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恐怖宝宝无良妈 »  第七十五章 我要向你挑战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七十五章 我要向你挑战

小说:恐怖宝宝无良妈作者:层层
返回目录

    “默,默三少?”这是怎么一回事?官子青震惊的看向半裸的黎默恒,下意识的退出门外,看了一下门牌号码,觉得没错后,才再次走进来,然后便看到了随后走出来的头发蓬松衣衫不整的自家表姐,惊愕的差点掉了下巴。

    表姐和,和,和默三少……有一腿?

    官子青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有些艰难的消化这则让他怎么想也想不到的信息。他是知道表姐有些能耐,也知道表姐有些不为人知的过去,但是……怎么就和默三少有了关系呢?这两人,完全两个世界的人,怎么会在一起?

    黎默恒从看到官子青开始,脸色便是阴沉沉的,闪着眸中嗜血的光芒,直盯得站在门口的官子青冷汗直冒。

    “官子青?”这个男人他倒是有些印象,他记忆力一向惊人,上次看到他跟沈竞康走在一起,多少有些了解这个男人,名字也并不难记,稍微回忆一下,便能叫的出来。

    他的视线移到官子青手上的钥匙上,脸上的表情瞬间阴云密布,眉心深深的锁着,嘴角却浅浅的勾着,噙着一抹让人毛骨悚然的笑,他问:“你住在这里?”

    官子青再次咽了咽口水,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你们……同居?”黎默恒的声音开始压低,有了暴风雨的前夕。

    “是,他是我男朋友。”

    “不是,她是我表姐。”

    贝冰榆和官子青同時开口,说出来的话,却是完完全全的两样。贝冰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个拆她台的臭小子。

    官子青则暗暗的松了一口气,顶上的压力瞬间消失,看向贝冰榆的眼神微微充斥着歉意,实在是没办法,这个男人给人的压力不是一般般的大,小命要紧。

    黎默恒微微偏头,挑眉看着贝冰榆呲牙咧嘴的模样,戏谑的开口:“男朋友?”

    “怎么,我**不行啊。”贝冰榆哼了一声,再次剜了官子青一眼,转身回房。

    官子青‘噗……’的一下差点喷了,这种话她怎么能说出口,怎么能说出口,毁他清誉啊。

    “坐-,要喝点什么?”黎默恒抬了抬下巴,对他微微点了点头。

    官子青嘴角微微抽搐,看他俨然一副男主人的形象招待他这个有家里钥匙的‘客人’,额角忍不住抖了一抖,颤个不停。

    “我想问一下,默三少和我表姐……你们两个?”官子青很‘听’他的话,当真就挑了一张椅子坐下,正襟危坐,面对他就像是面对老师一样,专心聆听教导。

    “就是你看到的那样。”黎默恒并没有解释,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什么看到的那样?”贝冰榆猛然拉开房门,将属于黎默恒自己的衣服朝着他丢了过来,对着官子青吼,“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

    “是吗?”黎默恒挑眉,顿了顿,对已经目瞪口呆的男人点头道:“昨晚确实没有什么关系,就五年前和前几天有一点而已。”

    “黎默恒。”贝冰榆觉得此男人和自己犯冲,绝对划入拒绝往来户之列。

    官子青来来回回的看着两人,那双精明的眸子转了两转,被他话中的某个字眼刺激了一下,瞬间就联想到了某个爱财的小家伙。现在仔细看来,倒还真是觉得航航和默三少有些相像。

    询问的眸光看向贝冰榆時,被她恶狠狠的一记警告,心中顿時亮如明月,看来,航航果真和默三少脱不了干系。可是这个事实,却让官子青惊悚了,太刺激他的脑部神经了,他前一刻还在想,要不要将表姐跟竞康凑成一对,如今看来,希望泡汤了。

    “三少,我相信你,你和我表姐……”

    “官子青,不想死就给我闭嘴。”贝冰榆的声音冷了下来,生怕他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

    官子青却不怕死的站在默三少的身前,低声道:“三少,我相信你的话,我表姐对别人,那可是疾言厉色,巧舌如簧的,可是在你面前,脾气居然如此火爆,一点御姐的气势都没有了,三少,你绝对是她的克星,你行的。”

    黎默恒垂目看了他一眼,对这个所谓的表弟好感突然就增加了几分。

    贝冰榆站的远,听不清楚他在讲什么,然而从两人的神色也可以看得出,八成说的是她的坏话。

    纤手一指,对着黎默恒说道:“黎大总裁,時候不早了,我知道你很忙的,所以赶紧把衣服穿一穿,回去。”

    黎默恒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眉心微微的拧了一下,他今天确实睡得有些沉了,早上还有一个会要开,也是该走的時候了。捡起衣服,他便直接走进了浴室。t7sh。

    贝冰榆悄悄走近官子青的身边,见他脚步微移,似乎怕她的秋后算账,打算溜之大吉。嘴角一声冷笑,她伸手就在他胳膊上重重的拧了一把。

    官子青脸部迅速扭曲,想张口大声的嚎叫,却发现嘴型变换了几次,愣是一个字也没发出。他突然有些后悔了,早该知道表姐对秋后算账这四个字热衷的很,他实在不该逞一時之快,图一時八卦,让自己此刻痛不欲生啊。

    “要是你敢将航航的事情讲出去半个字,我扒了你的皮。”她在他耳边低低的警告,声音不高不低,却寒意十足。

    官子青心里略微诧异,这个女人在自己和在黎默恒面前,完全是两个人嘛。

    黎默恒出来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两个人挤眉弄眼的不知道在干什么,只是那亲昵的样子,却让他看得分外刺眼。冷眸含着寒风淡淡的扫过两人交握的手臂,下一刻,眸光瞬间迸发出如尖锐的刀锋一般的悍然。

    官子青浑身一抖,立即跳离贝冰榆三尺之地,瞬间,那股迫人的压力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官子青看着黎默恒若有所思了起来,似乎,这个神一样的传奇人物,对表姐的在乎,不是一点点。而且,这样的默三少,一旦感情开启,那绝对是毁天灭地的。

    而表姐……官子青不由有些好笑,是了,她表姐也不是一个随便折腾两下就能挂掉的人。

    官子青愣神了一会儿,再抬头時,却只来得及看到黎默恒挨近贝冰榆身边,低声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在她愠怒的表情下,邪魅的转身离开了这间屋子。

    官子青有些泪奔,他为毛没跟他道别呢?好歹聊了两句话,也算是认识了。以后他要是有个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也方便许多。

    咽了咽口水,官子青凑到贝冰榆耳边,不怕死的问:“他刚刚跟你说了什么?”

    “不关你的事,最好少管。”贝冰榆厉眸剜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回身进房,不一会儿,便穿戴整齐拿了文件包包,去上班去了。

    “表姐。”官子青却突然叫住她,笑的异常猥琐,“这个算不算是你的弱点?你要我替你保密吗?”

    贝冰榆眨了眨眼,笑的一脸无害,“弱点吗?我怎么不知道我有弱点?不过,你要是说出去,我也不介意让你 的骨头错位再重组再错位再重组,绝对让你爽的不记得有这么一件事,你说好不好?”

    官子青猛力的抖了一抖,眼睁睁的看着贝冰榆出门。

    临出门時,贝冰榆看到还站在客厅中的官子青,顿了顿,道:“晚上回来,再给我炖一锅鸡汤,味道浓一点。”

    官子青嘴角抽搐,抬头望天,这女人根本就是得寸进尺。

    ……

    黎默恒驱车赶到公司時,到底还是迟到了几分钟,只是毕竟是最大的boss,再有错也没人敢指出。上班人潮已经退去,他直接搭上了自己的专属电梯,直接升上属于自己办公室的最高楼层。

    然而正当他步入电梯不久時,曼维集团底层宽大的大厅内,出现一道小小的可爱身影。

    航航背着特属于自己的皮卡丘书包,一步一步的朝着大厅的柜台而去。他的身子太矮,够不到柜台,只能拿着一根绿色的长长的稻草在头顶上摇啊摇,试图引起别人的注意。

    片刻,一张青涩的画着淡妆的年轻脸蛋往下弯了弯腰,看到可爱的小家伙時,霎時兴奋的不能自己,忙抽过他手中的绿色稻草,笑眯眯的问:“小家伙,你好可爱啊。”

    “谢谢姐姐,你也好漂亮。”航航扬起小脑袋,小小的脸蛋绽放出一道灿烂的能让人完全没有招架之力的纯真笑容。

    果然,那个柜台小姐顿時便被萌翻了,忍不住就想要伸手去摸摸他嫩嫩的肌肤,无奈中间隔着一道长长的高高的宽宽的柜台,让她心有余而力不足。泄了泄气,她才又笑眯眯的问:“小家伙,你怎么来这里了?找谁,你爹地还是妈咪在这里上班吗?”

    航航垂首思考了一下,琢磨着要不要说自己是总裁的儿子?转念一想,肯定没人相信的,所以,还是算了。

    “漂亮姐姐,请问,总裁是住在哪一楼的?”

    “嘎?”柜台小姐一怔,呆了呆,随即为难了起来,默了半晌才不忍的回道:“小家伙,你要去总裁办公室啊?对不起哦,去见总裁都是要预约的,姐姐不能让你过去。”

    “可是我想过去。”航航执拗了起来,嘟着粉红色的小嘴。看的柜台小姐一阵心神恍惚,差点把持不住想要将他就这样抱回家。

    “姐姐,你告诉我几楼好不好?”

    “这……”

    “小郑,怎么回事?”这時,另外一个刚去完洗手间的柜台小姐回来,看到对峙的两人,满脸不解了起来。

    航航顿時方向一转,看向来人,脸上的表情顷刻间可怜兮兮的,“姐姐,我要去总裁办公室……”

    那柜台小姐的心霎時柔软一片,顾不上许多,道:“我带你去。”

    “小郝,你说带去见谁?”三人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有些耳熟,两个柜台小姐的脊背却瞬间挺直了起来,冷汗直冒。

    梁以素并没有见到矮了一截的航航,她今天是翘课来这边的,只是无意间听到两个柜台小姐的工作不严谨,微微恼怒,想要替表哥整顿一下而已。

    然而却在看到航航歪出来的半个脑袋時,眸子一亮,奔了过去,抱住他小小的身子兴奋的道:“航航,你去哪里了,昨天怎么没见你去上课?”

    航航委屈的扁了扁嘴,道:“我离家出走了。”

    诶?梁以素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她是不是听错了,离家出走?

    “我现在无家可归,所以来投奔默三少来了。”航航一副小大人的模样,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却惹得梁以素以及身边的两个柜台小姐低低的笑。

    梁以素将他的小身子抱了起来,笑言:“三表哥现在正在开会呢,你早饭吃了没有,我先带你去吃饭,回头再来找他。”

    航航摸了摸有些扁的小肚子,趴在她的肩膀上,点了点头。

    两人来到公司附近的一间中式餐厅,点了一桌子的食物,梁以素见着航航狼吞虎咽的模样,心中微微心疼,忍不住道:“你一定饿惨了,你妈咪也太不负责任了,你离家出走,竟然也不给你足够的零花钱,瞧瞧都饿成这样了。”

    航航错愕的瞪大了圆溜溜的眼,食物含在嘴里又噗噗噗的掉到桌子上的食盒里。擦了擦嘴,他歪着头看向梁以素,眨眼说道:“你弄错了,我没有挨饿,我这两天吃的东西都很好。只是妈咪说,既然是别人请客,不吃白不吃,所以要多点菜,多吃,才能对得起人家的一片好心。”

    梁以素嘴角抽搐,扫了一眼满桌子的食物,对航航口中的妈咪……为之向往。

    航航见她惊愕的说不出话来,想想她应该也不吃东西了,自己又扫了几样进了嘴里,便豪爽的小手一挥,对着走过来的服务员脆生生的来了一句,“全部给我打包。”

    服务员有些凌乱,却没说什么,癫着身子给他拿打包盒去了。

    梁以素抚额,无语,最后却很无奈的提着大包小包打包来的食物,跟在土霸王一般的航航身后,像个跟班似的,一步一步走回了曼维集团。

    走到柜台前,面对两个柜台小姐的行注目礼,航航的小手再次豪迈的一挥,让梁以素将一袋袋蛋糕奶茶袋子都放在她们面前,笑嘻嘻的说道:“两位漂亮姐姐,这是航航请你们吃的哦,刚才你们对航航那么好,航航也会对你们好的,所以,以后航航再来的時候,就直接将航航送进电梯-,至于其他的孩子,一定要坚决的拒之门外,就算他说是你们总裁的私生子,也不可以放行哦。”

    说完,在两个柜台小姐坚定的给于保证的眼神下,拉走风中凌乱的不能自己的梁以素迈进了电梯里。

    好半晌,梁以素才脖颈僵硬的回头对上航航的眼睛,语气不稳的问道:“你这是……收买?”

    “对啊。”航航点头,很大方的承认了。

    梁以素咽了一下口水,很艰难的指了指自己,“用我买的东西,去收买我表哥的员工?”

    “那不是你买给我的吗?那不就是我的了吗?难不成这些你不打算送给我的,你怎么这么小气啊?”

    “……我……是买给你的。”梁以素转身挠墙,却在看到光滑的电梯墙壁時转而捏自己的手指。

    黎默恒的会议还未结束,梁以素是总裁办公室的常客,秘书当即不敢怠慢,将她和航航一同迎进了会客室,泡上两杯热乎乎的奶茶,只是那眼神,看着航航却满满的都是打量。

    会客室的门被关上,航航歪着小身子打量大的离谱的会客室,撇了撇嘴,道:“这么大,冬天不冷吗?”

    “噗……”梁以素笑出了声,将他的小身子拉了下来。

    “我们去总裁办公室。”航航则直接蹦跶到了地上,扯着皮卡丘书包兴致勃勃的开口。

    “这……。”梁以素却为难了,三表哥的办公室向来不许外人随便进入的,即使是大表哥二表哥都要事先说一声才行,她要是擅自带着航航进去,不知道三表哥会不会发火将他们两个给丢出去。

    “胆小鬼,你不去,我去。”航航无限鄙夷的斜着眼看她,一副你以后不要说认识我的模样哼了两声。

    梁以素咽了一口口水,当即一个起身,豪气万丈的表情望着天花板,去就去,再怎么着,也不能让一个小屁孩给看扁了,太丢脸了。

    航航得意洋洋的看着中了他激将法的梁以素,晶莹的眸子滴溜溜的转了两圈,压低着声音道:“我们悄悄的,不要让那个大胸秘书看到。”

    大大大大胸??

    梁以素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馒头,脸一红,想到某秘书的波澜壮阔,顿時有些嫉恨的想,对,就不能让她知道。

    航航神秘兮兮的拉了她的手,在会客室探出半个脑袋,滴溜溜的眸子左右转了转,模样就像是一个小小特务的样子。见到秘书小姐正偷着懒拿起粉饼在脸上拍了拍,眸子一亮,拖着梁以素的手,猫着身子,就悄悄的往黎默恒的办公室走去。

    两人的动作又轻又慢,办公室内唯一留守的秘书不见**oss在,偷懒便偷得彻底,扑完粉又开始涂指甲,涂完指甲又开始抿口红,等她好不容易将自己打扮的光鲜亮丽時,黎默恒的办公室内,已经多出了一大一小两个人了。

    黎默恒的办公室很大,里面的设计同他宅子里的房间一样,以暗黑色为主,然而室内光线却很足,大大的落地窗几乎占据了半面的墙壁,于暗黑色的家具颜色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站在边角,往下俯瞰,便能看见五条街以外的场景,底下的车子人群密密麻麻,在航航的眼里,几乎和蚂蚁没有任何分别。

    梁以素心里还是有些发虚,她很担心三表哥结束会议,然后突然出现在办公室内,将他们两个抓个现行。

    航航有些恨铁不成钢,小掌重重的拍了一下她的头顶,道:“反正已经进来了,畏畏缩缩的真难看,要是那个默三少生气了,就把责任推到我头上来好了。”

    “航航……”梁以素怒视着他,她还不至于做这么没品的事情。

    航航耸耸肩,状似不经意的走到黎默恒的座位上,一蹦一跳的坐上了老板椅,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回头见梁以素没注意,忙将手伸进黎默恒的办公桌里面,一阵扫荡。

    随即皱了皱眉,没有?

    拉开另一个抽屉,又是一阵摸索,还是没有?

    航航有些苦恼的托起下巴,那枚龙纹戒指到底有没有回到黎默恒的手上呢?照理说来,默三少和自己认识,他二哥应该会把戒指给他才是,难道没有给吗?那是在哪里?

    还是在他二哥手上,或者,在那个爱哭鬼身上?要是在他身上,那就麻烦了。

    “航航,你坐这里干什么?”梁以素将他抱了下来,抱坐在自己身边,“对了,你说你前晚上离家出走的,那你昨天一天都去哪儿了?”

    航航看了她一眼,随即托腮,努力的回想了一下,才状似无辜的说道:“我在逃命。”

    “嘎?”逃命?梁以素用眼神询问他。

    “我每到一个地方,就会有人来追我,我只好逃命了,逃得好辛苦哦。”

    梁以素更加疑惑了,“为什么你每到一个地方,就会有人追你?”难道他长得太可爱了,所以别人都像她一样,想要抱抱他,亲亲他,跟他拜把子?恩,极有可能。

    “我也不知道呢。”航航皱着小小的眉头,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喃喃回忆道:“我早上去一家餐厅吃饭,吃着吃着,就看到一对男女走了进来,坐在我旁边的桌子吃饭。我在李阿姨的电视上看到过,一个男人很疼他的女朋友,就把她的鞋带和自己绑在一起,让女朋友站在他的脚上,他替她走。所以我就好奇,想看看要怎么走,就爬到那对男女的桌子下,将他们的鞋带绑在一起。自己就在旁边看,谁知道他们吃好了,就直接走了,然后两个人都摔到了地上,那个女人鼻子磕到地上,留了好多血,好难看啊。餐厅的人都关心他们,可是我觉得他们很搞笑,就跳到桌子上哈哈大笑,一不小心,就说出了自己动的手,然后那个男人来追我,可是他忘记了,鞋带还绑着,跑了一步,就往后摔去,将那个女人压扁了……”

    梁以素张着大嘴,眼睛都不眨,看着面前的四岁小孩天真无邪的用着很无辜的语气表情说这一场相对于那两个年轻人的悲剧的事情,错愕的忘记了反应。好半晌,才咽了咽口水,有些艰难的问道:“航航,他们两个……得罪你了?”否则怎么会被整的这么惨?

    “没有啊。”航航摇头,笑嘻嘻的说,“我只是无意间听到他们说我很可爱,如果买给人贩子绝对能赚大钱。”

    梁以素翻了翻白眼,果然啊果然,可是这小子的报复手段,也太恐怖了一点。

    “然后呢?你没被那个男人追到-?”

    “你傻呀,我早就跑到一辆公交车上了。”航航得意洋洋的,继续说道:“可是你知道吗?我竟然一上车就看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大叔在摸一个姐姐的屁屁。你说恶不恶心?”

    梁以素重重的点头,恶心,这种公交车,应该受到批判。

    “我正好很生气,再看到那个姐姐不敢出声的样子,我的同情心就泛滥了,我的宇宙就爆发了,我的正义之剑就出鞘了,我的善良之本就涌出来了,我的……”

    声你恒着。“额……航航,你整的他很惨?”梁以素见他排比了那么多句,光用想的,就觉得那个四十多岁的胖男人绝对被他剥了一层皮了。

    “没有很惨,我只是拿了书包内的钩子钩在他裤子上,然后另一端系在下车门上。公交车到了一个站,车门一开,他的裤子就被剥下来了。你都不知道他好恶心,里面都不穿小裤裤,害我拿手机拍下了他丑陋的一面,发到网上去了。那个人听到拍照声音响,居然过来追我,可是他裤裤破了,被人笑死。”

    梁以素嘴角抽搐的厉害,心里却偷偷的想,要不要去网上查查那个男人到底长什么模样?

    可是,航航也太吓人了-,这种整人的手段,前所未闻啊。

    “后来,后来呢?”

    “后来……”

    “你们讲故事,讲完了吗?”航航来不及说话,门口却突然间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黎默恒高大的身影站在门边,冷冷的看着这一大一小,看他的样子,显然是站在门外许久,将两人的对话一字不落的全部听了进去。

    梁以素条件反射的立刻站了起来,讨好的对着他笑:“表哥,你这么快就开完会了?”

    “你还知道我是你表哥,我的规矩你都忘记了?”黎默恒声音冷飕飕的,浑身都泛着低气压。站在他身后的几个秘书更是连气都不敢喘,尤其是那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大胸秘书。

    梁以素扁了扁嘴,闷不吭声的。

    倒是航航一把跳下沙发椅,蹭蹭蹭的磨到黎默恒身边,三两下的爬上他的背,随便将他全身上下都摸了个遍,确定他身上也没有龙纹戒指后,才嘟着嘴很不高兴的趴在他背上。

    他身后的几个秘书顿時风中凌乱了,战战兢兢的看着黎默恒的脸部变化,垂在身侧的双手忍不住的冒汗。

    只是没想到黎默恒仅仅是皱了皱眉头,竟然一句呵斥的话都没有,反而双手往后,在航航的屁屁上托了托,防止他一个不稳掉下来。

    身后的几个秘书面面相觑,震惊了。

    黎默恒脸色青了一下,见梁以素已经在反省了,就没再说什么。回头对着身后的几个秘书道:“刘秘书,你们把今天开会的内容整理一下,重点列出来给我。秦秘书,泡两杯咖啡一杯奶茶进来。”

    几个随他一起开会的秘书点点头,拿着手中的文件回了自己的位置,反而是秦秘书,在刚转身時蓦然被航航叫住,她脚步一顿,不明所以。

    航航小手指了指她,对黎默恒说道:“不要她泡,刚刚又是扑粉又是涂指甲,手都没洗过,脏死了。”

    黎默恒厉眸一扫,秦秘书立即低下头,一句话都不敢响,额头上滴滴的冒出冷汗来。身后的其他秘书见状,心里暗暗的爽了一把。

    “秦秘书,如果你觉得上班時间很空闲,让你没有用武之地的话,可以重新选择一家公司。”黎默恒的声音冷冷的,透着绝情的意味。

    秦秘书当即脸色一白,惊恐的抬头看向他,“总,总裁,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只是……”

    “我不喜欢听借口。”黎默恒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一个字都懒得跟她说,径自走入了办公室。剩下一脸惨白的跌坐在地上的秦秘书,欲哭无泪,她只不过是想以最好的一面,来获得他的注意,有什么错,有什么错啊?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将她赶出公司呢?

    “你满意了?”一关上门,黎默恒便将航航放在了地上,挑着眉问。

    航航斜睨了他一眼,傲然说道:“我这是替你公司抓坏虫,你应该感激我,如果觉得无以为报的话,我不介意你填张支票给我。”

    “小财迷。”黎默恒忍不住摇头,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看着航航的眼神里闪着兴致盎然,“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讨厌我吗?”上次分手的時候,这个小家伙的恶言恶语还有恶行,他倒是记忆深刻的很呢。

    “我离家出走没地方去,所以要你收留我。”

    “是吗?我还以为你是来要回你的东西的?不过……老实说,东西不在我身上。”黎默恒挑着眉,好笑的看着这个撒谎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小家伙。刚刚那一阵摸索,他不是死人,自然能感觉得到,这个小家伙在他身上找东西,而那东西,除了龙纹戒指,应该没有别的东西了。

    “我现在非常好奇,到底什么样的父母,竟然能教出你这样的孩子。”黎默恒慵懒的靠在一边的沙发上,手中的笔一下一下的点着,随即一笑,道:“不过现在不急,我想你既然在我这里,你那被你藏着掖着的神秘妈咪,应该也快出现了。”

    航航撇了撇嘴,不以为然,他可不是普通的孩子,妈咪也不是普通的妈咪,才不会因为他离家出走就揭开那层神秘的面纱呢。

    办公室的门突然传来一道敲门声,被忽略很久的梁以素忙站起身去开,见秘书端着咖啡奶茶进来,忙让开了身子,再往刚刚秦秘书坐着的地上看去,那里却早已半个人影都没有了。

    秘书重新合上门,黎默恒喝了一口咖啡,浅浅的抿了抿。想到他刚刚说的那些恶作剧,心里竟然很莫名的升起一丝丝的自豪,好似自己的孩子有多能干似的,这种感觉很微妙。不过航航对于他来说,确实是个例外,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在他身上作威作福这么久反而没让他生气的人,即使是天天也不曾。

    他想,他若是有个这样的孩子,其实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正想着,桌子上的手机蓦然响了起来,看到上面的号码是一愣,有些疑惑,大嫂怎么会打电话给他?

    顿了顿,他还是按下了接听键,“大嫂?”

    “默恒啊,这个,你认识那天那个小孩吗?”那边的声音低低柔柔的,婉转动听,不用看,光是用声音便能判断出这个女人的姓子到底有多温良。

    黎默恒眉心微微一耸,看了一眼边角上喝奶茶喝的津津有味的航航,不解,“小孩?”

    “就是那天,划破你送给天天钢琴的小孩……那天,是你送他回去的是-,那你知道他的住址,能联系到他吗?”

    “大嫂,你找他做什么?”黎默恒的视线集中在航航身上,不再移开。

    航航正-唧着嘴,猛然感受到一道视线,不满的回视了过去,对上黎默恒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似,稍稍一愣,敏感的觉得他在电话里面讲的事情跟自己有关。将奶茶一放,他迅速跑到他身边,又开始哼哧哼哧的往他身上爬。

    梁以素看他的动作,只觉一脸黑线。

    电话那端的云绮落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犹豫,片刻,才低声的开口道:“还是让天天和你说。”

    “天天找我?”

    “恩。”

    顷刻间,那边的电话易了主,黎擎天润润的声音透过话筒传了过来,隐约中,含着一丝牙咬切齿的意味。

    “三叔,你帮我找找那个小屁孩,我听见梁姑姑叫他航航,你告诉他,我有事找他。”

    航航眨了眨眼,小手指了指自己,无声的问黎默恒,对方说的人是他吗?是他吗?是他吗?

    黎默恒点点头,悄悄的勾起嘴角,下一刻,手中的电话就被人抢了去,耳边便响起某个小家伙的叫嚣声:“你说谁是小屁孩呢,你个爱哭鬼,爱哭鬼。”

    “……”那边显然被他乍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好一阵子的停顿,随即嚣张的声音也紧跟着响起,“原来是你,你就是小屁孩小屁孩小屁孩。”

    “爱哭鬼爱哭鬼爱哭鬼。”

    “小屁孩小屁孩小屁孩。”

    “爱哭鬼爱哭鬼爱哭鬼。”

    “……”

    梁以素和黎默恒对视一眼,纷纷摇了摇头,到底是小孩子啊,这么幼稚的对话。

    良久,等到他们气喘吁吁的仅仅只有两句台词却对骂了半天之后,黎默恒终于轻咳了几声,低沉磁姓的嗓音打断了两人没有营养的对话,悄然提醒电话那端的人:“天天,你找航航有什么事情?”

    黎擎天在电话另外一段喘息了半天,才指天大吼,“我要向你挑战。”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