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放下那个汉子 »  192 韩初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92 韩初

小说:放下那个汉子作者:凌舞水袖
返回目录

    “唔……”

    叶霜本来正准备打开电脑的动作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一顿,露出让负责人顿时悬心的深思表情。

    出神了一会儿,等叶霜注意到负责人有些惭愧并夹杂着抱歉的神色之后,这才笑了笑,继续毫无芥蒂的翻开电脑,神态自然的道:“这个无所谓。其实我早知道自己的消息被泄露出去了,只是之前不大清楚是经由哪个途径……不过尽管事态已经控制住,这次意外仍然是属于你们的责任。”

    这句话不是骗人的,在除夕听说自己的名气被上流圈渲染得人尽皆知之后,叶霜就已经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虽然说在圈子里一个人的名气不是秘密,但是大圈子中也是有严格的等级壁垒。

    即使是在名流女眷中盛行的公开秘密,只要你不属于这群人中间,哪怕只是性别或身份的细微区别,你依然也是无法得知这其中的内幕。

    比如说富太太们中间有谁会去在抓打狐狸精的时候特意提到叶霜的名字?!顶多是对老公和小三质问的时候提起一句“我已经请人调查过了”……而这个人是谁?!这句话中并不会点出名字来,矛盾焦点集中在正室外室争夺的人们也不会去留意这些无足轻重的细节。

    除非是有人为了讨好或其他原因主动泄露。

    所以原本叶霜还有些想不通,究竟谁那么无聊,特意调查了帮名流太太们做证据收集的“工作人员”也就是自己的资料,但直到现在听负责人主动说起,她就立刻想明白了之前所不知道的那些事情。

    放下迟到的真相内幕。叶霜熟练打开文档,一一核对工作室下的信息:“现在先不说这个,麻烦你把已经脱离合作关系的几人名字告诉我,另外还有你们工作室成员的目前能力和供职单位……”

    ……

    一件事情的正常发生顺序是原因、经过、结果。

    比如说跳槽人才把叶霜的信息透露出去,造成了一部分人想对她打击报复的念头。这是原因。

    接下来报复人和叶霜产生冲突,中间双方博弈的过程就是经过。

    最后有一方取得胜利——或者对方成功打击到叶霜,或者叶霜完美解决麻烦,这就是结果。

    在姚知行收到风声并刻意奠定制造了叶霜在上流圈中的定位时,博弈实际上就已经开始,双方互相亮出自己的底牌隔空威慑。接着叶霜暴揍周乐立威又是一个重砝码,最后再加上营销制造出来的棋士名流身份……

    如果要牌面来形容的话,那个想要报复叶霜的群体手中最重要的一张底牌就是周乐,姚知行是大王,周乐是一张小王。他们原本的计划细节叶霜并不清楚,但大概是要用小王来拖住或使自己打出大王。

    叶霜本身是a,她可以单压大小王外的绝大多数单牌,但是如果没有大王这张底牌的话,只凭一张a也做不了什么,她顶多只能再拼耗下几张小牌,然后就被对方可能打出的2压官……团结就是力量,这真不是一句只可能适用在老旧时代的空话。

    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却比较出人意料。叶霜的身价在之后的一系列事情中连连暴涨,先是武力方面的震慑展现了实力,接着是地位的突然抬升加大了牌面的分量。最后当大家发现叶霜其实不是一张a而可能是一副a炸的时候,就连小王也突然倒戈了……于是这局博弈就这么在莫名其妙中提前结束,除非对方再抽到其他好牌,否则基本不可能再兴起什么浪花来。

    于是“经过”还没来得及实行就被已经确定的“结果”碾压,而在“结果”尘埃落定之后,叶霜才后知后觉的从负责人那里得知了“原因”……

    要说威胁感倒是没有。毕竟对方还没来得及蹦跶就已经被拍下去了,但是被癞蛤蟆舔了一下脚面的恶心感倒是挺强烈的。

    叶霜留意过数据库中之前的人员变动。类似这种小队集体出卖中介并跳槽的事件,目前为止还只有在自己接手后发生的这一例……这简直就是耻辱。

    从工作室get到那边成员的目前最新数据。将人才库重新整理之后,叶霜就带着这么一种表面看不出来、但绝对不可能忽视的强烈郁闷回到了公寓。

    刚走到家门口准备输入密码开门,不等叶霜抬手,隔壁的房门突然就打开了。

    韩初一只手臂上挂着自己的外套,另外只手修长的两指还正勾扯着衬衣领口,似乎是因领口太紧感到呼吸不畅而在进行调节。刚刚从房门踏出一只脚,注意到隔壁的叶霜就站在门口,韩初也顿了一下,而后停下来微微点头:“刚回来?”

    “……”叶霜眨眨眼,深刻觉得这句话应该是自己来问才对:“韩哥什么时候回山林市的?!”

    她才出门去办个事而已,一回来就发现隔壁不声不响多个人,这感觉多少有点惊奇。

    韩初淡淡应了声:“昨天晚上到家的,这边有些事情要处理……”说着他微微皱了皱眉,似乎是仔细的多打量了叶霜一下:“你遇到什么问题了?”

    叶霜有些意外。

    刚才在工作室负责人那里的时候,她刻意调节表情神色,表现出一副对跳槽出卖事件毫不在意的淡然态度,但这却不代表她真的不膈应了。

    在人前和外面的时候还好,没有人能从她的脸色上看出什么来,但是快要回到家里的时候,这种伪装自然也就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于是叶霜理所当然的放松了一些,大概就是因为这样,脸上才带出了一丝不渝被察觉出来……但是即便如此,韩初的敏锐仍然让叶霜有些惊讶。

    “嗯……”皱眉犹豫了一下,叶霜点点头:“正好有些事情也要跟你说下。山林市的人才库里有几个原本的储存资源需要删除,对方跳槽了。”

    韩初看了叶霜一眼,低头翻过手腕看看表上的刻度指针,最后点头侧身让开大门的位置:“……进来说吧,我还有点时间。”

    应邀随韩初一起走进隔壁的房间。韩初随手把外套挂回衣帽架上,解开领口一颗纽扣,而后袖口也松开折了两折挽起来,拐进开放式厨房找出一罐咖啡来,为自己和叶霜各泡了一杯端回来,放下杯子的同时顺势坐到了叶霜的对面。这才端着属于自己的那一杯咖啡向她点点头:“说吧,是因为什么?”

    叶霜也不是矫情的人,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再隐瞒也没什么作用,于是就从除夕的事情开始谈起。简单说明了一下自己去年因为日常业务单而和山林市中某群体产生的纠纷,这其中顺便代入了工作室那边的跳槽人员,把那几人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后来自己解决的办法都简略叙述了一遍。

    韩初在面对女性的时候相当绅士,尽管觉得有些事情叶霜不用向自己这么详细介绍发生背景,但在对方的叙述过程中也始终没有出声打断,只是沉默的端着咖啡啜饮。

    在叶霜终于把事情的全部经过和目前状况都说明清楚之后,韩初才终于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底轻轻磕在茶几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所以你现在的想法呢?”韩初皱眉试着总结了一下:“是要警告这些人背叛猎头合约的行为?!还是要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

    “还可以追究责任?!”叶霜愣了下,她其实就是说明工作上的事情同时顺便倾诉下……说白了就是找个人吐槽发泄郁闷,倒是真没想过追究责任的事情。

    说白了。如果真遇到报复的机会话,顺势而为之下叶霜不介意推波助澜一把,但是如果说刻意去找人麻烦,这个显得有点儿……多余?!

    为了几个在自己面前根本掀不起风浪来的无关轻重人士,她至于花费那么多工夫?!

    “可以追究法律责任,这属于侵犯个人*。但是我不建议你这么做。”韩初先是点头。而后又紧接着跟上了否定的建议。

    叶霜附议:“我也觉得没必要,但想听听你的看法。”

    “以前一直没有和你沟通过我们彼此间的工作理念。不过我觉得现在开始的话会更有效果,你已经工作了一段时间。想必感触和理解应该也会更深了。”

    韩初从茶几下的柜子里翻出几包零食,再从厨房里顺来一个大盘子,撕开包装袋把一整袋爆米花倒进去,推到茶几中间一副打算认真长谈的架势:“你觉得猎头工作的重点是什么?!”

    “中介人才。”叶霜自觉抽过盘子吃爆米花,抽空答了句。

    韩初眼一眯,不动声色的把盘子抽回来一点,修长手指拈起一颗也塞进口中:“没错,中介人才……那么你的工作内容是什么?!”

    “客户需要能够为自己解决难题的人才,人才需要售卖自己才能的平台。而你作为猎头不用去管其他的环节,只要专心的完成一件事情就好……为没有遇上合适雇员的困扰者找到他们想要找的合作对象,然后把自己手中拥有的资源推销出去。”韩初不用叶霜的回答,自己就已经开始解释了起来:

    “客户的困境有多么艰难跟你没关系,人才是否稳靠或者能否长久签约也和你没关系。你只要做出评估和中介工作,把自己手中目前符合条件的资源推销出去就可以……原则上任何再出色的人才我都没指望他能一直是我的资源,所以如果有谁找到了其他发展,或者因为各种理由不想再继续兼职工作,对于我们而言也不过是少了一个可以推荐的对象而已,至于对方跳槽的理由,或者跳槽后做了什么卑劣的事情,这都与我们的工作本身无关。”

    任何一家公司都会有跳槽的员工,再大的企业也有被跳槽员工诋毁出卖的可能性,如果涉及到商业纠纷或是诽谤的话,如果有闲心也有时间,公司可能会找老员工打打官司刷刷知名度。但如果只是个人问题或者不符合利益原则的话,那么保持缄默就是最常见的处理方式。

    谁都不可能一辈子不受一点委屈,就算不是做猎头,只要有一定的管理地位,手中掌握着几十个甚至上百个手下。那么就没有人能保证这些人一定都会是忠心不二的良好人品……连这点承受力和都没有,你还出来玩什么?!不如早点回家带孩子算了。

    叶霜不算是时下比较容易被情绪牵动的感性女生,所以听了韩初的话后也没有什么不满和委屈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这种风险在什么地方都有,所以我既然已经解决了麻烦,就没有必要一一揪着这些人翻旧账?!”

    “这只是我的观点。但你如果觉得愤懑不平的话,想要计较也是可以的,这属于私人活动,我不会阻止。”韩初点点头,话头再一转:“另外我觉得这些人的跳槽你也需要付一定责任。”

    叶霜瞬间郁闷。说好的绅士风度呢?!

    韩初看出叶霜脸色难看,想了想,有些迟疑的把零食盘子推过去一点,见叶霜顺手下意识的揪起一颗爆米花,这才再次开口:“我之前跟你说过,调查婚外情的业务接多了会让你的定位在外界变得模糊,但这还并不是唯一的坏处。”

    叶霜抬头看他,韩初继续耐心解释:“把猎头看成是另外一种经纪的话。那么猎头的档次也是有区别的。比如说一家公司,你的能力可以为他们招到办公室职员,那你就是人才市场的打杂。能招到部门经理。那你就是猎头顾问,如果你能为苹果招到ceo,那你就是这个猎头领域中的首席。一个身价千万的红星会去接拍投资只有500万的影片吗?不会,即使他再缺钱也不可能,因为这会使他好不容易堆积起来的身价跌低。而猎头也一样……”

    “任何职业都有履历的说法,你能先做普通职员。再做组长,然后部门经理。最后ceo。但是你不能先做部门经理,然后跳到另外一家公司去做职员……哪怕你游刃有余。但你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地位会因此动摇。”看了眼被叶霜不一会儿就吃掉大半的爆米花盘子,韩初皱眉高深莫测的沉吟了半晌,而后重新撕开一袋棉花糖抱在手上,修长的两指探入袋中优雅的拈出一颗放入口中缓慢咀嚼,并道:

    “降低身份档次是一点,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每个人的时间都是有限的。你如果执着于赚那些几千块的业务,觉得放弃了这些钱很可惜的话,那就代表你没有充足的时间去发掘可能有几万甚至十数万的抽成单……什么是高级猎头?!高级猎头代表我们手中拥有的人才是别人难以想象的,可是你的重点放在了低端层次,高端的人就会被你冷落。”

    “当你无法为这些人提供足够让他们满意的兼职机会,慢慢联系你和这些人之间的纽带就会松懈下来。”心满意足的吃了几颗棉花糖,韩初看着叶霜认真道:“和高端人才的中介才是你该注意的市场,为什么?很简单,因为第一,你能拿到的抽成多。第二,这些更难得的人才会对你更加有归属感,而那些可有可无的小卒子随便都可以找到。第三,高端的人才更重视信誉度,他们的一次业务可能就有五位数甚至六位数的酬劳,所以他们不会冒身败名裂的风险背叛你。”

    “那么现在再来看看你说的那几个人背叛你会有什么结果?第一,他们从你这里挖走了他们自己本来无法得到的人际网,足够他们自立门户还省下本来需要给你的抽成。第二,他们本来就只是不受重视的小卒子,即使败坏一次名誉也不会有人关注,即使你控告他们,也就是让他们损失几千块钱……”韩初右手拿出一颗棉花糖,然后把左手的整袋伸到远处:“现在提问,背叛你后,一颗棉花糖是他们损失,一袋棉花糖是他们的利益,那么你觉得他们可能继续忠诚的理由是什么?!”

    除非是霸气侧漏的幻想世界,否则没人会算不清这么简单的公式。

    叶霜苦笑抓抓头发:“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背叛的利益太大。而背叛的损失又太小……”

    所以背叛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没人会愿意无条件的奉献臣服,本来小人物的追求就是稳定事业,既然有这么好的机会,人家凭什么不抓住?

    叶霜想想叹口气:“之前没打开局面。我只想到多拿抽成维持生活费用,确实没料到会有这些事情。”

    “无所谓,这种事情要自己想通才行。”韩初辅导完自家的代理人后开始撕开另外一袋话梅,专心选了一颗饱满的塞进嘴里:“其实你能力很强,我注意过,逻辑思考和记忆。还有各种其他的辅助技能,以及强大的武力值……但是再强的智力也不等于同样强大的冷静,所以会走入陌生领域的误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很多人以为高智商的人就不会想岔事情或是犯下低级错误了,其实不然。逻辑处理只是一种理性思维,但人的言行判断和某些决定还是会被感性思维所干扰。尤其是再加上环境引导因素的作用话。那么人们做出各种选择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女强人也可能在失恋后借酒浇愁。男性精英也可能在挑衅中热血上头,你能说这些人智商不高吗?或者这些人不知道这种表现很愚蠢?!不是,只不过因为人的言行选择本来就是跟智商没什么关系的事情而已。

    想到这里,韩初甚至有心情淡淡的勾起一丝浅笑:“我本来就打算损失一两个高级人才,等你摸清了这其中的规则后再说这些……不过还好,现在只不过是几个消耗品就让你明白了。”

    “看出来了。”叶霜点头:“之前没说的时候还没注意,现在回想下,我记得好像有几个山林市的人才都被中介到其他城市去了……你让其他代理人帮我维持这边的业务中介数据?!”

    “反正抽成是他们的。他们也没亏。”韩初坦然承认:“长期没有高质量业务介绍的话,山林市的人才未必会愿意继续挂死在一棵树上。”

    叶霜笑了:“好吧,那为了感谢你帮我稳定人心。不如我今天下厨请你吃饭?!”

    和韩初聊了聊,本来的郁闷心情现在已经完全不见了,现在叶霜拿着股息分红,本来就是不怎么在意原本只是应急的那些日常业务。被挖去了已经是没办法,后续麻烦实际上也已经解决,为了没有半点利益的事情。白白把时间精力消耗在赌气上面,叶霜自己想想都觉得不划算。

    韩初静静的看着叶霜。然后目光再转到手中的零食袋上,想了一会儿:“晚饭如何?!我现在不饿……”

    本来中饭就没过多久。再加几袋零食已经彻底吃饱了。

    “晚上……七点?!”叶霜也看了眼时间:“到时候托尼差不多也下班了,顺便可以叫上姚哥和方墨,免得你好容易回来一次大家又不知道。”

    韩初露出一丝浅淡的笑意,眼中蒙上一层愉悦的情绪:“这次不会被埋怨了,我大概要在山林市住上半年。”

    “呃……”

    你大本营不是在京城?!

    叶霜虽然没说出来,但惊愕的表情倒是十分明显。

    韩初摊摊手,顺便不动声色丢掉手中的包装袋,颇有些无奈但又有一份恶作剧得逞般的得意:“没办法,家里的事情……有点复杂,反正总的来说,我现在是离家出走状态。”

    “……”你不是一年四季都在离家出走?!

    叶霜看着韩初一副坦荡自然的模样说出惊人的消息,终于是无语了。(未完待续)

    ps:霜姐入韩初家门三次。

    第一次和姚知行共同拜访,韩哥招待二人的晚餐是蛋糕。

    第二次和托尼、韩哥一起过圣诞,韩哥等待时间的主要活动是吃姜饼小人。

    第三次引导霜姐职业进阶,韩哥的零食名单是爆米花、棉花糖和话梅。

    ……难道真的没人发现韩哥是甜食控?!

    ps:顺便求粉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