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嫡长女 »  第两百七十六章 来者是谁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两百七十六章 来者是谁

小说:嫡长女作者:平仄客
返回目录

    寿宴已经进行过半了,端坐在宴会大厅中的李老爷子断断续续接受着宾客们的祝酒和恭贺,酒意已酣了。

    此刻他脸色红润,笑意盈盈地看着满室的宾客。在酒精的刺激下,他的笑容不由自主地带了一丝得意和自矜,这种得意和自矜,是一个家族繁茂又势力鼎盛的族长所特有的骄傲。

    难怪他会如此笑,身体康健古稀之寿,昆州三家之首,是有骄傲的资本的。

    在李家子孙为李老爷子跪拜祝寿的过程中,沈得善注意到了几个人,同时,他在暗暗地评估这几个人。

    这几个人之中,首要的就是李老爷子的嫡长子李惠山。李惠山是昆州的刺史,官至正四品下,从相貌上来看,长得威正周严,言行举止都有一州主官的威势,应该是李家子侄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如无意外,他就是李老爷子属意的下代族长了。这个人的位置,倒是和敬儿差不多。”沈得善在心里想道,眼光从李惠山身上移开,看向另外几个李家子侄。

    站在李惠山右侧的中年人名唤李次山,这个就是文镇药市行会的会长了,看不出商人的市侩之气,反而儒雅十足。

    沈得善曾听沈则远描述过李次山,在那次药市纷争中,李次山表现出来的公正无私和大义凛然,令沈则远印象深刻。

    “可是其人是否真的是表现出来的那样呢?须知人无完人,显赫一族的子弟会有这样崇高的德行吗?这可不好说啊。”当时听了沈则远的话语,沈得善是这样说的。

    他对人性的猜度和评价,不会只停留在表面。如今这亲眼见到了沈则远口中公正无私的李次山,沈得善仍旧是这样想的,这人,还要细看啊。

    李次山的身后。是和他同辈的李绵山,从他的话语中可以得知,他是为李家打理着部分生意的。

    李绵山比李次山的年纪还要大一些。祝寿却要排在李次山之后,这倒令人有些奇怪。他在给李老爷子祝完寿后。李老爷子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神色也并没有多少赞赏。

    相比起对李惠山、李次山明显的看重,李老爷子对李次山是很一般的,也可见李次山在李老爷子心目中并没有多少分量。

    只见李绵山神色恭谨地退在一旁,似是对李老爷子的态度并不以为意,其他的李家子侄也都神色如常。

    或许这样的情况在李家众人看来是十分正常的。轻重偏颇,视乎能力和作用而言。这样的情况在每一个家族都是少不了的。

    接下来,沈得善还是饶有兴致地继续观察李家的子孙,也时不时和周围的宾客敬几杯酒,感受着这宴会中的热闹。

    猛地。宴会大厅的入口处传来一阵骚动,隐约听得有人在高声说道:“恭迎公子……”。

    随着话音传来的,还有步履匆匆的李家仆人,快速地走到李惠山的身边,似乎在汇报着什么。李惠山则是脸色有些谨慎。

    那骚动和声响,是越来越近了。

    这架势,看着倒像是哪个紧要贵人到来了,而且还是个令李家有些忌惮的贵人,这就奇怪了。寿宴已经过半了。若是有心来祝寿的,早就应该安坐席中了,到底来的人会是谁呢?

    沈得善也感到十分好奇,他和众宾客一样,望向了大厅之外,想看一看进来的会是谁。

    “哈哈,瑾儿来迟了!外祖父七十大寿,这么重要的日子,我怎么能迟到呢?真是该打!真是该打!”尚未见到有人进来,就听得有人这样高声说道,只是那语气听起来跳脱得很,倒像是寻常嬉笑一样,听不出有多少“真是该打”的诚意来。

    “原来是那个祖宗……”这话音刚落下,沈得善就听得旁边的宾客这样小声咕哝道,看来这宾客从声音已经听出来者是谁了。

    那个祖宗?哪个祖宗?听了这句话,沈得善对来人更好奇了,那人是谁呢?称呼李老爷子为外祖父,难道是他的外孙?为什么会是祖宗?沈得善再环视了一下,发现不少宾客脸上都露出了了然的神色,可见他们也是知道来人是谁的。

    随着那个人的话音落下,沈得善又听得不少人在说道:“见过公子……”“给公子请安……”这样的话语。很快,沈得善就见到这些人口中的“公子”“祖宗”是谁了。

    众星拱月般走进大厅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他身形粗壮,面容倒很俊俏,穿的是锦缎华衣,手里摇着一把扇子,一晃一脑的样子,偏偏脸上还带着轻浮的笑容,衬着他刚刚说话的内容,这情景,怎么看着就怎么怪异。

    更贴切的形容是:这个年轻身上明晃晃地写着四个大字个字:“我是纨绔”,看着就是不正经!

    这是谁家的公子呢?或者这是谁家的纨绔子弟?——看着那年轻人的表现,再看看周围宾客畏惧无奈的样子,显然他们都是知道这个年轻人的。

    沈得善在暗暗猜测。

    “瑾儿来迟了!请外祖父恕罪!是外孙儿的不是,竟然没有及时听到母亲的提点,所以才来迟了!外孙儿还不知道府中原来送来了红珊瑚,还特地去东海给外祖父找到了一个特别寿礼,正好寓意了外祖父长寿康健!请外祖父一定要笑纳啊!”

    进入了大厅,那个年轻人径直来到李老爷子跟前,弯腰行了个礼,这样笑嘻嘻地说道。

    “公子有礼了!老夫心领了,这寿礼,倒让公子费心了!”面对着那个年轻人的笑嘻嘻的样子,李老爷子面色如常,只是话语客气得很,一点都不像是外祖父的样子。

    一个称呼为“外祖父”,另一个回应为“公子”,这称谓,怎么会如此怪异?待沈得善听清楚“府中送来红珊瑚”这样的语句,他就知道眼前这个纨绔年轻人是谁了。

    寿礼之中。送来红珊瑚的,就只有西宁卫大将军府了!西宁卫大将军府……沈得善检点着如流处的汇报,眼神倏地一亮。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西宁卫大将军彭明义的儿子彭瑾?

    “就是那个妾生子……大将军的老来子……”沈得善听得身后又有人这样小声地嘀咕道。

    “……嘘,这话可不能在这里说……”似乎有人在提醒刚刚说话的人。而后,这种嘀嘀咕咕的声音便没有了。

    至此,这个年轻人就是彭明义的唯一儿子彭瑾了。如流处对彭瑾的调查可以概括为四个字:吃喝玩乐!

    这彭瑾二十余岁了,却整日不务正业,只知道仗着大将军府的名义整天吃喝玩乐。喝花酒、逛青楼就是他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因而有关他的消息,说的都是他如何吃喝玩乐的事情。说他曾为某个青楼的头牌豪掷万金这样的逸事。旁的,倒没有多少描述。

    从刚才的表现来看,这彭瑾和如流处的调查是相符了。

    “外祖父可别怪瑾儿来迟了!这个寿礼可是瑾儿找了好久才找到的!这刚刚才运到门外,我已经叫随从将它抬进来了!希望外祖父就像它一样长寿!这是瑾儿的一片心意!”似乎并不在意李老爷子的客气。那彭瑾仍然这样笑嘻嘻地说道。

    “如此……那就多谢公子了。”李老爷子这样说道。他脸上带着笑意,心里却叫苦不迭:这个人一向和自家不怎么亲近,怎么现在这么有礼了?恐防有诈。

    可是现在宾客都在场,也不能拒绝大将军公子的寿礼啊,希望他别闹出什么事情来才好。

    和李老爷子心里想法差不多的还有李惠山、李次山等李家人。他们脸上的笑意也凝结了几下,神色显得无奈,却不能说些什么,只好等着彭瑾的寿礼送上来。

    没有让众人等太久,彭瑾的寿礼很快就被送进来了。那寿礼是由两个随从抬着进来的。上面铺着红绸子,看不见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那寿礼体型甚大,好像还在隐隐作动。

    “放下吧!且让我来揭开这红绸。这是我专门为外祖父准备寿礼,外祖父必定会喜欢的。这可是宝贝啊,呵呵……”彭瑾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吩咐两个随从把寿礼放在李老爷子跟前,他自己就准备伸手去揭开那红绸布了。

    众宾客都伸长了脖子,想看一看,专门从东海找来的贺礼会是什么宝贝,这寿礼,到底是什么呢?大将军府已经送来了价值连城的九尺红珊瑚,这大将军府的公子,从东海找来的会是什么宝物?

    “呋”的一声,彭瑾揭开了盖着寿礼的红绸子,一直隐藏着的东海宝贝终于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这是什么?当众宾客看清楚那东海宝贝的时候,眼睛都瞪大了,神色愕然,眼神是不可置信。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所谓的专门从东海找来的贺礼会是这样一个东西!这是寿礼吗?还是专门来捣乱的?!

    “你……!”李老爷子看清那寿礼之后,脸色青绿,忍不住站了起来,气得不能自持,话也说不出来。

    大厅中的李家子孙脸色也十分难看,他们脸色清白交错,却是敢怒不敢言。一时间,宴会大厅无比寂静。

    这寿礼,真是太让人意外了!

    ps:

    一更!推荐好友纸落云烟的《萌神系统》,书号:3142002,简介: “帅哥,我看你印堂发黑,必有血光之灾啊!只要信仰伊莎女神,保你日后平安,怎么样?要不要考虑加入我日月神教?”路人甲帅哥:“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可以把刀拿开一点吗?”……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被迫成为神的少女,为了生存,在异世界坑蒙拐骗的故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