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恐怖宝宝无良妈 »  第247章 看戏的规矩懂不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47章 看戏的规矩懂不懂

小说:恐怖宝宝无良妈作者:层层
返回目录

    三天后

    玛丽医院门口来了五辆清一色的黑色迈巴赫,整齐划一的停在了医院门口,将大门边的医生护士病人全部吓得倒退三步,指着车子叽叽喳喳的讨论。

    车上下来十个黑衣黑裤带着黑超的男人,面无表情却又模样恭敬的看向第二辆车子。

    半晌,从第二辆车内出来一个白衣金发的俊美男子,男人踢了踢脚边的石子,随即抬头,看向二楼的某个房间,淡淡的勾起嘴角,划拉出一道诱人的弧度。

    阳光洒在他高大的身上,金色的头发反射出一道璀璨的光,竟让这个男人凭空多了十分贵族王子的气质。

    他将遮住大半的脸部的墨镜拿了下来,身边立即有人抬起双手去接了过来,拿着一张白色的帕子包裹着,小心翼翼的放进一个精致的盒子里。

    男人掠了掠金色的发丝,甩了个帅气的头发,对着身后的一众黑衣人说道:“走-,上去。”

    “是,西蒙护法。”整齐划一的声音,再次让一群不明所以的观众不可抑制的抖了三抖。

    西蒙大步一跨,直接走进了医院,大厅当中早在他们一行人还未走入之時便纷纷让开了一条道。虽然不知道他们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不过从他们的装扮和车子来看,是黑帮无疑了,只是不知道是哪一派的人物。

    西蒙一路上都浅浅的勾着嘴角,走上楼梯的時候,还愉悦的哼了哼歌。蓦然,他脚步一顿,身子往后一偏,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身侧射入了面前的墙壁里。

    胆子倒不小,居然敢在这个時候来追杀他?不知死活。作为黑手党的四护法之一,可能那么容易给你们这些小喽啰干掉吗?

    西蒙讥讽的勾了勾嘴角,不去理会转角处被属下打成了马蜂窝一样的尸体,继续往上。

    二楼处的防护更加严密,几乎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地步,入口处更是严格的把关,没有得到允许,谁都不准进入。

    想是以她。西蒙挥了挥手,让属下全部留在了原地,自己则踏着轻快的步子在寂静无声的走廊上优雅行走。

    半晌,站定在亚力的vip高级病房门口,他的动作一向优雅,就是此刻,在听到里面属于亚力的怒吼声传来,他依旧不疾不徐的抬手,敲门。等到里面的怒吼消失后,才扭了扭门把,开了一条看不清楚里面情况的缝细,那磁姓的嗓音才透过那条缝传递了进去,“我可以进来吗?”

    亚力瞪了身边不听话的女人一眼,寒着声音道:“进来。”

    西蒙淡笑着打开门,见到门内对视的两人,轻笑一声,“看来我来的不是時候,你们两个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好。”

    亚力看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问道:“你来做什么?”

    “啧啧啧。”西蒙摇着头一副很惊奇的样子,“亚力,什么時候你竟然也有什么不耐烦的表情了,你不是一向自诩处变不惊,没有任何人能让你有过大的情绪波动吗?那刚刚我在门外听到的怒吼声……是怎么回事?”

    “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亚力抬了抬眸,站起身来就要送客的样子。

    西蒙连忙抬手阻止,“不急嘛,正事还没说呢。”笑了笑,他偏过头去看床上的梁以素。没想到却被亚力恼怒的一挡,西蒙一怔,眸子里的光彩不怀好意。

    脚步一转,他再一次的转到梁以素的身前,拿起她放在被子上的一只手,在上面轻轻的印了一个吻。勾人的眸子在她迷离的脸蛋上扫了片刻,笑道:“小姐你好,我叫西蒙,很高兴认识你。”

    “我,我叫梁以素,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梁以素见过的绅士也不少,然而向西蒙这样优雅的犹如美洲豹一样的男人,她觉得只一眼,就能被他勾走魂魄,甘之如饴的当他的奴仆,这男人有一股魔力,让人深陷其中。

    亚力不假思索的上前拍开了西蒙的手,眸光阴沉沉的瞪着面前的男人,“有什么好高兴的,我警告你西蒙,离她远点。”说完,立即回头对着梁以素一声暴吼,“还有你,收起你的花痴表情,你的男人是我……”

    梁以素和西蒙同時看向‘口不择言’的他,后者眼神里的揶揄更加的明显,前者则是很不屑的说道:“你什么時候成我的男人了?”她脖子上还缠着纱布,然而她的伤口也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现在说话,除了一丝丝的不适和搔痒之外,倒是不觉得疼了。

    亚力顿住,脑袋两边的血管又开始噗噗的跳,他觉得跟这个女人相处下去,不但以往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没有了,整个人也变得莫名其妙,动不动就发火,生气,寿命都要减少好几年。

    深吸了口气,对梁以素他发不了火,不能动手也不能动口,他只好将灼热的视线投递到不请自来的男人身上,冷冷的问:“你来到底有什么事情?”

    西蒙抬手看了看那只镶金带钻的手表,挑了一下眉,時间差不多了。

    正了正脸色,他这才严肃的看向亚力,道:“小姐让我来接二位回一趟别墅,看一出戏。”

    “看戏?”亚力眉心紧拧,和梁以素对视了一眼。

    “走-,车子已经在下面等着了。”西蒙看了两人一眼,笑意盈盈的走到梁以素身边,弯腰,开口:“美丽的小姐,需要我抱你下去吗?”

    “……”梁以素张嘴结舌,再一次的迷失在他诱人的双唇上。

    “不需要。”亚力上前一步,一只手抓着西蒙的后领子,将他提到了后面,自己则上前,抱着梁以素直接走出了门外。

    梁以素瞬间回神,看着面前放大的脸,嚷嚷开了,“喂,你做什么,我又没让你抱,放我下来。”

    “闭嘴。”亚力瞪了她一眼,“脖子上的伤还没好透,给我少说话。”

    梁以素牙齿咬得嘎嘎作响,他以为她想说话啊,他知不知道外面有很多他的手下,要是被看见了,指不定怎么说他们两个呢,这个男人不是已经有未婚妻了吗?虽然听说那个未婚妻不太靠谱,现在去勾搭自己的三表哥了,可是,两人这么亲昵的姿态,还是会惹来非议的好不好。

    只是,梁以素显然忘记了,他们两个同床共枕了那么多天,这消息在整个驻守医院的黑手党成员们之间,那是传的沸沸扬扬的了,哪里是她这么一時半会能遮掩的住的。

    一行三人,踏着被清空了的医院大厅走了出去,门外的车子旁边恭恭敬敬的站着人,将车门打开,面无表情的将他们迎了进去。

    五辆迈巴赫如同来時一样,瞬间消失在众人面前,扬长而去。

    而此刻的亚力别墅内

    金琳琳一手拿着粉底,一手拿着眉笔,脸上的笑意掩也掩不住,一个星期了,一个星期没见到他了,她都差点以为默三少生她的气,不打算再和她有任何的联系了。没想到,今天早上居然会收到他发过来的短信,他说今天来见她,来听她考虑多時的答案。

    金琳琳忍不住偷笑,她哪里还需要考虑了,这辈子,她就要定这个男人了,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谁都别想从她手中将默三少抢走。

    她的衣柜此刻已经惨不忍睹了,所以的衣服几乎都被她拿出来试穿了一遍。中国有句话,叫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可是她已经和默三少好多天没见了,隔了不知道几个秋,多少年了?

    金琳琳将身上的最后一件衣服又换了下来,最后想了想,觉得汉娜当初说的话也有道理,默三少喜欢温柔一点的,看起来小清晰或者是优雅的女人。

    翻来覆去,她最后还是挑了一件蓝色的及膝小裙,又优雅高贵,又让人觉得如沐春风,看的特别舒服。

    房间的门就是在此刻被人敲了两下,汉娜在门外顿了顿,才在她打开房门后转开身子,让她看清楚客厅中间伟岸高大的男人是谁,“小姐,默三少来了,他让我问问你,什么時候下去?”

    “现在,现在就下去。”金琳琳忙不迭的回应,对着楼下抬起头来看过来的黎默恒挥了挥手,便踏着柔和的步子一点点的走下楼来。

    黎默恒微微笑着,脸上的表情忽明忽暗。直至她走到自己的面前,他才微微的眯起眼,将她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番,点点头道:“你今天真漂亮。”

    金琳琳一愣,随即偏过头去,娇羞的看向地面,低低的说道:“谢谢。”t7sh。

    “抱歉,前几天实在是被缠住,脱不开身了,所以才没有来找你,你发的短信也没有回,让你受委屈了。”黎默恒站在她的面前,轻声细语的说道。

    那一声声饱含情愫的音色,顿時让金琳琳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脸上的兴奋更是难以掩饰的激烈。手指在背后的裙摆上蹂躏着,几乎将裙子的布料扯出一个洞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低低的说道:“不委屈,不委屈,只要你还来找我,我就不委屈。”

    黎默恒轻笑,“是吗?那就好,为了补偿,我送给你一份礼物。”他将身后了一个很精巧的盒子拿了出来,笑看着她。

    金琳琳诧异的抬起头,不可思议的样子,手指指了指自己,“送给我??”

    “对,希望你喜欢。”

    金琳琳连忙接过,内心狂喜的不得了。谁知她刚要打开,却突然被黎默恒阻止,“等我走了以后再看。”

    “好,好。”如今黎默恒说什么,金琳琳都不会反对的。这些天的相思成疾,让她早就放弃了尊严,放弃了矜持,此刻恨不得扑入黎默恒的怀里,跟他相亲相爱一辈子。

    黎默恒微微的低下头去,垂着的眼脸透着微微的不耐烦。顿了顿,半晌他才抬起头来,脸上依旧是如沐春风的表情,“那么,我上次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金琳琳一楞,又低下头去了,绞着手指沉默了片刻,低声说道:“我,我同意当你的,可是你要答应我,等到收拾了贝冰榆那个贱……那个女人,你就要光明正大的跟我在一起。”

    黎默恒眸中一闪而过一丝戾气,脸上的笑容却依旧璀璨,他点点头,“那是自然,一年后,我就会让她主动离开我,甚至,全部身家都将归我所有。到時候我一定会风风光光的迎娶你,让你当我默三少的妻子。”

    “真的?”金琳琳兴奋,双眸闪着光,柔弱的身子作势就要扑到他怀里。

    黎默恒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却在她要扑上来之际猛然弯腰咳嗽了起来。让金琳琳的动作僵在那里好一会儿,随即担忧的问道:“你怎么了?”

    黎默恒摆了摆手,摇摇头道:“这几天比较累,既然已经觉得了和你在一起,总要着手准备准备的。”

    “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金琳琳皱起眉心,很想为他分忧。

    黎默恒悄然抬眸,顿了片刻,才低低的说道:“这些事情都交给我处理便好,我只是有一句话想问你。”

    “你问。”

    “你真的愿意跟我在一起吗?你毕竟是亚力的未婚妻,你跟了他这么多年,真的对他没有一点感情吗?再说他是黑手党的四护法之一,身份不低啊。”黎默恒又咳了两声,皱着眉心试探的问。

    金琳琳着急了起来,“你难道到了现在还不信任我吗?我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他。那个男人一点魅力都没有,不懂浪漫不懂女人的心思不懂甜言蜜语。他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的,对杰斯忠心的就像是狗一样,永远不会将我放在第一位,钱那么多可是却从来没有说过让我来保管,被贝冰榆那个女人骂了打了连还手都不会,我真的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窝囊的男人,要是我跟了他,一辈子都会被压在贝冰榆的下面,连出头都不能。”

    “可是,据说他为了你守身如玉。”黎默恒嘴角讥讽的勾起,真是不知足的女人,贪心贪到这个份上了。

    金琳琳咬了咬唇瓣,冷哼了一声:“守身如玉?我从来就不稀罕,而且他就早半年前就和别的女人有过关系了,呵,他也只是嘴上说说好听而已,他对那个女人现在还念念不忘呢。”

    “哦?”黎默恒挑眉,突然勾起嘴角一笑,“看来这个男人也不如传闻中的那样啊。只是,他到底是黑手党的护法,要对付他,有些困难啊,况且,有他在,我们也不可能在一起的。”

    “你放心-,既然你收拾了贝冰榆,我也不可能什么事情都让你来承担的,我们要共同进退。亚力这边,让我来。”金琳琳眸中一闪而过的浓重阴狠,让黎默恒的眸子逐渐阴鸷了起来。

    “你打算怎么做?”

    金琳琳抿着唇瓣,一双眸子滴溜溜的转,半晌才说道:“我以前从黑市上买过一种慢姓毒药,只要每天一点混入人的饮食当中,不出半年,他定然会慢慢的枯萎而死,而且医生只能诊断出是,心脏病突发而已,连根源都找不出来。”

    这女人,够狠。

    黎默恒笑了笑,“你打算让亚力死掉?”

    “……”金琳琳一愣,这才发现自己说了太多,这些话让默三少听在耳朵里,肯定会认为她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她不安的开始绞着手指,低低的说道:“我,我只是,太想跟你在一起了。”

    她心理忐忑不安,没想黎默恒竟然笑了起来,爽朗的开口道:“我发现你这个女人越来越有意思了,该狠的時候狠,该柔弱的時候柔弱,有这样的女人在身边,那才是男人的幸运。”

    黎默恒在心里再一次的将贝冰榆骂了数遍,这种话她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白痴才会相信这话说出来能虏获女人的心。

    可是他确实忽略了金琳琳对自己的痴迷,一听这番话,立即惊喜的抬起头来望着他,“你真的这么觉得吗?”

    “当然……”不是。

    金琳琳心里的防线顿時塌下来不少,更加卖力的说起自己的计划来,“趁着亚力神志不清的時候,我会将他的财产全部收归自己所有,到時候,我就去z市,跟你在一起。”

    黎默恒低低的笑着,几不可闻的点了点头。

    然而此刻,寂静的客厅当中蓦然爆出一声厉喝,“金琳琳,你好阴毒的心思。”

    金琳琳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没想到一回头,便看到亚力阴沉着脸,缓缓的自厨房的玻璃门后面走了出来。

    “亚力,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霍尔不是说你出去执行秘密任务了吗?”金琳琳顷刻间感觉到冷汗直冒,眼珠子转的很快,刚才的那番话他都听到了吗?那怎么办,怎么办?他待会会不会一時气急,拿枪蹦了他们两个?

    “哎呀呀,怎么我说什么,你都相信呢。”霍尔的声音随之响起,金琳琳猛然回头一看,便见霍尔从敞开的窗户外面跳了进来。“那要是我说他死了,你是不是就准备唱歌跳舞放鞭炮庆祝了?亚力,我现在发现你做人真是失败,看看,你眼里柔情似水的未婚妻,居然这么狠,为了当人家的地下,还想着把你给弄死呢,这叫什么,什么来着?”

    “贱??”亚瑟话说,声音冷酷,很淡定的吐出一个字来。

    西蒙拿着白手帕子,擦了擦刚才躲在门后時沾上的灰尘,点了点头表示非常认同,“虽然这个字有损我绅士风度,但是我依旧要说,靠??”

    霍尔哈哈大笑,更加幸灾乐祸的看着脸色如同锅底色般暗沉的亚力,叼着一根草,倚在窗户边笑着。

    金琳琳脸色刷白,不敢置信的看着出现在四个角落的四大护法,“你,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靠。”蓦然,二楼处突然传来一声咒骂,贝冰榆气急败坏的声音随之响起,“你们四个白痴,我早就说过了,你们只负责看戏,看戏懂不懂,看戏是要安静的,是不能中途打断人家的对话的,你看看你们,还说四大护法呢,一个个的都没有我沉得住气,这么快就出来打扰我继续看下去,精彩的部分在后面难道你们都不知道吗?啊?”

    贝冰榆厉眸一扫,在四人身上狠狠的扫视了一圈,亚力此刻根本就没听到她说什么,那双冷得能将人冻结冰的眸子,冰冷彻骨的看向金琳琳。

    霍尔叼着狗尾巴草,默默的转身,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感叹道:“哇,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亚瑟面无表情的站着,直视前方。

    西蒙浅浅的勾起惑人的笑,对着贝冰榆抛了个飞吻,没想到立即便接收到黎默恒凌厉的目光。

    贝冰榆险些气的抽了过去,哼了一声,对着静默的房子说道:“都给我出来。”

    “砰砰啪啪”一声脆响,本来空旷的客厅当中,瞬间挤满了人。他们或从门后或从窗外或从柜子里翻了出来,却齐刷刷的占了一大片地。

    梁以素是从亚力的背后出来的,黎默书摸着下巴啧啧有声,他就说嘛,三弟的戏码果然没有看点,酸的他差点吐了。

    其他的人全部清一色的黑色衣服,对着金琳琳怒目相向。嗡嗡嗡的讨论声。

    “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这样的人,听听她刚才说的话,不但想要害亚力护法,还想要害死小姐。”

    “我们平常都被她的外表给欺骗了,长的一副柔弱的样子,没想到心机这么重,手段这么狠毒。”

    “就是,居然还自不量力的跟小姐抢男人,水姓杨花,不得好死,天打雷劈的。”

    “是啊是啊,亏得亚力护法对她这么好,还想要人家全部的财产,蛇蝎心肠啊。”

    “一枪崩了她算了,这种女人留在世界上都是祸害。”

    “闭嘴。”贝冰榆揉了揉脑袋,瞪了众人一眼,蓦然,眉心一拧,眸子扫视了一圈后,疑惑的问:“航航和天天呢?”

    ……………………………………………………

    先更新六千字,晚上还有一更,层层下午公司事情比较多,留言晚上回复,么么大家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