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嫡长女 »  第二十一章 中元祭自身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二十一章 中元祭自身

小说:嫡长女作者:平仄客
返回目录

    转眼就到中元节了,中元节是大永朝四大节日之一,上至皇家,下至百姓,都极为重视,连京兆百官,都沐休不朝,京兆府还在祥和大街设了“祈福吉祥道场”供京兆百姓布施普愿。这一日,家家户户都备祭奠拜三官,各种各样的祭品也都一一齐备,正是“祖考魂归,咸具神衣、酒馔以荐,虽贫无敢缺。”。

    沈家也不例外,沈俞氏和沈胡氏亲手做了楮衣,酒肉、糖饼、水果都早就准备好了,沈余宏等沈家男丁都亲自折了纸钱,沈宁和一众妹妹也都亲手做了各式河灯,京兆有中元放河灯的习俗,只有拜祭过三官和祖先,再放了河灯,才算是过了中元节。

    在沈氏正院前面的空地里,整齐地摆放着一排八仙桌,上面堆放着楮衣纸钱等阴间祭品,也摆设着酒肉饼果等人间烟食。八仙桌后面,则站着沈家众人,他们要开始中元的祭拜仪式了。

    沈华善带着沈则敬、沈则远,身后是跟着的媳妇、孙子、孙女,连沈庆德这个曾孙也都被沈安氏带来了,一家四代,就在沈华善的带领下,先是祭拜了天地水三官,三跪九叩,沈华善还静穆念了一大段祭文,沈宁也没有人听清楚是什么,随即又起来,祭拜祖先,同样是三跪九叩,同样也说了一段话,这下沈宁是听清楚了沈华善请祖先护佑沈家子孙,接着又起来,最后祭拜众生野鬼,这下是一跪三叩了,这是布施普愿,祈求百鬼得食果腹免倒悬之艰,祈求众生免颠沛流离之苦。

    沈宁也随着沈家众人起起落落地叩拜,眼中含泪,一时苦昧难言。前世沈家灭族之时,正是中元节期间,这是她重生以来的第一个中元节,也是重生以来的第一次祭拜,这一片静穆虔诚的跪拜祈愿之心,非是慎终追远,非是畏惧百鬼,而是,祭奠前世逝去的沈家众人啊,祭拜自己那逝远的前世,愿那一世的沈家族人早登极乐,愿这一世的沈家族人安享天年……

    我一定会好好守护沈家的,伴随虔诚跪拜的,是沈宁坚定的决心,不知这中元众生三官百鬼,可曾听见了沈宁的救度之心意?

    放河灯的时候,沈宁并没有去,而是让春夏秋冬几个丫鬟跟着沈宓等人去了,她想说的想求的,在祭拜时都说了,对放河灯也就不感兴趣了,就在青竹居陪着柳妈说说话。

    过了不久,春诗等人就回来了,向沈宁描述放河灯时的热闹场景,还说沈宛的河灯最为出彩,连京兆城河边好几户人家都在感叹云云,沈宁听到此也不觉得意外,自从庄子编织蚱蜢之后,沈宛就越发喜爱这些手工艺了,天分也逐渐显现了出来,年纪小小的,做出的小玩意就愣是比别人家多了几分灵巧和趣意。

    又听了丫鬟们说了几句京兆吉祥道场的普愿事,听说那里人也很多,还有护国寺的高僧在传讲佛法等等,丫鬟们见沈宁也没有多大的兴趣,不久也就歇下了。

    沈宁只看着那洁白无瑕的月光,久久出神,中元祭自身,这是一种何等的哀戚,又是何等的幸运啊。

    到了七月十八这天,沈宁也早早作好了妆扮,带着丫鬟秋歌冬赋去和沈瑶汇合,准备出发去尚书府作客了。沈瑶也带了知云知雾两个丫鬟,一行六人也不冷清。

    去作客这件事情,沈宁是向沈俞氏报备过了的,沈俞氏心想沈宁也需要几个闺阁好友,又加上陈婉柔即将为二皇子妃了,对于她出行一事,倒是很赞成的,也不过多嘱咐,就让她好好玩儿。

    其实兵部尚书府也位于景泰大街,不过是沈府在南,陈府在北,隔着不远的路程。其实仔细说来,六部官员,大多都是住在景泰大街附近的,这也是和京兆布局有关。京兆三十六街东西两坊市,其实也各有侧重,等级也是森严,各官员似乎也都根据官职择街而居,皇城根下的始伏大街,住的是分府出宫的诸皇子,三省主官也都住在离始伏大街不远,景泰大街恰恰和始伏大街形成个丁字,位置也是很不错的,所以渐渐的,也成了六部官员的聚集地。

    沈宁和沈瑶被迎进了兵部尚书府,还见到了陈赵氏,她笑语盈盈的样子,倒看不出背后和陈婉柔有什么不和来,让沈宁也暗自感叹。本来,这种小女儿间的聚会,是不必陈赵氏出面招待的,可是陈婉柔已经有了赐婚的旨意,是将来的二皇子妃,为了给她体面,陈赵氏也来这些女孩儿面临露了脸,虽然内心生暗痛,脸上倒一直带笑。

    一同来作客的,还有户部尚书嫡幼女郑少宜、御史大夫的嫡孙女龚心慈,还有兵部属下的几家姑娘,听得介绍有侍郎章弩家和郎中许慎行家的姑娘,倒也济济一堂,看来冲着二皇子妃这个身份,有不少姑娘家前来是示好了,又或是陈婉柔也都请了她们,沈宁和沈瑶也上前见过诸位小姑娘,确实是小姑娘了,沈宁想起自己都已经活了四十多年了,都那么老了,这些不是小姑娘是什么?

    十来个小姑娘聚在一起,说的无非是绣花作画好吃好食,这次因有陈婉柔,自然也把她的婚事拿出说了一下,表示羡慕之意。这种小姑娘之间的聚会,沈宁不太感兴趣,却也努力作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沈瑶倒是乐在其中的,很快就和许家姑娘吱吱喳喳说起话来了。

    其实沈宁不想来的,但想起陈婉柔专门给她下了帖子,想必她是有事情要问她的,这一趟,是非来不可了。

    陈婉柔在招呼众位姑娘,也没有忘了沈宁,她之所以举办这一次聚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沈宁,一是为了向她致谢,二来也是好奇,她怎么知道红袖有问题的?想到红袖,她不禁一阵黯然。红袖跟在她身边也有六七年了,想当初红袖还偷偷给她藏过包子,她一直因为两个人是情同姐妹的,却没有想到……自花朝宴会后,祖母为了顾念家族,也没有细究,倒是很快地把红袖处置了,原本祖母是要将红袖杖杀了的,可是她还是舍不得,终究留了她一条命,逐了她去北疆,不过主仆情谊是再也没有了,不用想,陈婉柔都知道红袖背后的人是谁,只不过,沈宁是怎么知道的?

    她看向沈宁,对方似乎在认真听着别的姑娘说话,可能是年纪不大的原因,也没戴什么珠钗,看着倒是清清爽爽的,除了一双眼神特别黑亮,容色倒是一般,也看不出有什么过人的地方来。

    沈宁似乎发觉了陈婉柔的打量,也趁着其他小姑娘打趣见,不着混迹地回了她一个笑容。被她一笑,陈婉柔就回过神来,在瞎想什么,她是怎么知道红袖有问题的,等会找机会直接问她就是了。

    此时虽然没那么炎热了,西瓜等水果还是呈了上来,厨娘还贴心地把瓜肉挖了出来,巧手地装在一个透明小碗里,那艳红的瓜汁被剔透映衬着,一下子就获得了小姑娘们的喜爱。沈宁似乎也对那西瓜还是很喜欢的,示意身边的丫鬟给她端了一碗过来,于是众位小姑娘就看见这个小丫鬟不知怎么的,一下站不稳,那一碗瓜肉连同瓜汁就直接倒在沈宁身上了——偏她今天还穿着月白的襦裙,这西瓜渍那是相当碍眼刺目。

    那丫鬟似乎也是怕了,惴惴站在一旁不敢说话。作为主人家,陈婉柔自然是道歉说这是招呼不周了,又说月白的襦裙她也有的,还没穿过,可以给沈宁替换,于是,把沈宁带下去换衣服了。

    房间内,陈婉柔也没有让丫鬟随伺,秋歌等人也都站在门外。“沈妹妹,谢谢你了。”她向沈宁道了谢,不管怎么样,都是多亏了她。沈宁也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事,道这也没什么,客气了,等着陈婉柔的询问。

    “不过你是怎样知道红袖的?”果然来了,沈宁心想,她就知道陈婉柔会这样问的,早就准备好答案了。

    “这事说来也巧,我那丫鬟名唤秋歌的,有个堂哥是在外面跑事的,这堂兄妹那一天刚好外出,看见你那丫鬟鬼鬼祟祟地进了龙井斋和人说什么——姐姐你也知道,龙井斋正是我家卖茶、喝茶的地方。估摸一听,好像在说什么花朝节什么推下水之类,也没听清,只好给姐姐你这样一个提醒……”沈宁这话,真真假假掺和,红袖是去过龙井斋不假,不过没见什么人,自然也没说什么——不过陈婉柔也不能去北疆问她,只能这样信了。

    两人算是揭过这一出了,陈婉柔再三致谢后,快速让沈宁换过衣服,匆匆回到了聚会间。期间,还和众人说起:八月初一,少府寺就会来下定了,还略带羞怯之意。小姑娘一通恭喜之声,也不无羡慕,只沈宁轻轻松了口气,这下陈家和二皇子结盟,那是板上钉钉的了。

    此后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众位小姑娘也没有在陈家午膳,陆陆续续的告辞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