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恐怖宝宝无良妈 »  第301章 露丝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01章 露丝

小说:恐怖宝宝无良妈作者:层层
返回目录

    “对了,你是怎么脱险的?”贝冰榆将手收了回来,搜寻的眸子在他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琢磨着他到底还受了哪些伤。

    黎默恒不着痕迹的揽住她的腰身,声音低低的,带着一丝疲累。“虽然我速度没有他们那么快,不过我有头脑,不像他们只知道盲目的追赶。”

    他跟他们交手,确实挨了不少的痛,毕竟常年生长在此的他们,必须对付猛兽,对付各种各样的危险,在这片森林里,对于赤手空拳的黎默恒来说,显然吃力很多。可是作为黎家的三少,能有如今的成就和威望,也并不是空架子,他能胜的,是头脑。

    因此快要达到他们的大本营在众人渐渐松懈的状态下,他直接跳入了飞扑而下的深潭里,在他们接二连三的飞扑而下時,已经趁机游到了瀑布的下面,那边水急,声大,再加上浪花飞溅,根本就看不清楚东西,那些野人在水下找了一下,没见着人,纷纷朝着岩石后面找去。他们哪里想到有人会不要命的藏在瀑布下面,那里石头尖锐,一不小心刺入肌肤就能带出一大片的血痕,更何况还要承受那样激烈的击打。

    黎默恒在下面呆了很长一段時间,那飞流而下的瀑布就像是一颗颗石头一样重重的砸在他的身上脸上,痛的好似一直在不断的着别人的棍棒重击一样。他静默了很长時间,等到那些人纷纷转移方向,往岸边游去,逐渐的走远以后,他才筋疲力尽的从水下面翻了出来,那時候,他身上肩上的淤青,已经惨不忍睹了。

    只是他一刻都不敢耽搁,随意的揉了两下便马不停蹄的回去找贝冰榆了。当初他虽然被追赶的急,却依旧不忘一路上做下记号,也正因为如此,他给了那些人抓住自己的机会。

    可惜等到他回到原先的那几颗大树時,那里早就没有了贝冰榆的影子,他当即低咒一声,大致知道了她放心不下自己追来了。

    黎默恒并不知道贝冰榆如今在哪里,他尽量告诉自己不要乱,也不能漫无目的在找。冰儿此刻肯定是要去救自己的,那唯一的可能,便是自动送上门去——那群原始人类的大本营。

    “所以你在这里守株待兔吗?”贝冰榆闻言,大致猜出了事情的结果。

    黎默恒点点头,将她搂得更紧,“总算是给我守到了。好了,我们赶紧先离开这里-,这些原始人类太野蛮,估计将我们看成侵略他们土地的外来者了。”

    “恩,走。”贝冰榆点了点头,因为看不准黎默恒身上的伤到底有多严重,她只能略略的扶着他往前走。

    “咔嚓”一声,贝冰榆脚腕一崴,猛然闷哼了一声,额头上瞬间冒出了冷汗。

    黎默恒心一惊,一垂首,果然看到了缠在她小腿上的色彩斑斓的蛇,顿時双眸圆瞪,捏住蛇的七寸,将它猛力一扯,往外一扔。

    “有毒。”黎默恒撩起她的裤管一看,两个触目惊心的齿痕镶嵌在贝冰榆的小腿上,他心一颤,急忙俯身对她进行急救。

    “啊啊啊啊……”身后蓦然想起那群人的声音,黎默恒这才惊觉自己刚刚扔蛇的方向不对劲,显然是扔到了他们面前的空地里去了。

    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黎默恒抬头,拧着眉心看着贝冰榆苍白的唇色,心里急得不得了。然而此刻他也顾不得了,只是火急火燎的弯腰将她的毒血吸出来,一口接着一口。贝冰榆抿着唇瓣看他焦急的模样,第一次感觉到原来自己是这么的累赘,连累了他。

    直至吸出来的血变成了红色,黎默恒才松了一口气,简单的替她清理了一下。感觉到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近,黎默恒回头看了一眼,当即起身。

    贝冰榆猛然瞪着他,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手臂,死死的咬牙道:“你又想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是不是,你把我刚才的话当成耳边风了是不是,你要是再敢走,我马上出去让他们抓。”逃得了一次,不代表逃得了第二次,要是他真出了什么事情,她绝对会将他挫骨扬灰的,绝对。

    黎默恒被她抢白的一阵无奈,只能蹲下身道:“好,我不去,来,你到我背上来,我带你走。”说罢,他一转身,蹲在了她面前。

    贝冰榆看了看他宽厚的背,再看了一眼身后,蓦然一阵,轻声道:“来不及了。”

    “恩?”黎默恒蹙眉,紧跟着回头,蓦然对上一双空洞的篮眸,“是白人。”

    这里怎么有白人,而且还穿着跟他们差不多的衣服,只是那衣服早已破破烂烂,机会就是垂挂在身上的样子了。

    贝冰榆抓着黎默恒的手臂,眉心深深的蹙着,跟他对视了一眼。

    那白人看到半蹲着的一男一女,空洞的眼神蓦然一亮,身子突然往旁边移了移,遮住了背后的野人的视线,随即在两人不解的目光下,转身对着身后的人一阵指手画脚。

    黎默恒拧着看着,他看不懂她要表达什么,不过从刚刚她那细微的动作看来,应该是想帮助他们没错的,想至此,他当即将贝冰榆的身子按着往下弯了弯,自己的脸蛋也同時伏低在了草丛当中。

    脚步擦着草地的声音渐渐的远去,黎默恒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浅笑,“看来,那个女人是打算帮我们了。”

    贝冰榆点点头,心里送了一口气。

    直至外面一点声响都没有后,两人才缓缓直起身子,站了起来。毫无意外的,两人看到了站在他们面前的金发篮眸一脸消瘦的女人。

    “多谢。”黎默恒冲着她点点头,脸上的表情淡淡的。

    那女人看了两人一眼,蓝色的眸子不断的在两人身上打量着,从上至下。

    蓦然,她的视线集中在一点,急忙蹲下身,伸手去拿贝冰榆的脚。

    黎默恒下意识的圈着贝冰榆的腰往后退了一步。

    “别动。”她出口,透着浓重的英国强调的英语脱口而出,声音干涩僵硬,看了黎默恒一眼后,拿出一块药膏一样的绿色糊糊,直接贴上了贝冰榆被蛇咬出来的两个血洞上。

    “那蛇很毒,即使吸出毒血,也有很大的影响,这个药膏是专门为这种蛇毒研制的,很有效。”那女人抬起头,扯过一边的草叶,直接往脏污的双手上擦了擦,这才定定的看着面前的男人,问:“你们也是来这里探险的吗?”

    也?

    黎默恒和贝冰榆对视一眼,当即明白,却没有正面回答她的话,只是问道:“你也是?”

    女人点点头,随即苦涩的笑笑,“只是可惜,我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没想到会被抓住,一呆,就呆了一年。”

    贝冰榆猛然瞪大了眼,“一年,你没想过逃吗?”

    “逃?谈何容易,这边地形不熟,危险的情况不胜枚举。况且再逃,也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他们速度很快,这一块地又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绕来绕去还是在这附近,没多久就会被抓回来的,我逃了几次,没一次超过一天的。”

    贝冰榆倒抽了一口凉气,走不出去?难不成她其实一整天都在这附近转悠,所以才会時不時的听到那些人的鸟语?

    “总有办法走出去的。”黎默恒沉声开口,定定的看向对面的外国女人,笑道:“我想你应该知道。”

    不然她不会在见到他们两人的時候,眼睛一亮,那空洞的眼神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样,好像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们身上一样。如果真像她所说的没有一点逃出去的必要,那她自然也没有必要救他们了,反正迟早被抓,直接告诉那些人便行了。

    女人深深的看了黎默恒一眼,这男人好敏锐的心思。

    “你真的办法?”贝冰榆偏过头看她。

    “我叫露丝。”女人伸出手,突兀的自我介绍。

    贝冰榆和黎默恒相视一笑,轻声道:“黎默恒。”

    “贝冰榆。”

    “黎默恒,默三少?”露丝诧异的惊呼出声,随即上上下下打量起了这个她在报纸上搜索到过的名字,除去他狼狈的模样和破碎的衣物,仔细看,当真跟报纸上的一样。露丝眼里的光彩更亮了,那种能走出这片丛林的希望更加强大了。

    不再细加琢磨,她直接说道:“办法确实有,我曾经看到过他们领头人的手里有一份地图,上面详细标示了走出这片森林最直接最安全的方法。我想那块羊皮地图应该是前面有探险者制造出来的,只是被他们抢了去。那领头人看不懂上面的英文说明,因此一直不知道那份地图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哎,只是我无意间见到,动手去偷,却没想到给了那首领警觉起来,虽然他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可是他明白那地图对我很重要,因此藏了起来。”

    黎默恒凝眉,问:“藏哪里了?”

    “藏在首领自己家的宝库里,那里面有许多他自认为贵重的东西,只是……”露丝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眉心不自觉的拧了起来,眼睛里的那股子期望又逐渐的暗淡下去,欲言又止。

    “恩?”黎默恒微微挑眉,“说。”

    露丝犹豫了片刻,半晌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道:“那旁边有只猛虎守着,除了首领,没人能命令的了它,那虎被训练的非常凶残,一旦有人靠近,它就会扑上来将你撕咬成碎片。”

    “猛虎?”黎默恒喃喃自语,“这么说来,最先要想办法的是对付猛虎了?”

    露丝点头,紧接着说道:“问题是我们一靠近,那呼啸声就会把大家都招来,到時候对付他们就更加难上加难了。可惜,当初我探险時候的包裹不见了,里面有些迷药,能将这边的人都迷晕。”sxkt。

    迷药?贝冰榆挑了挑眉,笑道:“我有。”

    随即,在两人诧异的阳光下,将耳朵上的耳环给摘了下来。原本的那只耳环被留离给捏碎了,这只还一直在耳朵上。她身上一直带着这些在遇到危险時能派的上用场的迷药,当初被留离抓走的時候也不是没想过要用这些东西,只是被那四个人看的紧了,寸步不离让她一直没有机会,更何况,这药要在食物里或者是水里下药才有用,她没有机会。想不到到了这里,倒是能派上用场。

    露丝捏着手里的小小耳环,眉心不由自主的拧了起来,不确定的说道:“这么少?他们人很多,这么点,怕是不够。”

    “你放心-,这东西药姓很重,即使一点点,也够他们昏睡半天了。”贝冰榆很自信,这东西她带的少,表示药姓足,若是效果不大的话,她也不会只放一点在耳环里了。

    露丝又看向黎默恒,在这里,她还是对他这个默三少比较信任的。黎默恒点点头,道:“冰儿说可以就可以,你放心去做-,她的话,可能比我更放心。”

    露丝诧异的看向贝冰榆,对上她坚定的神情,终于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就赌一把,这耳环里面的药,我会直接放入他们喝的水里,现在天色已经黑了,等在黑一点,他们全部回来后,我们就行动。”

    黎默恒和贝冰榆对视一点,点点头,表情凝重,成败在此一举。

    贝冰榆两人听露丝的话,爬上身边的大树上,远远的观望着大本营里面的动静。零星的几个女人,已经全部回了他们随意搭建起来的小屋里,出来搜寻他们的男人也一个个都拿着兵器回来了,看他们骂骂咧咧的样子,显然正为了没找到他们恼怒着。

    天色越发的阴沉沉下来,黎默恒和贝冰榆心里也越发的紧张了起来,两人在树上一只研究究竟应该如何制服猛虎,然而就凭他们两人,难度非常大。

    哨声响起,露丝的身影逐渐的显现了出来,抬头冲着树上的两人挥了挥手,“下来-,他们全都昏迷了。”

    “那只老虎呢?”黎默恒下地,眯着眼看了看。

    露丝摇头,“它吃的东西向来都是活的野兽,我没办法在它的食物里洒迷药。”说道这个,她有着一丝抱歉。

    “没事,先去看看那只猛虎。”贝冰榆推了推两人,“我们的時间不多。”

    两人点头,露丝在前方带路,三人小心翼翼的朝着他们所在的房屋靠近。首领的房子相较于普通的野人不一样,他的屋子矗立在正中央,屋顶特别尖,相比较其他也更加的高。

    露丝轻轻的推开门,小声的说道:“就在里面了,首领的宝库在他床的下面,有一条挖掘出来的很大的空间。只是那只猛虎就守在出口的地方。”

    贝冰榆点点头,脚尖前进,匕首在手里都带着一丝丝的汗湿,她和黎默恒朝两面包抄,露丝在中间吸引它的注意力。

    好似听到了细微的声音,猛虎立即警觉的睁开眸子,见到陌生的露丝時,顿時目露凶光,张着血盆大口冲着她站了起来,“吼~~~~~”

    它的声音很大,带着独属于森林之王的气势响彻整个房间。露丝吓得脚一软,当即倒在了地上。

    那猛虎一见,更加凶残的露着牙,踩着沉稳的步子朝她走去。露丝冷汗瞬间便冒了出来,可是她却动不了,一点点的力气都没有,好像就这样被人定格了似的,让她顷刻间汗湿整个身子。

    “冰儿……”黎默恒一声呼,贝冰榆立即会意,拿着精致坚韧的匕首猛力朝着老虎刺了过去。

    猛虎被左边的黎默恒引去注意力,一回头,那双锐利的眸子像是找到了某种感兴趣的东西,当即不要露丝,朝着黎默恒矫健的扑了过去,将它扑倒在地。

    “吼~~~~~”贝冰榆的匕首随之而至,准确的刺入猛虎的心脏方向,然而匕首到底太短,并没有没入它的中心地带,反而激发了它的,猛然回头摔了一下,将贝冰榆摔了出去。而此刻被它压在地上的黎默恒显然成了它最好的宣泄对象,獠牙一张,眼看着就要朝黎默恒的脑袋咬了下去。

    黎默恒不顾此刻被制的身子,伸出手臂直接握住掰开它的大嘴,吼道:“冰儿,再刺——”

    贝冰榆了立即回过神来,此刻也顾不得去看满头大汗青筋暴跳的黎默恒了,将黎默恒掉落在地上的匕首一块捡起,狠狠的刺了进去。她的力道极大,匕首的手柄也在她奋力的一刺下彻底没入了猛虎的身体里,直达它的心脏,那鲜红的血液,彻底染红了贝冰榆的双手。

    老虎彻底张狂发怒,身子一甩,爪子猛然一拍,直接将黎默恒往墙上拍去,露丝见状,急忙跑过去接,却被那股冲力一块撞上了墙面,两人一起呕出了一口血。

    老虎双眸已经赤红,凶狠的回头朝贝冰榆扑了过去。

    “冰儿……”黎默恒压着翻江倒海的腥味涌上来,拼命的站起身来,想要去救贝冰榆。

    贝冰榆咬咬牙,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愤然的跑出了门,见着外面的大树,手脚并用的爬了上去。老虎拖着满是血迹的身体追了出来,却只来得及咬破她的一只裤脚,见她爬上出,脑袋一伸,朝着大树狠狠的撞了过去。

    贝冰榆满身是汗,只能拼命拼命的搂住大树,不让自己掉下去。

    渐渐的,老虎身上的血迹越来越多,它本就被刺中了心脏,能撑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树上的贝冰榆松了一口气,身子一软,直接从树上跌了下来,跌到了老虎身上。

    摇摇晃晃跑出来的黎默恒,扯开嘴角,如释重负的笑了。“冰儿……”

    贝冰榆也看着他,和他相视一笑。

    時会子要。“我找到地图了。”没多久,露丝兴奋的跑了出来,举着手中的图纸,激动的甚至来不及擦掉嘴角的血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