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恐怖宝宝无良妈 »  第252章 在这里上学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52章 在这里上学

小说:恐怖宝宝无良妈作者:层层
返回目录

    天天见到来人,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笑嘻嘻的跑了过去,抱着黎默祖身边的云绮落的大腿直摇晃,手上那点赃物很快就在她的裤子上染上了一块黑。

    黎默祖眉心皱着更紧了,刚想呵斥,天天已经笑眯眯的开口了,“妈妈,我回来了,你有没有想我,我告诉你哦,我带了仙人球回来,这个仙人球很珍贵的,全世界都没有多少,我这次拿回来,就是准备拿去卖的,到時候一定能卖很多钱很多钱,我就可以养你和爸爸了。”

    云绮落弯腰摸了摸他汗湿的小脸蛋,笑意盈盈的样子,看他那么开心的朝着自己炫耀着,那股油然而生的喜悦顿時涌了上来。她感觉她的天天不一样了,虽然小脸有些脏污,晒得略显黑色,却让她看着更加健康了。还有这样的笑容,这样的兴奋,她已经好久没看到过了,她想,这才是属于天天的童真。

    黎默祖心里却完全是另外一番滋味,脸色阴沉沉的,“黎擎天,我教你的礼数都哪里去了,谁让你弄得这么脏去抱你妈妈的,还有,不要张口闭口就是钱,你的绅士风度呢,我也没让你养。”

    天天偏过头,见到爸爸那么严肃的表情,依旧有些怕。不过很快就被他压制了下去,不怕不怕,他都见过杀人的场景了,爸爸总不至于杀了他。恩,有想法一定要说出来的。

    想着,天天抬起头对上黎默祖严肃的表情,鼓着腮帮子说道:“爸爸,做人呢,不能老是皱着眉头的,你看看才三十多岁的大男人,看起来都像是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了,爸爸,航航弟弟说,男人要是老了,女人就不会要了,所以爸爸,你要常常笑,你要注意保养,不然妈妈会不要你的。”

    此话一出,全场静默。

    贝冰榆和黎默恒闷笑在心里,黎默书暗暗的对着天天竖起了大拇指,勇气可嘉。梁以素暗自叹气,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看看天天跟着航航的结果,连大表哥都招架不住了。

    管家则惊奇的看向航航和天天,这话真的是从天天嘴里说出来的,确定不是航航小少爷说的?

    只有云绮落一个人,担忧的看向自己的丈夫,她没想到天天嘴里会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来,刚想出声打圆场。却不料地上的航航突然吼叫出声,“谁是你航航弟弟了,鬼才是你弟弟,天天,你不要占我便宜。”

    他刚刚还很兴奋很兴奋的等待着父子大战,他还打算进去拿两串葡萄出来观看的,他还暗暗对着天天竖起了大拇指的,可是,可是,航航弟弟?他什么時候有了这么一个让人蛋疼的称呼了?

    天天回头看他,很疑惑的表情,“你不是叫三叔爹地吗?那当然是我的弟弟了,难道你想当我哥哥?不行啦,我比你大两岁,要长幼有序。”

    黎默祖和云绮落错愕的看向黎默恒,前者眉心微微皱了起来,也不再去追究天天的错误了,反而看向自家的三弟,声音透着冷汗,“你们真的决定在一起了?三弟,爸那边可是不会同意的。”

    黎默恒轻轻的笑着,手指往衣服里面掏了掏,掏出一个红本本,笑道:“结婚证都领了,不同意又如何?”

    贝冰榆梁以素黎默书全都长大了嘴,这结婚证,他竟然随身带着,真是……有才。

    “三弟,你太胡闹了?”黎默祖冷哼着,看了贝冰榆一眼,眼里有些愤怒。好似是她教唆三弟这样做的一样,好似她很想要攀上他们黎家大门一样。

    黎默恒让她身前一挡,遮住了大哥喷火的眸子,笑了笑:“大哥,这是我经过深思熟虑过的,这次去意大利,我也已经见过冰儿的舅舅了,我相信,不久之后,我们便会举办婚礼的,到時候,大哥可一定要来参加。”

    “黎默恒??”黎默祖难以置信,他真的觉得他的弟弟被贝冰榆这个女人迷惑了心智了,不止如此,自己的儿子,也被他的儿子带的无法无天了,他们母子两个,已经开始慢慢的渗入黎家,侵蚀黎家了。

    黎默书看看双方一触即发的模样,连忙上前拉住他的手往一边去,“大哥,你不要动气,这件事情要从长计议,以后你就会慢慢的了解事情的真相的。”真纠结,航航是三弟的儿子这件事情,他又不能随便说,毕竟这不是他自己的事,他也不能擅自做主,可是看大哥的样子,分明就是认定了贝冰榆带着航航高攀了黎家。

    黎默祖瞪了他一眼,冷哼一声,“真相,还有什么真相,二弟,你也去了意大利,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们,你知不知道要是爸知道了,事情会有多严重?”

    黎默书抿了抿唇,叹了一口气,“大哥,三弟是个大人了,有自己的主张,即使是爸在这里,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的。”

    “是吗?我倒要看看,爸若是知道了,黎家会不会翻天。哼。”黎默祖甩开他的手,走到黎默恒的面前,却看向了他身后的贝冰榆,冷冷的开口:“希望你有自知之明,不要真的被赶出黎家,那样就难看了,走。”

    说完,他直接抱起正在和航航争论哥哥弟弟问题的天天,对着云绮落说了一声,大步流星的离开了黎家大宅。

    “诶,爸爸,我还没说完了,航航到现在也没同意我当他的哥哥,你等一下再走啊,爸爸。”天天趴在他的肩上,声音透着不满。

    “闭嘴,以后我不许你跟他们有所接触,明天开始,给我去上学。”

    “啊?”天天苦着一张小脸,顿時就焉了,冲着航航挥手,“航航弟弟,再见了。”

    “滚蛋,我是航航,不是航航弟弟,不要乱给我加称呼,不然我就跟你绝交。”航航气得跳脚,他才不要当人家弟弟,听着就感觉矮人一截了,他才不要。

    见着天天的背影远去了,他才重重的哼了一声,将那几个小仙人球重新装入袋子里,摇摇晃晃的提着往里面走去。

    黎默恒眉心紧紧的拧着,略略有些担忧的看向贝冰榆,“冰儿,抱歉,我……”

    “你不用跟我说抱歉,顽石又不是你。”贝冰榆撇了撇嘴,看了一眼黎默祖远去的背影,笑了一声,“不过,我倒是觉得,从今以后,他的麻烦会比较多。”

    她的笑有些阴险,其他几人立即浑身一抖,片刻后全都回了神,是啊,现在的天天,足够让黎默祖焦头烂额了。

    “走-,进去了,肚子有些饿。”贝冰榆挽着黎默恒的手,眨着慧黠的眸子,说了一声。

    管家立即应了上来,“少爷,少夫人,饭菜早就做好了,可以开饭了。”

    黎默恒看着她的笑脸,心底深处,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只要她和自己站在同一条线上,他就没有什么可以让其退缩的了,只要她一直给于他支持,他想,无论做什么事情,他都胸有成竹的,即使是面对父亲也一样,即使身为省委书记的父亲明天就找上门来,他也可以从容以对。

    然而,黎默恒想错了,自他从意大利回来好几天,黎桥南却连一个电话都没有给他,更别提找上门来了。反而是去意大利之時,公司落下了一大堆的事情没处理,让他忙得没了日夜。

    只是他很好奇,以他父亲的手段和姓子,不可能没有找上门来的,如果大哥真的告诉他,自己已经结婚了的事实的话。

    黎默恒摇摇头,想着还是尽快的先将这段時间堆积下来的工作解决了,他还要帮冰儿找她的母亲呢。

    “嘟……”正想着,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黎默恒挑了挑眉,接了起来,“航航?”

    “爹地,我在楼下,可是下面的人都不给我上去。”航航蹲在大厅的沙发上,哀怨的看了一眼那个尽忠职守的保安一眼,真是的,眼睛那么毒做什么,不就是拔了电话线,不就是在电梯开门的時候垫了一块木板让它合不上吗?不就是将大厅里的盆栽剪出了一个别出心裁的爱心吗?看看他多有创意是不是,居然还说他是恐怖分子,居然还说要报警抓他,哼,他是没发威,不然才不会让你盯上呢,真以为他是软柿子吗?笑话,他是硬柿子。

    最最重要的是,以前那两个柜台姐姐不在这里了,换了两个好尖酸好尖酸的妖精女人,居然看不起他航航的卖萌表情,气死她了。

    黎默恒一愣,匆匆放下电话,乘着电梯就走了出来,见到蹲在地上的小身影時,眉心微微一拧,大步上前,“航航,你怎么来了?”

    那保安一看到总裁,连忙应了上前,刚想说什么。却发现身边另外一道小身影比他更快的往前扑了过去,直接爬上了黎默恒的肩膀。保安错愕的看向总裁满脸宠溺的模样,震惊的站在那里。这真的是那个总是冷冰冰对谁都有着距离的默三少吗?真的是他们曼维集团的总裁吗?

    “我来找你啊,我无聊死了,天天回去了,妈咪也每天到处跑,我整天呆在家里吃东西,吃的都胖了两斤了。”航航嘟着小嘴搂着他的脖子,好似很委屈的样子。

    黎默恒哈哈大笑,震得一边的柜台小姐和保安面面相觑,不可思议的看向畅怀大笑的总裁,风中凌乱了。

    航航阴森森的眸子扫过几人,笑了两声,几人顿時抖了几抖,默默的垂下头来。

    航航跳下黎默恒的怀抱,走到两个柜台小姐的身边,笑着说道:“你们刚刚说我什么,死小鬼?野孩子?没教养?你们两个才没教养呢。”

    黎默恒一听,眉心拧了拧,对着那两个女人说道:“待会我会让王秘书通知人事部和财务部,你们今天下班的時候去将工资结算了。”

    “不要啊,总裁,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们只是以为这个小孩子是来捣乱的,才会口无遮拦的说了几句,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

    黎默恒理都懒得理这两个女人,看向一边的保安,保安早就面如死灰了,垂下头,额头都冒出了冷汗来。这份工作来之不易,薪水高待遇好,要是没了,以后他还去哪里找这样的工作。而且从所周知,被曼维集团辞退,尤其是总裁亲自辞退的员工,一般的公司都不会要的。

    航航看了他一眼,拉了拉黎默恒的手,笑道:“虽然这两个女人说我让我很不高兴,不过这个保安大哥,还是不错的,哎,我航航纵横江湖多年,还没见到过这么犀利的保安呢,他还是有些本事的,要是被轻易辞退了,我觉得好可惜哦。毕竟能抓到我的人这世界上少之又少,都快绝种了。更更重要的是,虽然他抓着我了,但是没骂我没打我,虽然说要报警抓我,要父母好好管我,不过我看出来了,他很尽忠职守的。”

    就是因为如此,他才没对这个保安使用那些狠毒的计策,没用针去扎他,没用刀子去割他,没用脚去踢他。

    黎默恒挑了挑眉,‘哦’了一声,航航这小家伙可从来不会轻易的赞美别人的,如今对面前的这个保安评价居然这么高。他笑了一声,看向愕然不已的保安一眼,问道:“什么名字?”

    那保安一愣,急忙立正站好,道:“李杰。”

    “李杰,恩,好好做,很快就会升职的。”黎默恒看了他一眼,对于儿子的眼光向来是坚定不移的。

    李杰瞪大了眼,总裁这意思是,是……他感激的看向航航,心里兴奋的不得了,幸好他作对了,幸好没有像那两个女人一样,对待一个小孩子都恶言相向的。他的双眼冒着感激的泪花,目送着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离去,柜台后面的两个女人却已经瘫坐在了那里,动也不动一下。

    航航被黎默恒抱进了办公室,秘书室的那几个秘书立即围了上来,自告奋勇的去楼下买零食,全都堆到了他面前。他们是知道这父子两个的关系的,更何况航航本身就极为讨人喜欢,让她们总是不知不觉的就想要去疼宠他。

    航航眨着一双灿烂的眼睛,将面前的一大堆零食都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身上,嘴里吃着零食,眼睛却在找另外一个。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黎默恒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笑道:“你刚刚不是还说自己胖了两斤了吗?还吃?”

    航航斜睨了他一眼,嘎巴嘎巴的将嘴里的零食咽了下去,挥舞着油渍渍的手道:“没事,刚刚一通运动,我已经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了。”

    黎默恒轻笑,拿出纸巾给他擦了擦手,将他身上的零食都扫到了一边,抱着他坐到了自己的腿上,“不是很无聊吗?来,告诉爹地,想不想到哪里去玩?”

    航航斜睨了他一眼,“你不是很忙吗,还要带我去玩?爹地,你要当二十四孝吗?”

    黎默恒额角黑线,捏了捏他的小脸蛋,突然发现真的很柔滑,让人爱不释手,怪不得冰儿那么喜欢,想着,他重新捏了一下。

    航航怒了,一把将他的手给拍了下来,哼道:“好-,既然你那么空闲,还捏我的脸,那就带我去玩。”

    “去哪儿?”黎默恒挑了挑眉,看着小家伙一脸气愤的模样,真是越看越喜欢,他的儿子呵,他最疼宠的儿子。唔,真想冰儿再生一个女儿,那他的人生,就真的圆满了。

    “去……去……去找天天。”航航抬着小下巴,挑衅的看着他。

    黎默恒轻笑,这小家伙以为在为难自己呢,天天如今上的可是补习班,在学校里的,没有大哥管着,他自然能带着他去见他。呼出一口气,黎默恒将他抱了起来,拿了桌子上的车钥匙往外走去,“好,就去找天天。”

    “咦?”航航疑惑的看着他,他真的能带自己去找天天?可是天天的爸爸不是把他关起来了吗?

    航航一路都带着疑问歪坐在副驾驶座上面,然而直至黎默恒的车子停在一个精美又富贵的学校门口時,他出离的愤怒了。可恶,妈咪居然骗他,妈咪说天天被他爹地抓回去补习功课了,既然是‘抓’回去,他自然而然的认为天天被软禁了。哼,怪不得妈咪说不要他去救人,原来根本就是骗他的。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

    “怎么不下车?”黎默恒偏头看着小家伙。

    航航鼓着腮帮子,灵巧的身子立即跳下了车子。

    这学校黎默恒曾经来过,天天的教室他是知道的,学校的保卫科都认识他,此刻见他带着一个小孩子过来,自然是直接放行的。

    黎默恒熟门熟路的走到天天的教室门口,教室内正在上课,老师甜美的声音朗朗上口,然而教室内的天天却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趴在桌子上面,眼皮耷拉着。

    黎默恒指了指他的方向,站在门口轻声说道:“看,天天就在那里。”

    航航眸子一亮,黎默恒顿時感觉到不妙,刚想去拉他,却还是晚了一步。小家伙可不管上不上课,直接就冲进了教室,冲到了天天的桌子前面,小手一掌拍在他的课桌上,大声叫道:“天天,你为什么不联系我?我很担心你的,你知不知道,我以为你被软,软,对了,软禁,我以为你被软禁了,差点拿着枪杀进去了,可是你居然在这里睡大觉,气死我了。”

    黎默恒猛然一掌拍上自己的额头,只好走到教室和同样愕然的一時没反应过来的老师交涉了起来。t7sh。

    安静的教室内瞬间就闹哄哄了起来,一个个小萝卜头都好奇的看向闯进来的航航。

    天天无精打采的模样瞬间一收,兴奋的站了起来,“航航弟弟??”

    航航立即吐血,一巴掌拍向他的后脑勺,怒道:“我都说了我不是你弟弟。”

    “可是……”

    可是他明明比他大嘛,为什么他不让他叫他弟弟,爸爸也不允许呢?天天有些委屈的揉了揉脑袋,小鹿一样的眸子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座位上立即有好几个小男生一块跑了过来,对着航航恶言恶语的,“喂,你是从哪里跑出来的?敢打我们老大,信不信我们可以揍你的。”

    航航看了那几个男生一眼,抿着红艳艳的小唇瓣,一伸手,直接捏上了天天粉嫩嫩的小脸颊。

    众小鬼顿時怒了,红着眼睛怒瞪着他,“我们揍他,敢打我们老大。”

    天天呲牙咧嘴,连忙把航航的手拿了下来,对着那几人说道:“不许你们揍他。”

    “可是老大……”你的脸都被捏红了。

    “说了不准就是不准,你们要是动他一下,我就揍你们。”天天挥了挥小拳头,对着几人怒道。

    航航看了那些小鬼头一眼,下巴扬了扬,随即看向天天,怒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啊,什么问题?”天天一愣,回忆了半晌,然后在航航越来越犀利的眸光下,干笑了两声,道:“我手机被爸爸收走了,还不许我离开学校,放学了就有人来接的。”

    “你不会找别人借吗?”

    “诶,对啊,我都忘了。”

    “啊,笨死了笨死了笨死了。”航航跳着脚在原地转圈,他都已经教育了他那么久了,他怎么还是这么笨。“而且就算你爸爸不许你离开学校,你也可以偷偷的离开的嘛。”

    天天嘿嘿的笑着,好像是哦。

    “你是谁呀?”航航正在跳脚,一个稚嫩的童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

    航航的动作一僵,回头便看到一个犹如洋娃娃一样的小女孩站在自己身边。航航嘴角一抽搐,连忙站正身子,扯了扯身上的衣服,漾出一个完美的可爱无敌的笑容面对她,“哈喽,小美女,我叫贝航沛,你也可以叫我航航,或者是沛沛,我今年四岁,小美女你呢,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我叫凌薇,不过你不可以叫我薇薇,我爸爸妈妈说只有黎擎天一个人可以这么叫我。还有,你真没教养,居然随便打人,而且好粗鲁,像个野孩子一样。”

    正往这边走过来的黎默恒眉心一凝,看向那个高傲的犹如孔雀一样的叫做凌薇的小女孩,眸子眯了眯,冷冷的看着,凌薇的父母真是好心机呀,女儿这么小,就让她巴结身份地位都不低的天天,哼,怪不得教出来的女儿也这么没有教养。

    航航的笑容一收,哼笑了两声,眼睛开始斜了,嘴角开始撇了,他很不屑的开口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我刚刚不该叫你小美女的,你好丑,比我家里的母猪还丑,我都不想看你一眼。”

    “你,你……”凌薇白白嫩嫩的手指指着航航,气的双颊都红了。

    航航斜睨着她,摇头晃脑了起来,“我又没有说错,这个是事实,你还不让我说吗?还有啊,我妈咪说,用手指着别人的人才是没教养的,你现在的动作就可以说明了。”

    “我,我……”

    “你你我我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你是结巴的呀,人长得丑也就算了,居然还是个结巴。”航航一点都不留情,敢说他是野孩子,就要承受住他的怒火的。哼,妈咪是毒舌,他就是毒蛇,敢骂他?找屎。

    “哇……”凌薇到底还是个小孩子,哪里经得住航航这样诋毁,当即就哭了出来,“呜呜,你欺负我,呜呜,我要告诉爸爸妈妈,你欺负我,呜呜……”

    凌薇一哭,班里霎時乱成一团,年轻老师连忙上前将小丫头抱了起来,“好了,好了好了,小凌薇不哭了,乖。”

    “老师,这个野孩子欺负我。”凌薇摸着泪水,指着航航一脸的控诉。半晌,可怜兮兮的眸子转向天天,抽抽噎噎的说道:“擎天哥哥,他欺负我,你要帮我报仇,你要揍他的。”

    天天看了一眼航航,随即果断的站到了他的身边,仰头说道:“你骂航航是野孩子,你就是坏人。航航是我罩着的,谁要是欺负他,就是欺负我,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要甩了你。”

    啊??

    黎默恒错愕的瞪大了眼,甩了??难道这个叫做凌薇的女孩子就是天天口中的……女朋友?

    “她是你女朋友?”航航斜了天天一眼,见他点头,立即很鄙夷的说道:“你眼光真差。”

    天天干笑的挠了挠脑袋,“现在知道了。”

    头不有这。凌薇听到天天这话,顿時哭的更加大声了,小身子拼命的在老师的怀里扭动着,声嘶力竭的喊:“呜呜,我讨厌你们,我讨厌你们,我要回去告诉我妈妈,呜呜……”

    航航懒得理她,再看了一眼四周,整个教室都闹哄哄的。他的眼珠子转了转,瞄了天天一眼,又瞄了那个凌薇一眼,果断的点点头。

    他抬起小小的脑袋,笑眯眯的看着黎默恒说道:“从今天开始,我要在这里上学。”对,他要做这里的老大,他要看着天天,不能让他误入歧途,被小女孩骗去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