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恐怖宝宝无良妈 »  第244章 我卡文中,泪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44章 我卡文中,泪

小说:恐怖宝宝无良妈作者:层层
返回目录

    贝冰榆钻入车内,刚想发动引擎,后门突然没人打开,两道小小的身影兔子一样的窜了上来。

    航航哼哧哼哧的往前爬了过来,搂着贝冰榆的脖子兴奋的说道:“妈咪,你是不是去医院看素素,我们也去。”

    “恩,我要去看我姑姑,她现在能跟我说话了吗?”天天跟着附和,晶亮的眸子闪闪发光。其实他更想做的是继续打那个小三的老公,上次被霍尔叔叔打晕了,害他都不好意思再下手,这次应该好的差不多了,可以揍一顿了。

    贝冰榆斜着眼睛往后扫了一眼,扯开嘴角笑了笑,“不好意思哈两位,我只能非常遗憾的告诉你们,我现在没打算去医院。”

    “那你那么急的要赶去哪里呀?”航航歪着脑袋问。

    贝冰榆耸了耸肩道:“去机场接一个据说很想念你们两个小屁孩的人。”

    “很想念?”航航和天天对视一眼,疑惑,“这世界上还有这种人?”

    “应该没有。”天天摇头,很严肃的说道:“我早上刚刚和爸爸妈妈通了电话,他们没说要来意大利的。”

    “恩,我爹地妈咪也在身边。”航航点头,托着小下巴沉思了一阵。

    贝冰榆抚额,黎默书你做人是有多失败啊,看看两个小家伙,一点都没有将你放在心上,苦思冥想了十分钟了,也没想到你,可怜的默二少啊。

    “行了,你们两个别琢磨了,我去机场接默二少。”

    “咦?”两个小家伙再次惊诧,很意外的对视一眼,片刻,双双击掌,很兴奋的嚷道:“好啊,默二少来了,我又可以虐他了,妈咪妈咪,我们去也接他。”

    贝冰榆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口,再次很无语的摇了摇头,默二少你做人果然很失败。

    而此刻机场当中的黎默书,却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皱着眉头揉了揉眉心,果然時差是一件非常难以调回来的重大事件。也不知道鸿尧什么時候能到,这地方吵吵嚷嚷的,实在不是他想呆的地方。

    偏了偏头,他找了个位置坐下,将随身物品放在身边的椅子上,又爱困似的揉了揉鼻尖。谁知再抬头的時候,面前突然站了一个模样很清秀的女人。

    “帅哥,你好。”她的声音很甜美,标准的普通话发音,顿時如一弯清泉一样撒入他的脑子里。

    黎默书勾起一抹自认为最有杀伤力的笑容,回道:“你好。”

    女人松了一口气,很自然熟的坐在他的身边,笑眯眯的很高兴的样子,“呼呼,终于找到故乡的人了。你知道吗?我是第一次来意大利旅行,人生地不熟的,而且这边全是陌生人,说的话我都不懂。看到你一个人站在这里,又是跟我一样是黄皮肤的人,我就来试试运气,没想到真的是老乡呢。”

    “恩,我们都是……”黎默恒笑着开口,面前的这个女人看起来生命力很强盛的样子,在等人的時间段,跟她侃侃天也好的。只是,他的一句话还没说完,女人就已经兴奋的打断了他。

    “帅哥,你一个人吗?你女朋友呢?我可是一个人哦,趁着暑期过来度假的,对了,你米兰去过没有,听说那边的衣服都很漂亮,我认识一个设计师哦,她设计的衣服那真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帅哥,我们今天算是认识了,你要是想去的话,我可以带你去认识认识的。”

    黎默书挑了挑眉,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热情的女人,对一个才刚刚认识甚至还不知道名字的男人居然这么的毫无忌惮的说自己的人。恩,也许真的是一个人在异乡有些落寞了,也许是因为只是还没出校门的大学生,所以没什么心机,能那么敞开了话匣子对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男人说话。

    也许……

    黎默书轻笑了一声,也许是对一个长得帅的男人的花痴行为。

    女人还在喋喋不休,她的声音很甜美,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说出来的话几乎全都是奉承男人的话,却又没有让人觉得突兀,很受用。

    “帅哥,我去一下洗手间。”女人说的口干舌燥,喝了一口水,便站起身来,非常有礼的说道。

    黎默书点点头慵懒的靠在座椅后面,看着女人背着包包,一步一步的走向门口。

    等等……门口?

    她不是要去洗手间吗?而且脚步也越来越快了。

    黎默书顿時有了不好的预感,眉心一拧,收起玩世不恭的眼神,双手往口袋里一摸,顿時一惊,该死的,碰到小偷了。

    都来航在。“站住,你个女扒手。偷东西居然偷到我头上来了,都说是老乡了,要偷也该去偷那些当年侵略我们国家的侵略者。该死的,这个该死的女人。”

    黎默书陡然站起,冲着她追了过去。

    那女人回头一看,靠了一声,撒腿便跑,这个男人怎么反应这么快,她以为他刚刚已经被她那一大串的话给绕晕了,最起码也会等到自己出了机场大门才回神-,太不给她面子了。

    黎默书冷硬的嘴角抿成一团,真是看不出,这女人腿短,跑得倒是挺快的。只是,跑得再快也逃不了。

    他的脚步加快,没两步就抓住了女人的衣领,没想到被她迅速一撤,她的身子就像是滑溜的泥鳅一样,转了两圈,居然轻而易举的从他手上挣脱了开来,继续往门外跑。

    黎默书低咒一声,又追了上去。

    正在车内的航航摸着小下巴,很好奇的问:“妈咪,默二少也很喜欢官兵追土匪的游戏吗?”

    “恩?”怎么突然说这个?

    “你看啊,默二少不就在玩。”航航伸出小手指向前方,继续说道“可是他也太笨了,追土匪干嘛还抱着包呢?这不是自找麻烦,自讨苦吃,自顾不暇,自取灭亡吗?”

    贝冰榆听着他一长串的成语不禁满脑子黑线,却还是顺着他的短小白嫩的手指看去。双眸顿時一缩,便见黎默书一脸愤恨咬牙切齿的去抓前面的女人,可那女人却滑溜的很,身上更像是抹了蜂蜜水一眼,抓到手上了也能给她溜掉。

    贝冰榆眸子一眯,对着身后的两个小家伙说道:“坐好了。”

    航航和天天瞬间正襟危坐,非常有默契的抱住前座的座椅。紧接着,贝冰榆的方向盘便一个用力的转弯,轮胎在地上划出一道尖锐的声音,朝着那两个你追我赶的男人冲去。

    车子在几个漂亮的转弯之后,在那女人面前戛然而止。

    女人顿時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看着距离自己不过半米的车身,呆呆的缓缓的像是慢动作一样的抬头,看向从车窗内探出头来的车主。

    “诶,还跑么?”贝冰榆撑着手臂,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后座的天天和航航立即也从左右两边探出脑袋,吹了声口哨,“美女,上车来坐坐?”t7sh。

    刚跑近的黎默书气喘吁吁的停下步子,撑着双膝看着几人,这几年做医生都开始颓废了,体力不行。

    听到两个小家伙的声音,他瞬间便凌乱了,这两人到了意大利以后到底受到什么样的教育了,美女也是他们随便叫的吗?

    “呼……冰榆,帮我抓住她,她……是小偷。”黎默书闭了闭眼,看她已经处于插翅难飞的地步了,顿時便淡定了,也不再上前,开始慢慢悠悠了起来。

    女人前后看了看,见贝冰榆果真有下车的样子,眉眼一紧,一转身,将东西丢给了黎默书,转移他的注意力,随即一个后空翻,翻过了黎默书伸出手欲抓她的手,身子又像是滑溜的蛇一样,瞬间跑进了人群当中,渐渐的不见了身影。

    黎默书气得咬牙切齿的,拔腿便要去追,他好歹一世英名,没想到栽在一个小丫头片子的手上,传出去,还有脸吗?

    谁知脚步才刚刚提起,就被贝冰榆拉住了后领子,“行了,就你这脚程,还是算了。”

    “那你去追。”黎默书想也不想的开口说,他今天非得讨回面子不可。

    贝冰榆理都不想理他,抓着他的手臂就往车上扯去。神经病,人家那身手,一看就是专业的扒手,逃跑的后路都是早就算计好了的,再说东西都已经还回来了,抓回来做什么?不过,这么一个人才,说不定有机会将她网罗到黑手党里面来,一定很有用。

    航航很体贴的将车门打开,下一秒,黎默书的身子就被挤了进去。

    “砰”的一声,车门关上。

    “喂,我……”黎默书当即恼怒了起来,坐起身就要抗议。身上却立即蹦上来两个小身影,在他肚子上狠狠的踩了两脚,阵痛瞬间传递全身,他捂着肚子哀号了起来。

    “行了,你们两个都给我坐好。”贝冰榆斜睨了后座一样,发动了车子。

    黎默书悲催的在两个小孩的折磨下,很凑巧的忘记了某件事情。

    因此当更加悲催的苏鸿尧赶到机场的時候,哪里还找得到半个人影。

    抹了一把额上的汗,苏鸿尧皱紧了眉头,摸出电话打了过去。

    贝冰榆一行人正好到达别墅大门口,黎默书在手机响了很久后才摸了出来。一看上面的来电显示,脑袋立即轰的一声炸开了,他竟然忘记了某个匆匆赶来救济自己的人。

    苏鸿尧不耐烦了起来,见电话好久也没人接,又不死心的打了第二遍。直至第二遍的铃声唱到了尾声,那边才想起弱弱的声音,“那个,鸿尧……”

    苏鸿尧一听这语气就感觉不对劲了,眉心拧得更紧,精致的娃娃脸像是一个小包子一样,身边的女人顿時尖叫了起来,真心觉得这个男人萌得不得了,母爱泛滥的彻底。让黎默书本来就轻微的声音更是如同静音一样,压根就传不到他的耳朵里。

    苏鸿尧瞪了身边的女人一样,转身离得远了,眉心皱了皱,大声的再问:“你刚才说什么?”

    那语气就像是兴师问罪一样,黎默书顿時咽了咽口水,急忙解释道:“那个,我知道是我不对,我不该不等你来的。可是这中间出了一点意外,我以为她不会来接我的,可是她来接我了,还帮了我的忙,我就忘了,直到到达目的地才想起来,我这不是刚打算给你打电话的吗?”

    苏鸿尧嘴角疯狂的抽搐了起来,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是说,你还通知了另外一个人来接你,然后那个人先来了,你跟他走了,就忘记了我正丢下大片大片的工作火急火燎的赶过来接你的事情??”

    “正……解??”黎默书干笑两声,真想拿着脑袋去撞墙。

    “真好……”苏鸿尧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声音听起来平稳,平易近人,慈祥和蔼的,“那你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

    “这个……”黎默书脖子一阵凉飕飕的感觉。

    “说-,到底在哪里?”

    黎默书抽了抽嘴角,无奈了,这个,到底是自己心虚的,再说人家确实丢下繁忙的工作来接自己,又是自己好友,就这样敷衍过去了……实在是……

    “天理难容。”

    对,对,就是天理难容。

    咦?

    黎默书回头,看向不知道什么時候爬上他肩膀趴在他耳朵边听,随便用着很严肃的表情自责他的航航,脑袋青筋隐隐抽动了下。

    半晌,才谄笑的问他,“这边的地址是……”

    航航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哼哧哼哧的爬下他的背,转身进屋了,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黎默书嘴角抽搐,垂首看向天天。

    天天托着下巴,思考了一阵,看向二叔的眼神带着同情。半晌,拍了拍他的大腿,报出了一长串的地址。

    那边的苏鸿尧闻言,震惊的差点握不住手机。他对意大利的了解,绝对要比黎默书要多的多,那个地方,是黑手党的一个据点。这些情报,他都是记在心底里的。

    可是,二少为什么会到那里去?他认识那边的什么人?

    苏鸿尧眉心几乎打成了一个结,本来只是随便问问的心思,此刻也不得不重视了起来。

    挂了手机,他直接飞车赶往目的地。

    只是才到别墅群的大门口,就被几人拦住了去路。几人皆是一身黑衣,在如此的阳光下,竟然还如军人一般的坚守岗位。

    “我找,黎默书,默二少。”

    “抱歉,这里没这个人。”黑衣人面无表情的,声音平板没有起伏。这里只有默三少,其他人,不认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