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恐怖宝宝无良妈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受伤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三十一章 受伤

小说:恐怖宝宝无良妈作者:层层
返回目录

    贝冰榆有些烦躁的将五年前的最后一份档案放回了架子上,没有,没有,还是没有。怎么会这样?如果五年前她妈妈真的出了事情,警察局没道理没有记载的。更何况,她和老妈同属于失踪人口,将房子租给她们的房东不可能不报警的。可是这里为什么连一点点的记载都没有?难道姚政那時候就可以只手遮天,将所有的痕迹都彻底消灭吗?

    贝冰榆咬了咬牙,有些不死心的想重新再看一次,她刚才只是大略的浏览了一下,并没有细看,或许看漏了。这样想着,贝冰榆又重新回头,却不想才刚刚转身,灵敏的耳尖便听到门口一道熟悉的声音,声音并不大,然而她却知道,霍一飞找来了。

    她忙将架子上的档案整理好,悄然的走到门边,却心跳如鼓。她刻意等了一会儿,才悄悄的将门打开了一条缝,眯着眼看向外面。她差点忘了,在这里,容不得她浪费太多時间。

    警卫厅前依旧站着面无表情的执勤警察,没有片刻的放松,贝冰榆微微拧了拧眉头,却没有离开的机会。

    霍一飞脸色铁青,那扇门自那么轻轻一颤以后,就再无动静。他微微眯起眼,靠在墙壁的转角,死死的盯着那扇门,心里,却有那么一丝丝不好的感觉。

    警卫厅的警察又站了片刻,蓦然眉心一凝,匆匆的往一边跑去。

    贝冰榆知道,那个执勤警察应该是去方便了。机会来了,她的眼角隐隐滑上喜色,门缝渐渐的变大。

    霍一飞蓄势待发,他倒是想看看,到底谁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敢潜进警察局的档案室,而且……成功了。

    门缝被拉开了大半,贝冰榆直接转身将门锁上,没来得及转身,脊背陡然传来一阵凉意,有股带劲的风狠狠的朝着她过来。贝冰榆心里一惊,条件反射下的弯腰躲过,手臂向后撑去。

    可惜,尽管她反应迅速,到底还是没能躲过霍一飞雷霆一脚,细白的手臂被他的坚硬的军靴重重的撞上,顷刻间破皮淤青,火辣辣的刺痛传了过来,让她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霍一飞本是打算趁胜追击,却在抬眼之际,看到了一脸痛苦之色的贝冰榆,惊诧的手脚急急刹住,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怎么是你?”

    贝冰榆抬头,看向那张震惊的愤怒的脸,苦笑一声,真是功亏一篑啊,本是想着利用他来档案室,却也是被他发现自己的目的。捂着手臂缓缓的站了起来,那双坚毅的眸子流光溢彩,一步跨前,站定在他的面前,“抱歉……”

    “为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偷偷的进档案室,为什么她能那么轻而易举的摸进去?霍一飞整颗心都揪了起来,他那么高兴,高兴她没有拒绝他的要求,甚至提前来到警局见他,而且善解人意的让他先忙自己的事情。他那么担心,担心她一个人在警察局里走错了路,找不回来会心里不安。

    可是现在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她来警局的目的不是他,提前过来的目的也不是他。她到档案室找什么,她想要知道什么?

    其实,如果她亲自问他,他会告诉她他知道的一切。可是,她却……利用了他。

    贝冰榆心里不是不愧疚的,她虽然有時候无法无天了一点,可是霍一飞对她的好,她知道。上次帮了她那么大的忙,她心存感激。利用他,只是不得已。

    她,无话可说。t7sh。

    “咦,霍队?你们两个……”两人正沉默无言的時候,执勤警察回来,疑惑的看着两人。

    霍一飞猛然回神,略略的咳了两声,对那警察说道:“没事,你先去忙。”

    那警察满脸疑狐,却还是不做声的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

    “……去我办公室再说。”霍一飞看着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女人,蓦然长叹一声,拉着她的手就走。

    “唔……”贝冰榆猛然闷哼,霍一飞急忙回头,陡然低咒了一声,“我伤到你了?你,你怎么不早说,该死的,走。”他忙换了她另外一只手牵着,内心当中的愤愤不平和恼怒早就消失无踪,看着贝冰榆手臂上那不断渗出来的红色血迹,心里满满的都是自责。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脚劲有多大,一般的成年男人被自己那样用尽的一踢,都能被他瞬间踢到骨折,更何况柔弱如她呢?他以为她躲开了,没想到还是被自己的靴子给扫到手臂。刚刚她一直捂着那个淤青的伤口,他并没有注意看,如今看到了,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大意。

    贝冰榆愣愣的被他拉扯着往前走,心中莫名的涌过一丝暖流。这个男人,真是……傻的可爱。她明明利用了他,他即使真的伤了她,让她付出代价,她也没有任何异议,谁知他反而回过头来关心她。

    贝冰榆这是第一次踏进霍一飞的办公室,如他的人一样,简洁干净果断,没有多余的,显示出面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有多果断。霍一飞直接将她按坐在沙发椅上,自己转身去柜子里摸索了一下,片刻,就将医药箱放到了她面前。

    他也没抬头去看贝冰榆的脸,只是小心翼翼的将她的手臂伸了出来,拿着棉签给她清理。“疼吗?”他边朝着她的伤口处呼出热气,边低声的询问。

    一向铁血的男人竟然有这样柔情的一面,贝冰榆怔然了,下意识的回道:“不疼。”

    “对不起,我下手重了。”

    贝冰榆抿了抿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半晌,只能回道:“我没事。”

    出有自看。霍一飞处理这样的伤口似乎驾轻就熟,没三两下,就在她的手臂上贴上了一个大大的创口贴,轻吁口气。这才抬头看向面前的女人,眸光闪着光,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贝冰榆知道,他在等着她的解释,可是她……解释不了。

    “妈咪。”就在这里,一道脆生生的嗓音,插进了沉默的几乎窒闷的两人中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