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嫡长女 »  第三百五十三章 新君难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百五十三章 新君难测

小说:嫡长女作者:平仄客
返回目录

    (感谢各位亲的支持~~感谢妖孽火狐的粉红票、天秤派对的评价票、小金的催更票,哈哈,照单全收!)

    紫宸殿哭声传出没多久,沈华善、左良哲、卞之和、卫复礼等大臣,就已经急赶到紫宸殿了,他们伏跪在紫宸殿上,哀哭着山陵崩。

    众官在悲伤的时候,京兆朝堂还是按照原有的秩序在运行,围绕着长泰大行这个事情,各省各部各监的官员都动了起来。

    在皇上驾崩之日,大行皇帝丧礼仪注就审定了,葬丧礼仪就由礼部官员,根据这仪注施行。小殓之后,朝堂就准备发丧了。

    于是这一日,京兆的寺观各击钟三万杵,这钟声,响遍了京兆京郊。随即,京兆百姓跪地痛哭叩首。这钟声丧闻,也从京兆发出去,传及大永各道各州各县,使天下咸悲。

    这几年来,皇家先后有太后崩、太子和长公主薨之事,这一套丧葬礼仪程序,礼部已经做得很熟了。如今,只是将规格按照最高的标准来做,是魏晋度和郭启用等礼部官员,将此事打点得妥妥当当。

    金吾卫大将军魏延庆在斩杀了几个闹事的兵将之后,金吾左右卫就安静下来了。早前说过,京兆之中,没有别的皇子和太子相争,奉遗诏灵前启诏一事,就少了很多惊险和变数。

    不然,如今沈华善和左良哲两人,头都要大。纵如此,作为监国大臣,哦,现在应该叫顾命大臣了,他们也不敢马虎。

    大殓之后,中书省就联同门下、尚书、太常、宗正等部寺,奉请太子择日登基了。

    中书令韦景曜手捧长泰帝遗诏,在长泰帝梓宫面前,启诏宣告:“太子深肖朕躬,监国期间。军政稳行,必能克承大统,著继朕登基,继皇帝位,择日登基……”

    文武百官身着素服,跪在长泰帝梓官面前,默悼他们的旧主,恭迎他们的新君。沈华善和百官一样,肃穆哀伤地跪在长泰帝面前,膝盖跪地。二月初的京兆。地底尤寒。他觉得有些受不了。

    随即,沈华善抬起头,看着身穿孝服的少年天子,看着他步履稳健地从韦景曜手中接过遗诏。有些感慨。从默默无闻的十二皇子,到东宫太子,到如今即将登位的少年天子,眼前这个年轻人,只用了五年不到的时间。

    这五年,既是这个少年天子步步向前的五年,也是沈家步步得势的五年。长泰帝三十八年,沈华善定下倾全力辅助十二皇子夺嫡之族策,到如今。还不到五年的时间。

    过去这五年,不管是为了什么样的原因,还是中间有什么样的龃龉,沈家和眼前这个年轻人,牢牢绑在了一起。相辅相成。如今,这个年轻人终于走到了天下至尊的位置,只待长泰帝上完尊谥、梓官发引,这个年轻人就可以高坐宣政殿上了。

    这一刻,沈华善百感交集。有欣慰,有欣喜,更有的,是未知和茫然。太子坐上了那个位置,就是到达了顶峰。到了顶峰之后,会怎么样?沈华善不知道。

    过去五年,沈家和太子牢牢绑在一起,如今,大事已定。沈家和太子的关系,会随着太子登基,而发生改变吗?

    太子登基,按照长泰帝所想。沈家这块磨刀石的最重要功用,已经完成了。做完了该做的事情,自然应该功成身退了。

    那么,太子是不是也这么想?太子之心,是如何想的?此刻,皇上梓官未发,太子即位诏书尚未颁布,沈华善还是习惯称之为太子。

    功成身退,沈家该怎么退?能怎么退?天下定忠臣终,这样的警句,他从史书里看得太多了,多到令沈华善不知如何自处,是以无知和茫然。

    他跪着地上,仿佛觉得地上的严寒,透过膝盖,渐渐爬到心胸之上。

    不管沈华善心里有什么想法,长泰帝大行、太子灵前即位,每一个程序、每一个步骤,仍在严谨又快速地一步步推进。

    按照仪注,太子在接过长泰帝遗诏之后,就可以着手处理给长泰帝上尊谥之事了。正是这上尊谥号一事,让沈华善意识到,太子,已经和五年前不一样了。

    为皇家、重臣上谥号,向来不是小事,尤其是为大行皇帝上尊谥,更是国之大事。帝王尊谥,是追叙其为政为君的过往,也是评判其为政为君的功绩,所以是至大之事。

    尊谥与德行相配,这是上谥号的基本准则。历朝历代以来,谥号上过千百,其中或有溢美,或有损恶,但总体来说,还是相合的多。

    到了长泰这一朝,很多事情似乎就在不知不觉间改变了。先前慈懿太后崩之时,门下给事中吕务厚就曾因谥号一事,封驳过长泰帝的谥号诏书,理由就是其号与其行不相配。

    后来的结果,这些朝堂官员都是清楚的,吕务厚被廷杖至死,虽然主要不是因为谥号诏书,但必定有这个因素。吕务厚血淋淋的教训如在眼前,这一次,魏晋度是感觉如临深渊,生怕事情做不好。

    在接到中书省的上尊议文之后,他就召集了礼部诸官,几乎是没日没夜地翻看《谥号》《谥法解》这样的典籍,就是为了给长泰帝定一个恰当又合太子心意的谥号。

    在礼部诸官拟出谥号之后,魏晋度想了想,竟然偷偷带着这些谥号前来沈家了,就是为了请沈华善定个主意。他对太子的性情心意都摸不准,也不知道这谥号呈上去的时候,会不会出问题。

    在此先帝大行、新君即位的时候,魏晋度可不想无端端就做了炮灰,他身后还有家族子弟的。

    见到魏晋度这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沈华善觉得好笑,随即也慎重起来。

    魏晋度的考虑不是没有道理的。有过慈懿太后的恶劣先例在前,沈华善也不知道太子心里,会怎么想;这上尊谥,还是太子着手的第一件事,怎么慎重都不为过。

    沈华善拿过魏晋度拟定的谥号一看,上面“贞”“孝”“平”这三字,都是符合长泰帝生平,甚至是赞誉有甚的美谥。

    “这几个字。倒是用得。只是恐难合太子心意。”见到这几个字,沈华善这样说道。这几个字,想必太子不会满意。

    “那沈大人有何高见?”魏晋度摸了摸额头,二月的天,他却感觉有冷汗,都是被这谥号给逼的!

    “不若加个‘桓’字,辟土服远曰桓,克敬动民曰桓,皇上曾亲征文镇,现在西燕、突厥诸部不敢有侵。这个字。当用得。”

    “此字大善!当用得。当用得!”听了沈华善这么说,魏晋度的冷汗似乎少了些,他对这个字也甚为满意。永桓帝,这个谥号。听起来也很好。想到这里,魏晋度对沈华善做了个揖,感谢他的提点。

    却没有想到,当这几个谥号呈上去的时候,还是出了问题:正如长泰帝当年一样,太子对这几个字都极不满意!

    “魏大人,你且说一说,这几个字何意?”太子看了一眼魏晋度呈上来的谥号,然后这样说道。脸上看不出意思。

    太子的表情莫测,魏晋度一时也猜不准,这几个谥号是否符合他心意,便斟酌着将拟谥的理由说了出来,其中还重点说了考虑到大行皇帝曾亲征文镇。故拟“桓“字云云。

    “是了,还曾有亲征文镇一事,本太子差点忘了。魏大人,本太子听闻礼部诸官熟读《谥法解》,如今看来,功夫还是不到家……”太子说道,脸上还是看不出什么。

    但是这一次,魏晋度却是知道了,太子对这几个谥号都不满意,这是在敲打暗责礼部的官员了!

    “臣惶恐……臣惶恐。请太子示下……”魏晋度只得这样说道,额头又觉得有冷汗了。太子对这几个谥号都不满意,一时之间,魏晋度也猜不透太子不满意在哪里,最好的办法,乃是请太子表明意思了。

    “既然父皇曾亲征文镇,那么就定‘烈’吧。”太子也见到了魏晋度额头的冷汗,他勾了勾嘴角,这样说道。

    “……臣谨遵太子心意。”魏晋度略顿了顿,然后这样回答道,心里却有丝苦笑。果然,大行皇帝和太子,性格最为相似,连对这谥号处理一事上,看法也是一致。看来,礼部的溢美,还是不够啊。

    有功安民曰烈,秉德遵业曰烈,大行皇帝虽然在位四十三年,但是德行,还真的达不到这两点,是以魏晋度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用这个字。

    魏晋度微微低头,没有看向太子。他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嘴边的话语就说不出来了,他想到了被廷杖至死的吕务厚,想到了被撤掉的给事中,还想到了过世的门下侍中申科,心里就有些寥落。

    太子选定了长泰帝的尊谥为“烈”,沈华善当然就知道了。他的想法,和魏晋度一样,认为溢美太过了。谥号是载入史书的,影响甚为深远,若是谥号可以胡乱定之,那还要尊谥何用?这样一来,尊谥本身,就少了公正评价的意义。

    “殿下,尊谥一事,微臣以为,慎重为上,这谥似乎不妥……”沈华善在见太子的时候,找了个空闲,这样斟酌着说道。

    “不妥……怎么,沈大人以为本太子表孝之举不妥,还是认为父皇没有亲征文镇那样的功绩?此谥号,本太子意已决,中书省只须出谥册文即可。”没等沈华善的话语说完,太子就这样说道,语气和态度都强横。

    ……沈华善看着语气坚决的太子,不由得怔怔,意已决,意已决,这是太子心中早就决定好的事情,所以没有必要再说;所以顾命大臣之见,可以忽略不计。

    沈华善意识到,眼前的太子,和五年前,真的是不一样了。

    在接过遗诏的那一刻,他就是这个王朝的新主人了,他的身份已经确立,不是太子而是继任皇帝!他不再是十二皇子所那个默默无闻的十二皇子,不再是东宫那个戴错九旒冠的初立太子了,也不再是战战兢兢倚靠着朝臣的监国太子。

    他如今,是即将登位的少年天子,坐在天下至尊的位置之上,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他之心意,是为帝心。

    帝心,难测。

    这一点小分歧,让沈华善心有惴惴,可是事情还没有完。太子即位之后,颁发的第一个旨意,再一次让沈华善觉得:太子,已经是天下第一人了。

    ps:

    三更!我好勤奋我好勤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