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恐怖宝宝无良妈 »  第243章 争锋相对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43章 争锋相对

小说:恐怖宝宝无良妈作者:层层
返回目录

    贝冰榆几人走出病房,带上房门,却全部都静悄悄的,一声不吭。

    直至走到走廊尽头,她才斜着眼睛去看霍尔,这小子怎么一点紧张都没有,亚力都跟素素同床共枕了,都不见他表个态,他是什么意思?

    “咳咳。”黎默恒轻咳了一声,将她的脑袋转了回来,对于她看着别的男人显然很不乐意。

    贝冰榆嘴角抽搐了一下,将他的大掌拿了下来,谁知再回头看時,霍尔已经消失无踪了。贝冰榆的教训还含在喉咙里没吐出来,顿時憋得厉害,捂着胸口便呛咳了起来。

    黎默恒伸手给她顺了顺背,挑着眉说道:“冰儿,这是素素自己的事情,我们干涉的太多也没用,顺其自然。”

    贝冰榆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航航的聪明一向都是遗传自我的。”黎默恒低低的笑着,那模样就像是一直老狐狸一样,精光乍现。

    贝冰榆嘴角微抽,“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你也可以这么自恋的,航航的自夸自擂原来也是遗传自你的。”她斜睨了他一眼,将他撑在自己肩上的手臂一甩,大步的走了开去。

    黎默恒差一点一个不稳摔到了地上去了,忙伸手撑住墙壁,看向那个逐渐远去的没心没肺的女人。

    腰间的手机就是这个時候响起来的,他拿出来一看,眉心皱了一皱,竟然是金琳琳发过来的信息。

    “默三少,你什么時候有空,我们聊聊。”

    黎默恒勾了勾唇角,往前走了几步,直至走到和贝冰榆并排而行時,才将手机往她面前摇了摇。某女当即气得想摔了电话,这不要脸的女人,还真沉不住气。

    “我要怎么回?”黎默恒又将身子撑在她的肩膀上,似笑非笑的将难题丢给了贝冰榆。谁让这个女人交给他这么艰难的任务,竟然想到让他去施展美男计。

    贝冰榆眯着眼睛瞪着前方的墙面,语气阴森森的带着寒气,“你就说,暂時被我这个恶女人拖住了,没办法抽出身来,,晚两天再说。”

    黎默恒听话的点点头,手指在上面敲击了几下,一条带着浓浓情意的短信就发了过去。

    那边迅速的回了一个‘好’字,以及一个爱心。

    黎默恒冷笑一声,直接删掉了她的信息。

    “对了,金氏收拾的怎么样了?”贝冰榆满意了,将他的手机放入自己的袋子当中,这才扶着他一步一步的朝着迟理他们几个的病房走去。t7sh。

    黎默恒眸光瞬间变得锐利,紧紧的眯了起来,“差不多该收网了。”

    两人边聊边走进迟理的病房,他人早在两天前就醒过来了,医院这边,每天都有几个学生在这边轮流照顾着。除了三年一班和应家多知道这件黑帮争斗的事情外,其他来意大利的老师和学生都还被蒙在鼓里。

    贝冰榆的意思,是暂時将这件事情保密,毕竟迟理三人都伤的比较重,这要是传出去了,学校的声誉会大大的折损,以后恐怕没有哪个家长会再信任晨曦学院了。

    而迟理醒过来的第一句话,竟然也是要求这件事情保密,或许是不想父母担心,也或许和贝冰榆等人有着一样的担忧。因此他自己要求回国后,亲自将这件事情告诉家人,毕竟,人没事就好。

    贝冰榆认同,便让人用最好的医疗技术帮他检查,最好是在他身上连一点疤都不要留下。只是大家其实都明白,迟理的腿遭受了枪伤,肯定会有一定的折损的。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命保住了。

    贝冰榆和黎默恒进去的時候,守在病床边看书的人是叶晨,见到他们,只是微微的耸了耸肩,便出门了。

    再回来時,他们已经和迟理说完话,准备出去了。叶晨顿了顿,脚跟一转,还是跟了上前,走到门外的走廊上,才喊住了贝冰榆,“老师。”

    “恩?”贝冰榆回头,不解的看着他。

    “贝老师,你……你真的跟默三少一起了?”他抬眸悄悄的看了他面前的男人一眼,有些犹豫的开口。

    黎默恒挑眉,“当然。”

    “我想要老师亲口回答。”叶晨抿着唇,没对上黎默恒的厉眸,只是看着贝冰榆。

    女人点点头,艳红的唇瓣划出优美的弧形,“是,早在几个月前,我们就已经领了结婚证。”

    “……我明白了。”叶晨震惊的瞪大了眼,良久,才僵硬的笑了笑,转身重新走进了病房内。竞康,一个心思不在你身上的女人,即使你爱的再深,也该放弃了。

    叶晨摸出身上的手机,熟练的按了几个号码后,低低的说道:“逸然,让医生给竞康打一针镇定剂-,让他好好睡一觉,不要没日没夜的工作了,等到这边的事情稳定下来后,先回国。”

    那边沉默了片刻,低声应了一句。

    黎默恒紧紧的捏着贝冰榆的手,像是她会突然跑掉似的,一刻都不曾放松过。

    贝冰榆斜着眼睛看他,没说什么,反而是五指插入他的指缝,与他十指相握,这才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医院。

    远处的树荫下,一道修长的身影静静的站着,将两人十指相握的过程一五一十的全部收入了眼里。嘴角微微泛起苦涩,仰天闭了闭眼。

    还是想她,越来越想,即使一直拼命的工作,也还是放不下她。他多么希望自己能早几年出生,那么五年前她说不定遇到的人是自己,说不定他们有机会在一起,说不定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双。

    沈竞康苦涩的笑了笑,转身背对着他们,缓缓的朝着医院的另一道门而去,慢慢的走上二楼。

    黎默恒微微瞥过眼,见那人的背影消失不见,才缓缓的勾了勾唇,和贝冰榆上了车。

    车子缓缓滑行,两人到家的時候,已经是傍晚時分了,贝冰榆看到不远处树影下站着的身影時,扯开嘴角笑了笑,更加亲密的挽着黎默恒的手臂,一副前所未有的小女人姿态。

    然而说出来的话,却带着恼意,“金琳琳在看着我们呢,抱着我的肩膀,我要气死她。”

    黎默恒嘴角一抽,他最近发现冰儿越来越可爱了,尤其是对于吃醋这一方面的表现,简直让他满意的不得了。

    两个人‘相亲相爱’的走入了别墅大门,贝伟明正坐在饭桌上等着他们,一双空洞的眼睛茫然的看着前方。

    黎默恒在他对面坐下,沉默了片刻,才低声说道:“老爷子,我听冰儿说,不找到冰儿的母亲,你就不去医治眼睛是吗?”

    饭桌上的人都诧异的看着他,贝伟明脑袋微微偏移,准确无误的对上他的方向,鼻孔轻轻的哼了一声,算是回答。虽然他现在已经不排斥黎默恒的存在,然而他依旧没有给他好脸色看,平常相遇,也是冷若冰霜的样子,听到他的声音,没有任何好感的轻哼了一声。

    航航敲着筷子,撞击着碗筷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小脑袋点了点:“是啊,爹地,我舅姥爷现在有点自虐倾向。”

    贝伟明嘴角一抽,双手一伸,便寻着航航的声音将小家伙抱到了自己的腿上,没好气的说道:“宝贝,你在说什么,舅姥爷怎么有自虐的倾向了?”

    “因为你不医治眼睛啊,航航早就很苦心麻婆的说过了,眼睛是心灵之窗,是心灵之门,是心灵之洞,是心灵之孔,是心灵之……小门,是……”

    “航航,你好酸哦。”天天实在是忍不住了,他一直很好奇一个问题,航航为什么总有那么多的废话呢,可是在场的那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个嫌弃他的废话多的,难道这些大人都跟自己有代沟?

    航航瞪了他一眼,随即回过头来重新对着抱着自己的贝伟明说道:“舅姥爷,航航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你治好了眼睛,就能看到我了。”

    贝伟明无奈的摇摇头,将小家伙抱好,坐端正了,却没再去听他口中的话。

    黎默恒细细的观察着两人之间的互动,喝了一口汤,半晌才放下汤匙,看来贝伟明果然是个固执的人,顿了顿,他才说道:“老爷子不治好眼睛,真的是为了惩罚自己吗?”

    贝伟明眉心一皱,“你什么意思?”

    贝冰榆忙伸手去拉黎默恒的手,却见他只是给了自己一个安心的笑容,便继续说道:“老爷子难道不也是在惩罚冰儿,惩罚航航吗?”

    “你胡说八道。”

    “老爷子若真的那么疼爱冰儿和航航,怎么忍心不见见他们,明知道自己的眼睛能治好,怎么忍心一直瞎着,让冰儿这五年来一直心怀愧疚,对你说的话不带半点反驳呢。老爷子要真心疼爱他们,航航说的话为什么不屑一顾,他那么小,都想要让你看看他长什么模样,可是你却一点意愿都没有,你确定是真的疼爱他吗?”

    航航一愣,看向贝伟明,声音带着委屈的音线,惨兮兮的说道:“舅姥爷真的不疼爱航航吗?”

    “我,宝贝,不要听他挑拨离间。”贝伟明急了,突然开始后悔那么轻易的让黎默恒住进来,他渗入的太快了,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在航航心里占据了重要的地位。

    黎默恒依旧轻笑,声音平稳淡然。“我没有挑拨离间,只是实事求是而已。老爷子,你说要找到冰儿的母亲之后才医治,也就是说你刻意的想要你妹妹看到你的模样,看到你为了找她,为了照顾她的女儿和孙子变成这个样子,让她欠你一份情,让她永远记得你的好是吗?”

    “胡说八道,我根本就没有这么想。”贝伟明气得浑身发抖,猛然拍向桌子,餐桌上的汤水饭菜立即便溢了出来,一直安静的淡定的吃着饭的天天立马一个激灵,抱着自己的小碗溜下了椅子,跑到一边去了。

    贝冰榆担忧的看着贝伟明的暴怒的样子,多少也能猜到黎默恒想做什么,虽然想阻止,怕这样刺激下去舅舅会受不了,却又想赌一次,看看黎默恒能不能让舅舅放下执拗的脾气,将那双空茫的眼睛治好。

    黎默恒依旧是那种处变不惊的样子,桌子上的汤水有朝着他的方向流过来的迹象,他也不慌不忙的只是看着,在汤水流到桌角的時候,才拿出一边的纸巾堵住。

    再一次的看向暴跳如雷的贝伟明,他的声音明显严肃了许多,“是吗?老爷子真的没有这么想吗?那为什么这么做呢?如果真如你所说的那样,没有一丝一毫这样的念头,可是你的行为却已经叙述了这样的事实,不是吗?达到的效果已经呈现出来了,冰儿内疚,航航多少也有点明白当初是怀上他的原因,那么,接下去就要让冰儿的母亲紧跟着承受这样的自责了?”

    贝伟明怔住了,整个身体都像是已经被抽干了力气一样,全身无力的颓丧了起来,半晌,才苦笑的说道:“默三少,你说这些话来刺激我,只是为了激怒我去医治眼睛吗?”

    黎默恒微微侧过身子,让佣人上前将桌子上的汤水收拾干净,轻笑一声,“虽然方法激烈了一点,不过说的也是事实,老爷子心里也明白了不是吗?”

    贝冰榆错愕的看着慢慢平静下来的贝伟明,缓缓呼出一口气。一直以来,他们都是苦心麻婆的劝,一次一次的用大道理讲给他听,可是舅舅依然固执己见,不见一丝退路。他们没办法,虽然吵过,可是刚才默三少说的这些话她是断不可能说出来的,没想到默三少这么狠,一针见血,直接将他最在意的软肋给扯了出来。

    饭桌上一時之间寂静无声,连好动的航航也安静的仰头看向贝伟明,等着他开口。

    良久良久,久到天天一碗饭终于吃饭,淡定的将小碗放在了桌子上发出轻微的声音,贝伟明略带着苍凉沙哑的声音才缓缓响起,“迟翼,带我回房。”

    他没有正面回应,却也没有反对。可是贝冰榆却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这表示,舅舅已经将黎默恒的这番话听进去了,他会好好的去想,好好的去考虑的。

    饭桌上的众人都没有说话,黎默恒微微挑了挑眉,说道:“吃饭。”

    天天却在此時突然爆发出一句:“我吃完了,哈哈哈,航航,终于有一天我赢了。”

    航航膛目结舌,不可思议的看着兴奋的咀嚼着小嘴的天天,嘴角一抽,非常有气势的回道:“哎呀,你都慢了我半个小時了,我早就吃好了。”说完,将面前的小碗直接扣到了黎默恒的大碗里,非常严肃的对着他说道:“爹地,饭菜要吃完,不要浪费了。”

    黎默恒额角滑下三条黑线,看着气呼呼的天天,无语了。

    ……

    次日,贝伟明再次坐在饭桌上的時候,犹豫了片刻,便给了黎默恒一个答案,“我接受医疗眼睛的提议。”

    “哐当”一声脆响,贝冰榆手中的筷子敲打在了桌子上的饭碗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虽然她知道,昨日黎默恒的一番话,或许能让他改变主意,然而真的听到他这么说時候,她心理的那份激动和感动,依旧没有办法来形容。

    “舅舅,你说真的?”

    “恩。”贝伟明的声音难掩沙哑,似乎是一夜未睡的结果,他抿了抿唇,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冰榆,这些年,让你担忧了。默三少说的对,我的固执,影响的不仅仅是我个人,还有你和航航,所以我决定治疗眼睛,这样你母亲找到了,我也能在第一時间看到她。”

    “谢谢舅舅。”贝冰榆心里的那一块沉重的石头终于落了地,抬眸,她感激的看向黎默恒,几乎喜极而泣了起来。

    贝伟明笑了笑,有种释然的感觉。放下已经吃完的饭碗,让迟翼扶着他进房去了。

    贝冰榆脸上难掩笑意,捧着双手楞是笑的眉眼都不见了,心跳还是扑通扑通的,下唇紧紧的咬着差点出血犹不自知,半晌,突然惊叫一声,“我赶紧去安排。”

    黎默恒一把拉住她,轻笑着看她火急火燎的样子,笑道:“我全部都安排好了,二哥下午应该就会到了,由他负责。”

    “你说黎默书?你什么時候通知的,我怎么不知道?”贝冰榆满脸疑狐,这男人什么速度?而且从昨晚他跟舅舅争锋相对之后,自己就一直跟他在一起,他有机会打电话给黎默书?而且……

    “你就那么肯定我舅舅会同意治疗眼睛?”

    黎默恒耸耸肩,擦了擦嘴,道:“我向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说完,低低一笑,在她颊边一吻后,便笑着走出了餐厅。

    贝冰榆嘴角抽搐,狠狠的咬了一口手中的面包,悻悻然的站起身。刚走出餐厅,便见到黎默恒再一次的被迟翼叫进贝伟明的房间,看迟翼对她比对的手势,她大致了解应该就是商量关于治疗眼睛的事情。

    她摇了摇头,抓了钥匙准备去医院,刚走出门外,包包内的手机便响了起来。贝冰榆愣了一下,她好像不是这个手机铃声。

    又琢磨了片刻,这才恍然大悟,这是黎默恒的手机,昨天他删了金琳琳的暧昧短信后,自己就给抢了过来,一直都没有还回去过。

    她伸手,忙将手机从包包内掏了出来,看到上面的号码显示時,怔了一下,又看了一眼贝伟明紧闭的房门,神态自若的接了起来。

    “三弟,我到机场了,来接我。”黎默书的声音透着长途跋涉的疲累,以及兴致勃勃。

    贝冰榆很好奇他为什么这么的……兴奋,挑了一下眉开口道:“你不是下午才到吗?”

    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時钟,她早饭才刚吃完呢。

    黎默书愣了一下,随即暧昧的笑了出来,“原来你和三弟住在一起了呀,航航和天天呢?那两个小家伙有没有在,我真想他们两个呀,说实话,这么久没见,我才知道,原来自己这么喜欢小孩子,要是以后我也生一个……”

    贝冰榆翻了翻白眼,忍受不了黎默书的喋喋不休,直接说了一句,“你三弟有事,没空去接你。”她总算明白了,原来航航的唐僧式语言是遗传这个二伯的,原来如此。

    摇了摇头,她果断的将手机挂断。

    “三弟有事,那你来接我-,我……喂,喂,喂……”机场一隅,某个高大帅气惹得女人频频回首的中国男人,风中凌乱的看着被挂断的手机。他不就是没第一時间切入重点么?不就是表达了一下对两个侄子的思念之情吗?这该死的女人居然挂断了他的电话,岂有此理,好歹他也是她二伯是。

    咬咬牙,他重新拨出了一串号码,响了不过两声,那边的人便接了起来。黎默书心里顿時平衡了,这动作才叫快嘛,哪像那个冷血的女人,电话都发烫了也没接一下。

    要贝到么。“喂,鸿尧啊,我到意大利了,快点来接我。”

    苏鸿尧愣了一愣,半晌道:“二少?你怎么来了?”

    “哎,有点事情,被人召唤来了,还不招人待见,快点快点来接我,我在机场等你。”说完,他便急匆匆的挂断了手机。

    正在签文件忙得不可开交的苏鸿尧嘴角狠狠一抽,揉了揉眉心。二少你可以再活宝一点,自己不能打车吗?

    把笔一扔,将手中的那份文件丢给了等待中的秘书,抓起椅背上的外套匆匆出门,扔下一句:“早上的会议先取消,我出去一趟。”话音落,他人也已经不见了。

    秘书抱着文件苦哈哈了起来。

    而此刻别墅内的贝冰榆却看着黑屏的手机,蓦然皱起了眉来,这……黎默书来,好像是帮他的,不去接他貌似有些过意不去啊。要是这家伙一个不乐意,在手术中为难折腾舅舅,还理直气壮的,受折磨的不是她么?

    咬了咬牙,贝冰榆将手机放进了包内,揉着眉心走出了大门。算了,医院晚点再去,先去接黎默书去,也好让他第一時间跟自己回来,给舅舅先看看。

    …………………………

    最近比较卡,层层打算结束意大利之行,只是还有一些事情没交代,过渡比较麻烦,所以更新的可能少了一点,亲们见谅,今天就六千字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