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恐怖宝宝无良妈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警察来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二十四章 警察来了

小说:恐怖宝宝无良妈作者:层层
返回目录

    贝冰榆微微皱了皱眉,这航航怎么变得这么粗心,人都逃了,还被她寻到了这种地方,只不过,寻到了又如何。澄清会议已经结束,那么多的家长,都已经站到了她这边,她想要搞破坏,还要看看他们同意不同意。

    让来家冰。“你们都上当了,那个监控,根本就是假的,是那个贝老师儿子做的。”花云只记得自己迷迷糊糊醒来的時候,看到航航特意在教室内白色的墙壁上放大的监控录像,也看到了贝冰榆这边的情况,以及家长们纷纷倒戈的模样。

    “你是……”有家长深深的拧了拧眉,对她很反感,毕竟当初是她那么竭力的说贝老师的坏话。

    花云没理会他,依旧指着贝冰榆声嘶力竭的喊道:“她脸上的伤是假的,假的,不信的话,我撕给你们看。”说着,肥胖的身子微微扭曲,倒是看不出来手脚挺灵活的,就这样向着贝冰榆冲了过来。

    此刻的阶梯教室大门是敞开的,门外聚集了许多的老师和学生,却都没有防备到她这么愤怒的动作,等到她跑到贝冰榆面前時,肥胖的手掌上尖锐的指甲,已经朝着她的门面重重的便要划过去。

    贝冰榆冷冷的笑,脚尖轻点着地面,那把黑色的旋转椅子就这样转了一个圈,不但隔开了花云的手掌,椅背上的突起还在她的腰腹处狠狠的撞了一下,当即撞得她弯下了腰。

    沈竞康修长的腿一跨,挡在了贝冰榆的面前。

    “这位家……家长,你说那个监控是我……儿子做的,你不觉得有些可笑吗?我……我也不过是二十四五岁的年纪,我儿子最大不会达到……十岁的样子。他有那么大的能耐?你问问在……在场的学生,他们有几个,能做出这种视频来。”

    贝冰榆弯着腰,椅子重新转了回来,脸上竟是无辜委屈,可是那眸中的光彩,却闪着阴阴的森然,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挑衅着花云。

    众人纷纷点头,那些不明真相的家长自然都站在贝冰榆这一边,毕竟谁都无法想象一个才不过几岁大的孩子,能有这么逼真的技术。他们这些人当中,也不乏见过大场面的人,眸子亮得很。

    然而很多学生老师却心里暗暗的嘀咕了起来,毕竟航航的智商有多高,谁都不知道,可是却没有人怀疑,航航的本事绝对能超过这里的这些所谓大学生们。

    只是,他们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着,却没有人出来说一句。不说沈竞康那浑身散发出来的冷意,就贝冰榆的那些传闻,他们也略略知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就是三年二班花岩的母亲-,贿赂刘靖的人当中,貌似有一个你。”沈竞康那样似笑非笑的声音骤然在阶梯教室内响起,低沉磁姓的嗓音像是悦耳的小提琴一样,在每个人心中投下一丝涟漪。

    家长中立即有些暴怒的吼道:“花岩?就是那个和我儿子打架的花岩?”

    众人彻底醒悟过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怪不得那么不留余地的要陷害贝老师,那么艰辛万苦的来说服他们讨伐晨曦学院,哼,原来她也是其中一个。

    花云醒来的時间并不长,因此自然不知道家长的心早就向着贝冰榆,此刻想扭转乾坤,恐怕已经是痴想妄想了。

    家长们怒不可遏,纷纷上前就想去揪花云,将她扭送到警局去。

    “让一让,让一让,”人群中蓦然传到一道微弱的声音,有个人拼命的想挤进来凑热闹,等到好不容易挤到最佳位置的時候,看到被团团围住的人時,他猛然怔住了。

    “你们干什么?”花岩匆忙的往花云的方向跑去,遗传了母亲一身肥肉的身子,更是肆无忌惮的撞向周边的人,让更多的家长对花云忍无可忍。

    “妈,这是怎么回事?”花岩怎么也不知道看到的竟然是自己老妈的笑话。t7sh。

    花云一看到自家儿子,那被众人围攻的惊恐松了下来,自信心又开始暴涨。她猛然扯住花岩的袖子,声嘶力竭的嚷道:“花岩,就是贝冰榆这个贱人欺负我,你快告诉大家,贝老师到底是什么人,她在学校里到底是怎么毒打学生的,怎么体罚学生的?”

    花岩听到是贝冰榆欺负了老妈,还害老妈一身的冷汗,那怒气就涨了上来,也没来得及想太多,更加没去看沈竞康锐利的视线,张口便来,“贝老师根本就不配当老师,学生不听话,她就拿教鞭抽,而且还威胁恐吓学生,让学生逢年过节给她送礼,不然就让大家都不好过,还有,她有一个四岁的儿子,那儿子年纪虽小,可是就像是恶魔一样,到处惹是生非,还……”

    贝冰榆压根就不在乎他将她说的有多坏,虽然这些是事实,然而花岩只是一个人的力量,她却有全班同学的支持。可惜,他不能提到航航,自家的儿子,怎么能被他说坏话呢,他……还不配。

    想到这,她嘴角的笑意更加明显,她本就离她们母子不远,椅子微微倾斜就能凑近。将沈竞康挡在她身前的高大身影微微挡开,直接对上花岩的眸子,看着那喋喋不休的肥厚嘴唇。她那猪头一样的脸蛋划出一道诡异的弧度,她低低的在他身边说,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花岩,你要是不想让人知道你躲在女生卫生间内偷窥猥亵女学生,就最好立刻马上的闭上你的臭嘴。”她说话不骄不躁,明明是威胁恐吓的话,然而吐出来的语调,倒更像是谆谆教诲。

    花岩一愣,惊恐的看向贝冰榆。她怎么会知道,她怎么会知道是他躲在女生厕所里?她……

    花云见儿子停住了,忙拿手撞了撞他,“继续说啊,将这个女人的罪行公诸于世。”

    沉默,死一般的寂静,花岩抿了抿唇瓣,不说话了。他也没办法继续说下去,要是贝老师将这件事情捅出去,他以后,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贝冰榆见他沉默,满意的笑了,眸子稍稍往上抬,似笑非笑的看向花云,“你还想说什么?”

    花云双目圆瞪,气自己的儿子不配合,正想成圆规状垂死挣扎怒喝贝冰榆。不远处蓦然传来一道:“警察来了,警察来了,奇怪,警察怎么会来这里?”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