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嫡长女 »  第四百四十五章 不祥开局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百四十五章 不祥开局

小说:嫡长女作者:平仄客
返回目录

    当京兆官员还忙着适应他们的新官职时,司天台却是一片悲声。

    原司天监君复乐溘然长逝,终寿八十有五。他无儿无女,丧闻还是从司天台那里发出来的。

    消息传到紫宸殿的时候,景兴帝愣住了,脸色不豫。君复乐有病的消息,他是知道的,司天监换了人,他也记得。先前,新任司天监许凤章还来拜见过他。

    只是他没有想到,怎么君复乐刚刚退下来,就传来死讯了。这刚刚改元没多久,作为能预兆祸福的原司天监就过世了,这总不是好预兆。

    不定朝臣和百姓被会怎么想!

    当真是晦气!怎么改元调官之后,朝中第一件大事,竟然是丧闻呢?景兴帝心里这样想着,脸色阴沉。

    可是,他还是下令,让祠部司的官员协助司天台主理君复乐丧事,又授其金紫光禄大夫的荣号,给足了君复乐身后哀荣。

    除了景兴帝之外,京兆官员听到丧闻的时候,也都一愣:司天监君复乐怎么突然间就过世了?

    司天台设在皇宫内城,除了工部有大洪灾大旱灾这样的事情,会和司天台打交道之外,京兆其余官衙,基本就和司天台没什么往来,当然,每年收到的历法书,不算在其中。

    司天台对于京兆官员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存在,司天监君复乐更是神出鬼没,朝官只知道他能通鬼神知祸福,不想如今却接到了他过世的丧闻。

    真是让人意外。在改元之时过世,这听起来,始终觉得有些怪异。

    朝官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不敢说什么。前去君家吊唁的时候,金也备得很足,虽然他们没有和君复乐有交情,可是中书令沈华善与君复乐情谊非同一般啊。

    君复乐的丧事,还见得着沈华善的孙子在忙出忙进。沈华善,则是一脸三日,都前去君家拈香行礼。

    如果这还不足以说明风向的话,那么整个中书省官员都前去君家吊唁。这就已经为京兆官员指明路向了。

    连中书令大人都如此,你们这些朝官还不速速去君家表诚意?这些朝官当然都是很有眼色的。一时间,秀山下面那个简朴的府邸,变得无比热闹。

    随即,朝官们就很庆幸自己跟风而动了。因为这个时候,紫宸殿中的景兴帝,也传来了旨意,下令厚葬君复乐,还授予他那样的哀荣!

    看来,最察知帝心的。还是中书令大人,以后朝中的风向,还是跟紧点中书令大人为好。——这或许是君复乐丧闻带给朝官们的最大启发了。

    君复乐的丧闻传到有余居的身后,沈宁不由得一阵难过。她没有见过君复乐这个人,可是这个名字听得很多。

    前一世。沈宁对君复乐这个名字,没有多大记忆,唯一的印象是自钦安殿大火之后,君复乐当众对沈余乐的责骂。

    其时。沈余乐卜出有大火,而不上报,最后钦安殿损失惨重,却单单成就了正昭帝的至孝之功。君复乐认为沈余乐少了纯心。他的才能,已经成为争权夺利的工具,对沈余乐极端失望,以致破口大骂,道沈余乐浪费了他倾囊教导云云。

    这一世,沈余乐仍旧进了司天台。还是得到了君复乐的倾心教导,只是长泰四十五年永不会到来,以前的事情必不会再发生了。

    堂兄如今,想必十分难过吧?

    “秋梧听沈其说过了,堂兄忙碌着君大人的丧事。很少回沈家大宅。祖父的情绪也怏怏。过些时日就会好了。”

    君复乐的事情,还是应南图告诉沈宁的。此刻他见到沈宁闷闷的样子,这样劝慰道。

    朝堂之事,在有余居内,成为了应南图和沈宁每日必谈的事情,权当作是生活里最恰当的调剂。

    应南图和沈宁两个人,因为重生、沈家等原因,早就脱不得朝局了。不管是应南图此刻主理着的如流处,还是沈宁所擅长的纵横之术,都像是一个榫卯,紧紧连结着京兆朝局和沈家。

    榫卯虽小,作用却大。

    此刻知道了君复乐的丧闻,沈宁的黯然,并没有持续太久。她历经了两世,对生死之事虽然不能完全放下,却也比一般人豁达。

    她相信沈华善和沈余乐也和她一样,会逐渐放下此事。向死而生,生,始终比死更加重要的。

    想到生,沈宁不由得抚摸着肚子,对于这个即将出生的孩子充满了期待。她比所有人都幸运,可以历经两世人生,但血脉的延续,带来的是另外一种愉悦。

    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离临盘之日尚不足一个月,两个稳婆早就在有余居内了,春诗和秋歌她们,都跟随稳婆知道了不少接生的常识。

    尚药局奉御孙伯扬,因为沈华善之故,倒也破例为沈宁诊胎脉。尤其是这一个月,随着沈宁的肚子越来越大,孙伯扬来诊的次数就多了些。

    “孙太医乃医道圣手,皇宫中重要的胎儿,也都是经他手来到这世上的。他说胎儿一切正常,但是夏棋以后,不能煮那么多吃食了。”

    应南图看着沈宁的动作,这一副温馨的画面,百看而不厌。这是他的妻子和他的孩儿,是他的家人。

    想到这一点,应南图既高兴又紧张。他看着沈宁隆起的肚子,目光中满是敬畏:怀孕的妇人,真是了不起!

    这一日,秋梧从如流处那里带了一个消息,是关于安北都护府中的沈则思的,而且是个不太妙的消息。

    沈则思在长泰三十五年末,就去了安北都护府任职,如今八年的时间过去了,他跟随谷大祖和郑闲两个人,抚顺北疆,抵账突厥诸部,历任果毅都尉、安北司马一职。

    如今他凭着累累战功,做到了安北右都护一职,官职和地位,仅在谷大祖这个都护和郑闲这个左都护之下。

    自从去了安北都护府,沈则思就一直有密信送来京兆,向京兆中的沈华善汇报安北都护府和北疆的局势。因而沈华善一直以来,对北疆的情况是很熟悉的。

    沈则思的密信频率,是每半个月一封,这八年来,从未间断过,虽然有所延误,却也不会延误太久。

    秋梧所说的消息,就出现在这密信频率之上。如流处已经快一个月没有收到沈则思的密信了,这引起了如流处的警觉。

    先前,沈则思的密信也有过延误的情况,在密信延误五天之时,如流处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还道是安北都护府因为过年天寒,才会延误了。

    可是,又过了十来天,沈则思的密信还没送到。如流处的人,才想着之前大意了,安北都护府是不是出事了,不然这一次的书信,怎么会迟这么多呢?

    沈其立即将此事向沈华善汇报,同时立刻派人急驰北疆,看一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如流处已经派人前去北疆了吗?”应南图皱着眉头问道。

    沈宁临盘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他不打算将这个消息告知她,免得她心有挂虑。

    “已经派人前去了。老太爷对此事也十分看重,着令沈其千里急驰。听说,老太爷还让大少爷去见兵部侍郎了。”

    秋梧将沈家的情况一一道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也无比紧张,仿佛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与此同时,在沈家,沈华善想着沈则思的事情,眉头紧皱。

    沈则思的密信延迟,或许是因为小事耽搁了,也有可能是因为北疆出了大事,这密信才无法准时送来。

    现在关键是,密信延迟的因由他不知道,所以才如此忧心。他暗自希望是沈则思忘记了发信,而不是北疆出了什么事情。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却有不详的感觉。河内道的旱灾还在持续,君复乐又逝,景兴元年的开局,真是不好。

    很快,沈华善就知道为什么沈则思的密信会延迟了。一封从陇右八百里加急送来的书信,让京兆所有官员都知道:北疆,出大事了!

    ps:

    二更!和氏璧加更会晚一点,请大家见谅。这章字数有点少,下一章会补上的。再一次谢谢大家~~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