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恐怖宝宝无良妈 »  番:外之默二少:给你暖暖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番:外之默二少:给你暖暖

小说:恐怖宝宝无良妈作者:层层
返回目录

    飞檐摸索着外围的墙角,蹲着身一步一步的朝着仁心医院的楼梯间走去。

    深夜的仁心医院很是安静,零星的病人和医生刻意放缓脚步声音,趁着夜色放松心情。医院的柜台处,只有一个护士小姐正昏昏欲睡的样子在看着手中的资料。

    飞檐轻手轻脚的走过,都不曾惊动过她一根头发丝,人已经闪进了楼梯间,直接窜上了二楼。循着一间间房门的标牌,她的脚步最终驻足在了二楼最里面的那间资料室前。

    “咔嚓”就在此時,资料室的门被猛然打了开来。

    看了一眼黑漆漆的资料室,飞檐淡定的打开晚上的手表电筒,看着一排一排密密麻麻的资料架,嘴角有些抽搐了起来,然而她还是避开了杂七杂八的病人资料,找寻着那一份卖主所需的关于仁心医院的内部合同资料。

    飞檐瞬间退回到房间内,趴在窗口又往下看。可是看到楼下同样多的警卫,瞬间有种被逼入墙角的感觉。

    左右看了看,这边来往的人并不多,只有两台监视器在不断的转动着,她也便没有多在意,熟练的钻到死角的位置,避开了监视器的追踪。摸出作案工具,飞檐灵巧的将房门撬开,下一秒,整个身影便钻了进去。

    “你觉得你还能逃得了?”黎默书双手环着手臂,也不去阻拦,只是冷冷的看着她。

    “砰……”

    飞檐拉开门,瞬间被对面冲过来的几个警卫惊住了。“哇,这跑步的速度也太快了。”她也不过才跟黎默书说了两句话而已,他们就从二楼跑上三楼了。

    “快,赶紧追,她在三楼。”

    “你……,混蛋。”飞檐炸毛,捂着胸部转过身,手忙脚乱的开始折腾领子,“喂,你有没有衣服,给我披一下。”

    几乎立即的,门外就想起了‘砰砰砰’的脚步声,飞檐嘴角一抽,这些人还真是训练有素,动作神速啊。看来门的方向是被封锁死了,唯一的出路……窗口。

    靠,爬窗有损她的形象啊形象,太尼玛蛋疼了。

    说着,众人最后看了一眼飞檐,如来時一眼,迅速的退出了房门,甚至很细心的将房门给带上。

    一个小時过去了,飞檐转到了最后一排,却没发现她所需的那份资料。她的眉心猛然拧了起来,她不认为自己在搜寻过程中有漏掉某一份资料。

    “嗯哼?我记得我好像告诉过你。”黎默书眸子微微一眯,危险之气顿显。

    迅猛而来的警卫只来得及抓住她飘身而去的一角,便眼睁睁的看着她从他们眼皮底下动作神速的往三楼的方向而去。

    飞檐的搜寻速度很快,这么多年来早就练成了一目十行的本事,如今这一排排的资料对她来说虽然比较繁琐,却也不是问题。

    “……”飞檐愣了愣,眼前瞬间一亮,黎默书那张含着薄怒恼恨的表情瞬间闯入她的脑海里。“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啪啪”两声,此刻的资料室灯光大亮,门口的几个警卫立即出声道:“站住,别跑。”

    “站,站住。”几个警卫齐刷刷的站在了门口处,飞檐重重的哼了一声,刚想赌一把,重新跑回二楼去对付那个叫小钱的警卫。门口处却响起那几人惊诧的声音,“黎院长?你还没回去吗?”

    黎院长?

    那么,唯一的可能,便是那份合同并不在这间资料室内。飞檐顿時觉得胃部烧的疼,上火上的厉害,她辛辛苦苦了大半天,这才想起既然是这么重要的资料,压根就不可能放在这么普通寻常的资料室里,多半是锁在院长或者财务的保险箱内。

    “怎么,才一个晚上没见,你就将我的声音给忘记了?”来人的声音有了一丝怒意,显然对于她出现在这里很不满意。

    将绳索收了回来以后,飞檐毫不在意的拍了拍手,嘿嘿笑道:“想抓我?以为我飞檐走壁的称号是白来的?”喃喃自语后,她也不耽搁,拍了拍湿透的衣服,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飞檐豁然回头,便看到黎默书正挑着眉颇有些讥讽的看着她狼狈的模样。顿了顿,这才回头对着门口的警卫说道:“你们都回去-,这里交给我解决。”

    飞檐嘴角抽搐了半晌,随即一个转身,就要朝着门外冲去。

    “啊……”飞檐尖叫一声,抬着湿漉漉的脑袋往窗户边缘看去,设计这件资料室的人一定是变态中的变态,没有着火,灭火装置居然自动启动,而且洒下来的还是瓢泼大水,混蛋啊混蛋。

    “确实不是白来的。”角落里突然有声音低低的响了起来,飞檐一愣,立即全神戒备了起来,“谁?”她一時之间,还不能在黑暗当中完全视物。

    飞檐爬到一半的身子退了下来,纠结着脸蛋诧异的走到黎默书的身边,咽了咽口水,不确定的问道:“你是这家医院的院长?”

    飞檐一愣,直觉的抬起头,却猛然见到他双眸微微泛红,带着可疑的暗潮汹涌,眼睛的方向,直接朝着自己的……胸部。

    “这话,不是应该我问你吗?”黎默书按在电灯开关上的修长手指放了下来,看着她冷冷的勾起嘴角。他就知道,事情绝对不像是司徒兆鑫电话里说的那样,她来给他惊喜。呵,她想逃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还会来找他自投罗网。他猜的果然没错,她也是为了那份资料而来的。

    “恩……”黎默书半晌才若有似无的回了一句,声音有些暗哑。sxkt。

    飞檐哭丧着脸,心里愤愤不平,动作却一点都不含糊,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她猛然一甩头,将窗户整个都打了开来。

    “那个,一時忘记在所难免。”飞檐低垂着头,在这种時候被他抓住了尾巴,实在让她觉得丢脸死了。自己逃离他的住所也就算了,可是悲剧的是她居然自投罗网,直接爬进了他的房间里。顿了顿,她突然想到她应该解释点什么,嗫嚅了下嘴角,她开始含含糊糊的说道:“对了,今天我可没有逃跑,我只是有点事情出来一下而已,我有跟你留了纸条的。不过看你的样子应该还没回去,还没来得及看。我告诉你啊,我打算明天一早就回去的,我说的可是实话,不是因为被你抓到才编的谎言……”

    几个警卫再一次风风火火的往楼上跑去,动作不见丝毫含糊。

    飞檐伸了伸腿,冷笑一声,想这么简单的就抓住她?做梦。

    “嘟嘟嘟嘟……”她的手才刚碰上资料架,安静的资料室猛然响起一阵嘹亮的声音。

    前有悬崖后有猛虎,她唯一的出路,便只能往上了。飞檐嘿嘿一笑,手上的绳索倏地一下射向了三楼的窗台处,扯了扯看着还算结实,身子滑溜的顺着绳索往上爬去。

    飞檐冷笑一声,那就看看谁的动作快。她的身子已经挂在了三楼的窗沿上了,扶着紧闭的窗户,‘咔咔’两声便将窗户拆了一大半,人也紧跟着闪了进去。

    住窗得時。飞檐噎了一下,干笑两声,一時之间竟然尴尬的不知道要说什么。怪不得她觉得这个名字这么熟悉,现在她想起来了,好像他说过自己是仁心医院的副院长来着。

    “唔……”一道细微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下一刻,飞檐便感觉到腰部被猛然的力道钳住,身子瞬间偎进了某个温热的怀抱。黎默书的唇角,直接贴上她白皙的颈部。

    几人对视了一眼,果断的点了点头,“是,那院长你小心。”

    “不跑是傻子。”飞檐丢下一句,尽管浑身湿透,却还是忍不住愤恨的叫嚣一阵。然而等她再往下看時,才发现自己今天出门一定没有看黄历,楼下已经守着n个警卫正歼笑着等着她自投罗网呢。

    “靠。”飞檐狠狠的咒骂了一声,想到自己的白痴脱线行为,她就忍不住重重的敲上身边的资料架。

    飞檐的心咯噔了一下,更加咬牙切齿了起来,“靠,居然还有警报器。”

    飞檐眼睛一眯,动作好快,容不得她再有片刻的犹豫。她的身子整个跳上了窗沿,然而就在她打算往外跳時,‘哗啦’一声响,顶上蓦然传来一道细微的开合声,紧跟着一泼冷水直接朝着她的脑袋劈头盖脸的浇了下来。

    飞檐猛然倒抽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被刚刚那一通水淋湿以后,身体呈半透明状了,尤其是反反复复的折腾翻墙,v字领的衣服,也往下扯了大半。也就是说,此刻在黎默书面前的飞檐,相当相当的暴露。

    “小钱,你留在这里,其他人跟我去三楼。”

    飞檐浑身一个激灵吸了一口气,便听到身后的男人低沉暗哑的声音,“冷吗?我给你暖暖。”

    暖暖,暖暖,暖暖???

    他,他要干什么?怎么个暖法??飞檐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往脑子里冲,双颊爆红,双眸,身子,却开始激颤个不停。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