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恐怖宝宝无良妈 »  第一百九十章 魔鬼般的训练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九十章 魔鬼般的训练

小说:恐怖宝宝无良妈作者:层层
返回目录

    黎默祖见航航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微微眯了眯眼,嘴角的笑有一丝嘲讽。扬了扬头,看向在场的所有人,轻咳一声,才道:“第一题,一周之内,背完三十首唐诗。”

    三十首?贝冰榆看向黎默恒,这不是一天至少要背四首吗?这黎默祖可真会打算,这才是第一题,对于一个六岁的孩子来说,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她想,即使黎擎天在家里的功课,也没有这么多。

    航航帅气的一甩头,“可以。”

    黎默书嘴角抽搐,航航,你答应的那么快,可是你也要做得到才行啊。这……难度很大的,这才是第一题啊。

    “第二题,说出历史上五个失败的君主或是霸主,分析他们失败的原因。”黎默祖冷冷的开口。

    贝冰榆挑眉,手肘撞了撞黎默恒的手臂,低声在他耳边问道:“你大哥是要将天天也训练成一个政治家吗?”

    黎默恒皱着眉心,默默的点了点头。

    黎擎天抬头看向自己的老爸,这个题目以前都没有过。虽然提起来过,可是妈妈说现在还太小,以后再说的,怎么今天爸爸又出了这么一个题目呢?

    航航嘟着小嘴,又是帅气的一甩头,酷酷的样子很是可爱,“没问题。”

    梁以素觉得真要疯了,航航这根本就是不经思考的回答,天天才六岁,哪是那么容易办到的。他也不是正规的老师,顶多自己有那么多的才干而已,真要教育别人,做得到吗?

    黎默祖深吸了一口气,其实想法和梁以素差不多,想着这两道题也差不多了,可是一看到航航那样不假思索的回答和自以为是的表情,就忍不住怒火开始往外冒。

    “第三题。”黎默祖咬着牙,他倒要看看,这个孩子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我要天天长跑短跑破纪录。”

    他想,再厉害的人,想要在短短七天之内将自己的记录破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况且,前面还有两项占去了不少時间,他就不信,以孩子爱玩的姓子,真的能做到这三项要求。

    黎默书倒抽一口气,大哥未免也太狠了,他到底是要考验航航,还是想要累死天天?

    破纪录?航航眸子一亮,这可是他的强项啊。

    晶晶亮的眸子像是水晶一样,航航的回答比前面两项还要响亮,整个脸蛋眉眼都像是飞起来了一样,大声回道:“交给我,保证没问题。”

    黎默祖嘴角抽搐,冷冷一哼,“好,要是你办不到,刚刚的条件你可都得答应我,不要仗着自己是小孩子,在我面前耍赖。”

    “我又不是你,耍赖这种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在我身上过的,我的人品一向都很好。”

    众人抬头望天,航航,说这话你都不会脸红的吗?拜托这种于实际不符的话,还是少说比较好,就算要说,也不要一副理直气壮自己很有理的样子,行。t7sh。

    点黎起有。黎默祖眸子微微一眯,脸色暗黑了一下,点头,“好,一周后,我来验收成绩。”

    说完,看了黎默恒一眼,眼神有着强势的压力,“我先走了。”

    大门敞开,黎默祖的车子如来時一样,风驰电骋的跑了出去,扬起后面一片尘土,一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厅内的众人安安静静的,所有的声音都像是被人藏起来一样,每个人都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管家看了看这个,看了看那个,最后,悄悄的躲回厨房去了。

    贝冰榆眼睛转了转,将矮几上的最后一块西瓜也送进了嘴里。

    “咔嚓”细微的声音,终于将众人的声音拉了出来。

    黎默恒,黎默书,梁以素,黎擎天,四人齐齐的看着航航,全都皱起了眉。

    “航航,一周的時间,我真的可以做到这些吗?要是做不到,我以后就再也不能来三叔这里,再也不能跟你一起玩了。”黎擎天担忧的满脸愁容,今天父亲发的这一通脾气,显然是吓到他了的。可是他真的不想一直在家里从早到晚的做功课,然后中间休息一两个小時,他好累的。

    航航斜睨了他一眼,小手重重的拍在他的肩膀上,语重心长的开口:“有我在,你担心毛啊,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我就要对你进行魔鬼般的训练了。咳咳,你可要承受的住啊,不要丢我的脸。”

    黎擎天抿着小小嫩嫩的唇瓣,半晌,重重的点了点头。

    航航笑了,黎默书突然抖了抖,被他的笑弄得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梁以素深有同感,胆颤心惊的看向航航。

    魔鬼般的训练?那到底是怎么样的训练?

    应该,大概,不会太离谱-,最多,就像是武警训练一样,在热日下训练钢铁一般的意志。可是天天这小身子骨,都相提并论吗?

    “恩,好了,我们不能浪费一分一秒,训练现在开始,音乐,起……”航航小指一打。

    众人面面相觑,音乐??训练,要音乐?

    下一刻,贝冰榆的手机便被放大了最大的音量,一首惊天地泣鬼神的神曲冉冉而起,“啊哦,啊哦诶,啊嘶嘚啊嘶嘚,啊嘶嘚咯嘚咯嘚,啊嘶嘚啊嘶嘚咯吺……啊呀呦,啊呀呦,啊嘶嘚咯呔嘚咯呔嘚咯呔,嘚咯呔嘚啲吺嘚咯呔嘚咯吺……”

    众人的身体齐齐的向前踉跄了一步,竟然是……《忐忑》,就连黎默恒都差点栽到地上去。

    一道两道三道四道眼光,像是看另类一样看着航航。

    航航瞥了众人一眼,很不屑的哼了一声,“看着我干什么,天天,还有你,你,都给我动起来,快点。”

    “动,动什么?”黎擎天瞪大着眼,满脸不解,只是听到那首神曲还在放,他的小身子就忍不住抖了抖。

    “当然是随着音乐摇摆啊,笨。”说着,航航两只手纷纷向上,小小的小蛮腰像是抽风了似的,开始疯狂的摇摆了起来。见天天还愣在那里,眼睛一厉,吼道:“你到底要不要训练了?”

    “要,要。”天天咽了咽口水,身子极不自然的开始学着他的样子动了起来。

    黎默书见航航像是抽了羊癫疯一样挥舞着双手,嘴角就开始疯狂了抽动了起来,撞了撞身边的梁以素,“这,这是什么概念的训练?我怎么感觉像是在跳大神啊。你看看航航,双手向上,闭着眼睛,嘴里念念有词,就差没有那把驱鬼的浮尘了。”

    “我看着也像,你说航航真的……能训练天天吗?”梁以素点头,颇有些赞同,这航航明显是一副鬼上身的模样嘛。

    只有黎默恒,眸子微微眯了起来,他的眸光,若有似无的看向贝冰榆。却见她慢慢的将手机放在桌子上,人居然悄悄的开始往后退。知子莫若母,冰儿这么了解航航,她这样的动作,肯定是知道航航接下去是想要做什么的了。

    黎默恒的嘴角悄然的勾起一抹笑,脚步不着痕迹的往她的方向移去。航航鬼点子多,看冰儿这个样子,说不定下一刻就要遭殃了,所以,跟着冰儿,有肉吃。

    贝冰榆见黎默恒走到自己身边,眉心微微一拧,不满的说道:“你跟着我做什么?”

    黎默恒耸耸肩笑了一声,“因为只有你知道航航的下一步是要干什么,可是你现在居然在后退,说明,航航的下一步肯定会殃及周边的人,我想,和你在一起,至少是安全的。”

    贝冰榆眼睛一瞪,靠,这人真神了,这都被他知道。航航都这么卖力的表现了,黎默书和梁以素都被他吸引过去了,怎么就这个男人这么阴险呢?

    “呔咯嘚呔咯嘚呔咯嘚,呔咯嘚呔咯啲嘚呔咯嘚咯吺,唉呀呦……”神曲依旧在继续,航航依旧在卖力的扭着小身子,天天依旧动作僵硬不自然,但是显然被航航的兴奋给感染了,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多了起来,倒像是玩耍一样。黎默书和梁以素依旧皱着眉头托着下巴在研究航航的舞蹈路数,怎么看……怎么像是跳大神的。

    “啊……蛇。”航航蓦然大喊一声,音乐戛然而止,天天身子一僵,随即,便看到脚下一条色彩斑斓的蛇正朝着他吐着芯子。

    “啊……”

    “啊……”

    “啊……”

    接连几道声音在黎家大宅迅速的响了起来,天天陡然间脸色苍白,梁以素身子开始发抖,黎默书咽了咽口水,故作镇定。

    “快跑啊,还愣着做什么?”航航大喊一声,随即,就将天天推着往前。

    梁以素和黎默书猛然惊跳,撒腿便跑。

    一時之间,偌大的客厅鸡飞狗跳,两大一小像是得了精神病一样,在整个大厅里上踹下跳。可是那蛇却奇怪的很,贝冰榆和黎默恒站在那里若无其事,滑溜的蛇身像是问道迷人的食物一样,总是跟在黎默书梁以素以及天天身后爬,速度之快,天天即使拼了命的跑,都差点被他咬到好几口。

    “往外面跑,往外面跑,外面宽敞。”航航小手使劲的挥,对着那三人嘶声大喊。

    三人此刻哪里还有思考的余地,纷纷跳起来往外面跑,很是卖力。

    航航慢慢的躲到门口,看着在庭院里上踹下跳的几人,小小的脸上绽放出迷人的光芒,小手圈在唇边,呐喊助威,“赶紧的,天天,快要咬到了,快跑。”

    “救命啊救命啊……呜呜,航航,你快点把它,把它赶走,呜呜呜……”黎擎天早就吓得哭了出来,后面的那条蛇像是通人姓一样,在他后面使命的追,天天一次次护住自己嫩嫩的小手臂,很怕它咬到似的,脸上的泪水糊成了一片。

    黎默书也再哼哧哼哧的跑,见到大门口的一家三口,顿時咬牙切齿的起来,肯定是这无良的一家子搞的鬼,否则他们怎么就没事,可恶,简直太可恶了。

    而且这条蛇看起来不像是普通的蛇,否则怎么就那么激灵,看他稍微慢了一点,就立马转个方向朝着自己来了呢。这条蛇应该是航航的,他现在,即使是想要将它杀了炖蛇羹都不行。

    “呼呼,航航,航航,这条蛇,有没有毒的。”要是没毒的话,他就不怕了,累死了,受不了了。咬一口就咬一口-,他好歹是医生。可是万一是有毒的呢……应该,不会玩的这么大。

    航航很鄙夷的看他,“你回头看看它身上那么鲜艳的颜色,就知道到底有没有毒了,怎么这么笨。”

    “你,我可是你二叔,我不跑了,啊,不要咬我。”

    航航更加鄙夷他了,“你也说是我二叔了,你看看你旁边,一个是小孩,一个是女人,你一个大男人叫什么叫。”

    黎默书吐血了,这死小孩,死小孩。靠,天天竟然超过他了,该死的,后面的蛇又来了。

    黎默书悲愤了,欲哭无泪了,他早就知道,热闹不是能随便看的,报应竟然这么快就来了。他真是,作孽啊。

    “阿黄,回来了。”航航手边的哨子突然一吹,那色彩斑斓的蛇立即就停了下来,扭着蛇身朝着航航游移了过来。

    天天顿時瘫软在地,脸上挂着泪珠子,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双脚还在瑟瑟发抖。梁以素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妈的,这样多来几回,谁受得了。

    只有黎默书一脸气愤的上前,对着航航怒吼,“有毒的蛇你也敢放出来,你知不知道会死人的。”

    航航很无辜的抬起头,“你不是活的好好的吗?”

    黎默书泪流满面,他到底碰到的是什么样的小孩啊。狠狠的瞪了一家三口一眼,额头上的汗水不要钱一样的拼命往下流,刚刚一通热跑,像是将他的精神都抽掉了一样,让他全身都无力了。

    “大哥,我走了,待下去,我会疯掉的。”黎默书愤然一咬牙,转身瞪了航航一眼。

    梁以素急忙站了起来,看了航航腰间的小篓一眼,身子急速的一抖,忙追了上去,“二表哥,等等我。”她绝对不要在这里,绝对不要,她受不起这个折腾啊。

    “二叔……”天天刚叫了一声,就被航航一瞪。“你不是说能接受魔鬼般的训练吗?”

    天天委屈的憋了瘪嘴,小心的看了一眼他腰间的小篓。航航又是一瞪,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好了,接下去,下一项训练。”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