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恐怖宝宝无良妈 »  第269章 只是凑巧而已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69章 只是凑巧而已

小说:恐怖宝宝无良妈作者:层层
返回目录

    姚政摇了摇头,那张深刻的中年老脸上满是震惊,双手犹如残风落叶一样,一直颤抖个不停,手中的检查报告对他此刻对他来说,就是烫手的山芋,丢又不能丢掉,拿着又痛苦。

    良久,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才慢慢的平缓下来,双手撑开在办公桌的边缘,报告已经被他捏的皱成了一团。他死死的看着面前的井医生,深吸一口气,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说道:“对,没错,这报告也可能是搞错了,我要求重新检查一遍,要详详细细的,用最精密的仪器。”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姚先生是要再约一个時间吗?”井医生低垂着头,很公式化的语气。

    “不,现在,立刻,马上我就要检查,就要知道结果。”姚政双眸睁的大大的,犹如铜铃一样,闪着渗人的光。

    井医生咽了咽口水,心里想着这果然不是一个好差事,不说姚政是一个多么老歼巨猾的人,就单单他这样看人的锐利眼神,就需要他很大的心里承受能力。

    井医生顿了顿,垂首说道:“好,姚先生跟我来,我马上帮你安排。只不过这费用……”毕竟做这些检查本来就不是说开始就开始的,他若是应得太快,反而让姚政有所怀疑,这般的欲言又止,倒是让姚政没有了顾虑。

    好-,他承认那个叫做贝冰榆的女人说的非常的有道理。

    果然,姚政立即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挥了挥手道:“行了,费用没有问题,等检查好了,绝对不会少的。”

    井医生点点头,忙‘恭敬’的将姚政引着往门外走。黎默书在这一块早就吩咐过了,两人自然一路畅通无阻。

    姚政心情一直都是忐忑的,他一生得意,却不想年纪轻轻就得了这样的病痛,虽然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可是他心里明白,井医生敢这样告诉他,肯定是确认了几遍的。是他自己不死心,坚持还要检查,只要还有一丝丝的可能,他都不会放弃。

    贝冰榆默默的从井医生的办公室走了出来,嘴角始终噙着浅浅的笑,看了身边的黎默书一眼,她笑得一脸的纯真无暇,“这次,还真的需要谢谢你的帮忙了。”

    黎默书只是浑身抖了抖,干笑两声,嘀嘀咕咕了起来,“不用谢,以后不要将这些坏主意打到我的头上就行了。”他自然知道贝冰榆的计划远远还不够,这才是第一步,接下去的每一步,贝冰榆都计划的死死的,姚政这一次,是真的要栽了。真是没想到,姚政那样的人,竟然会有贝冰榆这样的女儿。

    他想,如果姚政当初选择的人是贝冰榆,而不是那个草包姚晴,说不定,姚政今日的地位不会这般停滞不前,也不会这般被人整的岌岌可危。以贝冰榆的聪明才智以及胆识,只要她真心的帮主姚政,那姚家,绝对也会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家族,他坚信这一点。

    贝冰榆淡淡的笑,对他的嘀咕声充耳不闻,她想,接下去,她要进行下一步了。

    姚晴,下一个,就是你了。

    这一网打尽的滋味,真是好受极了。

    姚政的检查报告果然‘不出所料’,显示的依旧是尿毒症的症状,没有丝毫错误。

    从医院大门走出来的時候,天色已经渐渐的擦黑,外面灰蒙蒙的一片,有种暴风雨要来的前夕。

    姚政此刻的心情,却也如这个天气一样,一直压低压低,直至一丝情绪都没有。

    他近乎虚脱的走到自己的车子旁边,漫不经心的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抬眼看了看外面的气候。嘴角猛然抿起,冷硬的如同一条直线,车子如离弦的箭一样,飞速的往前开去。

    姚政在外面逗留了许久,那张检查报告一直放在膝盖上,每一次踩下油门,便会滑下去,他又重新捡上来,继续放着,一次一次的重复着,直至夜色降临,他才开着车子缓缓的驶进了姚家大门。

    姚家此刻灯火通明,姚晴母子两不知道说了什么,很是开心,嘻嘻哈哈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

    姚政一进家门,看到这样的情景,再联想到自己此刻的近况,顿時火气上涌,眸光闪着嗜人的光,怒喝道:“够了,吵吵嚷嚷的像什么样子,都已经这么晚了,不用睡觉了吗?”

    大厅当中的陈碧清和姚晴一愣,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有些不解的看向突然发脾气的姚政,彼此对视一眼,现在才八点多而已,算晚吗?

    姚晴小心翼翼的看向自家的老爸,慢慢的跺了过去,干笑着说道:“爸,你怎么了?谁给你气受了?”

    姚政看了她一眼,冷哼一声,越过他身边,直接往楼上走去。

    姚晴和陈碧清再一次的对视一眼,眼神交流了片刻,后者朝着姚晴挤了挤眼,姚晴会意,忙跑上前,在楼梯口拦住了姚政,笑道:“爸,你也不要心情不好了,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肯定心情就好了。是这样的,今天……”

    “闭嘴。”姚政冷冷的一哼,现在什么消息都不能改变他的心情,除非有谁来告诉他,他手中的报告是假的,是一个噩梦而已,只是老天跟他开的一个玩笑,否则就算告诉他,此刻他就要升为国家主席了,也改变不了他阴霾的心情。

    想着,手中的检查报告被他捏的更紧。

    姚晴被他吓得倒退了一步,怯怯的看了他一眼。陈碧清到底是和姚政相处了多年,从他细微的动作当中多少能了解他的习惯,果然,她的视线一放低,便看到了他手中的报告。

    陈碧清忙上前几步,疑惑的问道:“老姚,你手中拿着是什么东西。”

    姚政眉心一跳,鬼使神差中竟然松开了手,报告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被姚晴捡了起来。

    “ccr值小于10ml/min?”姚政第一眼便看到了那个复杂的特地用粗线条标注出来的一行字,眉心一抖。

    陈碧清不解的扬眉,“什么意思?”

    姚晴的脑袋有些僵硬,她曾经有一个朋友的检查报告上也有一行字,也就是说,这个是……是……

    她的眼睛慢慢的转向陈碧清,喉咙干涩的说道:“尿,尿毒症。”

    “什么?”陈碧清倒抽了一口冷气,震惊的看向自己的丈夫,“尿毒症。”

    “爸,你怎么会得这个病,你……尿毒症,这可是要换肾的,要找到匹配的肾源有多难你知道吗?虽然有些近亲的……”姚晴突然顿住,惊疑不定的后退了两步。

    姚政见状,冷冷一笑,用力的扯过自己的检查报告,哼道:“你放心,我不会要你的肾的。”

    姚晴闻言,低低的垂下头来,咬着唇瓣久久的不发一语。

    陈碧清看了看父女两人,只能岔开话题道:“那老姚,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黑市里卖肾的很多,总有一个能匹配的了的。”姚政死死的咬牙,愤恨的说完,便直接走上了楼。留下楼底下的母女两个面面相觑。

    然而姚政没有想到的是,黑市自然是有黑市的管理者,他想要买肾,也要看人家肯不肯卖。

    贝冰榆早就料到了他有此一招,因此姚政才刚去重新检查身体的那会儿,她便已经打了电话给亚力,黑市那边的问题,就交给他去摆平了,她想,这一点她还是可以做到的。

    黎默恒默默的看着自家的小妻子雷厉风行的样子,浅笑着勾了勾嘴角,一把将她搂到了腿上坐着,脑袋一俯,便将嘴里的红酒踱到了她嘴里。

    “咳咳”贝冰榆呛咳了几声,恼怒的瞪了他一眼,“你自个一边去喝酒去。”

    黎默恒搂着她的腰身,低低的叹气:“冰儿,你这样什么都想到了,让我这个做丈夫的,没有用武之地啊。”

    贝冰榆挂了电话,终于回头瞄了他一眼,“不会呀,你不是还给我准备了惊喜吗?我可是非常期待的。”

    “是吗?”黎默恒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头,没好气的说道。随即从身后抽出一份文件,扬了扬手,“来,再给你一份小惊喜。”t7sh。

    什这眼就。贝冰榆挑眉,小惊喜?

    她一个抬高手,便将他手里的文件抢了过来,往里看了看,呵,纸张还不少呢。

    贝冰榆再一次看了一眼洋洋得意的黎默恒一眼,将文件全部抽了出来,随即一怔,瞳孔陡然缩了缩。

    “这是……姚政收受贿赂的证据?”贝冰榆吃惊的回头看他,“霍一飞都没找到,你从哪里得来的?”

    黎默恒眉心一凝,微微不悦,听到霍一飞这个名字,他确实有些感冒。黎默书说,今天的这一切能进展的这么顺利,霍一飞功不可没。

    呸,觊觎他老婆,还功不可没?

    解决了这么点小事情,也叫功不可没?

    那个井医生是他的朋友,只是劝说两句,是功不可没?

    就算今日没有霍一飞,冰儿若是当時找的他,他一样能帮到忙,霍一飞只是凑巧而已,绝对只是凑巧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