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恐怖宝宝无良妈 »  第305章 大结局(上)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05章 大结局(上)

小说:恐怖宝宝无良妈作者:层层
返回目录

    贝冰榆当即想到他要去见什么人,眉心拧了拧,最后还是同意了。

    姚政有些落魄,他杀了人,又贪污受贿罪加一等,再加上霍一飞对他的‘多加照顾’,他在牢里面过的非常辛苦。

    贝水暖身边只有一个贝冰榆陪着,黎桥南的身份摆在那里,私自来探监总会让记者捕风捉影,毕竟不好。

    姚政见到她们母女两那一刻,只剩下苍老和落寞,满脸苦涩。坐在椅子上抓起电话,他的声音都带着自我嘲讽,“想不到我进来这么久,你们是第一个来看我的人。”

    贝水暖拿起电话,这是这二十多年来,她第一次这样平静安和的跟他谈话,这个男人让她痛苦了大半辈子,她恨他,可是如今看到他这副样子,又觉得他是那么的可怜可悲。

    “有一个问题藏在我心里很久了,我一直想问。”

    贝冰榆诧异的看向她,什么问题,她怎么不知道。

    姚政微微抬眸,“什么问题?”

    “当年我爸爸的死,你有没有动手脚?”

    贝冰榆猛然倒抽一口气,什么意思,难道当年外公的病,不是偶然的?

    姚政掀了掀唇瓣,盯着面前的女人有些无言,半晌,才若有似无的叹了一口气,道:“我想过动手脚,后来怕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个男孩,我要是亲手杀了他,我儿子会恨我。”

    贝水暖松了一口气,那种压抑了她二十多年的沉重,终于明白了。

    姚政抬头看向面无表情的贝冰榆,想着她的手段和计谋,突然觉得有一股自豪涌了上来,就那股聪明和狠辣,他觉得她和自己如此相似。然而,他们的狠,都用在了对方身上。sxkt。

    “你什么時候结婚?”姚政看向贝冰榆,难得没有和这个一向不疼惜的女儿争锋相对。

    贝冰榆抬了抬眉梢,突然恶意的笑道:“我和我妈同一天举行婚礼。”

    “你妈?”姚政诧异的视线移到贝水暖的身上。

    贝冰榆不想跟他多说,拉着贝水暖想走。贝水暖被她拉的有些踉跄,却也来不及跟姚政道别,只是红着脸嘟嘟囔囔的说道:“胡说八道,什么同一天举行婚礼?我没想过婚礼,登记一下就差不多了,我都一大把年纪了,羞不羞啊。”

    “怎么会羞呢,妈,你说你这一辈子都没穿过婚纱没进过礼堂没摆过喜酒,该有亲娘子的礼仪你一样都没有,如今好不容易找到好的男人,怎么能就这样草草了事。再说,黎桥……我是说爸,他也说了不会让你委屈了的,你就安分一点等着当新嫁娘。”贝冰榆已经拉着她走出了大门,絮絮叨叨的在贝水暖的耳朵边不断的说服着,相比较而言,她倒更像是人家的老妈。

    姚政呆呆的看着母女两个远去的背影,看着她们连回头都不曾的离开了他的视线,突然感觉到一阵难以言喻的辛酸。

    狱警在身边催促着他赶紧回去,姚政眼睛却遥遥的盯着大门的方向,眼里的沧桑无力好似让他一下子老了几十岁。

    当晚,姚政在被同牢房的人再一次的欺负后,突然心灰意冷,感慨良多,好似再无牵挂和留恋,自杀身亡。

    当黎默恒告诉她这一消息時,贝冰榆只是怔了一下,随即继续若无其事的擦着头发。

    黎默恒接手她手上的毛巾,轻柔的摩挲着她乌黑的发丝,偏过头问道:“你难道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恩?”贝冰榆透过镜子看了身后的男人一样,点点头,“我想说,你孩子的命真大。”

    航航?怎么好好的说到航航命大了。

    贝冰榆却捂着平坦的小腹,笑道:“他陪着我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又被抓又被打,还被关起来还曾经过原始森林,可是他居然还活着,你说他命大不大。”

    黎默恒手中的毛巾缓缓落地,他的瞳孔瞬间放大在她搁在腹部的小手上,唇瓣都克制不住的哆嗦,好半晌,他才声线不稳的开口:“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就是我今天拿着验孕棒后看到两条线的意思。你说我……”

    黎默恒忙将她搁在肚子上的手给拿了下来,轻声道:“别压坏了,不要压到他了……”

    贝冰榆满头黑线,突然有一种作茧自缚的感觉,她是不是告诉他太早了。“现在还不确定,你知道验孕棒不一样准的,明天还是去医院看看再说,也许不一样有,毕竟……喂,黎默恒,你去哪儿,喂,我话还没说完。”

    黎默恒哪里还听得到她说话,整个人都已经处于疯癫的状态,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我要当爸爸了,我要当爸爸了。”

    贝冰榆斜靠在房门边,无力的揉着脑袋,一抬头,便见航航一脸哀怨的看着客厅当中将所有人都吵醒的男人。

    “爹地,你伤我心了。”航航的声音不大,然而在人数不多的黎家大宅里,却是掷地有声。

    黎默恒霎時间僵住,看了一眼前面的管家和贝水暖,僵硬的将脖子转了过来,干笑:“咳咳,航航,我是说,我又要当爸爸了,有‘又’字,真的。”

    “扑哧……”贝冰榆忍不住笑,堂堂黎家三少,居然也有如此吃瘪的時候,让她大快人心呢。

    航航斜睨了他一眼,很鄙夷很鄙夷的样子,随即蹦蹦跳跳的转到贝冰榆的身边,兴奋的说道:“妈咪妈咪,我有妹妹了吗?”

    贝冰榆挑眉,“你怎么知道是妹妹,不是弟弟呢?”

    “妹妹比较听话,像甜甜一样的公主,我以后就会很疼她很疼她,弟弟很调皮,不要。”航航说这话的時候,眼里全是闪闪发亮的光,恨不得现在就让贝冰榆将他的宝贝妹妹给生出来。

    然而等到几年后他口中的可爱的妹妹用那双圆溜溜的眸子阴森森宛如幽灵一般瞪向他時,航航顿時哭闹着要妈咪将妹妹塞进去把弟弟重新生出来。

    黎默恒当即跑过来,忙扶着贝冰榆进房,轻声细语的说道:“不要站太长時间,来,进去进去,不要累着了。”

    贝水暖含笑的走上楼来,恰巧被黎默恒看到她扶着栏杆的手,立即抬眸说道:“对,我们也不能住在二楼了,太危险了,冰儿,明天一早我们就把房间搬到一楼去,下面反正还有空的客房。不行不行,还是现在就搬,额,我……”

    “默恒,你别心急,这件事情不急,等明天再说-,我看時间不早了,孕妇要有充足的時间,还是先让冰榆休息。”看着如此紧张自己女儿的女婿,贝水暖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好不放心的了,即使她以后跟黎桥南在一起,她想也可以完全放心的。

    黎默恒连连点头,“对对对,先休息,冰儿,来,小心地上滑,我们进房。”

    “爹地,地上铺着毯子,不会滑。”航航满头黑线,他现在觉得爹地很像白痴哦,让他很丢脸,非常丢脸。

    黎默恒嘴角抽搐,这小家伙就会拆他的台。

    贝冰榆拍开他的手,“行了,没那么严重,以前我怀航航的時候,也没这么娇贵过。”

    黎默恒闻言,抿着唇瓣默默的扶着她进房,说到航航,他心里就很不舍的划过一丝心疼。他知道那段時间她有多苦,有多不容易,所以他现在更是小心翼翼的想要贝冰榆得到最好的照顾。

    然而他的动作却毫不含糊,‘砰’的一下将门关得严严实实的,不允许任何人打扰她老婆养胎。

    航航拉着贝水暖站在门外,对里面的男女嗤之以鼻,“外婆,你说我爹地幼稚不幼稚?”

    贝水暖很心疼航航,她总觉得他四年来的生活没有父亲在身边,就像当初冰榆同样渴望父爱一样,如今好不容易和默恒重逢了,却马上有了另一个孩子,以后他们夫妻两个的大多精力,更是会集中在第二个孩子身上,那可怜的航航……

    “外婆,你怎么了?”航航疑惑的抬头看她,顿時被她眼里的柔情似水百转柔缓给惊得汗毛直立,急忙抖了抖,扯了扯她,“外婆,那个,你是不是听说妈咪怀孕了,喜极而泣了?”这个应该算是喜极而泣-,航航囧囧的想。

    “航航,你开心吗?”为什么她一点都看不出来小孩子间的不满和争宠呢?

    航航疑惑,“我刚才不是说了,我想要一个妹妹,为什么不开心?”

    “可是……哎,算了。”贝水暖想想还是没有出声,要是航航自己心里满足,她又何必说这些有的没的。

    航航更加迷糊了,外婆到底想说什么,这表情怎么这么纠结呢?

    不过算了,他就快要有妹妹了,有了妹妹什么事情都不重要了。唔,他要做些什么呢?对,不让爹地老是围着妈咪转,这样会影响空气质量。听说胎教是要从怀孕开始的,爹地那么幼稚,会对妹妹有影响的,对,明天他要坚决守卫不让爹地近身,绝对不行。

    …………………………

    好多还姚。先更新一章,晚上把大结局写完,让亲们久等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