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嫡长女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沈家的底气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七十九章 沈家的底气

小说:嫡长女作者:平仄客
返回目录

    容贵嫔因为长泰帝欲为上官长治择门好亲家,频频召沈宁入宫询问沈家对策。这日,沈宁刚刚离开钟粹宫,就遇上了上官长治,他一脸阴霾地看着她,眼里也满是阴鸷,看得沈宁心惊不已,她刚想快步离开,却又被他截住了。

    “怎么,想走?不知沈姑娘这次还能不能像在栖月殿里那么幸运?本皇子可记得,栖月殿里你可是货真价实将催情药吃下去了的,不知沈姑娘是找了哪个野男人来解药的呢?不知道那野男人好用不好用?不是沈姑娘是不是和燕诚公主一样,早非完璧之身?”截住沈宁后,上官长治压在沈宁耳边低声说道。

    说出的,却是这样一番污言秽语。这一番话语,可是他心心念念的!他真的很想知道,沈宁是怎么离开栖月殿的,又是怎么解了那药的,有没有便宜给别的野男人!

    “臣女不知道殿下在说什么!殿下若无事,请恕臣女先行离去!”听了上官长治的话语,沈宁心里又羞又火,却强压了下去,语气平平地说道。这可是在宫里,上官长治也只能图个嘴瘾,谅他也不敢当场做什么。

    “不知道?司天台主事沈余乐在紫宸殿说的那一番话,你不会不知道吧?沈家这是要与本皇子为敌?沈家是不是选择了和老十二结盟?说!”听见沈宁推搪的说话,上官长治更加恼怒。

    他恶狠狠地抓住了沈宁的双手,想到沈家居然选择老十二而不支持他。上官长治就觉得有一种无名火,觉得本应是属于自己的东西被老十二抢走了。老十二有什么好?他才多少岁?自己哪里比不上老十二?

    “放开我!殿下请自重!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放开我!”被上官长治抓住了双手,沈宁又惊又怒又厌,她没有想到大庭广众之下,上官长治胆敢抓住她的手,而且抓得这么用力!

    沈宁都觉得自己双手生疼,眸子也忍不住浮上了一层水汽。

    “沈宁,为什么不选择我?嫁给我吧。我一定会待你很好的!沈家不选择我是个巨大的错误!沈宁,嫁给我吧好不好?我会许你皇后之位,无人可以动摇你的位置!我也绝对不会亏待沈家,我在则沈家在!嫁给我吧,好不好?”见到沈宁眼里的水汽,上官长治猛地松开了沈宁的双手,这样喃喃地说道。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愿意再给沈家和沈宁一次机会,只要沈宁乐意嫁给他。他可以不计较之前的一切,他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既然你在沈家在,那为什么还要灭了沈家?!”这句话。沈宁几乎要脱口而出。却始终压了下来。

    重重压在心上的这句话,盘桓在嘴里,问不出口。这句话,乃是前世今生,她一直想问上官长治的,为什么要灭了沈家?为什么?

    可是她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极冷极冷地看了一眼上官长治,然后说道:“此等事情,家祖父自有决断,皇子殿下,请借一步吧。”说罢。她也不管上官长治会作何反应,就这样目不斜视地朝宫门走去。

    沈宁自从在宫中见过上官长治后。就更加心生不宁,似是入魇一般,总是觉得被上官长治箍住了身子不得动弹。

    夜晚每每噩梦,也似乎都听得上官长治在狞笑:“沈宁!你逃不出本皇子手掌的,就算你重活一世,也赢不了!这一世,本皇子照样会灭了沈家的!……”

    当她尖叫着从梦中惊醒的时候,就会看见守夜的大丫鬟秋歌或夏词担忧的眼神,见她们都安好地站在她面前,她这才回过神来,才有力气抹去一额的冷汗。

    这样几日下来,沈宁的脸色开始苍白黯淡,整个人显得十分憔悴。当她去和鸣轩请安时,沈俞氏看到她这个样子吓了一跳,连忙叫来青竹居的四大丫鬟问个究竟。

    得知沈宁晚晚都睡不好,她先是吩咐了俞妈炖了宁神助眠的滋补汤送去青竹居,然后叫来了自己的儿子沈余宣、沈余守,让他们有空就带沈宁外出散散心。

    沈余宣恭谨地回答道:“母亲吩咐,孩儿定当照办。待国子监休沐,孩儿一定会带妹妹外出的。”沈宇宣这副严肃认真的模样,极似父亲沈则敬。

    他今年快要十九岁了,已经补了秘书省著作郎出身,明年就可以出国子监了,到时候就可以外出为官了。所以沈俞氏也在考量他的婚事了,既要门当户对又要沈宇宣自己欢喜的,这也不是易事。

    沈余守跟随沈则远处理庶务商事也有一两年了,他跳脱的性子这两年收敛了不少,当下也保证有空就多陪陪妹妹,但他也说了,最近事情多,不一定会有空:“母亲,颜商早前离开沈家自立门户了,我要接手他许多事情,现在又是庄子一年中最忙的时候,孩儿正忙得不可开交呢。”

    沈俞氏无奈地看着这两个儿子,他们自身的事情也不少,就不用指望他们两个了,看来还是得去找老爷才是。

    想到这里,沈俞氏嘱咐了沈余宣两人要照顾自己秋风起了切记添衣等等,便让他们下去了,自己则起身去了书房找沈则敬。

    “老爷,还有半个多月就是宁儿的及笄礼,这样下去可不行。那滋补汤水也没甚作用。我寻思着,这孩子心里头莫不是有什么想不通?心病还须心药医,老爷得找个时间和她好好说道才是。”沈俞氏斟酌着说道,语气是忧心不已。

    儿女就是父母的心头肉,尤其是沈俞氏生了六个孩子,却只得沈宁一个是姑娘家,这心头肉的分量就重了许多。

    “这我也有考虑了。宁儿这孩子,最近的确是有心事了。我原本也打算找她好好说一说的。”听了沈俞氏的要求。沈则敬自然一口应承了,事实上,他自己也是这样打算的。

    自从燕诚公主出事以来,这孩子就不太对劲了,总是心神恍惚的样子,西燕使团都离开好多天了,她仍没恢复过来。虽然沈家这次几谋算是落空了,但是无论是为人还是处事。都没有说时时事事都是顺意的,得失成败之类,从这孩子之前的表现来说,应该早就看淡了的,这实在是太不寻常了。

    反常即为妖,这孩子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当沈宁再一次在书房走神的时候,沈则敬就叹了一口气,开始发问了:“宁儿,你在做什么?”

    “呃?”沈宁抬起懵然的双眼迷惑地看着沈则敬。不明白父亲为何问这样一句话,她在书房随伺,这是明摆着的啊。难道父亲有什么想让她做?

    “最近你总是心神恍惚。在书房随伺的时候也时常走神。你母亲说你整夜里坐噩梦?你在想什么?还在为燕诚公主自责吗?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燕诚公主这样的性子,估计也难以在皇家活下去,就算没有和亲这事,也必定有其他事情逼她上绝路的。不迁怒不贰过是好事,但也要适时宽心。”沈则敬认为燕诚公主出事是沈宁噩梦的诱因。所以也就这件事多加劝慰道。

    “父亲,女儿省得。燕诚公主已经离开大永了,女儿已经不再自责了。想是近来天干物燥,所以夜晚总不得安睡。父亲不必忧虑。”沈宁没有想到自己的异样被父母察觉到了,还令他们担忧。所以也尽量淡描此事。

    “那么,是在想谋划失败之事?沈家这次谋算落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人外有人,也是常事。只要太子一日未立,事情尚有转圜的余地,也不用太在意。还有半个多月就是你的及笄礼了,你得养好身体养好气色。你若心里有事,为人也可以为你解惑一二。”沈则敬知道这个女儿不想说的事情,就算是拿铁锹撬嘴巴也是不开口的,只得继续问道。

    沈宁摇摇头:“宁儿知道母亲必定会将及笄礼办得妥当的,也没有什么好担心。只是之前在宫里遇到五皇子,听他的意思,待宁儿及笄之后,会向皇上请旨赐婚。宁儿一时鲁钝,不知该如何阻止此事。皇家虽然是天下至富至贵,可是宁儿真的不愿作皇家妇!”

    想到上官长治那势在必得的眼神,再想到燕诚公主的凄惨,沈宁就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沈则敬听了沈宁的话,若有所有,良久才说话,不过却不是回答沈宁或者宽慰她,而是问了他长久以来的疑惑:“宁儿,你在害怕什么?我一直以来都觉得你对五皇子有一种极深的恐惧感,五皇子只是一个势微的皇子,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沈则敬早就如流处和蚍蜉那里得知沈宁对五皇子府有一种异乎寻常的关注。他看得出来,掩盖在这关注下面的,是一种深深的恐惧,时至今日,他才问了出来。

    是啊,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呢?虽然不想承认,但自己的确是在害怕!

    怕自己重活一世也斗不过他,怕沈家还是会被他灭族,怕长春冷宫那无尽无望的孤寂,她怕上官长治!

    即使重活了一世,上官长治仍像一个巨大的可怕的阴影笼罩着她,她每行一步,都在试图挣扎逃离这个阴影。燕诚公主出事、及笄日将到,这个阴影重大到让她喘不过气来,所以才会夜夜噩梦。

    原来是因为她怕他啊!她怕他是难以被打也败的!她怕上一世的结局会重演!

    见到沈宁惊惧的双眼,沈则敬知道自己是说对了,然后才是分析道:“这有何好害怕的?我们是吴越沈家,可谓根深叶茂,族人遍布南北,且各有其能。为官上,你祖父是三品中书侍郎,还有你开善叔祖父为广州刺史,还有你的叔叔们和哥哥们;从军上,你则思叔父已经是安北都护别驾,还有你的堂哥们已经在兵部谋职了;通商上,你则远叔父在西宁道的谋划你是了解的,这几年沈家在互市、各产业上的收益你也不是不知道的。更别说沈家的姻亲故旧了,你外祖家溪山俞氏,还有江南胡氏,更年轻一辈的,文澜、楼盛怀……这些,都是沈家的资本,也是沈家的底气,你有何好害怕的呢?而他一个母族无能的皇子,出身低微,又不是极得皇上欢心,根本就没有必须这么害怕!”

    沈则敬的话像一个霹雳劈开了沈宁慌乱的心神,震得她久久不能言语,最后渐渐还复清明,是为醍醐!

    是啊,无须如此害怕,他不是难以被打败的!不知不觉间,重生三年多以来,沈家已经增添了如此多的资本,这资本还会越滚越大!

    而他有什么呢?这一世,直到此时,他还是那个势微的五皇子,李贵嫔也还没有被封妃,他倚重的金吾卫徐飒已死,中书令韦景曜还没有为他所用,就算蒋博文和皇后已经倾向他,可是还有一个所有条件比他好的二皇子横在面前呢!

    更重要的是,前一世他之所以能登上皇位的最大凭借——沈家,已经和他为敌了!此长彼消,所以他还有什么呢?

    沈宁仿佛觉得笼罩在她身上的阴影似乎透薄了许多,上官长治也不是那么可怕的,自己重生一世,必定会打败他的!

    她恭恭敬敬地对沈则敬行了个礼,说道:“是女儿入相了!多谢父亲提点,女儿再不会这样了!”

    沈则敬见到沈宁似是想明白了,感到十分欣慰,他就知道只要稍加提点,这个女儿就会缓过来了,他接着沈宁的话语说道:“说到底,家族昌隆,族人上进、团结,这才是一个家族的底气,身为其中一员,也才有无须惧怕的资本。我们可以审慎,可以退避,却无须害怕!”沈则敬的话语有着浓浓的自信,这是一个家族培养出来的精英所特有的品质,沈则敬身上有,宋希琦身上有,将来沈余宪身上也会有,这种自信会使得他们将其家族带上一个更高的境界,前波后浪,绵延不息。

    沈宁绽了一个笑容,点点头,父亲的话说得实在太有道理,当今大永,有几家有沈家这样的底气呢?

    “及笄礼的事情,你也不用担心。为父已有应对之法。你呢,则好好养着,到了及笄那一天,打扮得漂漂亮亮就是了,其余事自由父兄挡着,女儿家,不必那么操心的。”沈则敬这才劝慰了沈宁,当她安心等着及笄礼就是。

    ps:

    四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