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嫡长女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合作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五百五十四章 合作

小说:嫡长女作者:平仄客
返回目录

    沈宁认出了应南图的随身佩剑之后,心情就一直很焦躁。随身佩剑都能落入他人之手,那么他现在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算青衣人吩咐虎二爷将他们都押下去,先看管起来,沈宁因想着应南图的事情,倒显得呆滞和浑噩。

    他们这些人,当然是被关在一起的,由好几个人山贼看管着,就关在一个大院子里面。虎二爷回到了山寨里面,想着山寨有这么多兄弟,根本就不担心这些落魄商人能怎么样。

    在离开院子之前,虎二爷还想到这些人将来是当仆人一样用的,也没怎么为难他们,还开恩为他们松了绑。

    松绑之后,沈宁的心定了些。她这些年学到的道理,就是情势越险峻就越不能急。应南图的佩剑已经在青衣人手中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探清楚青衣人是谁,这个山寨又是什么地方。

    这个重任,当然落到章寻身上。先前就说过,章寻以细心周全出门,少有折损的时候。这样的人,挑通眼眉,能让自己尽可能像个虫豸一样,与每一个新环境融为一体。

    也不知道章寻是怎么做到的,他轻飘飘的像片叶子一样,飞出了山贼看守的院子。守在院子外面的山贼,也不曾发觉。

    山贼们根本就不知道章寻离开了大半天,他们和虎二爷一样,根本就不将这些潦倒穷商放在眼内。

    直到章寻回来的时候,守在外面的山贼还大咧咧地说着话,也不知道倏忽寒风中,有人从屋顶飞了进来。

    章寻是个聪明人,他从山贼中的仆役下手,半天所探听到的消息,对于沈宁来说,已经足够,足够她知道下一步怎么走了。

    青衣人名唤石光。家族原先也是正阳一带有名的人家。在十余年前,在家族的扩张和夺权中,石家败于庞家之手,落得了族破家亡的下场。

    庞家。正是如今占据正阳的豪强之一,包括正阳、唐河、息县这一带的百姓,都是关于庞家管理。

    石光带着胞弟石虎,在这山上落草为寇,号称石心堂,一直和彭家作对。前些天,石光带着石心堂的人,去伏击了庞家的一个兵器库,拿回来了一大批兵器。——就是沈宁所知道的那些沈家兵器司的刀剑。

    这么说来,伏击虎贲军和神策左军的。必有庞家,沈家的兵器,是落在了庞家的手中,而且是数天前的事情了。退之的随身佩剑都落下了,那么他们现在怎么样?虎贲军和神策左军怎么样?

    已经过去那么多天了……

    “章大人。我要和石光谈一谈,你控制石心堂的情况,可能做到?”

    想了想,沈宁这样问道。现在的情形,由不得他们徐徐图之了。石光对正阳、对庞家十分熟悉,沈宁就要从他那里入手,要节约时间。

    谈一谈。当然是心平气和地谈,而且局势要控制在禁卫军手中。沈宁要章寻做到的,就是这一点。

    三百禁卫军士兵,对上彪悍的五百山贼,要控制石心堂的局势,章寻表示难度不大;但既然沈宁要和石光心平气和谈一谈。那自然不能有什么损伤了。

    “姑娘,奴婢注意到,在山寨大门口旁边,有很浓的姜汤味。是不是他们都喝姜汤?”

    在沈宁和章寻沉默的时候,秋歌这样说道。为章寻提供了一个方向。

    姜汤驱寒,在这大雪纷纷的时候,山贼们喝姜汤实在太正常了。如果是这样,那就好办了。

    章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笑得有些猥琐。

    第二日,当院子外面传来“哎呀哎呀”的叫喊声时,章寻就轻轻松松地对沈宁说道:“小主子,事情已经办妥了。”

    三百禁卫军士兵猛地精神抖擞,气场顿时一变,凛冽的杀气扑面而来。这一感受,就知道这些士兵是在浴血战场上活下来的人。

    不得不再一次说道,经历过残酷战争的士兵,的确是不一样的。这样的气息,沈宁在应南图身上见到过,在叔父沈则思身上也见到过。

    当石光看着三百个禁卫军,簇拥着一个瘦弱的年轻人来到跟前的时候,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心里感到一阵寒意。

    他终于知道之前觉得的不对劲在哪里了,他看漏眼了!这些人,哪里是什么潦倒的商人?分明是训练有序的士兵!

    这些人,究竟是谁?是朝廷的士兵?还是沈家的禁卫军?

    面对着这三百禁卫军,石光强自镇定坐在椅子上,不发一语。先前训练过后,石心堂的兄弟们像往常一样喝了一碗驱寒的姜汤,然后就三三两两地倒下了。

    紧接着,这一群人就出现在他们面前,不用说,就是这些人做的手脚了!

    “你们究竟是谁?!对我们的兄弟做了什么?”虎二爷大声喝道,握着大刀的手青筋勃起。

    他再少根筋,也知道这一群人先前是扮猪吃老虎,究竟他们想做什么?

    “二爷稍安勿躁。我们是沈家的禁卫军,二爷手中的大刀,还是我们沈家兵器司的呢。”

    沈宁笑笑道,在章寻等人的护佑下,随意在石光面前坐了下来。这是石心堂的正堂,两侧摆着两排椅子呢。

    我们沈家?石光盯着这个瘦弱的年轻人看,仍然没有说话。说这些的,是沈家的人?

    “在下是沈余守,沈则敬正是在下父亲。”沈宁继续说道。她这一副男装的打扮,当然是要借四哥的名头来用一用了。

    “不知沈四公子来这荒山僻岭,所为何事?”

    听见沈宁这么说,石光终于开口了。他的喉咙似乎受过伤,声音像砂石滚转,听得人难受不已。

    沈则敬和沈家,作为大永新崛起的最大势力,石光当然知道。尤其是在沈家禁卫军前来河内道平乱,沈家的情况,也传遍了河内道。

    “本公子想和石首领做个买卖。我们出的本钱,就是沈家的禁卫军,除了这三百人,还有北边的近十万士兵。至于利润,就是包括庞家在内的各大豪强,不知石首领可有兴趣?”

    沈宁轻轻松松地抛出这个诱饵,等待石光作出反应。石心堂能在动乱中还存下来,还能从庞家手中偷得兵器,也不是简单的。沈宁要借助石光对正阳一带的熟悉,借助石光这条地头蛇,打开河内道的口子。

    如果她估计得没错的话,顺着庞家这条藤,她定可以找到应南图和袁焕。

    “只要石首领和沈家合作,石家定能恢复以前的荣光。凭石首领现在的力量,可以和豪强庞家对抗?落草为寇之名,终归不是那么好听。”

    沈宁又再说道。石光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但是沈宁知道,他定会答应的。

    就如她的前一世,每一个有家仇血恨的人,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报仇的机会,更何况是这等数载难逢的机会。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你对我的兄弟们下手,你们军兵,我怎么能信得过你?”

    石光仍是谨慎地说道,上下打量着沈宁,试图从沈宁的表情看出什么来。

    “凭着沈家这个名字。”沈宁淡淡地说道。在这样的乱局中,沈家的名号,就已经是最大的保证了。

    石光紧抿着嘴唇,脸上的伤疤看起来更加狰狞;一旁的虎二爷,也什么都不敢说。但凡定主意这些的,都没有他什么事情。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正堂这里还能嗅得到姜汤的气味,寒风过松林的飒飒声,也传了进来。

    这气味这声音,抚平了沈宁担忧应南图的心情,令她有一种久违的宁静。

    她在等,在想办法,石光一定可以帮到她的!

    退之……

    “不知四公子要石心堂兄弟做些什么呢?”

    良久,石光才吐出这么一句话,表明了他的选择。其实也没什么好选择的了,大势所趋,他为了石心堂、为了石家,定要顺势而为。

    他这么一说,石虎就惊愕地看着他。有了家破之祸,石光从来就不轻易相信人,石心堂也从来不会和人合作。怎么这沈四公子,才说了几句话,哥哥就答应了?

    章寻倒是没什么表情,石光的选择,在她的意料之中。

    “石家有你,荣光重现,不是难事。如今我想知道,庞家和沈家禁卫军是否交战过?你们这些兵器,是怎样得到的?庞家是不是俘虏了禁卫军?”

    听得石光这么问, 沈宁也不啰嗦,直接问了禁卫军的情况。以石心堂对庞家的关注,如果禁卫军出现在正阳这些地方、与庞家有过交战,那么石心堂肯定知道。

    石光的确知道沈家禁卫军与庞家的交战,准确地说,是河内道豪强和禁卫军的交战。庞家,只是参与战斗的一个豪强而已。

    从石光的叙述中,沈宁知道了禁卫军在河内道的情况,知道了如流处没有掌握的情况,也知道了神策左军中伏之后,是什么样的情况。

    只是,在知道这些情况之后,沈宁的心非但没有松下来,反而越发纠紧了!

    ps:

    二更!祝大家周末愉快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