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嫡长女 »  第三百八十六章 静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百八十六章 静养

小说:嫡长女作者:平仄客
返回目录

    沈华善离朝静养,在朝臣中引起轩然大波。

    他们没有想到,一直深沐皇恩的沈华善,竟然会因为献俘礼一事,会被景兴帝迁怒。虽然表面上说是静养,皇上也派出了尚药局的太医前去沈家,但是朝官们都知道,沈华善这是因言获罪了。

    讽刺的是,沈华善是因为献俘礼离朝静养的,但是献俘礼还是如常举行了。六月初一,含元殿前,鲜血染红白布,将近两千具尸体倒地曝晒。朝官们看着这个情景,却没有一人敢说什么。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上有所恶,下必……止焉。

    沈华善还是先帝留下的顾命大臣,都因为出言阻止而被静养了,他们这些朝臣,怎么敢再多说一句话?不管他们觉得献俘礼应当还是不应当,含元殿前的仪式,都在一丝不苟地进行。

    楼盛怀和古文澜这些年轻的集贤殿官员,看着这个画面,脸上有显而易见的惊愕和震动,心中和当年沈华善一样,有无尽的哀怖。

    有一些认同,虽然中间隔了几十年,却还是一致的。这种认同,不断地累积发酵,促使着他们做出最恰当的选择。

    这一切,景兴帝无所知,他只是端坐在含元殿前,觉得心中无比亢奋。

    这个献俘礼,是大永朝堂的大事,但是不少朝中重臣没有参加这个仪式。

    韦景曜和萧厚仁就不用说了,他们上一次出现在朝堂,还是景兴帝宣布第一道旨意的时候,沈华善离朝静养,令他们觉得无比意外,可是细想一想,又觉得是情理之中。

    当年长泰帝杖杀吕务厚,尚有俞谨之从溪山来,如今俞谨之都逝去三年了,似乎。京兆就只有沈华善了。

    他们已垂垂老矣,虽有心为沈华善求情,却无力回天,只能看着沈华善离开朝堂,只能远离这献俘礼。

    而司天监君复乐,则在司天台的顶层待了一朝早。白日无星象可观,也不知道他在上面晒太阳,是为了什么。

    只是司天丞沈余乐发现,司天监大人自从这一朝早之后,就沉默了。春喜秋冬中五官正。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听到过君复乐的话语。

    户部尚书江成海更绝,因为五月酷暑,河内道河南一带,不断有干旱灾情汇报上来。他便去了河内道巡视灾情,直接错开了献俘礼的时间。虽不能阻止事情的发生,无奈远离,也是一种态度和抗议。

    献俘礼之后,就是京兆人家一年一度的外出避暑。似乎随着这些人家远离京兆,就连朝堂都平静许多了,每日平平稳稳,也无甚大事发生。

    所有朝臣,似乎都如常继续着自己的朝官生涯。和以往几年或者几十年一样,并没有因为沈华善的离开,而有什么不同。

    只除了中书侍郎楼乐封。在沈华善静养之后,他就接过了沈华善原本负责的事情,一人主理中书省的各项事务。中书省事多责重。每日里,楼乐封都觉得似乎有人在背后用鞭子驱赶他一样,一刻都不敢放松。

    短短半个月,他就瘦了一大圈,原本就貌寝的他,看着更加让人生畏了。这一日,楼乐封在紫宸殿汇报完政事之后,却没有立即告退,反而跪在了景兴帝面前。

    “皇上,臣有一事启奏,请皇上恕罪。”楼乐封语词拘谨,像是有什么为难事要禀报一样。

    “卿有何事?”景兴帝看着跪着的楼乐封,感到有些奇怪。这段时日以来,楼乐封在他面前出现的机会不少,他对楼乐封的印象就是:这个官员,除了政事之外,话都蹦不出一句的。

    现在他跪在这里,所为何事?

    “臣惶恐……中书省内,事务繁杂,臣力有不逮,每有惴惴不安之感,恐延误军国重务。若是沈大人身体复康,臣恳请皇上开恩,允许沈大人重返中书省,掌管中书省及集贤殿事务,请皇上开恩……”

    楼乐封跪在紫宸殿里,硬着头皮将话语说了出来。皇上迁怒沈华善,静养只是借口,他不是不知道。可是,中书省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中书令韦景曜又是几个月都不出现的,底下的官员太年轻资历不够,再这样下去,他觉得自己可以直接因病乞骸骨了。

    况且,半个月过去了,皇上再是震怒,气也该消了不少吧?

    听了楼乐封的话语,景兴帝面色不显,沉默了半响才道:“此事,朕自有决断,你且退下吧。”

    没有震怒,没有立即驳回奏言,这对于楼乐封来说,已经是个好事了。听得景兴帝这么说,楼乐封便再无其余话说了,只叩头:“谢主隆恩。”,然后退出了紫宸殿。

    楼乐封退下之后,景兴帝也没有了看折子的心情,他想到了在家中静养的沈华善。这段时间,尚药局的太医,也定时定候向景兴帝汇报着沈华善的情况,道是沈华善微有小恙,用温补的药方将养着,什么时候能大好,尚不确定。

    换句话来说,沈华善的病,什么时候能好,看的,是景兴帝的意思。

    景兴帝的意思是什么,就连他自己也不是十分清楚。沈华善在宣政殿那一番指责,令景兴帝震怒异常,当即勒令他离朝静养,在那个时刻,景兴帝对沈华善是极为厌弃的;可是在献俘礼之后,景兴帝又时不时会想起沈华善了,对他的恶感,也少了几分。

    在大永众多官员之中,沈华善陪伴景兴帝的时间最久,也最多。从太子詹事到监国朝臣,再到如今的顾命大臣,景兴帝所经历的每一个阶段,沈华善都有参与,所谓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一点,景兴帝也记得。

    尽管他迁怒沈华善,却只是令他静养,并没有波及到他的子孙。沈则敬依然任昆州刺史一职,沈则高在领了赏赐后也返回了岭南道,沈余宪仍然在殿中省当差,沈余乐也依然在司天台任职。

    不管是看在寿宁宫中容太后的份上,还是顾念沈华善的从龙之功,景兴帝对沈华善。还是留了情面的,没有将事情做绝。

    景兴帝让沈华善静养,是让他静思己过,是为了敲打震慑,还保留着他的职位。如今楼乐封因为中书省的事务,向景兴帝请求,让沈华善重回中书省理事。这也让景兴帝开始思考,接下来该如何对待沈华善。

    是让他一直静养下去,还是让他重回中书省?

    “唐密,沈家的情况……如何?”良久。景兴帝忽而这样问道。

    “侍郎大人一直在静养。沈家似乎在闭门谢客。只除了尚药局的官员去沈家,朝中大臣,都不曾上沈家拜访。”唐密低垂着头,恭敬地回道。

    这也是实情。沈家的确门庭冷落。只不过,在沈华善静养之前,沈家门庭,也不怎么热闹的,从沈华善到沈余宪,作风都极为低调。

    “门庭冷落……其余朝臣情况如何?”听了唐密的话语,景兴帝的语气并没有起伏,问起了朝中的情况。

    唐密是内侍首领,就如早前的张盛一样。他的消息极为灵通,对于朝中大臣的情况,他知道得很清楚,也是景兴帝的耳目。

    “六月京兆人家外出避暑。朝臣没有异动……只是今日中书省卞大人纳妾,不少朝臣的都送了贺礼过去……”唐密汇报着京兆各官员的情况。略略说了今日的事情。近来朝中的确无大事,卞大人纳小妾,也算是事情之一吧?

    中书省的卞大人,是卞之和的嫡长孙卞乎义,这一点,不用唐密提醒,景兴帝也知道。那个小妾,也有这么多朝官送礼,卞乎义在朝臣的人缘,可真是不错。或者,是卞之和在朝中的人缘真是不错?

    景兴帝的眉头皱了皱。

    唐密依然低垂着头,恭恭敬敬地站着。

    随即,景兴帝去了寿宁宫请安。自从长泰帝驾崩之后,景兴帝顾念着容太后的心情,去寿宁宫请安的次数,是很多的。

    容太后深居寿宁宫,一向不理会政事,但是沈华善离朝静养这样的大事,她还是知道的。沈华善在宣政殿说了什么话语,容太后当然也知道。

    唐密,当年是从钟粹宫出去的,一直是容太后得信得用的人,若是容太后问了前廷的情况,唐密还是会如实说的。

    沈华善那一番话语,容太后知道了之后,也极为震怒,因而并没有为沈华善求情,她也想着,也时候敲打沈家一番了。

    半个月过去了,容太后的震怒早就消了,她开始担心,若是景兴帝没有沈华善在一旁辅助,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在沈华善离朝之后,长泰帝留下的顾命大臣之中,就是左良哲和卞之和最得景兴帝看重。

    左良哲是外戚之家,卞之和是慕妃的兄长,容太后想来想去,都不放心。

    这一次景兴帝来请安的时候,容太后就说话了:“沈华善静养,半月有多了。哀家虽然深居后宫,却也知道,楼乐封尚不能担下中书省重责。哀家跟在先帝身边时日不短,每每听得先帝云:御下之道,在于恩威并施,又听得先帝云:朝中势力,乃在平衡二字。沈华善有失,处罚过了,也应该是时候想着下一步了。”

    容太后并不太懂朝堂的势力,但是她知道,任何一方独大了,都不行。她这番话语,主要,也不是为了沈华善求情,而是为了景兴帝着想。

    “母后,孩儿晓得了。此事,孩儿自有决断。”听了容太后的话语,景兴帝是这么说的,这说话,和应对楼乐封一样。

    在家静养的沈华善,对于紫宸殿和寿宁宫中的情况,多少也知道一点,却并不太在意。他如今,正沉浸在难得的喜悦当中。

    ps:

    一更!我有罪,从昨晚开始,就在追看大婶的boss,停不下来,请大家原谅~~~~乃们都不冒泡催我更新的,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心情太差了,木有动力呀~~55555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