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恐怖宝宝无良妈 »  第303章 他没脱衣服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03章 他没脱衣服

小说:恐怖宝宝无良妈作者:层层
返回目录

    黎默恒久不见贝冰榆回来,有些担忧,这才循着她的方向走了出来,却见她一个人双眼无神的靠在墙上,深邃的眸子眯了眯,黎默恒静静的走到她的身边,“怎么了?”

    贝冰榆怔了一下陡然回神,随即苦笑一声,将手中的信递给了他,并将刚才飞檐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黎默恒看了一眼,眉心皱得更紧,却也明白了她心里的感伤。叹了一口气,她环上她的肩膀,将她的脑袋搁在自己的肩上,“别难过了,这是她自己选择要走的路,至少我们看出来了,留离对她并非无情,会心疼她以后也会照顾她的。”

    “……恩。”贝冰榆沉默着,心里有太多的感慨。

    黎默恒回头看了一眼热闹的包厢,看着航航不断的给贝水暖和黎桥南端酒,再回头看向靠在自己肩膀上精神不济的贝冰榆,唇瓣抿了抿,轻声道:“我们出去走走。”

    贝冰榆点了点头,对着盛世的经理交代了一句,便由着他牵着自己的手走出了盛世大门。

    初秋的夜色来的比较早,贝冰榆挽着黎默恒的手臂看着华灯初上,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回头道:“好像再过几天便是晨曦学院开学的日子了。”

    “怎么,还想回去继续当老师?”黎默恒偏了偏头,将她颊边的一缕发丝夹到了耳后。

    贝冰榆笑道:“其实当老师的那一段時间,是我所有的工作当中,最满意最开心的,如果可以,我还是想回去继续教育那帮小兔崽子。”说到这,她蓦然皱了皱眉,回头道:“我们去仁心医院看看迟理他们-,他们应该也疗养了差不多了。”

    黎默恒点点头,自打他们从意大利回来,事情便接着一件又一件,虽然也時不時的去过仁心医院看过他们,然而总是来去匆匆的。如今总算是有了不少空余的時间,也该是看一看他们的時候了。

    如今都过了一个多月了,想来除了中了枪伤差点丧命的迟理外,其他两人也该出院了的。

    迎着路边的灯火,两人不疾不徐的慢慢走着,和谐的背影,透着安稳和幸福。

    盛世的包厢内,梁以素默默的喝了一口杯中酒,神情有些恍惚。

    二表哥今早才说过,黑手党跟军火大佬怀特的战争已经平息,双方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如今已经握手言和了,既然事件都已经平息了,亚力为什么还没有消息?

    他不是很紧张自己的吗?不是那么霸道的要求自己不许这样不许那样吗?可是为什么到现在连个让她安心的电话都没有,他死到哪里去了。

    梁以素突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那种失去了主心骨一样的情绪深深的遏制住她的心神,让她的脾气变得暴躁了起来。这个男人果然不可靠,说的那些话却都像是放屁一样,一点承诺也给不起。只会让她听他的话,只会要求自己按照他的想法来做,一副大男人主义的样子。

    可是他为什么对金琳琳就那么好,霍尔说过,他对金琳琳言听计从,金琳琳说什么,他都让着,纵容着,即使她得罪了航航,他也护着。他会一直思考着给金琳琳什么样的婚礼,一遍一遍的问她以她的意见为主。可是为什么对她就不行,对她就反着来,不会听她的,不会纵容她,不会宠着她。他,他至于这么厚此薄彼吗?还是觉得她梁以素犯贱好欺负,所以这般无视她的意见,她说什么,他都不会听。

    对,他从来不考虑她的感受,所以他走后一个电话都没有,一封邮件都没有,连报个平安都不会。因为他不会考虑她的心情,不会去想她担心不担心,她有没有忧虑,有没有心焦的睡不着觉,因为他的不在乎。

    梁以素越想越心惊,却也越想越厌恶自己,她是在干什么,她什么時候开始计较这些东西了。回笑手对。

    梁以素猛然甩了甩头,拿着酒杯又是一杯灌进了自己的嘴里。一旁的云绮落忙回头按住她的手,眉心轻蹙,“素素,你怎么了?”

    “没事,大表嫂,我只是高兴而已。”梁以素笑了笑,心想这盛世的果酒果然好喝,酸酸甜甜的,让人回味无穷。

    黎默祖看了她一眼,对着云绮落摇了摇头,“算了,由着她。”

    梁以素没去看别人,她心里确实憋屈的难受。那种像是突然明白自己的感情却又感觉马上失去的心绪让她难受不已,只能喝着酒,让自己少些想法,少些计较。

    黎默书吃了一口菜,眸子无意间的清扫,唔,这飞檐跟贝冰榆说什么了,要这么久?

    再吃了一口菜,喝了一口酒,五分钟后,再一次扫过飞檐的座位,商量什么去了,还不回来?

    黎默书想了想站起身走了出去,见外面半个人影都没有,心情没来由的有些烦躁,急忙扯住一边的服务员问道:“刚才出来的人呢?”

    那服务员一愣,他本来就是经理差来告诉包厢内的人的,此刻见有人问,连忙笑着回道:“默三少和贝小姐说出去走走,让大家不用担心。”

    黎默书微微皱眉,他要问的又不是这个。“那另外一个呢?”

    那服务员一愣,想了片刻,一副恍然的样子,“哦,你是说另外一位小姐啊,她一早就离开了,比默三少他们还早一步出门。”

    “知道去哪儿了吗?”sxkt。

    “不知道。”

    黎默书松了手,眉心却皱得更紧,走了?不说一声就走了?难道说三弟跟贝冰榆救出来,她就觉得自己的任务完成了,所以都不说一声离开了?混蛋,她的身份他都还没查不出,哪是那么容易走的?

    黎默书心口陡然升起一股子怒火,冷冷的哼了一声,甩手下了楼。吓得身边的服务员有些莫名的挠了挠脑袋,这是怎么了?

    包厢内的热闹依旧在继续,黎老看着航航不断的摇头,这小家伙以后一定是个灌酒高手,看看他一杯一杯不亦乐乎的样子,手边的瓶子都有好多瓶了,也不知道这贝水暖跟黎桥南到底喝了多少,待会这酒的后劲上来了,这两人肯定要后悔死的。

    晚宴持续了很久才结束,航航小小的身子撑着贝水暖的手臂,想找贝冰榆将帮他一块扶到房间里去。然后一回头,这才发现他竟然将自己的爹地妈咪看丢了。航航有些气恼,他刚才太兴奋了,只顾着敬酒给黎桥南,想看他退下省委书记身份的样子。却忘记了没先将爹地妈咪给放倒,真是失策啊失策。

    不行,他要去找他们,这两个混蛋啊混蛋,居然将他抛下自己去过二人世界了,他表示极度的鄙视蔑视藐视轻视。

    航航心里不平衡极了,急忙拉着贝水暖的手上楼。贝水暖脑袋晕晕乎乎的,好像整个房子都在转一样,这果酒的后劲很强,让她极度不舒服。

    她的脚步有些凌乱的跟在航航的身后,由着他带着自己到处走。

    航航停在盛世三楼的一件客房前,看了看门牌号,恩,这数字很吉祥。想着,他直接有了自己的备用磁卡刷了房门走了进去。

    然而等他牵着贝水暖的手一进门,看到凌乱的大床時顿時皱起了小小的眉心。他明明告诉叶叔叔说三楼的房间都空出来的,怎么还会有客人?

    航航霸道的姓子上来了,上前就想揪起床上人的领子将他丢出去,然而一看到被子下面的人影時,顷刻间纠结了,原来躺着的是他爷爷。

    唔,应该是哪个服务员将爷爷送到这里来的,他貌似也喝醉了呢。

    航航爬上床,去戳了戳他饱经风霜的脸蛋,“爷爷,爷爷,你睡着了吗?”

    黎桥南微微睁开眼,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随即翻了个身,睡去了。

    航航嘟着小嘴,真是不礼貌,就算喝醉了也不能不理自己呀。“砰……”正在小家伙沉思的時候,一直站在床边摇摇晃晃的贝水暖,见大床空出了一大块的位置,当即揉了揉沉重的脑袋,躺了上去。

    航航吓了一跳,急忙坐了起来,当即就为难了。

    “外婆,外婆,你怎么睡下来了。”

    “唔,小航航,乖,睡觉了,外婆头疼,让外婆休息一下。”

    航航小脸都扭曲了,抓着贝水暖的手扯了两下。扯不起来,他又回头去扯了扯黎桥南的手,更重,一点都移动不了。

    航航跳下床,看着躺在床上的两人,叹了一口气,干脆将被子抖了抖,将两人一块盖在了被子底下。

    “唔,正好,外婆喝醉了,我要去找妈咪不能照顾你了。好-,那就交给爷爷照顾了,爷爷,你明天醒过来可要带我外婆回家哦。”

    航航点了点头,煞有其事的对着两个完全不省人事的大人说着。

    “都不反对,那就是默认了,好-,那我走了。”

    航航满意的看了两眼,觉得自己的决定实在是明智之举,当即一拍手,蹦蹦跳跳的跑出了客房,直接冲出了盛世。

    ……

    次日一早,贝冰榆抱着航航无奈的往盛世而来。

    “妈咪,你和爹地两个太过分了,居然丢下我一个人到处走。我很生气很生气,你们两个简直天理难容,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航航咬牙切齿的撑着贝冰榆的肩膀,鼓着腮帮子怒气冲冲的。

    黎默恒开着车子闷笑。

    航航立即一个怒眼瞪了过去,“不许笑。爹地,你还敢笑话我,我那么生气了,你不安慰安慰我,居然还想笑话我,我……”

    贝冰榆连忙抱住他胡乱扑腾的身子,急急的说道:“好了好了,你爹地没有笑话你,不要乱来,他开着车呢。”

    “哼,对,等他不开车了再收拾。”航航狠狠的,又瞪了两人一眼,怒意难消。

    “你们知不知道我找了你们多久,我先回黎家,又去了旧楼,还去了司徒舅舅的别墅,我的旋风腿都肿了,可是你们还那么没有良心,笑话我,都不可怜可怜我,我是你们的儿子你们到底知不知道。我真的应该好好教育教育你们了,真的必须教育,太过分了,简直过分的我想咬死你们,我……”

    “航航,其实你可以打电话的。”黎默恒实在忍不住,见儿子义愤填膺了那么久,好心的提醒了他一句。

    贝冰榆立即一个怒眼过去,没看到航航气得不轻吗,还火上浇油。

    果然,航航被噎了一下,吞了吞口水,圆溜溜的眸子有着恍然大悟的神色,对啊,他怎么忘记了打电话给这两个人呢。

    不对,这个不是重点,想了想,航航又开始理直气壮了起来,“我忘记了,不行吗?爹地,不是我说你,你太没有道德太没有气量了,我还没发完脾气呢,你就要好好听着,居然还反驳,哼,简直,简直,简直就是……”

    “不知所谓。”贝冰榆替他接下去。

    航航立即一合掌,兴奋道:“对,就是不知所谓。”

    黎默恒哀怨的看了一眼贝冰榆,就算要讨好小家伙,也不用跟他同气连枝。再说,他哪里没有气量了,他这不是实话实说吗?

    航航哼了一声,说了那么多,心情顿時舒爽了,谁让他们丢下他一个人跑的无影无踪的。

    “妈咪,我困了,等到了盛世记得叫我。”航航歪着脑袋倒头就睡,也是,东奔西跑找了一夜,不困才怪。

    黎默恒看着他可爱的睡颜,心里划过一丝心疼,不过还是有些无语,他刻意压低着声音看向贝冰榆,小小声的开口:“到底谁是谁爹地?”

    航航猛然睁开眼睛跳起,“你说什么?”

    黎默恒轻咳了一声,“没什么,宝贝,你赶紧睡-,我们这就去接你外婆。”

    航航哼了一声,嘟嘟喃喃的开口:“还好意思说,把外婆一个人扔在盛世还要劳烦我一个小屁孩照顾,羞不羞,我真想好好教育教育你们。”

    贝冰榆闷笑,手指轻轻的拍着航航的小肩膀,“乖,先睡一觉。”

    航航终于心满意足的阖上眼睛,歪在贝冰榆的怀里,不一会儿就睡得香甜。

    黎默恒等他呼吸平稳了以后,才敢低低的开口。“你说我是不是将他宠得太过分了?”

    “现在知道了?”贝冰榆斜睨了他一眼,凉凉的开口,“航航正在气头上你还敢开口反驳他的话,我看你就是存心的。”

    黎默恒笑笑,刻意放慢车速,让车子开的更加平稳。

    一行三人到底盛世的時候,航航睁开迷迷糊糊的眼,蓦然瞪大了起来,看向门口匆匆而来的身影,“亚力大叔。”

    贝冰榆一愣,真跨入大门的脚步一顿,和黎默恒同時回头,正巧看到了风尘仆仆的亚力,不由惊异的开口,“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素……你们在这里,所以一下飞机就过来了。”亚力脸色微红,带着迫不及待的表情堪堪停在两人面前。

    黎默恒和贝冰榆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笑了,这亚力来是为了他们都清楚的很。不过,还真难得,他居然是第一个擅离职守的人。黑手党才刚跟怀特议和,很多事情都等着他们去做,这亚力倒好,竟然丢下所有的事务匆匆赶到z市,果然很紧张素素。

    航航睁着鱼泡眼直愣愣的看着他,“亚力大叔,你衣服穿反了。”

    亚力一怔,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嘴角一抽。抬眸之际,黎默恒和贝冰榆非常‘识相’的笑出声来,随即相继走入了盛世的大门。

    三楼窸窸窣窣的打开几道门,昨晚包厢内的人几乎全部歇在了盛世。

    航航趴在黎默恒肩膀上上楼的時候,正看到天天和甜甜两人一间一间房门的敲,好似正在找他的样子。云绮落在后面阻止,想让儿子停手,黎老却摇摇头任由两个小家伙胡闹,反正三楼的人都是她们自家人,也不知道航航歇在哪一间,昨晚后半段的時候好像都没看到他。

    云绮落没办法,只能无能为力的跟黎默祖对视一眼,看着两个小家伙将一扇门一扇门的敲开,惊醒了三楼所有睡意朦胧的‘自己人’。

    航航连忙从黎默恒身上滑了下来,疑惑的看着他们的举动,“你们在做什么,我又不在房间里,干嘛对着每间房叫我?”

    天天一愣,忙跑了上去,“航航,你去哪儿了?”

    “我去找爹地妈咪了,你是不知道,他们两个昨晚简直没把我气死,你说我一个儿子,还要那么操心,我都……”

    “航航。”贝冰榆嘴角抽搐的打断他的话,转移他的注意力,“你说外婆在哪一个房间?”他也不看看这么多人盯着,哎,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他们两个的老脸,都要被这小家伙败光了。

    众人心照不宣的笑了,他们一早就明白航航的姓子,倒是觉得有趣。

    航航听到她的话,当即指着其中一个还没来得及敲响的房间,脆生生的说道:“就在那里。”

    贝冰榆忙上前让航航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谁知刚一个转身,就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得惊叫一声。

    站在门外的黎默恒一怔,和几人对视一眼,火急火燎的冲了进去,却在看到床上的两人時,猛然怔住了。

    这……他爸爸……跟……她妈妈……

    跟着冲进房间内的众人齐齐的倒抽了一口气,这,这太惊悚了,太惊悚了。看两人裸露在外的手臂以及抱在一起的姿态……

    众人脸色跟着一烧,不难想象被子下面是什么样的情景。可是……这简直让人……难以接受。

    偏偏航航还歪着脑袋很疑惑的开口,“我昨晚没将两人的衣服脱掉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