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恐怖宝宝无良妈 »  第223章 将他偷出来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23章 将他偷出来

小说:恐怖宝宝无良妈作者:层层
返回目录

    叶晨和景逸然咽了咽口水,这次似乎真的扒了老虎的胡须了,还是只母老虎。

    “门口的几个,也给我死进来。”贝冰榆似乎在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头也没回,只是微微的斜了斜眼,声音就准确无误的传入叶晨三人的耳朵里。

    “是说我们吗?”景逸然不确定的问,脚步有了退后的打算。

    叶晨摇头,“一定不是在说我们。”他的脚步也跟着后退。

    官子青左右看看两人,眼神满是鄙视,半晌眼珠子一转,双手贴在两人背后,一个用力,猛力的将两人推了进去,“说的就是你们两个,进去。”

    “砰。”

    “砰。”

    官子青的力道出了偏差,两人的脑袋像是吸磁一样,磕碰到了一起,随即弹开,后脑勺双双撞上身后的门板,发出重重的两道声音。

    官子青一惊,暗叫了一声糟糕,想也不想的,直接转身跑开。

    “啊,子青,你给我回来,叱……”叶晨揉了揉脑袋,心里恨得牙牙痒的,他到底是不是他朋友?竟然背后下黑手,看他回头不扒了他的皮。

    景逸然撞的比较重,痛的泪花都闪现出来了,“哦,官子青,你这个杀千刀的,老子跟你没完,痛,痛死了。”

    前面也痛,后面也痛,他都感觉脑袋都不是自己了一样,该死的官子青,你好样的。

    贝冰榆冷笑的看着两人,看着他们虽然撞痛了脑袋却依旧骂骂咧咧的样子,脚步还是非常清醒的朝着门外的方向迈去,忍不住冷嗤了一声。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一阵清风飘过,她的人已经站在了两人的身边,双手对着两人用力的一推,随即关门。

    “好了,人到齐的差不多了。”拍了拍手,贝冰榆嘴角勾起的笑很是诡异,看向被推入人群当中的两人,目光闪着狡黠的光。

    叶晨和景逸然被她看的毛骨悚然,纷纷后退一步。前者直接干笑了起来,“贝老师,这个,不管我们的事情。”

    “恩,我知道,所以我不是没找你们连个算账嘛。”贝冰榆笑着点了点头,很是善解人意的模样,然而眼里的神彩却很是绚丽。这两个人唯恐天下不乱,整天帮着沈竞康胡作非为,即使不是两人的主意,那也是头号帮凶,绝对饶不了。

    “接下来,我们说说明天的计划。咳咳,站好站好,你们两个,啪……”见景逸然两人懒懒散散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在意明天有什么活动,大有你说什么都和我无关的样子。贝冰榆看着,嘴角的笑意就忍不住扩大,却也越来越冷,手中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根教鞭,‘啪’的一下朝着两人抽去。

    景逸然急忙往后一跳,鞭子打在他身边的桌子上,顷刻间一条深深的痕迹刻印便显现了出来。抬头看向一点收手打算都没有的贝冰榆,他咽了咽口水,急忙举手投降,“好了好了,我们会好好听的。”

    说完,两人还真的乖乖站在了一群学生的最前面,很无奈的听她的教诲。

    贝冰榆冷哼了一声,鞭子在手上一掂一掂的,看了一圈后,才缓缓的开口说道:“这次是来暑期实践的,既然是实践,你们一个个的就要有实践的样子,不要给我到处游玩,我知道你们一个个都是大家子弟,这些东西也不在乎,可是呢,既然来了,那就给我认真对待,啪……”

    教鞭再次重重的敲在桌子上,大厅内的学生全都跟着颤了三颤,这贝老师好像自从来了意大利之后,倾向更加严重了。

    贝冰榆满意的看到自己的威慑达到效果,点点头,继续说道:“往后的每一天,我都会在前一天给你们安排好。既然现在大家都在这里了,那正好,将明天的安排说一遍。明天开始,从简单到难,你们一个个的都谁别想给我逃。”

    “贝,贝老师,暑期活动实践不是早就已经安排好了吗?我这里还有活动秩序和地点呢。”有人忍不住,小小声的提出疑问。

    贝冰榆冷笑一声,“当然,本来是让大家都按照计划表上的活动去执行的,可是你们自己放弃了,连应校长的话都没有听,那我只好采取非常手段了。大家都给我听好了,明天早上七点钟在这里集合,晚一分钟就给我裸奔十分钟,我说到做到,不要考验我的耐姓。十分钟后,全体一起出发,去葡萄园给我摘葡萄去。记住了,是一整天,谁要是提前回来或者放弃了,呵,我让你们生不如死。”

    摘葡萄??

    众人嘴角抽搐,这算是什么暑期活动实践?

    不过,摘葡萄也没什么不好的,像是农家乐一样,倒是别有一番滋味,边摘边吃,多惬意是不是,这样也好,或许比出去看那些名胜还要有趣。

    贝冰榆一看他们的表情,光用脚趾头就能想到他们到底在琢磨着什么了,轻松吗?呵,让你们整天曝晒在太阳底下,看看到底轻松不轻松;只能摘不能吃,看你们轻松不轻松;一天必须完成两卡车的辆,看你们轻松不轻松;而且一个个大小姐大少爷的,到時候碰到个蚊虫叮咬,不遭罪才怪。

    “看大家的表情,应该是没什么意见了对-,当然,你们有意见也可以提出来,我也不会不让你们说,虽然一般我都不会听。”贝冰榆教鞭挥了挥,笑了笑,“明天的活动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大家今天都给我准备准备,明早,我会发给你们一人一把剪子,大家给我争气一点。”

    叶晨歪着脑袋,虽然觉得其实这活动也是挺有意思的,只是为什么他看贝老师脸上的表情总是觉得渗得慌呢,难道她还有什么阴谋?

    “老师,我们是不是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说。”贝冰榆斜睨了他一眼,很大发慈悲的样子。

    叶晨脸色黑了一大片,才低低的开口说道:“这个主意是老师临時决定的,也就是说我们事先没有联系好这么大片的葡萄园,这个……”懂了-,明白了-,你的计划实施不了了。要看都也。

    贝冰榆挑了挑眉,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放心-,即使你们现在出发,我也来得及准备一切东西,不用担心。”这点小问题都搞不定,她这个小姐也不用当下去了,所有的事情她都给他准备好了。

    叶晨沉默了,好-,这是她的地盘,他倒是差点忘了。

    “没问题了?”贝冰榆挑了挑眉,视线在一群学生面前扫了几眼,划到叶晨和景逸然身上尤其停顿了几秒。

    景逸然虽然很想反对,然而一看到她手上轻轻巧巧的挥动着的教鞭,顿時乖乖的闭嘴了。摘葡萄就摘葡萄-,反正也不是多难的事情。

    见众人全都低垂着头,很‘乖巧’的不再多说一句话,贝冰榆笑了笑,满意的点点头,“既然如此,那么现在我们来分配一下,研究研究怎么分组,具体時间,还有数量……”

    贝冰榆将众人全部招呼到了椅子上坐好,拿出一台笔记本电脑,上面是模拟的葡萄园,密密麻麻的一片,地域广阔。众人咽了咽口水,原来她早有准备。

    应家多站在门外抹了抹汗,呼呼,终于将这一群兔崽子搞定了,他就说嘛,贝丫头做这个班的班主任实在是明智之举,看看这些学生,一个个都被收服的不行,即使她使用,也没人过来投诉她,真是彪悍的人。

    官子青依靠在门边,也跟着低低的笑了,随即看向应家多,眸子带了一丝玩味,“我都不知道你竟然是我爸爸的好朋友。”

    “哎呀,我也不知道你是伟民他儿子呀,来来,大侄子,我们好好叙叙旧,你这次来见到你爸爸了-,他怎么样,眼睛有没有好一点……”

    应家多揽着官子青渐渐的走远了。大厅内是不是传出学生们感叹无聊的声音,随即传出教鞭打在桌子上的啪啪声,旅馆的老板娘每一次走过门口時,脸色就黑一层,眼神透着愤怒的看了一眼门内。一定要她赔偿,对,赔偿,她的桌子都千疮百口了。

    贝冰榆这一说,就说到了晚上。她走出门外的時候,天色已经彻底的擦黑。霍尔好似跟她有心灵感应似的,不到半分钟,车子便停在了她面前,靠在敞开的车窗上对着她笑。

    贝冰榆疑惑的左右看了看,直到上车的時候,才拧着眉头不解的问:“素素呢?”不会就这么半天時间就将她给弄丢了-,那也太丢脸了。

    “她好像看到熟人了,所以让我先回来。”霍尔将车子掉头,握着方向盘平稳的往前开去。

    熟人?贝冰榆蹙眉,“男的女的?”

    “女的。”

    贝冰榆点头,那就好,只要不是男的就行。不过话说回来,素素也在意大利呆过,这边应该也有朋友才是。

    想了想,她便也不再纠结,舒服的窝在椅背上,闭目养神。霍尔偏头看了她一眼,无奈的摇摇头,将车内的空调温度调高,车子也慢了下来,车内一時安静的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声。

    夜间很安静,路边的虫鸣鸟叫仿佛一首优美的乐曲似的,让人心旷神怡。

    贝冰榆看着霍尔的车缓缓远去,转身慢悠悠的朝着家里走去。别墅内依旧灯火通明,贝伟明的住所门外站着四个黑衣人,面无表情的直视前方。

    见到她時,全都恭恭敬敬的开口:“小姐。”

    贝冰榆眉心一凝,疑惑道:“干爹还没走?”

    那几个人同時点头,声音没有任何起伏,“是。”

    越过四人,贝冰榆疾步走进大门内,客厅当中坐着司徒兆鑫和拉里,两人看样子实在是闲得慌,竟然在宽敞的客厅安置了个台球桌,一站一坐的进行台球比赛。

    “漂亮。”司徒兆鑫欢呼了一声,举起球杆挥了挥,一抬头便见到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的贝冰榆,笑道:“你回来了?”

    贝冰榆嘴角抽搐的厉害,脸色微微沉着看向两人,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直到走进,才在他们面前停下:“你们是不是吃饱了撑着了,让人家搬来这么一大桌的台球桌玩台球?而且还是在客厅当中玩,不会搬到道场里面去吗?”

    “哎呀,冰榆,道场那边的视野不好。”

    “不好?我看是你们看热闹的视野不好-,这里正对着诊疗室,待会干爹出来了,正好看得见,对。”贝冰榆斜睨了他一眼,很鄙视他。

    拉里摸了摸鼻头,猜的真准。

    司徒兆鑫抬头望了望天,算是默认了。

    “十点了,他们还没出来?”聊什么要聊那么久?贝冰榆看了看手表,纳闷的很。

    司徒兆鑫站在她身边,将球杆搭在肩上,也同她一起看着诊疗室的方向,耸了耸肩道:“我也奇怪,这两人一个黑道一个白道的,有这么多的共同话题吗?就连晚饭的時候也是让我们直接拿进去的,奇怪,奇怪。”

    “航航和天天呢,还在里面?”

    “哦,那倒没有,两个小家伙听了两个小時后就一脸气愤的出来了,说他们聊的话实在是太无聊了,他都想杀人了。这会儿应该是上楼睡觉去了。”司徒兆鑫的样子看起来颇为可惜,好似在说两个小家伙的毅力实在太不坚定了,两个小時就坚持不住了,让他八卦的机会都没有。

    贝冰榆嘴角抽了抽,果断的往诊疗室的方向走去,房门却在此刻被人从里面打开,杰斯浑厚的声音直接冒了出来,“臭小子,给我去弄两瓶酒,我今天要和默小子好好的喝几杯,我们还有……额,大贝贝,你回来了?”

    贝冰榆黑着脸,直接越过了他往里面走,杰斯脸上闪过一丝遗憾,跟着走了进来。司徒兆鑫和拉里对视一眼,顿時幸灾乐祸的一块闪了进去,看热闹去了。

    贝冰榆见黎默恒依旧慵懒的躺在床头,眼神依旧精光睿智,一点疲累的感觉都没有,见到自己,那眼睛反而奋力的亮了亮。

    “喝什么酒,这么晚了,你们不会休息不用睡觉了吗?”这话,是直接对着杰斯说的。

    “大贝贝,我告诉你啊,我跟着默小子可是一见如故,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要不醉不归了,我告诉你,这个干女婿我可是承认了的。”

    黎默恒含笑,端起床头边的杯子喝了一口水,默默的点头。

    司徒兆鑫有些意外,没想到自家老爹聪明一世,竟然也这么快就被这只狐狸收买了。哎,他怎么看着他脸上那种洋洋得意的表情那么的……碍眼呢。

    “老头,你承认也没用,贝舅舅可是很反对的。”见黎默恒阴沉的眸光飘过来,司徒兆鑫顿時得意的不行。

    杰斯上前就去拍他脑袋,被他一躲,立即开始吹胡子瞪眼了起来,“我管那死老头同意不同意,他自己光棍多年,早就心里扭曲变态了,也不想想宝贝需要爹地,贝贝需要男人慰藉,不然迟早变得像他一样扭曲。”

    司徒兆鑫噎了一下,拉里闷笑,黎默恒也跟着微微勾起了嘴角,挑着眉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房内唯一的女人。t7sh。

    贝冰榆脸色暗黑,嘴角抖动的像是得了羊癫疯一样,阴森森的眸光飘向杰斯,低气压瞬间环绕整个房间,她出口的话,更是诡异的恐怖,“干爹,你可以回去了,你家里还有n个女人等着你去慰藉,赶紧走。”

    “我都说了,我要找默小子喝酒。”

    贝冰榆狠狠一瞪,“喝什么喝,他受伤了,禁止烟酒。”

    杰斯浓眉一拧,刚想说什么,随即又打住,顿了顿,最终妥协,“好-,那改天再来。哎,中国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看看,马上就心疼上了,走走,我们回去。”

    杰斯说完,也不等贝冰榆赶,当真一马当先,干净利落的走出了诊疗室。

    一出别墅大门,脸上那种颇为遗憾的表情立即收敛了下去,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脸上不再见一丝的波动,说出口的话也带着冷意,声音冰凉如水,没有一丝感情,“回去。”

    门口的四人立即垂首,恭敬的回了一声“是。”

    随即手一挥,暗处窸窸窣窣的走出一大排的人,全都跟在杰斯的身后,浩浩荡荡的走出了别墅群。

    “贝老头还在吗?”他的声音很富有磁姓。

    身后的人一听,立即上前两步,回道:“刚才亚瑟护法来过电话,说贝爷已经睡下了,看来今晚还是没有打算回来。”

    “恩,那就好。”杰斯点点头,摸了摸手中的精致钢笔,大步的走上了车。半晌又拧了拧眉,说道:“明天趁大贝贝不注意的時候,将小少爷偷出来。”

    “……是。”前座的人额角滑下黑线,随即内心开始冒起了冷汗,偷出来?不说小姐知道了自己会被扒一层皮,就是单单偷小少爷,那也绝对是高难度的危险行为。

    “恩,走。”杰斯点头,依旧是冷漠的样子。

    ……………………………………………………

    晚上还有一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