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嫡长女 »  第两百零七章 良酝署之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两百零七章 良酝署之因

小说:嫡长女作者:平仄客
返回目录

    沈则熙和郡主的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天了,魏法仍然因为私置外室的事情被家中妻子责骂,一时恨恨不已。

    他虽心阴奸诈,却对家中的母老虎甚是畏惧,因为他的位置正是妻子娘家出了不少力才得到的。

    不止如此,京兆许多官员都暗地里笑他连自己的外室都管不住,是不是那方面不行,所以外室受不住寂寞私逃了等等,那样的话语不断地传到魏法的耳中。

    家中妻子的责骂和官员们的耻笑,令魏法对沈则熙和沈家的怨恨到达顶点,都是因为沈则熙,他才变成如今这样!他想着一定要报今日之辱,一定要做些什么,让沈家也尝尝这么难受的滋味。

    接连几天,魏法都不眠不休地在查看沈则敬经手的卷宗,就是为了想找出沈则敬的把柄!

    可是他失望了。沈则敬为人小心谨慎,魏法根本就没有发现他有什么渎职的地方,想来沈则敬在京兆府的时间也短,一时也不会做什么手脚,所以没有可以下手的地方。

    魏法心中恨极,却无法可想,不由得心情更加暴怒。

    这天他在京兆府的时候,有一个冒失的府吏往他这边快步走来,若不是他眼明手快闪开了,那府吏就会撞上他了,尽管如此,那府吏手中拿着的文书卷宗却散落了一地。

    魏法遇到这样的事情,原本就暴怒的心情瞬间爆发了,狠狠地喝骂着府吏:“你是干什么的?怎么这么冒失?干什么去!”

    那府吏畏畏缩缩地说:“属下是府中执杖刑的,府外刚刚有文书送给少尹大人,刚好文书吏有急事,让我将这些送给少尹大人,属下匆忙了,请大人责罚!”

    那府吏说罢,而且还递过文书卷宗打开给魏法看,以证明他说的是真话。就是因为急着送文书,他才差点撞上魏法。

    魏法正想说什么,却在见到其中一张文书时,笑了起来。

    他的怒气瞬间就平息了,反而很好心地说:“没事没事。以后小心些就是了。别的大人可不会像我这样好说话的。你退下吧,不要这样慌慌失失的,正好我去找少尹大人。我帮你将这些文书送过去吧。”

    那府吏一听,也不疑有它,便将这些文书卷宗交给了魏法,还不住口地多谢魏法的帮忙等等,等魏法示意后,他就忙不迭地告辞了,生怕魏法心情不好又追究刚才差点撞到一事。

    待那府吏走远后,魏法阴测测地笑了起来,他从这一叠文书和卷宗中抽出了几页纸。细心地藏好。

    然后吩咐功曹文书顺路将这些文书卷宗送去沈则敬那里,而他自己则拿着那几页纸,心里得意起来。那眼神也变得凶狠,鹰眼如闪电一样锐利吓人。

    沈则敬,你就等着吧!我要沈家也像我一样,这么难受!

    魏法这样想着。再次小心翼翼地把这几页纸收好,既然事情是这样,那么他还得好好谋划一番才是。

    接下来几天,魏法又去了京兆的各个酒肆喝酒,再从一个老朋友那里得知了良酝署的近况。便知道那几页纸说的都是真的了。才最终下了决定,一定要打沈家一个措手不及。

    八月初,京兆司录参军魏法通过通过御史台,上疏弹劾京兆少尹沈则敬渎职,指沈则敬自上任京兆少尹以来,通过沈家子侄沈则熙任光禄寺丞之便,收买、威胁良酝署令戚信,使沈则敬之弟沈则远经营的酒坊“还来醉”取得良酝署的专供权,同时打击其他酒坊酒肆,使得沈家从中牟取巨利!

    这等官官相卫、官商勾结的恶劣行径,已经扰乱了京兆府的正常运作程序,在京兆地区造成了极坏的影响,请长泰帝将沈则敬撤职查办,同时追究沈则熙、沈则远等人的责任。

    魏法的弹劾折子写得极有水平,在折子中他申明了自己的弹劾不是为了外室和沈则熙的私怨,而是他在京兆府的职责就是监督、就擦府事,只是尽忠职守,绝对不是挟私报复,有良酝署诸官员和酒坊的主事人可以作证,请皇上和御史台明察云云。

    魏法的折子说得言之凿凿,并且一下子将沈家的三个子侄牵涉其中,沈则敬和沈则远更是沈华善的嫡子,朝官们的目光一下子就集中到沈华善身上了,想听听他怎么说。

    最近沈家的事情太多了,郡马和郡主的事情过去还没几天了,魏法就算要报复,也不会挑这么个时候来弹劾沈家,看来这个事情是真的了?

    沈华善听了这样话语,也并不着急,皇上都没说话呢,他这个臣子有什么好着急的!

    况且事涉及的是沈则敬,又不是他,也论不到他先说话,所以他一副老神在在的淡定模样,又令朝官们心生疑惑,难道魏法真是报复诬告?

    有人告,自然就要有人回答,长泰帝令沈则敬当众自辩,所有官员的目光又集中到沈则敬身上了。

    沈则敬微微一笑,心想戏肉来了,原来是这样啊!沈则熙都被沈家圈禁了,这里面还有他的事情,看来,设局的人还是想通过沈则熙那一条线将沈家拔起啊!

    这一步三策的本事,这隐忍谋划的本事,令沈则敬忍不住想鼓掌。

    鼓掌就不必了,但廷辩则是要的!而最后一击嘛,当然是要留到最后了!

    沈则敬朗朗声音自辩起来,称绝对没有这样的事情,自己从来没有和良酝署有过接触,也没有和京兆众酒坊当家人有过联系,说他不知道魏法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弹劾。

    当长泰帝宣召良酝署令戚信问及良酝署的专供酒时,戚信一副懵然不知的样子:“什么专供酒?微臣任良酝署令多年,并没有听说过什么专供酒!魏大人是不是弄错了?”

    戚信的话语令朝官一愣,弄错?京兆录事参军事怎么会弄错这一件事了?这么说来,良酝署的事情子虚乌有了?

    “你胡说!我早前明明打探过了的,良酝署丞廖勇就说过,良酝署的酒只从‘还来醉’进,根本就不给京兆其他酒坊有任何机会!”

    “魏大人你就不知道了,良酝署丞廖勇因失职被我责骂了一顿的。对我一直心怀怨恨,这是良酝署诸官员都知道的,想必他是在外散布关于我的谣言,魏大人切勿相信!”戚信皱着眉头说道。

    “回禀皇上,‘还来醉’的酒的确有送来良酝署。因为它的酒的确不错!但是其他酒坊的美酒。如‘杯莫停’酒坊、‘将进酒’酒坊,都有送酒来良酝署的,良酝署还有相关记录呢。”戚信继续不紧不慢地说道。

    “皇上。良酝署的美酒是专供皇家之用的,所以从外面送进来的美酒是严加检查的,数目虽然多,却不会从多家酒坊选酒!想必魏大人因为不熟悉良酝署的规定,所以才误会了。”戚信又说道。

    表面上是为魏法说话,实则是在点明魏法弹劾沈家及良酝署的种种事情,都不是真的,魏法这是在诬告!

    “禀告皇上,要想知道这是不是实情。只须召唤京兆给良酝署供酒的五大酒坊主事人,就可知道一二了。监察者,以多闻为上。”见此,监察御史罗有度这样说。

    听了罗有度的话语,魏法眼神一亮,对了。那几个人!那几个人他已经跟他们说好了的,他们都对沈家的“还来醉”怨声载道的,这一次,沈则敬肯定跑不了了!

    然而,结果却令他的鹰眼猛地睁大。简直不能相信自己耳中听到的!他们在说什么?他们怎么可以临时翻供!怎么会这样?

    这五个认证,也就是原本给良酝署供酒的五大酒坊的主事人,称良酝署也会从他们的酒坊选酒的,良酝署和各酒坊的关系也很好,根本就没有什么扰乱秩序、恶劣影响等,他们来到作证之前,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们……你们之前不是这么说的!你们之前已经说了,万一有人问话,定会把沈家往死地里说的……”魏法很想喊出这样的话语,但是他不敢。

    他知道自己这话一出,就证明自己已经私底下找过这些认证了,这等于是自己打了自己一巴掌,并且告诉所有人,这就是他倒腾出来的事!所以他不敢!

    见到魏法颓败的表情,沈则敬心想,这个戏,应该再加二两戏肉了,不然多没意思!他似看死人一般看了他一眼,然后缓缓说出早已准备好的话语!

    “如果不是魏大人挟私报复,那么就是魏大人有一些事情想错了。‘还来醉’酒坊曾经是臣弟则远经营的没有错,但自从沈则熙上任光禄寺职位一来,‘还来醉’酒坊去年就已经转让出去了,就是为了避嫌,去年京兆府备案的出售文书肯定还会有这个记录。请皇上明察。”

    最后这几句话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还来醉”不是属于沈家的,那么良酝署只收“还来醉”的酒,就和沈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也就说,魏法如今在做的事情,就是挟私报复!

    众所周知,沈则熙在光禄寺只是任闲职,怎么可能影响得了良酝署的决定?

    所以“还来醉”转让出去了,才是关键啊!

    “不可能!我掌管京兆过往文书,我从来没有见过‘还来醉’的转让文书!这肯定是捏造的!”一听到文书,魏法深知自己掌握的正是这一点,他绝对没有记错的,沈家根本就没有这份文书!

    “魏大人不必如此急着反驳。至于有没有那文书,只须让监察御史去查看一番,就知道了!”沈则敬轻轻松松地抛下了这句话。

    那文书,有还是没有?

    ps:

    四更!推荐白狐仙仙的书《祸水蓝颜闪远点》/eq7fym她是冷艳的冰山美女侦探,他是出生豪门的私家侦探两人因一件件离奇的案子从相逢到相识到相知他先是成了她的蓝颜知己后又让她成了他的女人,嫁入豪门;在一个难以解释的事件中,她在身怀有孕的情况下被他抛弃荒岛,她深深恨上了他,但也使她遇到了人生当中的第二个男人却因为法律上仍为另一个男人的老婆而尴尬不已最后,她果断选择了离婚,她对他也对自己说:“从今以后,我不属于任何一个男人,只属于我自己!”但她的痛苦和纠结也从此开始了……恩怨情仇中,她将作何选择……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