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恐怖宝宝无良妈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没机会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五十三章 没机会

小说:恐怖宝宝无良妈作者:层层
返回目录

    晨曦学院

    航航第一个蹦下了车子,随即将贝冰榆拉了下来,兴冲冲的就忘里面冲。黎默恒只是关了个车门,就只能看到两个人的背影了。

    车子一路狂飙,只在经过医院门口的時候将官子青放了下来,接下来的红灯,黎默恒几乎是一路闯过来的。见他们两个跑远了,他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往大礼堂的贵宾席而去。

    晨曦学院一年一次的竞选大赛,家长也是可以参观的,虽然不能投票,可是却也很关心自己的儿女会不会得奖,因此在大礼堂的二楼处,是设了贵宾席的。

    当然,以应家多那老头的抠门行径,收钱是一定的。

    黎默恒一早就打听过了这个地方,听到自己老婆孩子都要参加竞选,自然不会缺席,应家多那边的关系,早已打通了。

    航航拉着贝冰榆急切的跑着,直接冲到了贵宾席的后台。

    众多候选人看到母子两个的出现,惊诧了一下,沈竞康直接走到两人身前,看到航航身上都是血污的样子,眉心猛然拧起,急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么狼狈?”

    在他的印象当中,航航从来都是将自己打扮的整整齐齐,即使穿着奇装异服,那也是干干净净的,像现在这般……被人虐待了的模样,他是第一次看到。

    其他人也看到了航航的狼狈,不由的纷纷上来问候。人很多,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都是一打一打的。

    这些候选人要不是自己报名的,要不就是有人举荐了。凡是自己报名的,都是需要交一千块钱的手续费,若是别人举荐的,那也最起码要十个以上的人共同举荐才行。

    航航被这些人的问候压得差点透不过气来,只得大吼道:“都离我远一点。”

    众人一顿,霎時停下脚步。

    己上都会。贝冰榆拧着眉直接问沈竞康,“现在到哪一个阶段了,我们还来得及吗?”

    沈竞康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番,见她没有和航航一样,身上像是带伤的模样,心下霎時松了一口气,回道:“上午场已经举办了老师的预赛,选出了十个教师候选人。你没来,按照规定,算是自动弃权。下午的决赛是总投票,还有十五分钟就开始了。”

    “靠,我自动弃权?”贝冰榆目光猛烈,她弃权个毛啊。都是那个丁悯搞的鬼,该死的臭女人。

    “你上午出了事?”沈竞康眉心一直拧着,心里很是不安,看她的样子,满头大汗的像是刚刚浸了水一样,再结合航航身上一身的狼狈,他不难想象,她今天一早,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耽搁了。

    贝冰榆摇了摇头,“这件事情待会再说,你有没有办法让我上台。”丁悯千方百计的破坏自己,她就偏不给她如愿,和她争,她也不怕浑身上下长虱子。

    “除非是个教师里面,有一个因故不能出席,可以让人顶上。”这也算是学校一个比较人姓化的方式。

    贝冰榆阴阴的笑了,有一个因故不能出席?

    航航也阴阴的笑了,有一个因故不能出席?

    母子两人的目光,同時集中在刚刚换好衣服出现在众人视线中,信心满满的准备上台的丁悯身上。

    丁悯在看到两个人時,吓得立即倒退了两步,脸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如纸。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石剑不是说早就绑了那个小的,就等着大的上钩一块好好的折磨了。她早上上台之前,还和石剑通过电话,他还确认了,一副不会有错的语气。

    怎么才过一个上午,他们就出现在自己面前了,难道石剑骗她?不,不会,那……丁悯的眸子下一刻便集中在了航航胸前的脚印上,以及他衣服上的斑斑血迹,立即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看来,石剑确实没有骗她,可是这母子两个,却跑了,而且还出现在了竞赛现场。只是她现在还不清楚,这母子两个到底知不知道这一切,都会她谋划的。

    丁悯的眉心皱得司机,随即又想到,石剑那人虽然坏,但是不会骗她,应该没将自己供出来的。

    这样想着,她也便心安理得了许多。脸上的笑优雅了起来,颦颦婷婷的走了过去,粉色的长裙拖在地上,那如仙子一般的气质,霎時惊坐全场。只是,不包括贝冰榆母子,以及沈竞康。

    “贝老师,航航,你们怎么现在才来呢,这选举活动都已经进行了一半了,真是可惜呢。”她笑得很纯真,看着他们一脸同情,让人看了,就是觉得这个女人很美好,让人不忍亵渎。

    贝冰榆弯唇一笑,点点头,低低的说道:“确实可惜了,丁老师的惊世舞蹈都没来得及看,以后可能也没机会看了,我真的真的很遗憾。”

    “航航也很遗憾。”航航不甘被忽视的猛然点头。

    丁悯笑了笑,轻声细语。“贝老师说笑了,明年还是有机会的,我的人缘还不错的,我想明年,还是有超过十个学生举荐的。”她说这话,还微微的掩了掩嘴,很是淑女的样子。

    然而说出来的话却暗含讥讽,她每年都会有人举荐她参加教室评选活动,可是贝冰榆一开始時并不知道,只是直接去应家多那里报了名。应家多告诉她,报名费是要一千块钱的,贝冰榆想到五万,直接甩手将包内整好的一千摔到他桌子上,扬长而去。

    直至好几天后才知道,原来还有举荐这一方法。靠,要是她早知道的话,四个人还不好凑齐?她班里的,看看哪个敢持反对意见。t7sh。

    “丁老师。”贝冰榆冷冷的够蠢,随即笑道:“也不知道丁老师明年还在不在这里,要是不在的话,那不是很糟糕吗?”

    “我怎么会不在呢?”丁悯蹙眉了,也不想和她多说话,她出场也到時间了。“贝老师,我暂時不能和你聊天了,马上就到我上场了,希望贝老师投我一票哦。”

    贝冰榆冷冷的笑,见她转身要走,哼了一声,语气不急不缓的慢慢说道:“我倒是很想投你一票,不过恐怕是没机会了。而且,所有的学生老师都没有这个机会为你投上一票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