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恐怖宝宝无良妈 »  第235章 失控的亚力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35章 失控的亚力

小说:恐怖宝宝无良妈作者:层层
返回目录

    是那个将她困在房间里三天的男人,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是谁,认识三表嫂吗?

    梁以素心里透着一股子凉意,脚步悄悄的后退,往学生群里钻去,缓缓的弯下腰,将自己的脸隐藏了起来。她不想见他,他是她的一个噩梦,让她午夜梦回当中冷寒森森的噩梦。

    亚力眯了眯眼,他刚刚好像看到一道眼熟的身影,只是一下子又没有了。甩了甩头,他收起疑惑的表情,回头看向前方。

    乔的手下看到那么多的冲锋枪,哪里还敢轻举妄动?纷纷退后几步,挤成了一团。

    亚力稳步走到乔老大的面前,见他腿上血流如注,也只是冷漠的瞥了一眼,脸上没有任何一丝的波动。然而乔老大却震惊了,重重的呼吸了几声,看到他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声声凄厉,“亚力妹夫,亚力妹夫,你来了,快点,救救我。”

    众人一怔,贝冰榆疑狐的抬头,看向同样不解的身边的男人。

    亚力拧了拧眉,平缓的问:“你认识我?”

    “你,你不记得我了?我是……琳琳的混血表哥呀,是我,乔……”乔老大忍着痛,脑袋开始嗡嗡作响,根本就没办法去细想为什么亚力会带着三十多个人出现在这里,也没去细想为什么贝冰榆吹了一个口哨,他就拿着枪冲了进来,甚至那些拿着冲锋枪的黑衣人,将墙头对准了自己的手下。

    叶晨等学生面面相觑,他们认识?那这三十几个拿着冲锋枪的黑衣人不是跟他是一伙的,那他们岂不是全都死定了?

    贝冰榆冷冷的看了亚力一眼,讥讽的勾起嘴角,反手一扇,在乔的脸上留下一个重重的五指印,“我说是谁那么不识相呢,原来是那个贱人的表哥呀,果然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啊,这不入流的人都投胎在同一家人了。”

    亚力的脸色很是难看,如果这个男人真的是琳琳的表哥的话,那他就太不知好歹了。

    “你……你还敢打我。”乔被他打得脑袋偏到了一边,指着亚力奋力的说道:“你知不知道他是谁,你还敢当着他的面打他老婆的表哥,你这个贱女人,果……唔……”

    贝冰榆尖细的鞋跟恶狠狠的踩在他的伤口上,笑容阴森,瞥了亚力一眼,道:“他是谁?他不就是黑手党下面的四大护法吗?我说你的胆子这么大,敢如此肆无忌惮的杀人伤人,原来你将自己看做是黑手党的一部分了?你自持有他这个表妹夫撑腰,所以底气足了,连我的学生也敢打了是不是?”

    黑手党?景逸然和其他人再一次的面面相觑,这个男人居然是黑手党的护法?那,那他们,到底是哪一边的?

    只有沈竞康一人冷凝着表情看向贝冰榆,黑手党吗?她跟黑手党有关系,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身手,所以身上才有枪,所以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

    “你……嘶……你既然知道,还不放了我?”乔老大觉得这个女人真是疯了,要不就是已经气得死去理智了,不然怎么敢这么说话?他忍着痛吃力的将视线移到亚力身上,呼道:“妹夫,你快点杀了这个女人,我好痛啊,快点将她杀了……”

    贝冰榆松开脚,冷漠的站直身子,扫了那三十多个拿着冲锋枪的黑衣人,笑得那叫一个如沐春风。她没再看亚力,清脆的声音朗朗响起,“他说杀我,你们觉得呢?”

    三十二个黑衣人脸上整齐划一的露出嗜血的表情,异口同声的回:“敢动小姐者,一律灌水银,丢到海里喂鱼。”他们的声音很大,震得整个酒-都颤了颤。

    贝冰榆轻笑:“如果你们的护法要杀我呢?”

    亚力的身子猛然一怔,错愕的看向她。

    “……敢动小姐者,一律灌水银,丢到海里喂鱼。”犹豫了一秒,三十二人再一次异口同声的回答。

    亚力苦笑了一声,垂着头对着她说道:“小姐,你明知道属下即使自己的命不要,也不可能杀你的。”

    贝冰榆摇摇头,长叹了一声,还是没有看他,“难说啊,这个要你杀我的人可是金琳琳那女人的表哥呢,多么亲密的关系是不是?他可是你亲戚,比我这个外人的关系亲密多了。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被你家夫人吹吹耳边风,真的拿我当成耳边风,要趁此机会灭了我呢。”

    “小姐。”亚力蓦然抬起头,神色严肃,声音陡然变大,倒是将身边的贝冰榆吓了一跳。他的表情透着前所未有的认真和恼怒,看着她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无奈,以及肃穆,“小姐,我还不至于那么是非不分,不至于因为几句话就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情来,所以,请小姐不要再对我有偏见,亚力对小姐,绝对是忠心的。”

    贝冰榆沉默,随即微微的挑眉,语气中带了一丝的锐利,“是吗?既然这么是非分明,那么当初航航和天天去揍安德鲁的時候,要求你查出谁是偷盗夜壶的時候,你为什么开枪打死了他?呵,亚力,你什么想法我难道不清楚吗?无非就是害怕安德鲁供出金琳琳,将她牵扯了进来,所以你干脆打死了他,死无对证,是吗?”

    亚力一怔,看着贝冰榆那双带着怒意的眼神,苦涩的笑了笑:“原来小姐还是因为那件事情对我存有偏见,我承认,当初,确实有欠考虑。”

    “呵。”贝冰榆冷笑,手指指着已经傻掉了的乔老大,厉眸直直的看着面前的男人:“那么现在呢,你还有欠考虑吗?你打算怎么处置他,恩?大舅子?”

    乔老大终于从两人的对话中了解了贝冰榆真是的身份,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竟然是传说中杰斯疼之入骨的干女儿,她是小姐,是黑手党的小姐?

    乔老大整个人已经处于崩溃的状态了,整个身子都发抖了起来。

    然而,更加震撼的却是贝冰榆的那一群学生,黑手党的小姐=贝老师?天啊,这怎么可能,做梦的做梦的,今天发生的一切都那么的诡异,一定是在做梦。

    沈竞康的目光灼热灼热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紧盯着那个一脸倨傲的女人,几乎要将她看穿了一样,那么的锐利。

    所有的人都听着两人的对话,叶晨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此時此刻,心里才有了那么一丝的后怕。这个女人怪不得这么嚣张,怪不得有那样的魄力,原来有这么大的背景在撑着。他突然想起他们在葡萄园见到的那几个身强体壮的男人,他们恐怕也是黑手党的-,还有那个霍尔……

    叶晨一把将身后躲着的梁以素拉了起来,低声问道:“你早就知道她的身份是不是?”所以才会拼命的让他们等着贝老师过来。

    梁以素着急的朝着对峙的两人看去,见没什么动静,忙将叶晨的手甩开,不耐烦的说道:“是啊是啊,我一早就知道了,是你们自己不听而已。”

    “你……”叶晨瞪着眼,却硬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而沙发前的亚力此刻却淡淡的开口了,声音透着冷酷,“小姐说怎么处置他,便怎么处置?”

    “如果我要你杀了他呢?”贝冰榆讥讽的看着他。

    亚力和他对视,片刻犹豫都不曾,将手中的枪直直拿起,瞄准乔老大。

    “不要,不要杀我,亚力,亚力护法,看在琳琳表妹的份上,饶了我。”

    贝冰榆轻笑,“你就不怕金琳琳找你闹?不怕金家找你算账?”

    亚力眼神漠然,平淡无波的样子,“这没什么好闹的,他伤了小姐的学生,还想对付小姐,本来就罪有应得。”

    贝冰榆认认真真的看了他一眼,转身,毫无眷恋的走了。

    背后‘砰’的一声枪响,亚力看了一眼额头冒着血洞的男人,眼神依旧冷酷不带一丝感情,收起枪跟在贝冰榆的身后。随即对着酒-内的三十几个黑衣人低沉的说道:“一个不留。”

    “不,不要杀我们,不要……”

    “我们错了,不要……”

    “我以后再也不敢了,真的再也不敢了。”

    乔老大死了,这些便是乌合之众,只是贝冰榆知道,这些人和乔老大一样,心狠手辣,嗜血狂暴。她没有阻止,也不会去阻止,她的心,在看到迟理两人被打得奄奄一息的時候,那副嗜血的种子就在疯狂的滋长,想压都压不住。

    亚力冷着一张脸,跟在贝冰榆的身后,一同朝着门外走。

    梁以素看到亚力朝着这边走来,连忙去挣脱叶晨还拉着自己的手,焦急了想要躲起来。叶晨皱了皱眉,见沈竞康他们也在跟着往外走,其他学生更是震撼的表情下意识的跟着抬步,便也想着跟上去,手一松,放开了梁以素的胳膊。

    只是没想到梁以素惯姓太大,猛然的朝着后面倒退了无数步后,终于撞上了一个身体,这才生生的止住步子。

    她松了一口气,卡在喉咙口的尖叫到底没有发出来。随即便想转身对着身后的人说谢谢,然而下一秒,她的双手迅速被那人钳住,一把大刀架上了她的脖子。

    梁以素惊恐的回头,倒抽了一口凉气。她怎么这么倒霉,居然撞到了正打算逃跑的乔老大的手下跟前。

    “住手,都住手,不然我就杀了她。”那人一声吼叫,拉回了所有人的目光。

    贝冰榆和亚力同時停下脚步,齐齐的回头看去。前者眸光瞬间锐利,垂着身侧的拳头倏地握紧,怒道:“你敢动她一根汗毛试试。”

    亚力眯了眯眼,本来对这个女人并不上心,等到往前走了两步,才看清被挟持的女人到底是谁。他的瞳孔猛然放大,错愕的瞪向梁以素,惊呼道:“是你?”

    默人没贝。“不是我。”梁以素下意识的回答,随即懊恼的想要咬掉自己的舌头。

    亚力直直的看着他,那深深的好似要将对方烧伤的眼神,就连贝冰榆都感觉到不可思议的灼热。

    她微微皱起了眉头,亚力,你的心里既然有了金琳琳,那就不要招惹素素。

    贝冰榆双手一收,往他面前挪了一步,挡住他的视线,对上那个挟持着素素的男人。

    亚力微微一愣,半晌抿了抿唇,苦涩的垂下头。片刻后,再次抬起头来,方才的灼热已经不复存在了,看着素素的眼神里,就如同看着陌生人一样。

    他打开了手枪的保险,冷酷无情的警告那个连拿着刀都开始颤抖的男人,声音冰冷,“我劝你最好放开她,否则我会一点一点的折磨你到死。”

    “不,不放,除非你们放我走,不然,我就杀了她,我说到做到。”男子见着那只黑色的枪口,想到现在还死不瞑目的乔老大,手便抖得更加用力,一个不慎,就在梁以素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痕迹。

    亚力的努力维持的平静眼神在一瞬间变得暴戾,“我让你放开她,听到没有。”

    贝冰榆诧异的看向一向冷静的亚力,很难得在他身上见到这样狂暴的怒意,她一点都不怀疑,这个男人要是落到他的手里,绝对会被挫骨扬灰的。

    那男人倒抽一口冷气,哆哆嗦嗦的开口道:“你放我走,给我准备车子,准备钱,快点。”

    贝冰榆眯了眯眼,刚想回答。亚力冰冷的声音已经领先一步响起,“你做梦。”

    “亚力……”贝冰榆惊呼,他到底有没有想要救素素的打算?

    亚力不理她,眼睛一直集中在素素脖子上的那把大刀上,手臂上的青筋已经愤胀的凸显出来。他就这样紧紧的看着,眼神冰冷无情。

    下一秒,他的眸子突然眯了眯,对着持刀男人身后的白发男子使了使眼神,那是他这么多手下当中和自己最有默契的人,不用他多说什么,他便了解他的用意。

    可是贝冰榆不了解,看到这样的亚力,她再次失望了。冷哼了一声,对那持刀男人说道:“我答……”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的一个黑衣男子拉了过去。她不悦的回头瞪他,却见那男人在他耳边压低着声音说道:“小姐,护法这是在救他,这挟持女生的男人我认识,他算是乔老大的得力助手,最会使心眼,也最心狠手辣,最擅长撕票。如果那女生被他挟持出门了,可能就真的完了。”

    贝冰榆眉心紧拧的看着他,见他用力的点点头,算是大致相信了。这才将目光调到亚力的身上,循着他的视线,也看到了男人身后的白发男子,心里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放我走放我走,不然我真的动手了。”那男子见亚力和贝冰榆久久没有表态,心里慌了,手上乱了,抖着大刀又近了贝冰榆脖子几分。

    亚力眼神豁然收缩,却依旧没有退步,冷硬的嘴角微微勾起,冷笑道:“你以为,我们会为了一个女人众虎归山吗?今天无论如何,你都必须死在这里。”

    “哼,你会的,这个女人是你家小姐的学生,她不会丢下自己的学生不管的,否则她也不会拼命的去就那两个小子了。”

    “是吗?那要不要试一试?”亚力冷冷一哼,对着其他黑衣人说道:“所有的人,一个不留,全部杀了。”

    那男人倒抽一口冷气,不敢置信的看着他挥下来的手,无法相信他真的敢这么做。他的神经已经紧绷到一个临界点了,耳边却在此刻听到了‘砰砰砰’的声音,以及自己兄弟们一个个倒下去的惨叫声。他的神经,‘啪’的一下终于断了。

    亚力冷冷勾唇,示意身后的白发男子可以动手了,自己的脚步也开始微微挪动。

    白发男子点点头,正想动手,蓦然听到持刀的男人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好,你们这么狠,杀了老大,杀了我们兄弟,我反正逃不了了,可是我也要人给我陪葬,去死。”

    亚力眉心一跳,惊呼一声,“不好,快动手。”

    然而他们到底还是晚了一步,刀子重重的在梁以素的脖子上一划,带出一长串的血丝,如同慢动作一样,一点一滴的洒在了上前的亚力身上。颈部的血,不要命的疯狂的飚了出来。

    亚力瞬间目光爆裂,将她抱住,“该死的,梁以素??”

    “将她的伤口捂住。”贝冰榆连忙上前,也慌乱了起来,用手捂住她飙血的脖子。

    梁以素已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她就感觉到痛,很痛,脖子传来的尖锐的感觉,让她有种错觉,自己在慢慢的消逝当中。

    亚力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忙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缠上她的脖子,紧紧的堵住鲜血。他拼命的抑制住自己发颤的双手,将梁以素抱了起来,就急急的往外冲,什么都顾不得了。

    一群学生早在亚力要进行杀戮之前,就将他们赶到外面去了。此刻众人见到全身是血的梁以素,全都震惊了,就要上前。

    亚力却暴怒的吼:“都给我滚开。”众人被他的怒气吓到,居然就这样生生的给他让出一条道来。

    亚力呼吸粗重,抱着素素直奔停在巷子口的那些车子边。

    “素素,素素你怎么了?”霍尔来得晚,却没想到一下车就看到这般的情景,心跳都差点停住了,迈上前就想要去查看。

    亚力看都没看他一眼,一把将他撞了开去,直接吼道:“我说让开,听到没有。”他的双目赤红,時不時的垂首看向怀里的女子,见她此刻已经昏迷了过去,更加焦急的直踹车门,“开门。”

    霍尔从来没见过这般失控的亚力,有些错愕和震惊,却还是奋力的将车门打开,率先钻进了驾驶座上。

    贝冰榆随即跟上副驾驶座,看了一眼后座上紧紧的保护着素素的亚力,眉心微微一拧。车子便如离弦的箭一样,冲向了离得最近的医院大门。

    站在原地的学生面面相觑,惊魂未定,酒-内传来的惨叫声让他们瞬间毛骨悚然了起来。浓郁的血腥味窜入他们的鼻孔里,仿佛身处地狱里一样的让人心惊胆颤。

    他们至今都不能消化贝冰榆是黑手党小姐的消息,犹如惊天霹雳一样,太震撼人心了。

    “竞康……”叶晨走到他身边,拧了拧眉,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走-,先去医院看看迟理他们三个。”沈竞康看着贝冰榆远去的背影,眉心紧拧。

    众人纷纷点头,只想赶紧的离开这个宛如地狱般的地方。原来黑帮恶斗,竟然是这么不要命的。他们的眼里,真的是一点王法都没有了,死了那么多人,贝老师打算怎么善后啊?

    一行人朝着巷子口走去,没想到旁边窜出一个中年男人,见到沈竞康,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急声的问道:“竞康,没事。”

    “褶叔?”沈竞康一愣,这才想起让褶叔找警察的事情,蓦然心一惊,左右看了看,焦急的问道:“褶叔,那些警察呢?”他们如果看到了贝冰榆这么嚣张的做法,即使黑手党再狡辩,也一定不容易善了的。

    刘褶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力的说道:“他们说这是黑帮恶斗,看到那个什么黑手党的护法出现,就逃之夭夭了。竞康啊,幸好你没事,你说你怎么就惹到了黑帮了呢,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你让我怎么跟你爸爸交代啊?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放心-,我没事,不过这件事情说来话长,褶叔,我们先离开这里,慢慢说。”

    血腥味又浓郁了许多,沈竞康拉着刘褶的手,带着一众学生匆匆的离开了巷子,依旧坐着那辆大巴去了迟理三人所在的离此地最近的医院。

    手术室的门口焦急的坐着三个人,贝冰榆眼神凝重,手指用力的绞着,心里自责的不得了。素素流了那么多的血,要是有个万一,那怎么办?

    霍尔见状,挪了一个位置坐在她的身边,悄悄的握住她的手,轻声道:“大贝贝,你不要着急,不会有事情的,刚刚医生也说了,没有意外的话,很快就好了的。”

    贝冰榆只是胡乱的点头,眼神已经无措。

    站在手术室门口的亚力眼睛依旧赤红,双目紧紧的盯着那盏手术中的亮光。他此刻已经是上身**了,仅有的两件衣服,一件给梁以素堵住伤口,一件披在她的身上,然而尽管如此,他的身上依旧全是汗。

    他心里很乱,脑子里一片空白,仅有的几个画面也是在一遍一遍的回放着女人全身是血的样子,仿佛那股子血腥味还充斥在他鼻尖,让他呼吸困难,心口窒闷。

    “护法,护法,来了。”走廊边匆匆的跑来两个人,一个黑衣的男人扯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火急火燎的往这边冲了过来,那医生被他扯得有些踉跄,几欲跌倒。

    贝冰榆几人眼睛一亮,忙迎了上去。拉里的出现最起码让他们心里安定了不少。

    “小姐……”拉里气喘吁吁的站定在她的面前,才刚刚说了一个字,就被随后而来的亚力扯着往手术室走。

    “拉里,素素就拜托你了。”贝冰榆只能对着他的背影喊。

    拉里点点头,匆匆走了进去。二楼的走廊出口早就被黑手党的人挡住了,因此整个走廊里,就只有他们几人而已。

    亚力见人进去了,松了一口气,这才接过黑衣男子递过来的衣服,胡乱的套在身上。

    寂静的走廊里,再一次的沉默了下来,没人说话,只是安静的盯着手术室的门。直至走廊尽头传来轱辘声,才将众人的视线拉了过去。

    贝冰榆诧异的看着黎默恒坐在轮椅上一点一点的朝着自己而来,一直到他固定住轮子,抬起手擦拭她额头上的汗水時,她才声音飘渺的开口:“对不起,我没照顾好素素。”

    黎默恒心疼的拥着她,轻声道:“素素会没事的,不要担心,拉里不是进去了吗?他医术好,你可以放心的。”

    贝冰榆不语,依赖的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時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几人的心情也越来越烦躁,亚力将穿上身的衣服又脱了下来,伸手抹了一把脸,“我去洗个脸。”他说完,人也转身走了。他不能在那里再待在下去了,他的脑子已经嗡嗡嗡的都像是没有了知觉一样,脑子里出了梁以素浑身鲜血的模样再也没有其他的了。

    贝冰榆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又看了看身边的霍尔,眉心轻轻的拧了起来。

    “他就是亚力?”黎默恒清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这是他第一次正面看到亚力,却跟他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看他的样子,倒是高大帅气,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魄力让人有些难以名状的敬畏,这个男人是个很强悍的角色,怪不得能坐上如今这样的地位。只是,眼光未免太差了一点,听说是金琳琳的未婚夫?那个女人那么丑,全身上下没一处优点,他怎么就会看上她呢?

    贝冰榆回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他和素素认识?”黎默恒又问,这人的样子让人不禁联想翩翩,若是真跟素素是萍水相逢,以他这样的身份怎么也不可能这么担忧的守在门外。

    贝冰榆叹了一口气,又看了霍尔一眼,轻轻的‘恩’了一声,随即抬头道:“这件事说来话长,回去以后我慢慢的讲给你听。”

    ‘哗啦’一声,没想到她话音刚落,手术室的门便被打开了,贝冰榆急忙起身,推着黎默恒的轮椅匆匆上前。

    拉里抹了一把汗,呼出一口气,笑道:“没事了,手术很成功,只是最近几天她可能会比较辛苦,不能吃喝……”后面说什么,贝冰榆已经无暇去听了,只要没事,她的一颗心就安定下来了。

    梁以素被推到了vip病房,有最好的照顾。贝冰榆进去,看到她苍白的脸色,心里有些难受。

    ‘砰’的一声,病房的门被重重的推开,贝冰榆拧着眉头看过去,这才发现亚力慌乱的跑进来的样子,见到床上沉睡的梁以素時,闭着眼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贝冰榆心里开始直打鼓,既然素素已经没事了,可是有些事情却不能任由他发展下去的。抿了一下唇瓣,她迈步走到了亚力的面前,轻轻开口:“亚力,拉里说素素没事了,你回去-,让霍尔在这边照顾就行了。”

    “霍尔?”亚力回头,眼神锐利的射向他,看了一阵后,又僵硬的转了回来,声音冰冷,“不用,我自己会照顾。”

    “以什么身份照顾?”霍尔倚靠在床边,声音清朗。

    亚力紧绷着嘴角,沉默,半晌,也冷冷的勾唇,“那你又以什么身份照顾?”

    “朋友。”霍尔坐到他的对面,双手环胸,定定的看着他。

    “……”亚力锐眸回视,良久,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她的第一个男人。”

    霍尔摇头轻笑,淡定反驳,“那也不一定是最后一个男人。”

    “你说什么?”亚力额角上的青筋根根浮现,提着他的衣领怒目相视,在场的几人全都看到了他暴怒的神采,呼吸急促的看着面前的霍尔,“你,你和她……你们?”

    “所以……”霍尔一把将他的手扯开,冷笑道:“你可以走了……”

    “砰……”

    “唔……”

    谁都没料到亚力会突然出手,霍尔吃了一拳,俊脸上一阵尖锐的痛传到了脑门上。亚力的手劲本来就大,更别提是在那么愤怒的情况下,他的嘴角,几乎立即会渗出了血。

    霍尔眉心一拧,鲜少发怒的他,立即双目猩红,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就要冲上去对着亚力揍回去。

    ‘嘎吱’一声,黎默恒划着轮椅熟练的挡在两人中间,止住了霍尔的拳头,他抬起头微微的笑着,笑意却未曾达到过眼底,对上亚力的眼神,扯了扯嘴角,“亚力?”

    “是。”

    “我是黎默恒,我想你应该认识我,不过你应该不知道,我还是梁以素的表哥。”见他怔了一下,他扯着嘴角接下去说道:“我不知道你和素素是什么关系,不过很感激你刚才那么努力的去救她。听你刚才的话,你和素素应该有过关系,至于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是不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我也不打算追究了。可是……”

    黎默恒顿了顿,眼神瞬间锐利,唇瓣冷硬,“可是,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有一个未婚妻,金琳琳,对。”

    亚力脸色一白,瞬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倒退了一步。是啊,他还有个未婚妻,他的琳琳,他很久以前就认定的新娘,他已经背叛她一次了,难道还要背叛她第二次吗?可是,自打见到梁以素开始,他竟然连想都没有想过她,他真是混球。

    黎默恒冷笑,“所以,亚力,你可以回去了。”

    “我……”他的眼神下意识的看向梁以素,随即抿着冷硬的唇,转身大步的离开了病房,走到门口的時候,又回头看了霍尔一眼,那眼神里的复杂情绪,让霍尔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贝冰榆沉思了起来,眸光悠悠的转向沉睡在床上的梁以素,素素,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霍尔,好好照顾素素,我去看看我那几个学生。”抓着黎默恒轮椅的推手,跟霍尔交代了一句,也跟着转身走出了病房。

    迟理几人的病房也在二楼,整个二楼已经全部给他们包了下来,只是他们离得远,在走廊的另外一段而已。

    病房外站着十多个学生,一个都没有走,见到她来時微微一怔,随即看到她推着的黎默恒,诧异的差点站不住脚。

    原来,那些传闻是真的,贝老师和默三少,真的在一起了,果然在一起了,一点都没错的在一起了。

    众学生咽了咽口水,他们今天受到的刺激太大了,一个还没消化就立即接着来另外一个。一开始贝老师身上带着枪,那么雷厉风行的一枪打穿了乔老大的腿,已经让他们胆颤心惊了,没想到立即就让他们知道她竟然是黑手党的小姐,这不是还处在震惊中吗?默三少就出来了,贝老师,你到底还有多少强悍的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一次姓说清楚-,下一次,他们真的再也不敢不听话了。

    贝冰榆疑惑的看着众人脸上的怪异表情,心一惊,急忙的问道:“他们怎么了?”

    难道还是来晚了吗?来不及了,该死的,怎么会这样。

    “啊,什么怎么了?”

    叶晨一出病房门,就看到这一幕,看了一眼低敛着眉目的黎默恒,心里不是滋味了起来,从前他也一直将他当成偶像一样的崇拜,可是如今,一看到他和贝老师在一起,他就会想到好友颓废的样子。

    浅浅的叹了一口气,耳边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嘴角抽了抽,回道:“他们没事,除了迟理受了枪伤比较严重,医生说还需要观察观察,其他两个已经没事了。老师要去看看他们吗?”

    贝冰榆抿了抿唇,点点头道:“好。”

    三个人分别住在两个房间,迟理比较严重,单独住着一间。沈竞康拧着眉头站在玻璃窗外,见到她来,微微侧开身子,却在下一秒,见到了随之而来的黎默恒。

    他的眸光瞬间变得深邃,燃着某种不知名的情绪在里面,身侧的拳头缓缓的收了收。

    黎默恒含笑,将他的动作尽收眼底,几不可见的扯了扯嘴角,大掌非常自然的握着贝冰榆垂在身侧的小手,对着沈竞康点了点头,好听磁姓的声音随之响起,“好久不见。”

    沈竞康脸色有些难看,却也微微点点头,客气的问道:“默三少这脚怎么了?”

    黎默恒无所谓的笑了笑,耸耸肩道:“冰儿的家人太凶悍了,据说要娶她就要过五关斩六将的,这不,见家长以后的结果,不过好歹是通过了。”

    贝冰榆诧异的垂首看他,沉默了下,却也什么都没有说,也好,趁此机会,让他死心。

    沈竞康见她没有反驳,愤然的捏紧拳头,眸光死死的盯着他们交握的双手,灼热灼热的,半晌,失态的走出了病房。

    黎默恒淡淡的笑了,却也松了一口气,似笑非笑的看向眉心微拧的贝冰榆。

    “怎么,舍不得?”他的手重重一捏,贝冰榆吃痛,恼怒的看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心里有些难受不行吗?”

    “不行。”他霸道的回,眉眼都冷了下来。

    贝冰榆抽了抽嘴角,什么话也没有说,叹了一口气道:“行了,回去。”

    两人再出来時,外面已经没有了沈竞康和叶晨的身影了,其他学生眼神齐刷刷的集中在他们两人的身上。

    贝冰榆黑线,推着黎默恒离开了。

    走出了医院,才发现经过这么一折腾,竟然已经到了半夜。没有了消毒水的味道,外面的空气清晰了许多,贝冰榆深吸了一口气,眉眼间落下了一丝的疲累。

    “走。”

    两人回到别墅時,才发现整幢楼里面灯火通明,谁都没有睡,就连贝伟明也坐在沙发上,单手抱着航航等着。

    航航揉着眼睛等了好久,见到门外的人時,瞬间精神百倍,小炮弹立即便冲了过来,贝冰榆连忙伸手接住,却没料到他身后还有一个接着往她怀里冲,差一点就要讲她撞翻了下去。

    “妈咪,你们终于回来了。”

    “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还没睡?”她左右两手各牵着一个小家伙往里走。

    贝伟明睁着一双茫然的眼,声音透着沙哑,微微低沉的说道:“拉里火急火燎的赶去,虽然说受伤的不是你,但是你现在还没回来,说明事情有些严重。不过既然你没事了,那就早点休息。迟翼,扶我回房。”

    贝冰榆顿了顿,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欲言又止,半晌,才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轻声回道:“是,舅舅。”

    贝伟明脚步略停,随即回房。

    航航坐在贝冰榆的腿上,先前的睡衣一扫而光,蹭着她的手臂就往她怀里钻,“妈咪妈咪,谁受伤了,我告诉你哦,我和天天一听说这个事情,连忙炼制了丹药,能起死回生的,你帮我带过去-,效果杠杠滴。”

    “是啊是啊,婶婶,我和航航努力了很久的,可是一直找不到太上老君的那个炼丹炉,所以只好用高压锅了,可能效果就没有那么好了,不过,一定也能起死回生的。”天天紧跟着附和。

    黎默恒闷笑,贝冰榆狠狠的拍了一把额头,看向两个神童,嘴角抽搐的问:“老实说,你们看西游记看到第几遍了?”

    航航和天天对视一眼,双双扳着手指头开始数。

    “三遍。”

    “四遍。”

    口径不一,两人顿時开始怒目相对。

    贝冰榆叹了一口气,“虽然那是经典,不过你们两个也看了太多次了-,换一个,我介绍你们去看……还珠格格。”

    “妈咪,你肿么能这样,那是情情爱爱的,航航还小,航航还很纯洁,航航知道早恋是不对的,你肿么能这样?”

    天天猛点头,“对,天天也很纯洁的。”

    这话一出,其他三人立即看向他,航航直接跳了起来,怒道:“你纯洁个毛啊,你都有女朋友了。”

    天天一怔,开始对手指头,“我们只是拉拉小手,我都还没亲过她……”

    贝冰榆仰天长啸,这两个到底是从哪个外星球来的?太变态了。

    航航非常鄙视的看了天天一样,随后又回过头来,纯真的笑容挂上眼角,笑眯眯的说道:“妈咪,我去给你拿仙丹。”

    说着,蹦跶着跳下了她的大腿,闪身跑进了厨房。

    贝冰榆还来不及阻止,另一边的天天也赶紧跟了进去。

    黎默恒轻咳两声,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冰儿,我们的儿子……真纯洁,对。”

    贝冰榆狠狠的瞪了他一样,阴阳怪气的开口:“是啊,肯定比你当初要纯洁多了。”

    “……”黎默恒貌似想了一下,紧接着郑重摇头,“不,我那時候应该也很纯洁。”

    贝冰榆手指颤抖,又有了想要掐死他的冲动了。

    门外这次却走进来一个人,贝冰榆立即正襟危坐了起来,看向来人,低声问道:“如何了?”

    那人走到两人面前,压低着声音回道:“小姐,金琳琳今天倒还安分,估计是还没消化姑爷去找她的喜悦。就连亚力护法这么晚回去,她都没有给他打过电话追问过,而且早早的上床说要睡美容觉了。”

    “是吗?”贝冰榆眯了眯眼,轻声道:“你继续看着她,有任何的消息随時汇报。”

    “是,小姐,那我先走了。”那人呆的時间还不过一分钟,便又匆匆的离开了,门外月光璀璨,照在她微微抬起的侧脸,赫然便是一直在金琳琳身边的女佣。

    门内的黎默恒见她走的远了,便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低低的说道:“没想到她是你的人。”

    贝冰榆冷哼了一声,默默的坐回到了沙发上。半晌,盯着他的侧脸看了起来,蓦然谄媚的笑了起来,“默三少,我们把计划提前。”

    黎默恒眉心一拧,推着轮椅就要往楼梯口的方向划去。

    “诶,诶……”贝冰榆忙拉住他,焦急的说道:“这件事拖下去也不是办法是不是,早点收拾了她,我就不用担心受怕了是不是?”

    “担心受怕?”黎默恒斜睨了她一眼。

    贝冰榆忙将他的轮椅拉了回来,脑袋猛力的点了点,差点将头给点下来,“是啊是啊,我这不是担心你被她给勾引去了嘛,所以让会这么急迫的想要将她踹死嘛。”

    她的声音嗲嗲的,带着前所未有的颤音和柔媚,可是表情却那么自然,一点做作的感觉都没有,黎默恒顷刻间整个身子都酥了,喉头不可抑制的滚了滚。

    手上一个用力,将女人拉到了自己的腿上,压下她的脑袋狠狠的吻了上去,重重的像是惩罚她又像是惩罚自己一样,带着狂热的温度,将两人彻彻底底的燃烧了起来。

    良久之后,他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声音暗哑,带着压抑的性感,“我明天去见她,但是晚上,你要补偿我。”

    贝冰榆脸一红,无声的撇开眼,算是默认了。眼神却在飘向贝伟明卧室方向的時候瞬间收缩了一下。

    抿了抿唇,她这才忧心忡忡的问道:“我舅舅,今天都和你谈了什么?”

    黎默恒轻笑,摩挲着她粉嫩的脸蛋,笑得如沐春风,“他说只要我找到你妈妈,就同意我们两个在一起。冰儿,你放心,如果你妈妈真的在z市失踪的话,我一定会找到她的,恩?”

    “恩……”

    厨房内,两个小脑袋聚在一起,眸光灼灼。

    航航手中捏着一只小丸子,看向同样捏着一颗小丸子的天天,脸色很是慎重,“你看到没有?”

    “恩,看到了,三叔和婶婶才是最不纯洁的。”天天也非常慎重的点头。

    航航一个栗子敲到了他的脑门上,气哼哼的开口:“谁跟你说这个了,就知道你心里只想着和你女朋友什么時候玩亲亲,天天,我告诉你,你再这样,我真的真的真的回鄙视你的。”

    天天嘟着小嘴,他哪有这么不纯洁?t7sh。

    “我是说,你刚刚有没有听到那个女佣姐姐的话,她说金琳琳呢,就是那个欺负你的坏女人。那个佣人姐姐说我爹地去找过她呢,而且爹地说明天还要再去找她呢,你说我们是不是也要做点什么?”

    天天托着下巴想了想,“对,我也觉得,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

    “恩,而且长得这么丑。”

    “丑八怪。”

    两个小家伙顿時击掌为盟,很是兴奋的商量着明天的大计。

    而另外一幢别墅内,此刻静谧的连呼吸声都能听到。

    亚力一回到家,就看到躺在床上睡的香甜的女人,嘴角笑了笑,然后下一刻,他的脑子里又出现了梁以素的脸,半年前她倔强的表情,半年后她浑身浴血的模样。

    伸手揉了揉眉心,他觉得自己真是中蛊了,看到金琳琳不但一点喜悦的感觉都没有,反而有了……退却。

    洗完澡,再次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掀被的动作停了下来。顿了顿,走出了主卧室,随便挑了一间客房走了进去。然而躺在床上,却是一夜无眠。

    次日一早,天才蒙蒙亮,他便又翻身坐起,去主卧室看了一眼金琳琳,便拿着外套匆匆的出门了,车子的方向,直冲医院。

    …………………………

    上传的匆忙,错别字貌似挺多的,好-,以前好像也不少……

    推荐好友文文《作假成真:总裁惹上身》

    当无心女碰到冷情男,

    当‘花瓶’秘书碰到帅气多金的白马总裁,

    当私生女碰到正出的继承人,

    当……

    啊?哪有那么多的当啊?

    莫思真烦恼的抓起护照就跑,

    明明她是他的游戏,而她也很努力的扮好他所需要的角色,

    可为什么游戏都结束了,他反而不肯放开她?

    他什么時候由花心男变成专情男了?

    哇,说好了只是玩玩而已,再这样玩下去就不好玩了啦?她可不可以不要玩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