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放下那个汉子 »  090 交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90 交锋

小说:放下那个汉子作者:凌舞水袖
返回目录

    安子宁怀孕的事情一直瞒得很好,哪怕就是回娘家住的时候也尽量显得自然。

    只要是在外面吃饭,安子宁即使遇到桌上不喜欢的菜也硬忍下来,淡定道歉后擦擦唇角再很有风度去卫生间,关了门才一阵干呕,而后酸柠檬糖压下翻腾感觉后再收拾妥当出门……

    在她小心翼翼不露一丝痕迹的掩饰之下,可以说外人发现安子宁怀孕的几率是不高的,更何况安子宁现在还没显怀,甚至连高跟鞋都没换下来,顶多特意选了鞋跟较粗的几双来穿,一身裙装依然纤秾合度显得身材曼妙……陈河去哪炼的火眼金睛居然能看出安子宁怀孕?!

    大晚上的,叶霜根本没打算出门去管别人夫妻间的闲事,更何况安子宁也没有找自己过去,她顶多算是接到了私厨妹妹的一个八卦电话而已。

    于是随便叮嘱几句让私厨妹妹看着点儿场面,最好去隔壁把王哥请过来防止意外情况出现之后,叶霜淡定转到冰柜前依旧拿出冻羊肉,而后把手机重新放到矮柜上,拿了筷子开始下菜。

    “姐,谁来的电话?”叶小弟咬着筷子,边盯着锅里浮沉的涮羊肉边问。

    “一个厨艺很好的妹子。”叶霜模糊重点答。

    叶小弟总算不关注羊肉了,一头黑线转回来:“妹子晚上给你打电话做什么?怎么也得来个威武雄壮的汉子……卧槽不对!姐你是不是变成男人的时候惹出桃花债了?!”

    “……”

    叶小弟的心思永远是漂离轨道让人捉摸不透的,即便是亲姐姐,但每次叶霜遇到自己这弟弟犯二的时候也总是会头疼怀疑一下——家里叶爸是大学教授就不用说了,精明智慧的,绝不可能把儿子教成这样。

    自己虽然被基因优化前没老爸那么厉害,但怎么也是顺顺当当在社会摸爬滚打了两年没出过大错。只有这个熊孩子怎么看怎么不像叶爸的遗传,到底他这性子是怎么……

    “什么?!”叶霜还在纳闷时,叶妈小手一抖把长柄汤勺掉进锅里溅起一通水花,嘴唇抖着边惊喜边纠结:“我大儿媳有着落……不对。小霜原本不是打算找个女婿来着?难道你后来还是觉着做男人好?!”

    这简直太意外了,不过当父母的要开明,如果女儿真的有了决定,那么自己其实也不是……呃。算了,果然还是有点没法接受。

    叶霜:“……”很好,找到根源了。

    叶家父女一致黑线看叶家母子,叶霜忍了又忍终于没忍住扶额:“我有一两个朋友也正常吧……再说那是工作上的事情,那个妹子发现一点问题来跟我打个招呼,这没什么奇怪的吧!”

    换别人身上当然不奇怪,但谁叫叶霜现在会变态呢……叶小弟又咬两下筷子,留下两个小凹坑才埋头嘀咕:“算了,反正你别把爪子伸到我们学校就成。”他还有要泡的妹子没到手呢!

    叶霜恨不得咬死这个小王八蛋。

    ……

    第二天大早,没再继续接到安子宁放假的电话。叶霜自然知道对方这是被头天晚上的事情烦到了,估计想着多两个人手使唤也免得陈河再一次突然擅长民宅。

    挤着公交去安子宁家报道时候,安子宁大概是前一天被折腾得有点疲惫,所以到了现在还没起,倒是其他人都久违的重聚一堂。就连林律师都没缺席。

    见习小助理看见叶霜就眼睛亮晶晶过来打招呼:“霜姐,听说您升职做代理了?!以后有单子多关照我们工作室啊,单人团体我们都有人手。”

    原本有点竞争关系时,大家也没说冷脸互相下绊子过。现在更是一个内勤一个外勤,一个跑任务一个发单,关系自然而然更上一层楼,互相照顾彼此都有好处。

    叶霜也明白这个道理。忙打着哈哈接过对方好意:“同喜同喜,其实也是我和我搭档时间有点不好排,所以给你们做做后勤就算了。”

    自从发现自己蠢得没找到男朋友就把自己和自己绑定之后,叶霜在新认识的朋友面前都是尽量扭转这个局面,别的不说,至少要把恋人的定义改成搭档才行。只要大家习惯了这个设定,即便是和那些知道她有“男朋友”的人聊起来,大家也会下意识的先想到更为普及的关系。

    私厨妹妹见到叶霜是最兴奋的一个,昨天她近距离围观八卦,偏偏又找不到人分享自己感受。好容易等王哥过来了。那又是个大老粗,明显不可能和她有共同语言。

    跟闺蜜说工作内的事情是泄露雇主*,“同事”里面也只有叶霜一个是女的,私厨妹妹憋了一肚子话,就等着人过来陪自己唠叨:“霜姐你终于来拉,我跟你说,昨天陈先生和安小姐吵得可厉害了,我以前都没见过陈先生,听说还挺有风度的嘛,怎么……”

    “叶小姐,我们先谈谈吧,关于今天可能会出现的问题解决方案。”林律师不紧不慢打断。

    私厨妹妹顿时熄火,林律师在工作室派出来的这个小组中也算是带头队长地位,不仅因为对方身份学历最高,更因为林律师在一群人最为冷静,所以通常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大家也都是听他的。

    叶霜笑笑,看眼安子宁仍然紧闭的卧房门,估计人要醒来还得一会儿时间,于是应邀和林律师走到阳台去。风一吹,两人说的什么话房间里的人就都听不清了。

    “林哥?”叶霜把阳台的落地窗合上大半,只留了个手掌宽的缝隙后才疑惑问林律师:“安小姐的事情有什么问题?”

    现在的情况虽然复杂,但其实根本复杂不到叶霜等人的头上,无非也就是陈河和安子宁之间……再说得大点儿也就是陈家和安家之间的扯皮。

    所以林律师所说“商量解决方案”的说法自然也就不成立,叶霜只是好奇对方为什么要特意把自己叫出来,还要避开理论上来说应该是和他更亲密的同伴?!

    林律师淡淡瞥了一眼房间里面的其他几人,而后推了推眼镜十分镇定道:“安小姐怀孕的消息是我放出去的。”

    “!!!”

    叶霜简直想一口老血喷给他看。

    林律师看出了叶霜的惊讶,轻轻扯起唇角露出一个不仔细看就几乎察觉不到的微笑:“这几天的情况叶小姐应该也看得出来,安小姐有心避开我们,我们根本就没办法拿到她准备潜逃的证据。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和安小姐之间只有撕破脸皮一条路可走……”

    “到时候万一真的把一切事情摆上台面,很多事情就再没有回旋委婉的余地,而我们拿不出证据的话。为了掩盖安家女儿想要携子私奔的事情,很可能安家也会把脏水泼到我们的头上。”林律师不急不忙,慢条斯理的道:“所以我想,事情既然到了现在还没办法取得进展,不如再添加一个盟友势力来帮助我们牵制安小姐的计划……无论陈先生和安小姐最后的争执结果是什么,总之对我们几个的工作内容是没有影响了。”

    “……”

    好一招祸水东引。

    我们搞不定你,那就拉个搞得定你的人来搅局。我们不想和你撕破脸,所以找另外一个当事人来挑破窗户纸……

    叶霜一时间有点默然了,林律师这法子不可谓不好,就是她一下子没想到对方竟然会这么果断。而且该出手时就出手,毫不拖泥带水的就把事情给办了。

    “你特意拉我出来说这个的意思……莫非你同伴都不知道是你把事情漏出去的?!”叶霜干笑问。

    “当然不知道!”林律师理直气壮的鄙视同伴智商,且还不客气的伸出食指隔着落地玻璃一个个点过去:“你看看我们家厨子妹妹……就她那脾气,提前知道的话肯定恨不得拿出聚光灯功率死盯着安小姐。还有我们家保镖大哥……呵呵,为了怕露馅。他肯定一眼都不敢看安小姐方向,至于小实习生我就不说了。”

    客厅里人发现林律师似乎在指自己,王哥举苹果摇了摇,私厨妹妹可爱抿嘴笑笑,反正没一个人知道自己敬爱的林律师其实正在阳台外面说自己坏话,还以为同伴只是和叶霜在详细介绍自己等人的长处——不愧是心思精明的林大哥,好感动。现在就已经开始未雨绸缪了……

    “……”林律师淡定回挥手仿佛在和他们打招呼,而后转回身来继续问叶霜:“就他们这情商,我放心让他们配合演戏?!”

    所以还不如不知道的好,这样也能最真实的表现出震惊和意外的表情。

    叶霜:“……”确实,要换自己话肯定也得瞒着。

    “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和安小姐的合同已经注定没法再继续下去了。”林律师再推推眼镜冷静道:“她有背着我们私出国外的意思。这就是违约。只是明面上我们装作不知道,所以才没把实情踢爆而已。所以从这一方面来说,我们现在虽然依旧为安小姐工作,但却要改从自己立场出发考虑事情……陈先生知道安小姐怀孕的事情对我们最有利,所以他必须知道。”

    而林律师也没多做什么。只不过是在和陈河律师例行交涉的时候,装作无意般的隐晦提到一两句会引人注意的话。虽然没有说明,而且他也很快把话题转移了开去,但是陈河聘请的律师当然不是庸才,抓住这点不对劲后暗中一查,很快就查到了惊天新闻——尼玛前夫人居然怀孕了?!

    “安小姐和陈先生之间的事情可能有点复杂,我只是想先告诉你一声,免得你一直惦记着事情是怎么泄露出去的。”林律师笑笑道:“总之,这段时间我们只要旁观这对前夫妻的角力结果就够了。”

    “是啊,如果顺利的话,搞不好我们还能混到合约期满。”叶霜哭笑不得看安子宁卧房一眼。

    要是安子宁没想过连自己等人也一起瞒住的话,或是她干脆提早解约把他们放走,现在也都绝不会闹到这个地步。

    安子宁的最大利益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不露出任何可能引起别人怀疑的马脚。

    而叶霜等人的最大利益是,安家的纠纷与自己等人不沾边,顺利履行合同或者顺利结束合同……

    安子宁有私心,所以不去考虑叶霜等人在她悄悄离开后可能出现的尴尬立场。但叶霜和林律师等人也有私心,所以我尴尬不如你尴尬,我吃亏不如你吃亏……这世界上谁都不是圣人,没人有义务要牺牲自己的利益来成全别人。

    ……

    叶霜和林律师说完话后刚回屋没多久,安子宁就从卧室里恹恹的出来了,看起来精神还是不大好的样子,瞥了一眼客厅里坐着的几人后径自走过来。

    叶霜现在依旧是助理,于是忙在安子宁要坐下时给挪了个软垫过来塞到她腰后,再倒上一杯热水才问:“安姐,今天有什么行程吗?”

    “我暂时没什么想做的。”安子宁指尖揉揉太阳穴,手肘撑在沙发扶手上闭着眼睛吩咐道:“林律师再去和陈河那边谈一次,离婚的事情尽快解决,原本的条件再退一些也可以,只要他肯离婚和放弃孩子抚养权……”

    “好的。”林律师淡淡点头,已经做好再次出征准备了。

    以前争执焦点是钱财,陈河尚且不肯罢手。更别说现在是血缘亲子,对方肯答应才怪……出门还是先买盒薄荷油提神醒脑吧。

    “还有王先生,我不希望今天再有任何人闯进我家。”安子宁继续对王哥道。

    虽然还没轮到自己,但叶霜还是忍不住插嘴问:“如果对方是安姐您亲戚呢?”

    昨天已经闹过一次,叶霜觉得陈河只要脑子没问题的话,今天应该就会拉上亲友团来了。

    刚刚想到这里,门外陈河声音伴随砸门声响起:“安子宁你出来!出来啊!有胆子怀孕没胆子开门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