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恐怖宝宝无良妈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证据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证据

小说:恐怖宝宝无良妈作者:层层
返回目录

    只是当他看到那女人脸上那猪头似的脸蛋時,一向沉稳的步子当即凌乱,有往前栽倒的趋势。

    众人见他进来,不自觉的站起身来,想和他攀谈。黎默书却一本正经的直接朝着贝冰榆走去,来到她面前,眉心微微的拧着,沉声的说道:“到底谁这么恶毒,竟然将人打成这个样子。”

    贝冰榆背对着众人对他翻了翻白眼。

    众人一听他这么说,当即相信了。只是那中年男人还是不服,朗声开口:“默二少不用仔细看看吗?”

    黎默书抬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眸光锐利,“我怎么做,用得着你来评价吗?”

    “就是就是,又不懂医,凭什么质疑默二少。”当即有维护黎默书的家长附和,也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很是鄙夷。t7sh。

    “默二少不要理他,这人肯定是嫉妒。”

    “是啊,默二少就当他不存在。”

    众人七嘴八舌的声讨,中年男人霎時间脸色铁青,愤恨的瞪了众人一眼,转过头来,咬牙切齿的看向贝冰榆。

    黎默恒托起贝冰榆的下巴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前看后看,将她的脑袋几乎旋转了一百八十度,直到贝冰榆眼里的怒火浓烈的能将他烧成灰烬为止,他才非常淡定的放下手,眉心狠狠的拧着,“这伤都成这样了,怎么不去医院,不好好的休息治疗?还来学校做什么?”

    这话一出,贝冰榆眼神立即哀怨的看向在场的所有家长。

    得了些默。那些人立即低下头,不敢作声。

    “我是来,证明我的清白的……本,本来也是……在医院……可是我的……学,学生告诉我……我被人冤枉了……很多家长……都,都要找我讨个说法,我……我想不能……连累学校……干脆,干脆就跑一趟……解释清楚了。”贝冰榆呲牙咧嘴的说完一大堆的话,立刻又痛苦的捂着脸,那模样,要多惨就有多惨。

    “哼,碰到这些不明事理的家长,我看你这老师当得也辛苦,干脆算了。”黎默书开始‘打抱不平’。

    说的那些家长虽然有些恼意,却更加抬不起头来。

    教室内的学生立即很配合的回应了。“不行,贝老师可是个好老师,要是她离开了,对我们是损失。”

    “对,我们还从来没有碰到一个像贝老师这样不畏强权,上课生动,又对学生负责的老师。”

    “如果贝老师走了,我们也走。”

    “恩,我们也走,如果贝老师继续被冤枉,我看都要对这个社会失望了。”

    “好人难为,现在的社会像贝老师这样的已经越来越少了,我们就是需要这样的老师来引导我们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

    贝冰榆很想点头,疯狂的点头,这些同学真是太可爱了,这些话,她爱听,爱听极了。好,刚刚说话的这些人,以后她会对他们好很多的,当然,要是能给她包个红包的话,一定也能得到她的贵宾级照顾的。

    黎默书嘴角开始疯狂的抽搐,忙略垂下头,不让人看见他脸上似痛非痛的表情。他觉得这个女人简直是个人才,这些学生是不是受她的涂毒太深了,这么肉麻恶心的话也能说的出来,而且还是一套一套的,这个女人竟然还敢洋洋得意。

    他想,他终于知道航航为什么能那么自恋了,这是遗传,绝对是遗传啊。

    沈竞康抬头望着顶上的灯,垂着袖子里的拳头则微微的收紧,防止自己一个踉跄摔出去。他还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同学都是能说会道拍马溜须的高手,他……佩服。看来他这个老大的位置要让贤了,这个女人明显比自己受到的吹捧更多更高。

    坐在偌大的总裁办公室的黎默恒,微微的叹气,他从来不知道贝冰榆在学生心目中的形象竟然这么高大,厉害,佩服,他……想笑。

    那些家长听了这些话,纷纷沸腾了,没想到贝老师这么受到爱戴。那些谴责的目光,顿時瞪向那名中年男人。

    男人顶着重大的压力,死死的咬牙,他其实也很想就这样冲出去,可是此刻,他还是要垂死挣扎。可惜,一時半会,他硬是想不出一个有力的借口理由来反驳贝冰榆,毕竟有黎默书这样的权威站在她身边,他都说贝冰榆身上的伤是真的,那就毫无疑问,所有的人都会认为是真的。

    贝冰榆冷冷的看向那个还不打算撤退的男人,内心对他表示无限制的同情。看他想不出办法来为难自己,反而急的满头大汗,她倒是不介意帮帮他了。

    “叮”的一声,恰好这時,她桌面上的电脑传来一声轻响,轻的只有贝冰榆和黎默书两人听到。

    贝冰榆的唇角邪恶的勾起,黎默书顿時感觉到一阵心惊,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自家三弟,有什么恶心的主意,也是这幅表情,像,真像。

    “这位家长。”贝冰榆又开始呲牙咧嘴,纤细的手掌捂着脸上的肿胀部分,楚楚可怜的面对那个中年男人,“我知道……你可能还是……不太相信,我……我知道要你……你信服……肯定要有……一份强而有力……的证据。”

    中年男人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想就这么离开这间教室,不再继续下去了。

    可是贝冰榆却不给他这个机会,又回头看向所有的家长们,模样凄楚,说话依旧断断续续的,時不時嘴角抽痛要微微停顿一下,“我不知道……这位……家长,长……为什么死咬着我……我不放……,我也知道……很多事情……要看证据……的,今天这件事情……情……闹得这么大……我……我和那个刘靖……各持一个说法……没有证据……谁,谁都不好说话……有了证据……相,相信没人能再污蔑我……”

    众人点头,对,有了证据,还这个男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黎默书看着贝冰榆,微微挑眉,这个……要什么证据?她有证据?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