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嫡长女 »  第两百七十三章 昆州三家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两百七十三章 昆州三家

小说:嫡长女作者:平仄客
返回目录

    昆州,只是西宁道属下的一个中州,地位却十分紧要。

    一是因为这里有最靠近西燕的边镇:文镇。历来是兵家必守之地,为此,安西都护府和西宁卫都在昆州驻扎了不少兵马;

    二是因为这里出气候独特,因而出产众多珍贵药材和茶叶,如被军中士兵成为“金不换”的止血药材三七,还有被成为西宁之宝的云雾红茶,使得大永商人如游鲫,小往大来,这昆州一带的商务极是繁荣;

    三是因为昆州地下隐藏着丰富的矿藏,尤其是各色金属矿藏之丰,甚至超过了昆州的药材和茶叶,也因此,朝廷对昆州的管理一向严格。毕竟,矿产实在太过重要了,一个弄不好,甚至会影响一方的安宁。

    昆州一带如此繁荣,因而聚集的居民也众多。这些人在昆州这里繁衍生息,世世代代拓展开去,正是因为人多,才显得昆州更加重要。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昆州三家。

    所谓昆州三家,就是世居昆州的豪门大族,分别为李、张、杨三家。

    这三家的族人子弟大多集中在昆州一带,而且占据着昆州政、商两界的主要位置,比如说昆州刺史李惠山、文镇药市行会会长李次山就是李氏的子弟,又比如昆州最大的药材商杨步勋、昆州别驾杨步云就是出自昆州杨家,而垄断昆州林业的张经纶、张经纬兄弟正是张家的嫡枝嫡子。

    这三家的势力在昆州盘根错节,又互为姻亲互为牵制,加上昆州远离京兆素来民风彪悍,这三家的子弟,虽然不能说是能在昆州横着走,却也是昆州数一数二的人。

    所谓牵一发动全身,这昆州三家动一动。昆州政、商两界就要抖一抖。

    这昆州三家之中,又以李氏最为势盛,这些年来。已经有隐隐压其余两家一头的态势。

    且不说别的因素,就说这昆州刺史李惠山。这些年就为李家的壮大出了不少力。在他的支持护航下,李家的族人无论是在昆州官场还是在昆州商域都如鱼得水风生水起,这令张、杨两家嫉恨不已,却也只能眼红暗骂。

    李氏独大,还有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李氏和西宁卫大将军彭明义有亲,而且这些年来李、彭两家联系紧密。

    这也就是说。李家牵涉到军方,关系着西宁卫十二万兵马,就算张、杨两家再怎么不甘,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家越过自身去了。

    “李老爷子七十大寿。这是李家给昆州诸家发的帖子。李家祖宅已经在忙碌了,刺史府这些天也都在谈论着这个事情。魏中希虽然折了手臂,却也是跑进跑出里外打点,狗腿子做了个十足!”

    位于昆州内城东南方向的杨家祖宅,杨步云带着讥笑的口吻这样说道。向自己的父亲杨从东汇报着昆州的最新情况,一旁还有他的叔父杨从南和堂兄杨步勋等人。

    “七十大寿嘛,古来稀,自然是要隆重一些的。不过这魏中希看来是要紧靠着李家了,就不怕他的手臂好不了?”杨步勋露出了一丝笑意。接过了杨步云手中的帖子,摊开来仔细瞧了瞧。

    他知道这个堂弟一向看不起魏中希的阿谀奉承。事实上,如果不是为了牵制李家,估计这个堂弟对昆州别驾这个从四品下的送老官根本就不感兴趣。

    “魏中希跟着李惠山前去桂州参加婚事。观察使谢同甫大人,还有西宁道副将军萧若元也去了,你当时就没有跟着去?你这个昆州别驾,见到这两个官员的机会也不多,这下倒是让魏中希抢在前头了。话说,谢、萧两人是为了吴越沈家去的,这沈家的人,听说还要来昆州游历一番。”杨步勋又说话了。

    他作为昆州最大的药材商,对于政局官场的各种消息,有时会比杨步云知道得更多,反应也更为灵敏一些。

    “跟着去有什么用?萧若元是彭明义的手下,就算我跟着去了,李惠山又哪里会给我表现的机会?何况这一次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事!”杨步云有些烦闷地说道。

    西宁道高官齐聚桂州,魏中希竟然没有通知自己,就急急忙忙去李惠山赶去了桂州,真当自己这个昆州别驾是纸糊的了!事情做得这么明显,杨步云这一刻有些难堪。

    这个位置,本来是为了牵制李家的,可是……自己这个昆州别驾,没有什么实际的用处。

    听着这两人的话语,杨从东没有说话,想到李氏在昆州日益势大,心里是着急不已,面色却是不显。

    这一次李老爷子大办七十大寿,遍请昆州的官员和大商,这是为了贺寿,何尝不是为了彰显李氏在昆州三家的中的地位呢?

    再这样下去,恐怕我们杨家和张家都没有地方站了,虽然还是并称昆州三家,但是这些年被李家死死压住,杨从东觉得族人在昆州的日子越发不好过了。

    究竟有什么办法在李家手底下争得一条出路呢?想当年,杨家是远远胜过李家的,可是如今……

    杨从南的想法和兄长杨从东差不多,作为家族的中流砥柱,这些人对家族即将面临的局面和将来的走向有着非比寻常的敏锐。这种敏锐,乃是多年的参与族务和多年的历练所得。

    说不上什么原因,杨从南就觉得,现在正是面临族策选择的时候。

    杨从东觉得,或许现在杨家走到了一个岔路口,是继续让李氏一家独大,还是维持三家鼎立的局面,还是想办法壮大族中的势力?

    身为杨家人,杨从南自然希望家族日益壮大,但是当下昆州这样的局面,杨家怎么可能会有机会呢?

    李家把持着昆州的官场,控制着昆州各地的药市、茶市行会,身后又有西宁卫大将军的支持,可以想见的是,李家必定会侵吞、蚕食自家的势力和地盘。杨家未来堪忧!

    杨从东和杨从南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忧虑和无奈。有心而无力,现在昆州的局面由不得他们有过多的想法和做法。只能见步行步了,只能等待契机了。或许到时会柳暗花明。

    虽然抱着这样的希望,但是杨从东两人根本就没有真的想着这样的希望会有。

    除非真的是有契机啊,想想李氏子弟,想想彭明义,这怎么可能会有呢?

    一时间,杨家族人都不由自主地沉默。出路在哪里?契机在哪里?这些,都看不见啊。

    与此同时。位于内城西北方向的张家族人,张经纶父子也在说着话,他们正在讨论的,也是李老爷子七十大寿的事情。

    仔细说来。在昆州三家之中,张家的势力是最弱的,原因很简单,这些年来张家的子嗣不兴!

    比起李家和杨家来说,张家人丁太单薄了。没有人就没有扩张的资本,能守住固有的势力就不错了,遑论开拓?是以张家最近的两任族长,持的都是保守稳妥的族策,进取之心那基本是没有了。

    想着的。都是怎样保持最后的荣光,也就是还能并称昆州三家的荣耀。

    “李老爷子七十大寿,我们要好好准备这个寿礼才是。这次老爷子的寿宴之后,我打算为元圭求娶李氏女。互为姻亲,情面上就会好说话了。”张经纶的父亲张潜民这样说道。

    他说的元圭,正是张经纶的嫡子,到了成亲之年了,那么,也该是时候和李家联姻了。

    “知道了,父亲。这个事情我会办好的。定不会在李氏面前失礼。元圭的亲事,父亲看着办就可以,那孩子也不会有意见的。”张经纶恭敬地说道,赞同张潜民的打算。

    与其余两家联姻,这对张家来说,就是进取之道了。情势比人弱,现在只能是如此了。

    “听说早前在文镇,我们张氏分支有个药贩曾顶撞过李次山?还抬出了昆州张氏的名号?这是怎么一回事?这是纸糊了心还是脑塞了草?若是惹得李家不喜,那就麻烦了。看来还得派人往李次山那里送点礼才行。”张潜民想到了早前听到的消息,语气有些不豫。

    现在自家和李家打好交道还来不及,怎么可以顶撞呢?

    这个事情,张经纶刚好是知道的,便将事情的始末都对父亲说了一遍,末了还说道:“那个只是分支族人,昧着心赚了些黑钱,这倒不是大事。况且这事,为李次山博得了声名,现在药市谁不说李家公正公道?也是为李家添花了。依孩儿看,这事就揭过去了。”

    对于儿子的判断,张潜民还是信服的,既然他这么说了,那么这事也就到此为止。

    怪不得张潜民这么紧张自家和李家的关系,作为三家之中最弱小的一家,张家要尽一切努力保持和另外两家的友好关系,不然,日子就更难捱了。

    从上一任张氏族长开始,张家就积极主张和李家、杨家联姻,借由姻亲,在昆州之地铺开一张人情网络,也就是倚仗其余两家的意思。

    到了张潜民这一代,这样的联姻保守的族策执行得更彻底,所以这个分支的小风波,才会令张潜民如此在意。

    左支右绌的族长,甚是艰难啊,偏偏底下的族人仍无所悟,这才是令张潜民窝火的事情。

    正被李、张两家忌惮讨论的李家,此刻是一片和乐融融。

    李氏的族长李老爷子李公绪,也就是昆州刺史李惠山的父亲,正笑呵呵地听着儿、侄、孙辈关于他寿宴的种种安排,时不时地点点头,对这一切都感到很满意。

    自己寿长体健,而且家族兴旺,族中人才济济,在昆州一带提起李氏,谁不会礼让三分?就算是在整个西宁道,也没有多少家族敢轻慢李氏,这对于身为族长的李公绪来说,就是最得意的事情了。

    “其实按照我的意思,倒也不用过于铺张,免得授人话柄,道是我们李家如何势盛,反而有损我们李家的声誉,倒不美了。”李公绪虽然已经年已七十,但是眼里时有精光。

    此刻听着儿孙的安排,他是很满意,但满意之余,他也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忧虑。势不可用尽,福不可享完,他担心这次寿宴办得太隆重了。

    “父亲请放心,这个度,我们这些晚辈自然会把握的。父亲只管养足精神,等着寿宴那天众人给您老人家祝寿就可以了。”李惠山笑着安慰道,和李次山等族中兄弟一起保证寿宴绝对会隆重又不夸张了的云云,

    一时间,李氏祖宅笑声不断。

    ps:

    一更!推荐糖水菠萝的书《浮世谣》 /iq7znj誓要入世随俗的田初九拜别师父下山,以贩卖巫术为生。一路捉小三,打恶鬼,收狐妖,泡美男。田初九:“拍卖咯!貌端体健,品种优良的男妖一只,扫的了厅堂,洗的了茅厕,钓的了富婆,暖的了被窝,没事拴着养眼,有难拿他挡刀!”杨修夷:“都说男女有别,人鬼殊途,偏你不男不女,又像人又像鬼,毫不矛盾。”原清拾:“哦,水桶掉井里了?没事,我们还有她的腰呢。”花戏雪:“你是我见过最迷人的水鬼,看那皎洁无瑕的月亮,我对你的爱比她还纯净……呕!不干了!野猴子!出来别躲了!老子说不下去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