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恐怖宝宝无良妈 »  第254章 窗外是谁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54章 窗外是谁

小说:恐怖宝宝无良妈作者:层层
返回目录

    “你是?”为什么她脑子里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脸他黎默。“你真不记得我了?”来人脸上有着微微的失望,随即有灿然的笑了起来,非常自来熟的挽着贝冰榆的手道:“我是董小佳啊,你的初中同学,记不记得?贝冰榆,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你更加的漂亮了,简直就是个大美女嘛。”

    董佳佳?贝冰榆拧了拧眉,不习惯她那么亲昵的动作,将手臂自她双手间抽了出来。她确实不记得她了,不管是小学初中高中甚至是大学,她的同学关系一向都不好,一直以来,连个知心朋友都没有,即使有,那唯一的一个也被姚晴挑拨离间变得与自己对立起来,那一次友情的破裂,让她不再相信这虚无缥缈的感情。直至后来在意大利遇见了甄乐乐,才让她对女人之间的友情重拾信心。

    再说,她这么多年来一直忙忙碌碌的,即使是在上学的時候,她依旧用着小小的瘦弱的身子保护母亲。她没有多余的時间玩乐,没有多余的時间去交朋友。因此面前的董小佳,她确实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只是看她认识自己,或许以前还真的是同学也说不定。

    “想起来了吗?想起来了吗?”董小佳满怀期待的看她,见她老实的摇头,小脸顿時垮了下来,然而也只是片刻,又笑开了,“算了算了,我也知道你可能认不出我来了,毕竟我的变化那么大,很多老同学都认不出来的。不过真的很难得啊,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你,话说这些年同学会,你怎么都不来参加啊,现在大家都有各自的事业生活,难得一聚,我们还常常聊起你呢。”

    “是吗?”贝冰榆维持着浅浅的笑意,不以为然,初中的同学,如果让她现在回想,她倒是真的一个人的名字都记不起来,只是记得有过一段并不愉快的经历,然而那个背叛她们友情的女孩子,她却也记不住名字和模样了。

    董小佳似乎并不懂得看人的脸色,对于她冷淡的表情更是不以为意,涂着红艳的指甲的双手,再次狼一样的挽上她的胳膊,笑嘻嘻的说道:“不记得也没关系,对了,你现在在哪里工作,你结婚了吗?有没有孩子,家住在哪里,你现在是做什么工作的,我……哎呀,瞧我瞧我,太兴奋了,只顾着和你说话,这天气还挺热了,那边有个咖啡厅,我们进去喝一杯,聊聊。”

    贝冰榆终于有些不耐烦了起来,不说她压根就记不住她是谁,就算记得,她也没有打算跟她单独聊聊回忆从前,再一次的,她将手从她手腕中抽出,脸上难得的还是维持着优雅的笑意,低声说道:“抱歉,我还有事情,以后再聊。”

    “啊?这样啊。”董小佳叹了一口气,对于贝冰榆的冷漠也没有生气的意思,神情依旧有些兴奋,“那不如我们互相留个电话-,你的手机号是多少?”

    贝冰榆脸色微微低沉了些,笑了笑指着角落里那个惨不忍睹的白色手机,低沉的开口:“我的手机正在那边呻吟。”

    “额……”董小佳的脸上终于闪过了一丝尴尬,干笑了两声,才不好意思的说道:“那,那你留我的。”说着,垂首从包包内拿出纸和笔来,龙飞凤舞的在上面留下了一长串的号码,递给了贝冰榆,“一定要和我联系哦。”

    贝冰榆笑了笑,将纸条随意的收入包包内,“再见。”没有多余的寒暄,她直接走到角落里,弯腰捡起残破的手机,看着机身都已经毁坏的手机哀怨的叹了一口气,“真是可惜了。”

    如果对方是一个陌生人,她绝对是敲诈的她破产不可。可是那个人貌似是‘老相识’了,算了,她还是挺大方了,再买一个算了。t7sh。

    耸了耸肩,贝冰榆站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她并不知道,身后看着她的董小佳,嘴角那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贝冰榆拿出手里的另外一个手机,给黎默恒拨了回去,说了一句马上回家后便挂了。

    航航还在大厅里闹腾,见到贝冰榆回来,立即就火箭一样的飞奔了过去,抱住她的大腿开始摇:“妈咪妈咪,我现在和干外公一样,是老大了。”

    “老大?”贝冰榆拧了拧眉,不明所以的将目光投向了迎面而来的黎默恒身上。

    黎默恒笑了笑,将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的描述了一遍。贝冰榆嘴角抽搐的看着脚下的航航,“航航,要……以德服人。”

    “可是你也说过,非不合作啊,你自己当老师的時候,就是使用,将所有的学生都收拾掉的,妈咪,我这是向你看齐。”航航一副信誓旦旦的,半晌发现仰着小脑袋和妈咪说话太累,干脆放开她的大腿,哼哧哼哧的爬上了她的背,趴在她的肩膀上,航航顿時觉得舒服多了,满足的叹了一口气。

    贝冰榆摸着下巴点了点头,“这么说来,妈咪是你的偶像了?恩,那也好,如果谁不听话,那就使用非常手段。”

    “恩。”航航握拳望天。

    一边的黎默恒一脸无奈的看着着母子两个,低低的笑出了声。他突然无比的庆幸,航航这几年都是跟在冰儿身边成长的,他想,若是跟着自己,他未必能将航航教成这般聪慧有主见,也无法这般自由,这般让人爱不释手值得他骄傲。

    他踱步走到母子俩面前,将航航从贝冰榆的肩上抱了下来,“行了,吃饭。”

    管家一直看着一家三口的互动,内心有些深深的感动,这样和谐的一家子,为什么总有些人不乐见其成呢?顿了顿,他将饭菜端上了桌子,低垂着头退了下去,非常沉默的将黎桥南中午打电话过来的事情给藏在了心里,没说出口来。

    七八月本是最闷热的季节,即使到了夜晚,依旧热的让人恨不得一直都在屋子里面垂着空调凉快。

    贝冰榆早早的洗了澡坐在书桌旁,桌子上摆放着她的宝贝电脑,上面依旧是密密麻麻的数据,一行一行的跳动着。黎默恒擦着头发出来的時候,看到的便是她全神贯注的模样。

    薄唇一勾,他邪魅的一笑,弯腰自身后环住她的腰身,笑道:“我们是不是该睡觉了?”

    “你先睡,我还有一点没有完成。”贝冰榆头也没回,任由他的大掌游移在自己的腰腹间,双眸紧紧的盯着屏幕,手指飞快。

    黎默恒脸上有了丝丝不满,将她的腰身勒紧了一点,狠狠的啃了一口她白嫩的颈脖,哼道:“你又想要搞垮什么公司,恩?”

    “我在查波琳的资料。”贝冰榆被他肋得闷哼了一声,终于舍得回头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却不想黎默恒挑了挑眉,一只手将她细嫩纤细的手指抓了回来,另外一只手在键盘上敲打了几下,贝冰榆霎時惊呼气恼:“你做什么,我快要侵入系统了。”

    她的话音刚落,黎默恒却已然打开了另外一个页面,努了努嘴示意她去看。

    贝冰榆的视线一移到上面,就像是被盯住了一样,看着上面密密麻麻详详细细的关于波琳的资料,惊愕的下巴都掉了。“这,这是什么時候的事情?”

    黎默恒吻上她耳垂的敏感点,满意的感受到她瑟缩了一下,斜斜的勾起嘴角,轻笑道:“昨晚上收到的邮件,满意么?”

    “满意,当然满意。”这么详细,竟然详细到她的第一次给了谁都有记载,黎默恒你要不要这么变态啊。

    “既然我让你满意了。”黎默恒嘴角的笑斜了斜,笑道:“那你是不是也要让我满意满意?”

    “啊……唔,喂……”贝冰榆的惊呼声在被他抱起来压在床上后彻底的发不出来了。

    黎默恒含着她小巧的唇瓣,重重的发狠的吻着,她的滋味如同甘甜的泉水一样,让她,一而再的想要汲取。

    “唔……你,你公司不是堆积了……很多事情吗?你,你是不是该去书房……嗯哼,黎默恒,不要咬那里。”

    “我今天放假,白天陪儿子,晚上……自然是喂喂你了。”黎默恒似笑非笑的样子甚是邪魅,透着勾人摄魄的性感,他的大掌像是带着魔力一样,肆无忌惮的在贝冰榆的身体上点起了火。

    贝冰榆的脸色猛然变红,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谁,谁让你喂了,我晚饭早就吃饱了。”

    黎默恒挑着眉,暧昧的在她的耳垂边吐息,笑得意味深明。“我说的……不是上面这张嘴。”

    贝冰榆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然而下一刻,她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只能被动着承受着他的需索,和热情。

    黎默恒这几天都在忙着公司的事情,每天回来都还会在书房内忙到凌晨,别说碰她,即使浅尝辄止,他都没有机会。现今,是真的饿得很了,看到贝冰榆被自己剥得光溜溜的身子,顷刻间欲火上升,大掌揉着她粉嫩的肌肤便啃咬了起来。

    “轻点……嗯哼。”贝冰榆双手狠狠的抓着他结实的手臂,身上一波一波的热潮传过来,让她的脸色娇艳欲滴,几乎能滴出血来。“黎默恒,唔……好热。”

    “冰儿,你真会勾引人。”他在她耳边轻轻的笑着,手指在她的敏感处轻揉慢捏的,直至手上传来湿热的感觉,知道她准备的差不多了,才缓缓的抬起她修长的腿,环上自己的腰身,小腹处的灼热抵在她的敏感处。

    “冰儿,说你爱我。”

    贝冰榆被她挑逗的,迷蒙的双眼看着他汗湿的脸庞,迷迷糊糊的说道:“好难受……你,你都不想要我吗?”身体传来一阵空虚的感觉,她本能的贴上他的身体。

    黎默恒顷刻间闷哼了一声,闭了闭眼,额上的汗水顺着冷硬的下巴滴落在身上女人的身体上時,他的身子,也重重的一撞,紧紧的抱住浑身绯红的贝冰榆,停顿了片刻,再也没能忍住,缓缓的动了起来。

    ……

    次日一早

    黎默恒早也养成的生物钟让他在第一時间便睁开了眼睛,然而他却不似前两日一般急着起床,只是睁着眼睛,一脸餍足的抱着贝冰榆,软玉温香在怀,他顿時又心猿意马了起来。

    本来装睡的贝冰榆暗暗的咬唇,眸子豁然睁开,眼神异常清明,半丝睡意都没有。她狠狠的瞪了黎默恒一眼,怒道:“再敢发情我就阉了你。”

    “冰儿舍得?”黎默恒故意蹭了蹭她敏感的身子,贝冰榆身子一缩,身上的酸痛在在的提醒着她,昨天这个男人饿的到底有多惨。

    “冰儿,再来一次。”

    “不要……”贝冰榆真想将他踹下床去,以前也没觉得这个男的对这方面有多热衷啊,怎么现在……

    黎默恒收紧放在他腰间的手,大掌往上游移。

    “黎默恒,我警告过你的,我真的会阉……唔……混蛋……那里疼……”

    她的反抗徒劳无功,对于黎默恒来说,就如果是挠痒痒一样,反而让他浑身舒爽。

    因此等两人的晨间运动结束后,黎默恒轻笑着脸,一身清爽的站在衣柜前找衣服。而床上的女人,却像一条死鱼一样,无力的趴在上面呼呼大睡。

    黎默恒轻笑了一声,在她额角印上一个吻后,轻轻的阖上了门。

    楼下的餐厅很安静,他有些诧异,航航不是说今天要去培训班吗?现在这个点,应该起床了。

    管家端上他的早餐,见他的视线在小少爷的房门处游移着,便了然的笑道:“少爷,小少爷一大早就出去了,他说他可以自己去学校,有什么事情,再打电话给你。”

    “自己去学校了?”黎默恒松开手中的早餐面包,眉心微微的拧着。虽然知道航航一向艺高人胆大,人也有本事,冰儿更是随便他到处走,到处折腾。然而他心里那种身为人父想要带着儿子一同踏进校门的渴望,却渐渐的浓郁了起来。

    抓起车钥匙,他随意的喝了一口牛奶,转身走了。

    车子沿着学校的路线缓缓的驶着,也不过开了十分钟,他的眸子便陡然一亮,看向前方骑着小单车的小家伙,摇头笑了。

    航航哼着儿歌,一路上又是优哉游哉的。他已经无趣了那么多天了,现在,终于找到新的乐趣了,当老大的感觉,一定很威风,他要比干外公还要威风。

    航航嘴角含着笑,非常的得意,小短腿越发用力的瞪着轮子,小小的单车竟也快过了身边的大轮子自行车。航航更加兴奋了,整个身子都歪歪扭扭了起来,看的跟在身后的黎默恒不断的抽搐嘴角。

    到达学校之時,班上已经上起了课,门口的保安早在昨天就得了黎默恒的吩咐,自然没有任何阻拦的看着他进去。

    航航的小单车在教室门口戛然而止,特意在门外顿了顿,轻咳了一声。里面的老师一脸茫然的看着他小小的身影,还没来得及问什么,班内的所有男生却已经自发自动的站在教室两边,很整齐的给航航开了一条道路,迎着他大摇大摆的骑着小单车移向风水最好的座位。

    等到小家伙坐下后,天天才一脸笑意的趴在他的桌边,眯着眼睛道:“怎么样怎么样?隆重。”他是看到杰斯爷爷出来時的排场,依样画葫芦的摆了一个,确实是威风的不得了的。

    航航拧着小小的眉心,点着下巴一副沉思的模样,半晌叹了一口气,貌似很遗憾的说道:“要是在我走过来的这一段路上,你们都对着我撒红票票就好了,那就真的真的真的很隆重了。天天,你说,要不你们就当我今天没来过,明天再来,你们重新欢迎一次?”

    天天当场就想吐血,航航果然死姓不改,满脑子的钱。不过……这个主意好啊,响当当的。

    站在讲台上的老师愣愣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粉雕玉琢的小男孩,看着众人围在他身边,心里好奇的不得了,这小男孩到底是谁呀?想着,他正准备上前询问一番,转首间却看到了站在门外的默三少,他的眸光瞬间一亮,惊诧的走了出去。

    黎默恒对着他招了招手,简单的说了几句。老师更加诧异了,看着航航的眼神带着震撼,这孩子跟默三少到底是什么关系,竟能得到他如此细致的关照?就是黎擎天,这个默三少的嫡亲侄子,也不曾享用过这样的待遇啊。

    黎默恒见航航平安的到达,心下放松了下来,对着面前的老师点了点头,示意他多帮衬着点,便如同来時一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航航的到来,教室内好一阵子吵闹,昨天的胖子此刻一场的谄媚,将包包内的好东西都拿了出来堆放在他的面前,笑嘻嘻的说道:“老大,这是我为你准备的。”

    航航随意的瞄了一样,点点头,算是满意了,转眼就将东西分给了在场的其他人,人人有份。他昨天可是特意打了国际长途电话给干外公讨教如何做一个合格的老大的,这一招,叫做,叫做,叫做什么来着?有福同享?还是以德服人?啊,算了算了,不记得了,总之这么做就对了,看看大家对自己的崇拜之情就知道了。

    只是可惜了,他的国际长途漫游电话费啊,好肉疼的。

    “咳咳,同学们,大家都做到自己的座位上,我们要开始上课了。”讲台上的老师看了一样众人,轻咳了一声,扯着笑脸低低的说道。

    航航很得瑟的手一挥,道:“散了散了,大家都各就各位,上课要好好的听讲知道吗?”

    老师脸上滑下三条黑线,明明才那么小的小不点,怎么就能说出这么老气横秋的话来呢?

    众人纷纷归位,航航托着小脑袋看着前面的小黑板,心里直犯嘀咕,好幼稚的题目哦,都没有一点的挑战姓。要不要他来做老师算了,恩,想训练天天一样,嘿嘿,到時候说不定你那个训练出来下一代的黑手党堂主,吼吼吼,想想都兴奋。

    可是,这样面前的这个貌似还挺帅的老师可能就要失业了,他会不会太不厚道了。

    算了,他还是睡觉。

    这样想着,航航的脑袋立即便一点一点了起来,说起来,他一整天都处于兴奋的状态,因此他昨晚睡得很迟,早上又迫不及待的醒过来,好像真的好困啊。

    不消片刻,航航的脑袋已经趴在了桌子上,梦周公去了。坐在小家伙后面的萝卜头们纷纷瞪大了眼,老大你也太懒惰了-,上课肿么能睡觉呢?老师待会会抽问的,要是答不出来,名字就会张贴出来,成绩单会减分,要爸爸妈妈签名的。

    天天是坐在他身边的,见状也没有说什么,继续听讲,众人见前老大都这样,自然不会有任何意义。

    正在滔滔不绝的老师瞄了一眼那个小身影,嘴角张了张,欲言又止的样子。然而想到刚刚默三少跟自己说的,顿時又沉默了下来,他说不管这小家伙做了什么,都由着他,他自有分寸的。

    分寸?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分寸,默三少就当真那么放心?

    不过也罢了,既然是默三少吩咐的,他自然便也听着照做就行了,只是希望这小家伙不要弄出什么事情就好。”哎哟……“

    他正这么想着,窗外却他突然传来一道惊呼声,声音很轻,班内的学生看起来都没有反应过来,如若不是自己此刻站的近,说不定也是听不到的。

    然而前一刻还趴在桌子上的航航,却猛然抬起了头来,视线准确无误的瞄向窗外,“什么声音?”

    坐在他旁边的天天一脸茫然,“声音??外面知了的声音吗?”

    他的话音刚落,做得离床边不远的一个小男生突然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笑声清脆的嚷道:“哈哈,我终于打到了。”

    ………………………………………………

    最近层层都不在状态,所以更新一般都只有一更了,六七千的样子,囧……

    话说某些想要开荤的家伙,这算是肉肉了-,算是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