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嫡长女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风向变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六十五章 风向变了

小说:嫡长女作者:平仄客
返回目录

    三皇子因品行不端被皇上下令圈禁,非诏不得外出,这个事情震动了整个朝堂。

    朝臣们在惊愕过后,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三皇子完了,说明有机会问鼎皇位的人少了一个,这夺嫡之争,看起来就是二皇子和五皇子之间的事情了!

    朝臣们看来看去,怎么都觉得二皇子胜算更大:出生高贵、素有贤名,又是皇子中最为年长的。相比之下,五皇子就弱势许多了。

    这样的风向下,二皇子府突然多了许多官员前来拜访,此是后话不论。

    三皇子被圈之后,兵部郎中冼茂信就因为醉酒失足坠河溺亡了,不过这样的小事,是没有人会关注的。只有赵家赵老太爷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眉头皱了一下。

    冼茂信是三皇子最得力的幕僚,现在三皇子刚被圈禁,他就溺亡了,此事必定有内情。

    可是这又关他什么事呢?他该烦恼的是眼下这事才对!赵老太爷再一次看了自己儿子即安西都护赵钰罡派斥候送来的急信,心里拿不定主意。

    一头是自小看到大的孙女,一头是赵家的尊荣繁衍,到底应不应该按照儿子的意思去做呢?赵老太爷为难不已挣扎不已,良久,他才下定了决心。当然,这个决定下得心痛不已!

    当晚,赵老太爷吩咐自己的夫人给孙女赵雨华炖了补汤,正在绣嫁妆的赵雨话欢天喜地喝了。

    她看见自己的祖母赵老太太不住的抹眼泪,以为她是担心自己,笑着劝慰祖母道:“祖母别担心。虽然三皇子被圈禁了,可是孙女不介意。您也知道孙女一直都不喜欢应酬交际的,三皇子府内清清静静,不是很好吗?祖母您就别伤心了。”

    赵老太太听了孙女的话。眼泪流得更厉害,“嘤嘤”地哽咽出声,却没有回答孙女的话语。

    第二天,赵家上报礼部和少府寺,称准三皇子妃赵雨华暴病身亡,表书称赵家福薄,愧对皇恩云云。

    因为赵钰罡只得一个女儿,赵家也没有适龄姑娘可以替代赵雨华的,长泰帝思及赵钰罡多年来的功劳。宣布了三皇子和赵家的婚事作罢。

    于是,本是打算返回京兆嫁女、此刻已经在返京路上的安西都护赵钰罡原路折回,回安西都护府继续当安西都护去了。

    本来能做皇子妃的,现在不幸暴亡了,你说这多可惜啊,虽则三皇子是被圈禁了,可是皇子妃的一应用度都没有改变的,这依旧是尊荣啊!

    以上是京兆普通百姓的惋惜,而朝官们听到这个消息,则在心里暗暗感叹:这赵钰罡连唯一女儿也舍得下手。真够狠的!

    不管怎么说,赵钰罡继续当他的安西都护去了,而后宫中的贤妃,也在三皇子被圈禁后,走到了她这一生的尽头。

    连续两次在紫宸殿外的长跪,大大损耗了贤妃的精气,又加上娘家被流放、三皇子被圈的打击,她就像是一个破了洞的气球一样,迅速地流逝着生命。

    当翊坤宫的宫女来报贤妃病亡的时候。长泰帝有一丝的恍惚。想起了当初贤妃初初进宫时的情景。那是贤妃只得十六岁,天真率直。他很是喜爱她身上活泼的气息。

    现在,她就这么去了?不管怎么样,他都记得她当初时候的纯真。于是他下令厚葬贤妃,也算是保持了贤妃的身后哀荣。

    “皇上还是念旧情的啊。这周家和三皇子犯下那样的罪行,皇上都没有追究贤妃,还让她住在翊坤宫,现在贤妃病亡了,还下令厚葬,皇上也是有情有义的。”

    听着京兆的种种消息,秋歌在沈宁身边感叹道,虽则周家和三皇子恶贯满盈。可是贤妃从头到尾都是不知情的,也是个可怜人。

    “圣意自有决断,这些不是我们可以说的,说了也没有什么意思啊。”春诗敲了敲秋歌的头,这丫头越发大胆了,皇上和宫中贵人也敢评判,真是的。

    沈宁听着春诗的话语,笑了笑,没有说话。念旧情?如果真念旧情,就不会任由贤妃在紫宸殿外跪那么长时间了;如果真念旧情,就不会圈禁三皇子了。

    长泰帝厚葬贤妃只是为让自己内心好过些罢了,说到有情有义,那就太过了。

    沈宁转瞬想到了被圈禁的三皇子,这一世,没想到三皇子的命运结束得如此之早。上一世,他可是生了儿子,直到长泰四十二年才被下狱的。

    况且上一世也根本没有出现登闻鼓之事,这一世,有太多事情改变了,是因为她重生改变了命运吗?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沈宁无解。

    尚书右仆射府,一场谈话正在进行。

    “老师,您真的决定好了吗?”沈则敬一脸肃穆地看着叶正纯,语气却有着愧疚。

    现在只是长泰帝三十八年的八月,离老师原本致仕的时间还有好几年。若非因为他,老师也不会急着要提早致仕,这一份情意,他受之有愧啊。

    本应是有事,弟子服其老的。如今,怎么调转过来了?是老师为了他而致仕,这让他,终身感念啊!

    “为师主意已定了,你毋庸多说。你也别做出这一副哭丧的表情,我只是致仕,又不是死了!”叶正纯状似嫌恶地撇撇嘴,不想看到沈则敬这副表情。

    “我下这个决定,也不全是因为你。我年纪也大了,也厌了朝堂的勾心斗角。我也没有精力和心思去做这些事情了,游山玩水寄情乡野不是很好吗?”叶正纯继续一脸轻松地说,他的脸上还是一贯精明的神色,像一个久混商场的老狐狸。

    一旁的沈华善也笑着拍拍沈则敬的肩膀,示意他放松。

    这个儿子尊师护师他是知道的,可是叶正纯是何许人也?官场老狐狸。凡过他眼的人和事,他都能掂量得又清又楚的,提前致仕这样的大事,他必定想得十分周全的。

    再说了。能舍才有得,现在提出致仕的请求,才是最好的时机,能在皇上面前留下不恋权栈、不参夺嫡的纯臣之名。

    皇上感念这一点,叶正纯致仕后的待遇必定也是不差的,虽然不及甘明泉的恩隆,却也能追平徐友元的,这个儿子的担心是不是有点多余了?

    看到沈华善了然的目光,叶正纯露出了一个奸诈的笑意:“其实五皇子已经派人接触我了。鸿胪寺少卿方从哲最近来我府上拜访的次数可不少。没想到五皇子任职鸿胪寺一年多,就已经拉拢他了。趁着二皇子忙着接收三皇子的势力。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他可不想像萧厚仁那样整天被人烦着,从龙之功这样的冒险事,付出和收获根本不成正比,就算是成功了,也要时刻提防着被清算的可能。这笔买卖,太亏了,他从来都不愿做!

    张澍看着泰山大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表情有些无奈,心里却是放心的。

    他知道这个泰山大人办事向来牢靠稳妥。想必致仕的事情他早就想妥当的了,作为小辈的他们,当然没有什么意见。

    八月桂花稍香的时候,当三皇子被圈禁的事刚刚平息没有多久,尚书右仆射叶正纯就上书以病乞骸骨了,将不少官员吓了一跳:这叶正纯上任尚书右仆射职才两年多,怎会这么突然上书提早致仕?

    可是尚药局奉御孙伯扬亲自下了诊断:叶正纯心肝郁结,切不可再劳心伤神,否则有损寿命。

    于是众官就释然了。孙伯扬乃医坛圣手。他既这么说,那么或许叶正纯身体真的有不太好了!

    而紫宸殿内。长泰帝则笑意盈盈地问:“说说吧,为什么想要突然致仕了?别搬孙伯扬那一套诊断来搪塞朕。据朕所知,孙伯扬同你也颇有交情。”

    “皇上明察!实不相瞒。孙大人的诊断是没有错的,微臣近来的确感到身体不适心力不济;不过主要不是因为这个,实是微臣鲁笨,深感无法再胜任右仆射之职,微臣鲁笨,只想安稳做个闲散翁,请皇上开恩。”叶正纯这一番话配上他那一副惶恐为难的表情,再加上他满头花白的头发,让长泰帝说不出挽留的话。

    叶正纯所说的鲁笨是什么意思,长泰帝是知道的。在这个夺嫡的当口,几个皇子都想争太子之位,叶正纯不想参合到夺嫡之争中去,也很正常。

    长泰帝略一思考,也想着要为下一代帝王留几个人才,这叶正纯再居右仆射之位也年纪大了些,既然叶正纯无心官事,那么也就不勉强了,叶正纯选择在这个时候退出官场,总算是个纯臣。

    叶正纯带着满意的表情走出紫宸殿的时候,不由得摸了摸头上花白的胡子。果然,故意好几个月不处理这些花白头发,果真是有大用的!呵呵。

    没几日,长泰帝就下旨准许叶正纯提前致仕,赏赐其赍银五千两,免其子孙五年的赋税,还荫封了他一个孙子为七品常山县令。

    叶正纯这是荣退了,而且是在这个夺嫡的当口退得如此光鲜漂亮!不少官员对叶正纯又羡又恨,可是若果让他们也提早致仕,他们又舍不得了。

    所以说,看着好吃的,却未必入得了口。

    叶正纯提前致仕,倒是打乱了一部分人的计划。鸿胪寺少卿方从哲原先是想着将叶正纯拉拢到五皇子这边的。

    如今叶正纯辞了尚书右仆射之位,其影响力自然大大下降了,倒白费了之前他不断上门拜访的心思。

    上官长治也没有想到叶正纯会提前致仕,原本他看中了沈则敬和叶正纯的关系,企图通过沈家来得到尚书右仆射的支持,谁知叶正纯冷不丁就致仕了,就像滑不溜秋的泥鳅一样,根本就不可能令他入局!

    而且他一退,空出来的尚书右仆射这个高位,前四卿之一啊,又要引起一番争夺了。

    上官长治在暗暗盘点自己心腹亲信中可有人能接得上叶正纯这个位置,结果甚是失望,投向自己这边的高阶官员还是太少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