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恐怖宝宝无良妈 »  番外之默二少:飞檐回来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番外之默二少:飞檐回来

小说:恐怖宝宝无良妈作者:层层
返回目录

    飞檐捏着手中的请柬,往前一弹,弹到了对面的沙发上,红色的精致的请柬准确无误的嵌在了沙发的缝隙里,斜斜的竖着。她的嘴角,若有似无的扯开一抹笑意。

    想不到三年没见,这官子青的本事是真的越发的厉害了,居然能找到她的落脚点,将请柬那么准确的寄到她的手上。果然,这私家侦探所也不是白开的,有前途。

    呼出一口气,飞檐看了一眼明亮的房间,抓起外套,两手成剪刀状直接将请柬夹了出来,边走边拿出手机拨了出去,“你好,我要订一张飞往z市的机票……”

    飞机缓缓升空,穿过云层逐渐朝着那熟悉的城市而去。飞檐再一次的夹起指尖的请柬,轻笑道:“三年了,终于要结婚了吗?这对冤家,拖得可真久,我都快要长毛了。”

    缓缓的呼出一口气,她的指尖浅浅的摩挲着请柬上的男女名字,那金灿灿的发光字体让她不由嘟起嘴,“真是,比我还骚包。”不过估计这主意应该是航航出的,三年没见那小家伙了,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不过电视报纸上倒是常常有关于他的报道,这小家伙人倒是长高了,可是这姓子也更高调了,也不知道收敛收敛,哪里都能出风头。

    飞檐摇摇头,将请柬收好,往腿上改了一张毛毯,闭着眼睛径自闭目养神。

    五个小時后,飞檐拖着行李歪着脑袋看向面前的门牌号,再对照自己手中的纸条上面的地址,顿了顿,果断的按下了门铃。

    “来了,来了。”门内传来模模糊糊的声音,飞檐眉心一皱,都过十点了,刚起床?

    官子青无精打采的将门打了开来,身上只穿着一件四角短裤,上身打着赤膊,头发乱糟糟的,带着嗜睡的纠结。眼眸半眯着,好似走路过来都是闭着眼睛摸来的,看到门口的人時,他微微抬眸有些不耐烦的开口,“这么早就来……飞,飞,飞檐?”

    飞檐嘴角一抽,看他如此邋遢的模样,仰头看了一眼天花板,随即将手中的行李箱让他手里一塞,径自走了进去。

    官子青风中凌乱的愣在原地,随即猛然想到什么似的,尖叫一声,‘哐’的一下将门关上,也不敢看走进门背对着自己的飞檐,直接冲进了自己的房间里,砰砰框框的一阵鼓捣。

    两分钟后,某人风度翩翩的站在了飞檐的面前,干笑的看她,“你怎么来了?”

    “不是你让我来的吗?”飞檐抬了抬眸,看着他房子的布置,干净整洁大方,很利索的感觉,没有多余的累赘,很明显的昭示着单身男子的讯息。

    微来到去。“我让你来的?”官子青一愣,随即了然,笑着坐到她的身边,“我还以为你会无视呢。”她的姓子太随意,他以为那张请帖会没入大海一样没有踪迹可寻呢。

    飞檐斜睨了他一眼,“接下去的几天,我可都住在这里了。”

    官子青怔愣了片刻,随即重重的点头,“好,我马上去给你收拾客房。”

    “恩。”飞檐淡淡的哼了一声,见他转身朝着客房走去,掩了掩唇角,便漫不经心的朝着官子青的房间走去。一沾上枕,便直接睡了过去,她实在是累得慌,前一天刚好去偷了价值百万的珠宝,还没来得及睡一觉,又被官子青的请帖给招了来,此刻哪里还有精力等着他慢慢收拾出个房间给她?

    官子青眉眼都在笑,拿着扫帚拖把将客房的里里外外都认真的清扫了一遍,等到他换好床单擦好桌子回头找人時,才无可奈何的看到那个女人已经趴在自己有些杂乱的房里呼呼大睡了。

    官子青有些尴尬的抓了抓头,喃喃说道:“真是的,这么脏也睡得下去。”

    顿了顿,他小心翼翼的将房内换下的衣服拿了出去,轻手轻脚的合上了门。

    飞檐再次醒来的時候,门外静悄悄的,已经不见官子青的人影了,环视了一周,这才发现桌子上有张字条。

    “我有事先出去了,你醒来自己活动,厨房里有饭菜,我给你温着,桌子上的是屋子的钥匙,你如果要出去,记得带上。”

    飞檐笑了笑,抓着钥匙叮叮咚咚的晃了两下。暗想着官子青还真的是居家好男人,会做菜会收拾房间会赚钱,绝世好男人一个呀。

    去厨房胡乱的吃了饭,再出来時,天色已经开始微微的呈现赤红的颜色了,夕阳缓缓的照亮了喧嚣的城市。

    飞檐踢着路上的石子,百无聊赖的样子。三年没回来,这z市的变化却是成直线上升呢,想来默三少的事业也越发的蓬勃向上了。

    拐入一个转角,她的步子顿時随着一道厉喝停住了。

    人迹稀少的公园草坪上,一个模样嚣张的男人狠狠的踹开一边的乞丐,嫌恶的啐了一口,“死乞丐,滚开一点,别挡着我的路,不知道我有洁癖,最讨厌全身发臭的人吗?哼。”

    男人说完,很不客气的瞪了乞丐一眼,大步的走了。

    那乞丐满脸脏污,艰难的挪动着被他踢了疼的厉害的腿,一声不吭的绻到角落里去了。

    飞檐看着,晶亮的眸子陡然一眯,冷冷的看着那个满身名牌掂着大肚子逐渐走远的中年男人,安置在手掌心的钥匙被她微微一收,叮叮当当的响了两声,收入了口袋里。

    她的步子如同猫儿一样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默默的跟着男人走了大半的路,她突然加快步子,从他身边一闪而过,连撞都没撞着他,手上已经多了鼓鼓的钱包和手机。t7sh。

    那男人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走了又停下来的她,皱了皱眉,拐进巷子里继续走了。

    而此刻远处一双圆溜溜的眸子突然转了转,随即又可爱的眨了眨,然后双手开始拍打着抱着自己的男人的手,小小的身子挣扎了起来,“外公,公,放,放,幽幽,下来。”

    杰斯嘴角一抽,将小家伙放了下来,看着她摇摇晃晃的就要朝着刚才那个女人走去,顿時一急,将她的小身子揽住,“小幽幽,不要去。”

    “不要,不要,我去,一个人,去。”幽幽很不满意的嘟着小嘴,瞪着圆溜溜的眸子满眼控诉的样子,“不理你,不理。”

    “好好好,外公陪你去。”杰斯无可奈何,对于这个小外孙女无可奈何,却也是疼入骨子里的。如今好不容易来一趟z市,更是爱不释手的从干女儿女婿甚至是小航航的手里将小幽幽给抢了过来,走到那里都抱着疼着,她有什么要求是满足她,即使要他带着他上天入地他想他都愿意。

    小幽幽叉着小蛮腰,不悦的回头,“一个人,一个人,幽幽。”

    杰斯嘴角一抽,“好好好,一个人,那你慢点。”

    小幽幽顿時满意了,扯开嘴角瞬间笑得欢畅,颊边的两个小小酒窝尤其可爱动人,让杰斯一阵心痒,更想将她疼进骨子里。无奈的站起身,杰斯默默的退后一步,看着小幽幽迈着小短腿摇摇晃晃的往前跑去,心里一揪一揪的扯得难受,脸上纠结成一团,就怕她不小心磕着碰着。

    “那个女人是谁?”杰斯微微偏头,脸上的表情立時一换,变成了那副生冷淡漠不宜靠近的神色,只是那双担忧的眸子,依旧紧紧的锁在前面踉踉跄跄好像随時都要摔倒的小幽幽身上。

    角落里默默的走出一个黑衣黑裤的男人,面无表情的一垂首,淡淡说道:“她叫飞檐,在偷界名气挺大,偷东西嫌少失手,而且,她跟怀特……”

    杰斯眉心一拧,“怀特?她和怀特什么关系?”

    黑衣人顿了顿,附在他耳边低低的说了几句。

    杰斯挑了挑眉,若有所思的看着前面的女人。

    飞檐的神经向来敏感,后背当即感受到一股灼热的视线,眉心微微一拧,刚想回头,裤脚却被人扯了扯,她下意识的往下看去,便看到了一个粉雕玉琢可爱无敌的洋娃娃,当即眸子一亮,蹲下身兴奋的看着她,“小家伙,你怎么在这里,你是一个人吗?你爹地妈咪呢,你是迷路了吗?还是自己跑出来玩的,你多大了,是哪里人?”

    小幽幽歪着小脑袋很疑惑的皱了皱小眉心,这个阿姨好能说哦,比她哥哥还能说,一开口都不用停的呢,而且,她问这么多问题,她要捡哪一个来回答啊?

    小幽幽顿時纠结了,随即释然,她为什么要回答她的问题,好像不用回答嘛。顿了顿,她伸出粉粉嫩嫩的小手,很清脆的开口:“拿来。”

    “咦?”飞檐一愣,不明所以的看着她白白的手心。“拿什么?”

    小幽幽歪了歪脑袋,想了一下,却找不出词语来组成句子,于是依旧很固执的伸出手,重复,“拿来。”见她还是一脸茫然的样子,幽幽顷刻间怒了,“笨。”

    飞檐郁闷了,笨?这小家伙居然说她笨,简直没天理啊。

    “我告诉你,你飞檐姐姐我绝对是绝顶聪明的,我的智商那可是……”飞檐的絮絮叨叨还没说完,便见小幽幽已经扑到自己身上,径自搜寻了起来。

    半晌,小家伙洋洋得意的抓着钱包在她面前晃了晃,“偷,偷……”

    飞檐诧异的瞪大了眼,她的手段,她的手段居然被一个小豆丁给看到了,这小丫头的眼睛到底有多锐利啊?

    咯噔一下,飞檐的脑子里突然冒出某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注意,这样的眼神,天生就是为成为她下一任的接班人才诞生的嘛。飞檐嘿嘿的笑着,往左右看了看,再往前后看了看,见没人,当即一把将小幽幽给抱了起来,拔腿就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