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嫡长女 »  第两百五十五章 与天子争利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两百五十五章 与天子争利

小说:嫡长女作者:平仄客
返回目录

    (不教而杀谓之虐,教而不善子之过。唉,我得有多狗血……才能把十二皇子写成这样,掩面……)

    一连几日,他和底下的徒子徒孙都在不动声色地打探着《归安图》的消息。

    沈家自然也知道了《归安图》在京兆出现的消息,却没有多少在意。论古画古籍,溪山俞氏多的是,沈家众人对这些见得多了。俞氏的古字画,虽然没有《归安图》名贵,那又怎样呢?

    过眼即录就可以了,不一定要得到的。因此沈家对《归安图》也就没有什么渴望的心思。

    《归安图》本身或许并没有这么受人瞩目,但是历代文人和帝王捧得多了,才有此盛名。关注它来做什么?还不如盯紧些太子大婚来得实在些。

    沈家不关注《归安图》,不代表没有人关注,事实上,京兆不少人都在关注着它的最新消息,都想知道它究竟是不是真迹。

    这些人之中,就有长泰帝。

    其实长泰帝对古书画并没有多少兴趣,大永皇室的典藏也能让他受用无尽了,他之所以关注《归安图》,乃是受了早逝的生母安嫔的影响。

    安嫔姓安,据说其先祖乃是大永皇室的后人,在长泰帝对生母寥寥可数的印象中,就听得她提起过这幅《归安图》,所以长泰帝也一直记得《归安图》的种种。

    年老之时对过往的追忆,又夹杂着对生母的孺慕,故而长泰帝对《归安图》的兴趣还是很浓厚的,派了内侍首领张盛去处理此事。

    他也想知道,《归安图》上面,是不是真有太祖的钤印。

    《归安图》被京兆最大的书画收藏行典瑞斋所得,并经多个书画大家鉴定为真迹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伴随着传开来的,还有《归安图》即将被公开叫卖的消息,也就是京兆书画爱好人士都可以一观《归安图》。然后当场竞价,价高者得。

    张盛知道了这个详细消息之后。本想直接去典瑞斋去取得《归安图》的,却碍于公开叫卖的消息已经传遍京兆,又怕会影响皇上的声誉,落下与民争利的声名,反而不美,遂决定参加这场拍卖会。

    他相信,只要他一现身。京兆稍微有点眼色的人都不会竞价了。哪个敢与他竞价?这样就能顺利完成皇上给予的任务了。

    太子的心腹内侍夏奇当然也知道了公开竞价的消息,自然也出现在这场拍卖会上了。毫无疑问,他也认出了内侍首领张盛。

    张盛为什么会出现这里,夏奇自然清楚知道。他就是从紫宸殿调去东宫的。又怎么会不知道长泰帝对《归安图》的情感?张盛出现在这里,定是为了得到《归安图》了。

    夏奇掩在人群里,见到张盛所到之处,所有官员都恭敬地站了起来,然后带笑点头行礼。仿佛。在这些人面前,张盛才是最尊贵的那个人。

    这一切,令夏奇心里一紧,觉得极为刺目,原本这一切。是应该属于他夏奇的!

    夏奇和张盛年纪相仿,当年同为紫宸殿的小内侍,一同服侍长泰帝,而长泰帝对他们两个,都是信任的。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长泰帝对张盛越来越看重,明明两个人都是做同样的差事,长泰帝也会赞扬张盛办得好。有人受宠,自然就会有人觉得受到冷落了,夏奇就有这种被冷落的心思。

    原本他一直奇怪,为什么张盛会越来越得到皇上的器重。直到有一次,他偷听到张盛在长泰帝面前的说话,才觉得自己知道真相了。

    张盛在皇上说“夏奇太过灵活,反而不妙”,不妙就是不能重用之意,夏其才知道张盛一直在皇上面前诋毁自己,自此就对张盛有了怨恨之心,认为他是夺走了自己的一切,才能做到内侍首领这一职。

    几十年来,夏奇一直屈居在张盛之下,心中的怨恨是越积越烈,却苦无发泄的机会。直到新太子册立,夏奇才感到契机终于来了。为此,他还特地请求调到东宫,就是为了服侍将来的皇上,借此压制住张盛。

    旧主暮年,新主年少,夏奇认为张盛也没有多少年可以蹦跶了。

    这就是夏奇和张盛的过往。此刻,夏奇见到张盛也在这里,便有了冤家路窄的感觉。

    张盛会出现在这里,肯定是为了《归安图》,而我也要为太子办事,旧仇怨新任务交织在一起,夏奇暗想一定不会让张盛如愿。

    夏奇便借着熙攘的人群掩住了身形,不让张盛认出他。其实他不如此做,张盛也认不出他的,因为这典瑞斋内人太多了!大家都是慕《归安图》的名声而来,密密麻麻的人群,张盛怎么会看得见他?

    夏奇还叫来了典瑞斋的一个小伙计,让他代替自己竞价,发誓一定要为太子拿到《归安图》,必不能让张盛交差。

    且说张盛满意地看着《归安图》上面那个太祖上官伏的钤印,传说果然是真的,太祖真的见过这幅画作,还留下了钤印。皇上若是见到了这幅画作,定会十分开心的。

    于是他笑着说道:“很好,很好,我这个做奴才的对古书画也很有兴趣的,就和诸位一起竞价吧。”

    在场所有人一听,心里便哀嚎一声,知道这《归安图》定是归皇室所藏了。您是奴才不假,可是您是皇上眼前最得用的奴才,您是的话语就是皇上的心思,谁还敢和您竞价——这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张盛的出现代表着什么,他们一清二楚,哪里还敢出价?拍卖现场瞬间就似乎安静下来了。

    典瑞斋的东家更是想哭的心思都有了。原本是想趁着公开竞价这个噱头,将《归安图》的价格推高,现在有了皇家的介入,谁还敢竞价啊?为《归安图》花去的大把钱财都打了水漂了!

    可是拍卖的结果却让沮丧的典瑞斋东家喜出望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竟然还有人敢和内侍首领张盛竞价,那人委派了典瑞斋的小伙计来竞价,将《归安图》的价格一步一步推高。?

    那人是不知道张盛是什么人吗?还是不怕张盛是什么人?这样的想法。不仅是典瑞斋的东家所有,就连其他人也一致想道。

    猛然,那种被皇家介入的郁闷就没有了。在场不少人竟然打起了看戏的主意,想看看这个拍卖会怎么演变下去。和内侍首领争。这实在是太有看点了!而结果,也实在让他们张大了嘴巴合不上!

    那个神秘人,委托小伙计出价的神秘人,最后竟然还赢了张盛。当场将十五万两银票交割,从而得到了《归安图》。这个价格,已经让典瑞斋大赚一笔了!

    张盛对这个结果也有些措手不及,怎么会这样?竟然会有人和他竞价?他对那躲在暗处出价的人更是心生疑窦。究竟是谁在和皇上作对?

    张盛知道,不管是谁买去了《归安图》,最后那幅《归安图》一定会回到自己手上的。想到这里,他反而不急了。

    张盛拒绝了那些欲求他个好想出钱竞价的商人们。又示意典瑞斋东家让那人将《归安图》竞买了去。他倒很想看一看,有胆子和他竞价的是何路人物。

    他派出了徒子徒孙尾随那个小伙计,再仔细打听一番,便知道那暗中出价的人竟然是太子的心腹内侍夏奇!

    夏奇?太子跟前的内侍夏奇?听到徒子徒孙的汇报,张盛微微笑了起来。他和夏奇一同服侍了长泰帝几十年。夏奇是什么心思,他不会不清楚。

    试图以新主来压制自己?他或许是忘记了,这个新主,可还没有登位!不知道皇上听了,会有什么想法?事情真是太有趣了……

    “这下大水冲了龙王庙。奴才不知道那竞价的人就是夏奇。虽然典瑞斋的那些人都跟我打了招呼,或许是夏奇并没有看到奴才吧……不然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奴才有负皇上所托……”

    张盛恭敬地跪在紫宸殿内,将此事细微都告诉了长泰帝。这眼药上得,也颇有水平。典瑞斋内的人都跟他打了招呼,夏奇怎么会看不到他?当中是不是有什么意思?

    若论揣测帝心的本事,张盛认为自己超过夏奇九条街。

    果然,听了夏奇的汇报之后,长泰帝的脸色有些不豫。夏奇这是自作主张还是太子授意?太子这是什么意思?这还没登位呢,就敢和朕争?而且还是这种公开的场合?

    这样想来想去,长泰帝对太子的所为也有了一丝看法,便召来了沈华善,想问个究竟。太子欲得《归安图》的事情,太子詹事府的官员究竟知不知道?

    事情到了这里,当然瞒不住太子詹事沈华善了。沈华善一听,气急得心肺都要生烟了。

    张盛是什么人?是内侍首领,他代表着皇上!太子内侍竟然敢和内侍首领争夺,这就表示着太子敢和皇上争利!这是在当众打皇上的脸面!皇上会怎么想?太子想死,也不要拖着一众詹事府的官员去死啊!

    他火速前往东宫,找到太子说清楚厉害,让太子立刻将《归安图》送去紫宸殿,还令捆绑了夏奇,一同送去紫宸殿,让太子向长泰帝请罪,道是这《归安图》本来就打算竞来送给皇上的,不料大水冲了龙王庙云云。

    可是太子嚅嚅地说道:“可是,这《归安图》是我打算送给太子妃的聘礼,刚刚已经派人送去少府监备案了。”

    沈华善看着太子无辜又诚恳的双眼,原本生烟的心肺就像被冰水淋了一番,一下子就冷了!

    ps:

    一更!推荐萧七七的书:《丑医》 /qyqfav前世死得惨烈,这辈子“没脸”“没钱”但她懂医识药有空间逃出黑暗乞丐组织,种药行医发家致富却总牵扯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和事她只想过自己的富足小日子,为嘛会这么难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