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嫡长女 »  第两百二十四章 奸臣至极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两百二十四章 奸臣至极

小说:嫡长女作者:平仄客
返回目录

    (请大家继续支持啊,求订阅!)

    我命由我不由天,这样的道理,沈宁一直在思考,思考前世和今生的异同,也尝试着放下对过去的执着。

    时间,在静静流淌,转眼,就到一年之末了。

    过年之前,因为春熙宫之事空缺出来的几个重要职务,陆续补充完毕了。

    新任中书侍郎楼乐封原是泰州刺史,泰州是三大上州之一,楼乐封原是从三品,他的升迁倒也正常。

    接替户部尚书的人选就令人有些讶异了,甚至他们感到不可置信,因为接替郑濮存的人选正是户部侍郎江成海!从侍郎到尚书,他连升了两等,皇恩实是非常。

    沈华善和江成海一向交好,江成海和溪山俞氏结了亲家,这绕来绕去的,沈华善和江成海也成亲戚了。对于他的升迁,沈华善感到很高兴,也没感到意外。

    江成海在户部八年之久,就算他尚未够等第,也没有人比他更适合接手郑濮存的位置了。所以吏部尚书温珪章才会向长泰帝建议了这个人选,江成海定能胜任户部尚书一职的。

    楼乐封也是长泰帝的老臣了,其“貌寝威严”,形似钟馗,然才华横溢满腹经纶,更重要的是,此人善体察圣意,基本就有没有违逆过长泰帝的意思。

    楼乐封虽说有些谀臣之嫌,但和这样官员共事,沈华善却很放心。因为这样的人极聪明,向来明哲保身为上,一般的事情,他们都不会过问参与,更何况夺嫡这样的事情?

    楼乐封只看圣意,也就是说,他不会偏帮任何一个皇子。其实。只要站在中间,这对十二皇子和沈家来说,就是一个大帮助了。

    自从五皇子被圈禁之后。这京兆局势就是二皇子一个人的事情了,虽然他才能平庸。却是京兆众官员心目中唯一的储君人选了,因为成年的皇子只有他一人了。

    甚至有官员在想,三皇子、五皇子相继被圈禁,当中会不会有五皇子的手脚。只不过,成王败寇,这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看谁能笑到最后了。

    二皇子府已经诞下两个皇孙。陈知浩丁忧结束,重新接任了兵部尚书一职,这些,对二皇子的势力都是极大的相助。但是二皇子府依然低调,就算形势一片大好,他们也不敢再言请立太子之事。

    二皇子只专心去紫宸殿给长泰帝请安,绝口不提立太子之事,陈知浩和张星华等人早就提点过他了:只要他不犯错误。论长论尊,这太子之位非他莫属了!

    关键是要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就目前的形势来看,二皇子府什么都不用做,就已经赢了。

    就连延禧宫的德妃。也变得低调沉默起来,脸上永远是那副恬淡的笑容,除了去坤宁宫给皇后请安,连御花园也不多待,整日闭在延禧宫不出。

    德妃已经学乖了,只要她不惹事,别人就奈何她不得。这一点,令慕妃、容妃等人又气又恨。

    坤宁宫内,一众妃嫔正齐聚坤宁宫给皇后请安,这是坤宁宫每五日一次例行出现的画面。

    贤妃、李妃这两个位高的妃子先后出事,使得年轻位低的妃嫔对德妃、慕妃、容妃这三个居高位却平安无事妃子多了几分好奇。

    “听说那新任中书侍郎貌甚寝,形似钟馗,真真笑死了。听说以前的中书侍郎李斯年相貌是极其俊雅的,这对比好明显啊……”

    说话的是梦贵人,她年轻貌美又性情率直,最近很得长泰帝宠爱,加上入宫不久,说话就这么没遮没掩。

    皇后一听到她提及李斯年,心里就不太舒服,原本就威严的面孔看起来更加难以亲近。

    李妃死、五皇子被圈,娘家兄长的谋算全部落空,幸好娘家兄长谨慎,趁着李家混乱之时拿走了那些往来的书信凭证,不然也难逃被皇上追究的命运。

    原本蒋家是支持五皇子的,皇后也为五皇子说了不少好话,现在,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妹妹快别说了,后宫不得干政,这样的事情不是我们能讨论的。”容妃笑着说道,眼神却有些悲悯。

    梦贵人这样天真的性子,能在这噬人的后宫生存多久?她很怀疑。

    “姐姐,说起来,五皇子出了事,二皇子得到最大的好处,不知春熙宫中的事情,姐姐有没有份呢?”慕妃说道。

    她看着德妃脸上恬淡的笑意就觉得刺目。佛容蛇心,说的就是这样的人,自己终生都不能再有孕,她却儿孙绕膝,甚至有可能成为圣母皇太后,这多不公平!

    “你……”德妃听到慕妃这么刺自己,忍不住想发火,可是随即想起了这是在坤宁宫,自己还要听从皇儿的话,低调为主。

    只要想着,便努力压抑住怒火,只冷冷地瞥了慕妃一眼,心里恨恨在想:等着自己成了圣母皇太后,第一个就是拿慕妃这个贱人开刀!

    容妃不着痕迹地看了德妃一眼,见她眼中虽有沉沉怒火,却没有说什么话,那副懒得理睬的样子显示她内心的自信。

    也是,这京兆之中,成年的皇子就只得二皇子了,他是一人独大了!难怪德妃这样自信,那个位置就在眼前了,只等二皇子被立为太子,她就什么憋屈之气都报了,到时慕妃及所有妃嫔就会匍匐在她脚下了。

    可惜,那个位置就算是在眼前了,也不见得一定是你的。你以为一定可以得到的东西,说不定瞬间就脱手离开了。容妃在内里讥笑了一声。

    虽然她的皇儿只有十四岁,但是皇上春秋鼎盛,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呢,只要二皇子一日没有坐上那个位置,就一日未有定局!

    眼看她起朱楼,眼看她宴宾客,眼看她楼塌了。谁说得准呢!

    这后宫幽深之中,个人自有心事和谋算。朝暾宫内的慕妃,似笑非笑。

    今日坤宁宫请安。提到李妃和五皇子之事,令她再次想起了自己的皇儿。李妃是死了。五皇子是被圈了,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她的德儿,再也不会回来了!他离开自己的时候,才十一岁啊!那么小,平素精致如画的面孔却扭曲不已,急喘着气,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就这样永远离开了自己。

    直至今日,慕妃都时常听见皇儿临死之前的那一声声痛呼:“母妃……我痛……母妃……我痛……”

    真是痛啊,慕妃笑着,眼中有止不住的泪。谁怜慈母之心?

    圈禁就完了吗?不!还没有完。很快,不用太久,我一定会送他下去陪皇儿!

    还有德妃,落了我的胎,让我再也不能拥有一个孩儿。这样的仇恨,我一定要报!二皇子想登上那个位置?德妃想做圣母皇太后?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慕妃笑中有泪,眼神渐渐坚定和凶狠。

    “皇儿,春熙宫中的事,你都看清楚了吗?上一刻是意气风发位极人前。下一刻可能就要身首异处!你要永远记得,身在这皇家,你绝对不能有半点轻心,也不能有半步差池!”

    “不然,你就会被抓住把柄和弱点,别人就会利用这些把柄和弱点对付你。就像我们利用李妃的弱点对付五皇子一样!你要记得 ,你可以依靠他们利用他们,却不能信任他们,更要提防他们!”

    钟粹宫内,容妃神情肃穆地对十二皇子上官景安说道。

    今晚长泰帝没有翻她的牌子,所以她有时间来教导皇儿。早前春熙宫中的谋划,容妃告诉了他,让他静静地观察着,究竟事情的真相是怎么样的,也让他警醒着,稍有不慎,就会落入万劫不复之地。

    这是一个身在后宫的母亲对自己皇儿的实际教导!

    十四岁的上官景安还只是个半大不小的少年,如今听了容妃的话,心里忍不住一阵惊惧。李妃身死、五皇兄被圈禁,都是因为沈家和自己母妃的谋划,太可怕太深刻了!

    这个事情,在这个少年的心上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他一生都记住这个事情。此后他的一生,都没有真正信任过任何人,尤其是对沈家有着深深的忌惮!

    沈家的强大和可怕,直到他驾崩,他都没有忘记过。

    此刻,沈家不知道他们要辅助的十二皇子是何等心思,沈华善和沈则敬在沉思沈宁所说的前一世。

    有了沈宁所说的前一世,他们有了更多的警醒和思考,也怕会重蹈覆辙,怎样为家族铺一条正确的道路,成为他们思考的重中之重。

    我命由我不由天,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但要掌握好,真的是不容易!

    从龙之功,也会被灭门,无论花了多少心力辅助皇子上位,到了最后,也免不了被猜忌被压制,但是,如果不辅助十二皇子,沈家这个时候还能急流勇退吗?

    如果要退,要退到什么地步才算是合适的呢?这个时候转而支持二皇子?不对,不能!

    皇上的心思根本从来就不在二皇子那里,而且二皇子志大才疏,跟着他,沈家不会有好日子过。

    究竟,走怎样一条路对沈家来说才是最好的呢?可保家族兴盛又免遭上位者猜忌诛杀?那条路,在哪里呢?

    沈华善想起自己的兄长,想起溪山的俞谨之,想起沈家这些年在北疆和西燕的布局,一个早就隐藏在心底却从不敢正视的答案,兄长沈从善和姻亲俞谨之隐约暗示的答案,缓慢地出现在他眼前。

    虽然直到现在,沈华善都不敢坚定和直说这个念头,但是这个念头一直没有离去。

    取而代之,谋朝篡位,奸臣至极,沈家,真的要到哪一步吗?

    沈华善不知道,也不敢去知道。若是天下乱局起,沈家又将如何是处呢?

    ps:

    一更!推荐萧七七的书:《丑医》 /qyqfav前世死得惨烈,这辈子“没脸”“没钱”但她懂医识药有空间逃出黑暗乞丐组织,种药行医发家致富却总牵扯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和事她只想过自己的富足小日子,为嘛会这么难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