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恐怖宝宝无良妈 »  第九十九章 三少有请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九十九章 三少有请

小说:恐怖宝宝无良妈作者:层层
返回目录

    黎默祖眸子微微的眯起,看向贝冰榆更加透着前所未有的凝重,这个女人好本事,三弟帮着她也就算了,连沈家少爷和司徒兆鑫也站在她这一边,她几乎一个字都没有说,就能轻而易举的完胜姚晴,他突然之间,有些同情起了这个想要挑起一场风波的女人。

    黎默书看戏看的差不多了,终于悠悠然的走来,道:“贝小姐的人品还是值得信赖的,几天前,我可是亲眼见到她送一个受的人来医院,她的精神值得我钦佩啊。”

    黎默祖陡然看向二弟,她竟然也帮着她说话?

    “看来是误会一场了,有那么多人为贝小姐作证,也没什么可质疑的了。我们还是继续拍卖会。”人群中,不知道有谁说了一句,贝冰榆偏头看向那名男子,脑海中简单的过滤了一遍,发现有些眼熟,却一時没能想出来是谁。

    到是她身边的司徒兆鑫低声笑道,“是陈氏企业的一个股东。”

    贝冰榆恍然大悟,这是在替姚晴解围呢。只是,要解围,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拍了拍航航的小屁屁,那小家伙顿時释放出小兽一样的眸子,看着打算往后退去的姚晴。

    此時,黎擎天正好扬起脑袋看着他,“我们的比试还没有结束呢。”

    航航屁屁朝外一撅,很不乐意的哼道:“我妈咪都被人欺负死了,我没有心情和你比试,哼。”

    黎擎天一怔,想想也是,要是他的妈咪也被人欺负了,他也会不高兴的。于是抬头问道:“那你要怎么样才肯比试?”

    “我要欺负回来,你毁了她的容,我就跟你比试。”航航嘟着嘴,一副没的商量的样子。

    黎擎天小小的眉间皱了起来,似乎有些为难,又似乎在考虑怎么毁人家容。只是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黎默祖已经一声厉喝传了出来,“胡闹。”

    贝冰榆低低的笑,怀里的航航果不其然的挣扎了起来,对着黎默祖就是一顿喷:“你才胡闹,你全家都胡闹,刚刚你也污蔑了我妈咪,你也怀疑她没有请帖就自己进来了,是不是你,是不是你?你还说我胡闹,我哪里胡闹了,我妈咪被人欺负了,你知不知道我的心情,我很痛心的,就知道你这个没血没泪的人一定不知道,我的小心脏啊,都快要碎了。黎擎天,你说,你有没有感受到我的心碎了,你肯定感受到了对不对,你要是没感受到的话,你也是没血没泪的,你就没资格跟我比赛。”

    黎擎天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前面一大段话都没来得及消化,最后一句话却已经听进了耳朵里,忙不迭的表明立场,“我感受到了,我是有血有泪的。”

    可你冰就。众人黑线,这颠倒是非黑白的本领也太高了,人家黎大少只不过才说了两个字而已,他夸夸而谈还让人家儿子间接骂了老子。

    黎默恒很自傲,看看,这是他的儿子,尽管欺负的人是他老哥,忽悠的人是他侄子,但是他还是无与伦比的感觉到自己的品种到底有多优秀,他果然,后继有人了。

    航航满意的点了点头,蓦然感觉到屁屁上被人扭转了半个弧度,有些轻微的痛,他立即就感觉到了,这是妈咪给他的信号。见好就收,赶紧撤退的意思。可是他还没玩够呢,那个丑女人也没整到,容也没毁,就这样走了,他晚上会睡不着觉的。

    其实贝冰榆并不是这么圣母的要放过姚晴,实在是黎默恒的眼神太过火热,那看着航航的深幽眸子盛满骄傲,让她如芒刺在背。她现在必须要解决的,是自己的问题,离开这里,已经成为了最大的难题。

    反正姚晴今天丢的脸也够大了,典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黎默恒说的话让她难堪,就连沈竞康几个,也打击的她半点信心都没有了。

    航航回头对上老妈的视线,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嘟嘴,随即冲着姚晴嚷道:“算了,我小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大慈大悲,大仁大义,大发慈悲的放过你,你现在,可以滚了,但是下次记得,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不然的话,我见你一次,毁你一次容。”

    “至于你。”他又低头看向黎擎天,道:“改天再和你比试。”

    说完,小手一挥,“好了,我们走了,诸位不用送了。”

    众人风中凌乱了,贝冰榆一句话都没说,抱着航航转身就走,步子很快。

    身后的黎默恒笑了,笑的深不可测,“等等,既然贝小姐是被冤枉的,那走的人就不应该是贝小姐你了。”成功拦住贝冰榆的脚步后,他又回头对上依旧一身狼狈的姚晴,“姚小姐,黎家不欢迎挑拨是非的人,所以,请你离开。”

    众人都知道默三少一向冷傲惯了,向来无情,对谁都不留情面,可是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样的一个场面,毫不客气的让一个女人如此难堪,就连黎默祖都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

    姚晴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很是精彩,看向黎默恒的眸子闪着不可置信,“默三少,我……”

    “以后黎家的任何活动,请帖都不会寄到姚小姐手上。”黎默恒笑的一脸的如沐春风,说的话却是那样的绝情。

    在场的宾客齐齐的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不是变相的宣告着,他默三少,和姚家的决裂吗?也在间接的提醒在座的所有人,今后和姚家来往,都要小心仔细的掂量着。

    姚晴往后退了两步,面对众人或鄙夷或轻视或同情的目光,眸子通红,怨毒的瞪了一眼贝冰榆,提着已经略略干燥的礼服,转身冲出门外。

    一场闹剧,终于结束了。

    贝冰榆对着黎默恒笑了笑:“時间不早了,小孩要早点睡,我们也告辞了,谢谢默三少今晚的解围。”她知道,她完了,黎默恒的眼睛里闪着的某中东西,太可怕了。

    黎默恒低低的笑,自从知道航航是他的孩子以后,就一直维持的那样的笑,笑的贝冰榆心里毛毛的,更加惊悚。“慢走。”

    贝冰榆怔了一下,这就放她走了?

    尽管有些诡异,她还是抱着孩子直接走了,连跟司徒兆鑫告别都没有,连跟甄乐乐说一声都没有。身边依旧围着很多人,闻言都给她让出了一条道,甄乐乐本来想要追上去的,只是被留离拉住了,他低低的在她耳边说:“默三少的眼神有点怪,你还是不要去掺和了。”

    至于司徒兆鑫,依旧是那样的懒懒的表情,这场戏本来就是他设计的,他现在,只是好奇默三少有什么动静。

    沈竞康看着她的背影,脚步有些迟疑,这一停顿,身边又有了宾客围上来和他攀谈,让他脱身不得。

    “妈咪,走那么快干嘛?”航航窝在她的肩膀上,微微嘟着嘴,“我的花剑还没拿回来呢。”

    贝冰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还敢说。”要不是这个臭小子在舞台上那么勇猛的喝了一声,黎默恒哪里会知道他是他的孩子。

    航航委屈极了,他又没有做错事,啊,对了,一定是离家出走这么多天,连一分钱都没有捞到,妈咪恼羞成怒了。可惜今天本来可以捞到的,只要打败了那个黎擎天,他就有好多好多零花钱了。

    航航暗自悲催着,小脑袋在贝冰榆的肩膀上一点一点的,都不敢和妈咪说话了。t7sh。

    蓦然,感觉到妈咪的身体突然紧绷了起来,有些奇怪,忙转头看去,却看到几个大男人挡在了他们面前。

    航航气愤了,怒瞪着几人:“你们要干什么?”

    “贝小姐,三少有请。”其中一人上前,对着贝冰榆的态度倒是很恭敬。

    贝冰榆的眼角微微的眯起,她就知道,黎默恒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她离开的,果然啊果然。

    “如果我不去呢?”

    “那就只好得罪了。”几人瞬间围成一个弧形,将母子两人围在里面。

    航航呲牙咧嘴的,“都滚开都滚开,小心我毁你们容。”

    贝冰榆差点一个踉跄,这小家伙今天说毁容说上瘾了?懂不懂就是毁容。

    想着,她将航航放在了地上,低声在他耳边说道:“宝贝,见机行事,遇到机会就跑,不准让他们抓到,听到没有?”

    “放心-,妈咪,我会保护你的。”航航拍着胸部,很有义气的说。

    贝冰榆嘴角微抽,身子却缓缓的站了起来,全身戒备,冷冷的盯着面前的几人。

    却不想下一秒,那几个男人竟然齐齐的看向她身后,低低的开口:“三少。”

    贝冰榆一怔,下一刻,一道温热的身体便贴了上来,黎默恒低沉的声音如恶魔一样在她耳边响起:“就知道你会不老实。”

    贝冰榆身体一僵,她现在,能不能假装晕过去?

    “晕过去也没用,今晚上,你该好好的解释一下,航航到底是从哪里蹦出来的。”黎默恒猛然咬上她细腻的耳垂,重重的啃,有些要解气的意味,直至听到她闷哼的声音才松了开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