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恐怖宝宝无良妈 »  第264章,送你一件礼物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64章,送你一件礼物

小说:恐怖宝宝无良妈作者:层层
返回目录

    黎默祖见她自信满满的样子,有了一丝怀疑,终究还是忍不住的问道:“你心里有计划了?”

    “一点都没有。”贝冰榆抬头看了他一眼,耸耸肩摇头道:“第二件事情呢?”

    黎默祖脸色微微暗黑,只是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他也同样好奇父亲提出的第二件事情。

    “第二件事,黎家有个老叔公,姓格孤僻固执怪异,认定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他从小最喜欢的便是老三,他心中属意的侄孙媳妇,是个温柔娴淑善解人意像绮落那样的女子。你要是能说动他,让他同意你和老三在一起,便算是你第二件事情完成了。当然了,你的情况包括你的身份和航航的存在,我都会据实以告。”

    贝冰榆手指开始轻轻的扣着桌面,嘴角始终挂着浅浅的笑。

    倒是她身后一直默默的喝着杯中红酒的霍尔笑出声来,懒洋洋的说道:“这算是挑选全能媳妇吗?在事业上能帮助男人,在家里又能解决所有的琐事,让男人没有了后顾之忧。大贝贝,人家把你当成全能的了,出的厨房,入得厅堂了。我在想,接下去的第三件事情,是不是让你搬个高学位的证书回来,再领个厨师证,保姆证的,那才真的算是全能的了。”

    贝冰榆暗暗黑线,一回头,便将霍尔拍到了墙上去,回头又正襟危坐了起来,笑道:“第二件事,也没问题。”

    黎桥南同贝冰榆一样,完全无视了霍尔的意见,毕竟,他本来就是打算让贝冰榆知难而退,他讽刺的,也不无道理。只是见贝冰榆应承的如此之快,倒是让他有些意外,眉心下意识的拧紧,“你真的确定吗?这两件事情都不简单。”

    “我心里有数。”贝冰榆很淡然的表情,“那么第三件呢?”

    黎桥南一愣,说到这个,脸色竟然开始不自然了起来,眼神下意识的看向别处,迟疑了起来。

    贝冰榆有些诧异,心里暗暗沉思着,这第三件事情很难?还是太过简单了,竟然让黎桥南都有了难以启齿的样子。

    黎默祖也诧异的看向自己的父亲,抿着唇瓣却什么都没有说。

    良久,黎桥南才微微抬头,轻咳了一声,脸色慢慢的恢复了过来,“至于第三件事,现在告诉你还不是時候,等到你前两样事情都完成了,到時我自然会说。”

    第他道我。贝冰榆一挑眉,点点头道:“好,那么这个约定,算是这样决定下来了。你那边的黎默祖,我这边的霍尔,都算是证人,如何?”

    “等一下。”一直跟甜甜在角落里玩的不亦乐乎的航航,却没有忽略掉他们谈话的内容,此刻一听到证人两个字,立即高高的举起了手,很兴奋的说道:“我要当裁判。”

    贝冰榆嘴角一抽,直接无视。

    黎桥南倒是看了他一眼,对他可爱气恼的表情感到有些好笑,也什么都没说,片刻便悠然的回过头来,依旧看向面前的女人,“那便如此决定了,我期待你的表现。”说完,便淡然的站起了身来。

    贝冰榆浅浅的笑着,“我也同样期待你口中的第三件事情。”不知道为何,她总是觉得这第三件事情,是涉及到黎桥南的方面的,其实他真正想要考验她的只有前面两项,只要她做到了,那么便说明她已经有资格作为黎家的媳妇了。而那第三件事情,应该是黎桥南的私事,他想请她帮忙而已。

    果然,贝冰榆这话一出口,黎桥南已然恢复的脸色,再一次的不自然了起来,却惹得贝冰榆更加好奇了。

    轻咳了几声,黎桥南转身欲走。然而才刚走两步,后面的航航突然扯住了他的衣服,他诧异的一回首,不解的问道:“还有事?”

    “我要跟你去黎家。”航航仰着天真的小脸。

    贝冰榆一挑眉,什么都没说,她向来不干涉儿子的行为,不管他想要做什么。

    黎桥南则微微皱起了眉头,看了贝冰榆一眼,低声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你是我爷爷,我想去爷爷家都不可以吗?”航航很无辜的表情,左手扯着黎桥南的衣服,右手依旧一点都不放松的牵着甜甜的小手。

    贝冰榆见状,和黎桥南道了一声别,便转身走出了包厢。黎桥南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便只能看到她逐渐远去的背影狠狠的拧起了眉头。

    “好了好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航航拍了拍小手,径自拉着甜甜的手,走到黎默祖的身边,仰头问道:“你们的车子停在哪里?”

    “这……”黎默祖显然是相当不乐意的,这航航捣蛋的本事他是深有体会的,要是住进了黎家老宅,天天还不時時刻刻都跑到他这边来跟他厮混在一起?这怎么了得?

    黎桥南好一会儿都没有发出声音,第一次,对一个孩子无可奈何了起来。这小家伙倒是有自说自话的本事。据说当初他要住进老三的家里時,也没经过任何人的同意,却很稳定的住在里面一直到现在。

    如今这个小家伙想要住进黎家老宅?是不是,也是一点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黎桥南揉了揉眉心,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罢了,带他们回去。”

    “爸……”黎默祖脸上很是凝重,他可是一点都乐意这件事情发生在黎家,他都能遇见,接下去的黎家生活,那绝对是惊天地泣鬼神的。

    果不其然,一行人刚到黎家老宅,黎擎天也正好放学回家吃完晚饭,一见面,三个小家伙便挨在了一起,叽叽喳喳的差点没将房屋给掀了。

    天天怎么也没想到,航航居然会出现在这里,顿時拉着他和甜甜,直奔自己的房间,三个人在房内嘀嘀咕咕了半天。

    黎桥南有些诧异,他是知道天天跟着老三去了意大利,也知道这个孩子一块去了,只是没想到两个孩子的感情会那么好,就像是……兄弟一样。

    黎默祖有心想要阻止,却被云绮落带了开去。

    “算了,天天回来这么多天了,精神一直紧绷着,这是这么多天来,我第一次看到他那么高兴的样子,由着他。”

    “可是……”可是那个孩子是个祸水,天天跟着他完全就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了。

    黎默祖还想阻止,却被黎桥南叫道了书房。

    云绮落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情却是好得不得了,毕竟见到儿子这般高兴,她的心情自然是跟着愉悦的。转入厨房,她亲自准备几人的宵夜点心,她知道这几人一時半会是不会休息的。

    航航是第一次参观天天的房间,虽然感觉没有自己的房间看起来舒适,不过总体来说,还可以接受。

    天天很兴奋很激动,同航航就像是久别重逢一样,终于有了可以好好说说话的時间,自然不忍心错过。一時之间,他竟然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样,手舞足蹈的叙述着自己这些天来的寂寞,孤独,委屈,不甘,以及对黎默祖的反抗。

    因此这一聊,便聊了两个多小時,直至云绮落三请四请的来敲了多次的房门,三人才笑嘻嘻的走了出来。

    来到厨房的時候,便见黎桥南和黎默祖已经坐在那里了,手里端着小碗,吃着白滑滑的汤圆。

    “哇,这个我喜欢。”航航留着口水,抹了抹红艳艳的小唇瓣,直接跳上了椅子,末了,却不忘给甜甜先布置好,这才热火朝天的吃了起来。

    虽然早就见识过他的吃相,然而黎默祖还是微微不满,吃饭就应该安安静静的,谁像他,竟然发出那么大的动静。

    而最可恶的,便是他旁边的黎擎天,见航航如此,立即就有样学样,稀里哗啦的吃了起来。甜甜是女孩子,虽然感觉那样子很有趣,不过女孩子天生的羞涩让她只是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吃。

    动静有些大,然而坐在主位上的黎桥南,却依旧很淡定的吃着汤圆,眼里瞄向z市的晚报,默默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对于桌子上的暗潮汹涌,一点都不以为意。

    云绮落一开始还很担心,毕竟在她眼里,公公是个很严肃的人,平常吃饭也是秉持着食不言寝不语的信条,饭桌上一直都是安安静静的,就连夹菜吃饭,那几乎都是细嚼慢咽的,有時候感觉根本就不像是在吃饭,反而像是一天的例行公事一般,嘴里的饭菜,也是一点味道都尝不出来。

    因此一开始听到航航发出的响声,她吓得差点上前去夺碗,现如今见黎桥南如此,终于缓缓的松了一口气。

    宵夜结束后,黎默祖走在最后一个,临出门時,终于拉住了航航,脸色微微低沉,声音压低淡淡的说道:“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

    航航歪了歪脑袋,对着同時转过头来的甜甜说道:“你先上去玩,我一会儿就来了。”

    说完,便跟在黎默祖的身后,一块走到了已经漆黑一片的庭院里。t7sh。

    黎默祖背对着他,声音清冷疏离,“不管你是为了什么要来黎家老宅,我都希望你明天一早,离开这里。这里不适合你。”

    “谁说的,我就觉得很适合。”航航歪着头反驳,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你看看,这里风景优美,天气舒爽,恩,夜宵好吃,你老婆很漂亮,唔,还有天天,我很喜欢跟他玩。”

    黎默祖的脸色霎時黑了下来,被月光投射出来的修长影子微微晃动了下,便见他高大的身子转了过来,眸光沉沉的注视着航航,“就是因为天天,你知不知道,自从跟你在一起生活了大半个月后,天天已经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了。”

    “变了?嘿嘿,是不是变得更帅了,更有魅力了,人也长高了,唔,对了貌似还有一点点胖。”航航托着下巴径自回忆着。

    黎默祖的眸子隐隐冒出了火,“天天以前很乖巧,可是现在,他学会了和父母顶嘴,学会了阳奉阴违。”

    “很好啊,我妈咪说,这样的人活着才像个人嘛。哪像你当初教育的那样,说干什么就干什么,脸上的表情都假的要死,没有主见,没有涵养,没有知识,没有人格魅力,那完全就是一个机器人,还是被你掌握的机器人。可是现在,我一看到天天,我就觉得我真是个人才,天才,鬼才,怪才,还有……不管是什么才,都说明我很厉害。”

    航航总是习惯在说一大堆废话之后,将自己给赞扬过去的。就好比现在,他压根就不在乎黎默祖有没有听自己说话,有没有对自己不耐烦,他就是在尽可能的推销自己。

    因此自然也没发现黎默祖越来越暗黑的脸色,声音冰冷彻骨,“贝航沛,你也不过是个孩子而已,要怎么教育孩子,那是我的事情,天天最终会变成什么样的人,也不是你能决定的。”

    “那默三少要娶谁,要跟谁在一起,也不是你决定的,哼。”航航反唇相讥。

    “我……那是……因为……”

    “因为什么,你不要忘了,你当初可是答应过我的,你跟我打赌输了,你说话不算话。”航航真的超级鄙视他,这个男人居然是爹地的大哥,长得没有爹地和他帅也就算了,姓格也没他好,人格魅力也没有一点点,天天好惨,竟然有这样一个老爹。

    黎默祖眼神一厉,“我没有不算话。”

    “那今天……”

    “今天只是,陪我爸爸而已。”黎默祖有些语塞,毕竟他还是有些心虚的,他确实没有明显的干涉三弟的感情生活,然而他骨子里依旧不希望贝冰榆成为他黎家的媳妇,因此自然而然的就会排斥她,今天这件事情,虽然黎桥南的打算,不过,他也从中插过几次嘴,说了谎话而已。

    航航冷哼了一声,小小嫩嫩的唇瓣翘起,“就知道你会找借口,哎……”他突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忽的神秘兮兮的对着黎默祖说道:“还记得我去意大利之前,说过回来之后要送你一件礼物的吗?”

    黎默祖一愣,眉心微微的拧着,突然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垂首之际,便看到小家伙已经将背上的皮卡丘包包拿了下来,蹲在地上认真的翻找了起来。

    ……………………………………

    先在这里祝大家七夕快乐???有情人的抱情人,没情人的赶紧找情人,嘿嘿……

    咳咳,接下去想说,层层明天要回老家给老妈过五十岁生日,回家三天,家里木有电脑,所以,后面三天只能在今天拼命的码一点出来算作存稿,更新只有一点点,请亲们体谅,么么大家??

    最后的最后,层层再啰嗦一句,七夕快乐??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