘱咐,就已经想到了。

    “夏词的点心做好了吗?我去看看父亲去……”沈宁又唤过来夏词,准备向沈则敬表孝心去了。

    相比京兆官夫人对二皇子的热衷八卦,京兆官员就平静了些,但是他们都是表面不显,内心却是千般考量计较的,他们想的,比这些夫人想得更多更远。

    沈华善伫立在书房,随伺的管事、小厮早就退了下去,他需要一个人静静思考。如今太子体弱,诸皇子夺嫡之势其实已成,在这样的局面下,作为沈氏当家人的他,更感到有一种危机和焦虑,必定要为沈家谋定一条发展的路,这条路,怎么走,才能让沈氏一族衍荣下去?

    “哥哥,你选的那条路,我应不应该顺着走下去呢,哥哥,要是你还在,我也不至于如此一个人在苦苦思索了吧……”这个五十多岁的老人在喃喃自语,开始思念起他已过世的哥哥沈从善来。

    沈从善很年轻就幽居思过处了,可是沈华善一直都和他关系最好,也最为敬慕这位兄长,手足之情最为浓厚。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沈华善瞒着自己的父亲和族人,偷偷进入思过处看望沈从善,把外面的一切说给他听。天下七道九卫、三省六部、九寺五监,家中小辈,都是这两兄弟谈论得最多的事情,沈华善听他说话,甚至是教导,听他谋划天下局势,不知不觉中被他影响……

    他又想起沈从善并不短暂却孤寂的一生,忽然觉得无比心酸。他想起沈从善过世时,解脱而寥寂的笑容,还说了一句自己从未听懂的话:“这一生太长了,我要回去了。不知道还会不会飞机失事……”飞机是什么东西?还没等他问出口,沈从善就溘然长逝了。而沈华善疑惑的一切,都没有人来他解惑了,也再没有人和他一起商讨对策了,沈华善感到一种深深的怅然,几要涕零。

    常棣之华,鄂不??。

    凡今之人,莫如兄弟。

    死丧之威,兄弟孔怀。

    原隰裒矣,兄弟求矣。

    ……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