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嫡长女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奇怪的调令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九十五章 奇怪的调令

小说:嫡长女作者:平仄客
返回目录

    俞谨之离开京兆之后,门下侍中申科上书请求将给事中的人选补上,称现在只有三名给事中是与定制不符,而且他还附上了人选的名单。

    长泰帝自然是不想再往给事中添人了,事实上,他是准备撤了给事中一职。因此,他将申科的上书留中不发。

    不料申科也是倔上了,又上了一道书,说的还是给事中的事情。

    长泰帝也颇为恼恨:这申科一向极识时务的,怎么在这个事情上就拎不清了呢,真是胡闹!

    原本他还想申斥申科一顿的,给事中詹成向长泰帝建议了:“皇上,何必为了这等小事君臣生隙?就算补多一人进来也无妨,有微臣三人在给事中,给事中绝对翻不起任何风浪。”

    长泰帝一想,也是这么一回事,便准了申科的请求,擢了刑部员外郎姚鹏就任门下给事中一职。

    申科是因为坚守了自己的职责,长泰帝是因为詹成那一番话语,帝臣两人对这个结果都比较满意。

    俞谨之在国子监说了那一番言论,使得长泰帝对和俞谨之关系最密切的沈家心生不喜,认为沈家这是助纣为虐,便想着沈家这块磨刀石,是要好好打磨打磨了!

    在朝堂上,长泰帝也借故对沈华善和沈则敬申斥了两次,就连国子监的沈则儒,也受了池鱼之殃,连普通教员的课程都要他兼任了,把他累得够呛。

    长泰帝这是因为俞谨之的事在迁怒沈家,这是沈家众人都知道的事情,也是大部分官员都知道的事情。

    韦景曜是沈华善的主官,又感念俞谨之那一番话,明里暗里也帮沈家说了几句好话,让长泰帝的怒气消了不少。

    又因为二皇子府的皇长孙快满月了,长泰帝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吩咐礼部和宗正寺隆重筹备皇长孙的满月宴。宿在德妃那里的次数也多了,和德妃两人满心欢喜地等待着皇长孙满月宴的到来。

    沈家这段时日低调了不少,沈华善和沈则敬被长泰帝申斥后,倒不觉得有什么低落或难受之类的情绪。

    在俞谨之讲学之前,这些情况他们就已经预料到了,甚至他们想的情况更严重一些。因有了韦景曜的周旋和皇长孙的喜事,长泰帝只是申斥了沈家几次。这样的结果,已经算好的了!

    “皇上的怒气虽暂时平息下来了。但这始终是个不稳定的因素,也不知道皇上何时又会想起这事。当前这种局面,我留在京兆也无多大裨益,所以我打算暂时离开京兆,所谓眼不见为净,两三年的时间,想必皇上就会完全不记得此事了。”

    沈则敬对沈华善说道,说出了他想外出为官的打算。

    “再说了,我在吏部已经满四年了,往上升吏部侍郎之职的可能不大。留在吏部的意义不大了,谋求外放,累积经验多加历练也是不错的选择。”沈则敬继续说道。

    在参加完五皇子的婚礼后,沈则敬就有外放任职的打算了。他在吏部已经满四年了,下一次考课还有两年多的时间。他不可能再等两年。

    如今又有了俞谨之的事,沈则敬认为这个时候离开吏部外放是最好的选择,

    “此话也有道理,为父也是这么想的。以你的资历,可以谋个从四品上州别驾的位置,这不是问题;如果能谋个下州刺史的位置就更好了,这个就麻烦了!要做的功夫很多,皇上现在正对沈家有意见,估计不能成事,还是稳妥起见,先谋个别驾吧。”对于沈则敬的安排,沈华善也早有考虑了。

    他也认为沈则敬的想法是很正确的,现在离开京兆,是最合适的时候。

    除了沈则敬提到的这两点原因,沈华善还多了一点考虑,就是远离了京兆,就可以暂时远离夺嫡的中心。

    跳出局外,可以看得更清楚更长远,他倾向沈则敬离开京兆。

    定下了沈则敬外放任职的基调,沈华善和沈则敬就开始为此事谋划了。外放任职,自然是吏部管辖的事情,沈则敬本身就在吏部任职,事情就好办了许多。

    在前吏部侍郎周阳煦出事之后,沈静华就被破格提拔,接任了吏部侍郎一职,沈则敬第一个就去找了他,沈静华对沈则敬也颇为照顾,应承会作一个下州刺史的安排,这令沈则敬喜出望外。

    沈华善这边,也在皇长孙满月宴的第二天,向长泰帝禀告了沈则敬欲外放任职的请求,道是犬子惹了皇上不喜,心中有愧,故申请离开京兆,又道犬子资历尚浅,还要不断历练才能更好尽忠为皇上办事等等。

    不得不说沈华善选的时机很好,长泰帝的心思还在想着昨日见到的白白胖胖的皇长孙,皇长孙身体健康样貌又俊,这令长泰帝看到了国祚绵长的美好将来,对于沈华善的请求也爽快地答应了。

    “卿之所奏,朕知道了,朕会考虑,待吏部安排呈送上来,朕自有定断。”长泰帝所言如是。

    沈则敬自然跪下谢恩,心里也在想着:看来皇上的心情很好,敬儿此事或许能定下了。

    待下朝之后,沈华善去了吏部尚书温珪章的府邸。温宅也在景泰大街,和沈家离得也不远。

    早前,沈华善就往温府递了拜帖,温珪章收下了拜帖,所以沈华善今日才会上门。

    紫宸殿内,长泰帝看着吏部呈送上来的调动安排,上面清清楚楚地列着关于沈则敬的调动情况,将沈则敬由吏部郎中调至平州任刺史。

    平州是位于陇右道属下的一个下州,地处偏远,辖境不大,人口也不足二万户。这不是个肥缺,可见沈家也充分考虑到长泰帝现时对沈家的喜恶,所谋不大。

    “平州刺史?这沈家,也不算糊涂到底。”长泰帝自言自语道,随伺的张盛则恭恭敬敬地弯腰站着,并不敢说话。

    “张盛,你说,朕该不该放沈则敬去平州?”长泰帝沉思了片刻,这样问张盛。也不知道是真想知道答案,还是随意问问。

    “皇上圣明烛照,自有决断。这朝堂事,奴才不敢多言。不过奴才想,平州道艰偏远,是断比不上京兆富庶繁华的。”张盛小意回答道。

    他跟在长泰帝身边这么多年,张盛对上意揣测上。早已谙习。皇上既然这么说了,就表示不想让沈则敬去平州了。他当然会顺着长泰帝的心意这么说。

    “说得好,平州又怎么比得上京兆呢。我得看一看,京兆有没有什么位置适合沈家的。”听了张盛的话语,长泰帝微笑地点点头。

    吏部的调动安排已经呈上去好几天了,沈家还没有等到长泰帝明确的旨意,沈华善和沈则敬都有些着急,正想通过沈静华去探探皇上口风时,却接到了京兆尹罗士敬致仕的消息。

    据沈家所知,现在离罗士敬致仕之年还有两三年,这太令人意外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沈华善和沈则敬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

    在长泰三十六年初,沈家用了三十万两向京兆尹罗士敬买了个人情,这个人情罗士敬还没兑现呢,现在他就要致仕了!

    一旦他从京兆尹这个位置退下来,可以做的事情就少了。这个人情的意义也就大打折扣了,沈家还想将这个事情用在夺嫡之上的,如今打算都落空了。

    更让他们脸色奇怪的事情还在后头,在长泰帝接受罗士敬致仕的请求之后,沈则敬的任命也下来了。沈则敬并没有外放任职,而是从吏部调到了京兆府,任京兆少尹一职!

    原京兆少尹章翦因为在周阳煦案中在庐江立下大功,外放至青州任刺史一职,而京兆官员所关注的京兆尹这个位置,则由秦州刺史褚时秀担任。

    褚时秀出身御史台,为人刚正不阿,他在这个位置上定会秉公办事。上官承佑和上官长治虽不甘心这个位置旁落,但想着也没让对手得了好处,两系人马对褚时秀任职的反应倒很平静。

    竟然不是平州刺史而是京兆少尹,对于这个任命,沈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是失望?不是,平州刺史虽然比京兆少尹官职高了一等,但论重要性,绝对比不上京兆少尹,京官当然要比外官要好得多!

    是欣喜?也不是,京兆少尹是京兆府的二把手,上面有京兆尹压着,比京兆少尹职高的京官更多如游鲫。

    总的来说,京兆少尹作为京兆三辅之一的京兆尹副手,这个位置在不少朝官看来是个肥缺,这也正是沈家不解的地方。

    按理说,因为俞谨之的事,皇上迁怒沈家,应该是贬斥沈华善、沈则敬才是,怎么还会将沈则敬升任到这个险要位置上呢?皇上对于沈家是怎么样的一个看法?

    沈则敬想不通,沈华善也想不通,不明白长泰帝此举是为何,是皇上要重用沈家的信号?还是容妃娘娘从中起了作用?

    从宫中反馈回来的消息是,容妃并没有为沈则敬说过好话,这么说来,沈则敬升任京兆少尹和容妃无关了。

    俞正道对此倒有些头绪,他从沈余宏那里弄来了京兆动态的汇报,再想想二皇子府和五皇子府的局面,也就确定了答案。

    “妹婿不必忧虑,皇上属意的储君人选定是十二皇子无疑!皇上这是要借助沈家之力扶十二皇子上位,这样一来,妹婿升任京兆少尹就可以解释了。”俞正道笑意盈盈地对沈则敬说道。

    这下沈家押对了宝,大可放心了!

    “哦?这是怎么说?”沈则敬有些迷糊,不明白这位舅兄为何会这样说。

    “且听我一一道来……”俞正道开始为沈则敬解惑,听得沈则敬也频频点头:原来如此啊。

    ps:

    四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