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嫡长女 »  第八十九章 过年交底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八十九章 过年交底

小说:嫡长女作者:平仄客
返回目录

    第二天,沈华善早早就上了朝,去向长泰帝报告河道治水的具体情况,这是第一紧要的事情。

    沈华善对徐有贞在台前治水的功劳没有掩饰,在长泰帝面前极力赞扬他的开创性治水之举,语气极为激动和感激。

    “回禀皇上。现在河道治水已经进行到开支河这一阶段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应该明年七月就可以完成治水之事了!漕运也会在那时恢复正常,这都是托圣上洪福!”沈华善这样说道。辛苦要说的,功劳要拿的,当然,这一切,都是要归于皇上的!这一点,沈华善和叶正纯的想法,是一致的。

    长泰帝听了自然高兴不已,对沈华善多有赏赐不论。

    接下来两天,沈华善都是待在工部官衙,处理交代相关事情。他已经离开五个多月,虽然工部官员会定期向他请示工作,但是工部也积压了不少事情等他定夺,还要安排工部明年的主要事情等,连叶正纯等好友都来不及拜访,只待年后再说了。

    二十八这天晚上,沈宁还是在沈则敬书房随伺,父女两人在天南地北说着话。官员的考第定等已经报送门下省了,沈则敬已经很闲了,年礼的事情早已处理完毕,沈宁也很闲了,看着父亲悠闲的样子,沈宁问道:”父亲,二哥最近都在忙什么?好像整天也看不到他。”

    沈余宏在忙着如流处的事情,自从京兆尹事件后,沈余宏就有一种重山当头压的危机感。随着沈处善和沈其的加入如流处六大组的工作已经是慢慢铺开,最近他将秦岭事件拿来给如流处练手,一直在查探府内的事情,最近有了不少收获。

    沈宁没有迟疑,将一个本子拿出给沈则敬看,说请父亲细看,就等着沈则敬的反应。沈则敬以为这本子还是上次那种各府各官员女眷的事情,也有些感兴趣,拿了过来,打算看看女儿这次又补充了什么新内容进去。

    可是这个本子上记录的不是京兆各家的事情,而是罗列着十几个人名,后面都是个人的介绍,有什么特长,现在是安置在那个府上,曾经做过什么事情,沈则敬看到其中一个人名后面就写着:蚍蜉,京兆府,杂役房小厮,服侍京兆罗管家,递京兆尹三十万缺银消息……还有一个人名后面写着:蚍蜉,祥和大街乞丐,散播慈宁宫刺杀事件……

    沈则敬面色惊变,这是什么,他当然知道!如流处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更让他震撼的是,这京兆中发生的不少事情,都有这些人的行迹,事情的推动发展,也有不少是这些人的筹谋,比起如流处,这些人似乎更走在前面。

    “宁儿,这是什么?”沈则敬的惊变之后,脸色沉了下来,也听不出喜怒,指着本子问这沈宁。

    “这蚍蜉,是我想出来,自去年入京兆以来就想着要多收集些信息才好,所以……所以……”沈宁将大部分事情都说了出来,除了自己重生的事情,就连秋梧是蚍蜉的人,也都说了,因为秋歌和秋梧的关系,既然都打算将蚍蜉交出来了,也就没有打算隐瞒态度。

    “为什么?”沈则敬没有愤怒自己女儿在他身边安插了人手,而是对她的做法感到惊异,这是女儿啊,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有刺探朝堂的心思,为什么要这么做?更重要的是,从她安置的人手来看,手笔极大而无缝,这等本事,她是从哪里学来的?

    “自返回京兆之后,女儿便觉得以前安居闺阁之中,安享祖父父亲带来的尊荣,实在是心中有愧,不知道怎么的,就对这些很有兴趣,就想着找些人来探听消息,看能不能帮上父亲的忙……”沈宁这样说道。

    这番说辞有太多漏洞,根本不能解释她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又为什么是瞒着自己的父母,是怎么都说不过去的。好在沈则敬还处于震惊之中,也没有一一细究这些说辞,模模糊糊间也能这样混了过去。

    这是沈宁第一次踏入沈华善的书房,沈华善为了蚍蜉的事情会找她,这也是她心知了的。她和祖父上一世接触得就多,现在来到了沈华善书房,仿佛又回到了前世祖父对她淳淳教导的时候,所以就算是第一次在书房谈话,她感觉到的是温馨,而不是紧张。

    “说说吧,整个过程。”沈华善盯着这个孙女,想听听她的想法,对于蚍蜉,他感到十分好奇。蚍蜉人不多,但是这些人每一个人都十分有用,安排得也很巧妙。有沈从善这个横空出世的天才在前面,沈宁在京兆布局的事情他没有沈则敬那样震惊,作为沈家族长的他深知,沈家最不缺的就是天才啊。

    沈宁这样的人出现,沈华善觉得是可能的了,沈家最不缺的就是天才啊,可是沈宁才十三岁啊,普通十三岁的闺阁姑娘在做什么呢?

    于是沈宁把自己对沈家、对京兆当前局势的把握和担心都对沈华善说了,她的声音沉着而镇定,言辞间,对天下大势和长泰帝的心思也能说得清楚,见解独到眼光毒辣,让沈华善震惊不已!

    这哪里是什么闺阁姑娘,分明是一个久经官场的老臣啊!行事布局也丝毫不见稚嫩之色,这样的人,竟然是他十三岁的嫡长孙女!

    沈华善觉得难以置信,久久不语,这个孙女的想法和做法,竟然和兄长沈从善的一模一样,难道天才的见解都是一致的吗?

    沈华善没有答案,想起兄长沈华善,再看看眼前的嫡长孙女沈宁,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就当是实验未来的方向吧。

    只听见他对沈宁说:“先这样吧,今晚你随你父亲再到书房来。”这话语让沈宁惊喜莫名,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看着沈华善,书房议事的规矩她是知道的,这表示沈华善认可了她吗?祖父也太出乎她意料之外了,蚍蜉的事情这么简单就揭过去了?那她之前在苦恼和纠结什么啊?!

    沈华善看着沈宁不可置信的目光,笑了,这个孙女还是稚嫩的啊,也没任何解释,便说道:“去吧,晚上再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