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放下那个汉子 »  214 变化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14 变化

小说:放下那个汉子作者:凌舞水袖
返回目录

    很快到了吃饭时间,餐厅里摆出四张桌子,主位上自然是卓家一家和几个亲近的老辈人,其他三张桌子坐的则是四海集团的部门经理以及老股东和小辈们。

    叶霜只能坐个客席,倒也没觉得不舒服,反正哪张桌子菜色都一样,再说客席上关注力还能少点儿。

    就餐气氛并不严肃,大家依然如同之前聊天时候一样,在餐桌上互相轻松交流着,谈论集团经营、合作可能、投资渠道、人脉关系,美酒配佳肴之下,再加上点对美食娱乐之类的轻松话题。

    叶霜愉快参与其中,这不仅是她拓展潜在客户的机会,也是她收集情报信息的途径……不然她之前和大家侃侃而谈的那些八卦都是哪儿来的?不就是从富豪俱乐部、赌场以及洛铭辛的娱乐圈中零零散散收集汇总的结果么。

    吃完饭后到外面消食,叶霜正在考虑要不要过一会儿就告辞时候,就听到旁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打眼扫过去一看,一个六七岁小女孩儿正带着一个三岁左右小男孩儿在逗小狗,小女孩儿手里捏着一根鸡翅正在往小狗狗嘴边送,小狗还没长大,一口小牙并不尖利,一点点的磨着鸡肉,与其说是吃,还不如说是抿。小男孩儿则张着两只小胖手抱住小狗,嘴里念念有词的摸着狗毛。

    叶霜看得有趣,走过去弯下腰对喂得专心的两个小鬼头出声:“狗不能吃鸡骨头的。”

    俩小孩儿被吓了一跳,差点从地上蹦起来。小女孩儿更是下意识忙把手里鸡翅往旁边草丛一丢,企图湮灭证据。

    “汪汪!”小狗狗正啃得开心,见肉没了。忙着急叫唤两声,挣扎划动四肢想从小男孩儿怀里跳出来。

    叶霜顺手抽张餐巾纸,修长手指捏着被丢掉的鸡翅裹了裹,头也不回往身后一抛,那只脏掉的鸡翅就被包在餐巾纸里。在半空中划出一个长长抛物线,飞过差不多有十米左右后准确落进别墅庭院草坪的垃圾桶中。

    俩小鬼头眼睛齐亮,不约而同的“哇—”了一声。

    叶霜笑笑,摸摸俩小鬼脑袋顶,而后从小男孩儿手里接过小狗抱在怀里,带着两个自觉跟上来的小鬼往流水台走:“猫狗都不能吃太多调味料。而且鸡骨头中间是空的,容易被小狗咬碎后咽下去,断掉的尖锐骨刺会因此划伤小狗的食道和胃……喏,你们想喂的话可以喂这种熟肉。”

    叶霜找到一盘煎猪排,叉了一片出来后蹲身把猪排和小狗都放到草地上。小狗顿时兴奋的叫唤两声,摇着还很短小的水獭尾巴凑上去就埋头撕咬了起来。

    “这种猪排只用了一点点的盐和料酒腌味,客人们吃的时候都要另外淋酱的,所以它本身盐分不高,可以适当喂一些。”叶霜拍拍两个一脸崇拜的小朋友,笑问:“你们妈妈呢?”

    俩小鬼就是卓远航家的大女儿和小儿子,大概是因为在爷爷家里不用做家庭作业和才艺训练的关系,俩小鬼都比叶霜上次在卓远航家见到时候要活泼几分。

    但是卓夫人居然没把两个小孩儿带在身边却有些奇怪。虽然说这是卓家老宅,佣人们和来这里的客人都是认识的,但小孩儿爱玩爱动。尤其这年纪又是猫嫌狗厌特别能折腾的时候,一不小心还是能遇到很多危险源的。

    听到叶霜问话,年纪比较大的卓家长女小大人般清清嗓子,脆生生的回话:“妈妈要招待客人,让我带弟弟自己出来玩。”

    哦,大家主母嘛……叶霜点点头。想到卓夫人那副正室模板也有些了然了。

    “那怎么今天没有佣人跟着你们?”叶霜顺手帮小狗又倒了一碟清水,随意问。

    依旧是小女孩儿板着小嫩脸认真答:“妈妈一会儿就回来。不用人跟着也可以的。”

    叶霜逗着两个小孩儿玩了一会儿,剥去两个小孩儿在家长面前的拘谨模样之后。和这样两个孩子说话还是挺有意思的。

    虽然年纪不大,但小孩子被教养得一举一动都十分有礼貌,虽然未来个性可能会因为童年时候的拘束而有些压抑,但是至少现在看起来还十分乖巧,只要以后调正得好,也未必就会变成狭隘抑郁的性格。

    果然过了没多久后,卓夫人就从别墅一侧走了出来,看见叶霜带着自家儿女玩得开心的样子顿了顿脚步,随即过来客气点头:“叶先生也在这里?希望你今天玩得还算愉快。”

    叶霜拍拍手站起来:“我玩得挺开心,谢谢夫人关心了。”说完低头看了看两个孩子,还是多说了一句:“贵公子和令千金都十分可爱,不过外面夜风还是凉了些,如果夫人要招待客人或是有其他急事的话,还是应该有个人在旁边照顾才好。”

    卓夫人淡淡扫过去一眼,俩小鬼顿时站得笔直一副端庄稳重的模样,卓夫人这才满意颔首,而后向叶霜道谢:“是我疏忽了,感谢叶先生帮我照顾两个孩子。”

    彼此客气几句后,卓夫人带着两个小孩儿走回了别墅,叶霜在后面看了看又是已经没有活泼样子的俩小鬼,也是忍不住叹口气摇摇头。

    各家的教育方式果然各不相同,现在想想的话,当有钱人有什么好?在家长面前连笑都不敢多笑,见了老妈跟见了教导主任似的……小时候管得紧了没童年,管得松了又继承不了家业只能当纨绔。好容易长大了还得联姻,不小心找到个极品伴侣话,连上床都要对照排卵期……

    当然主要也是叶霜遇到的例子比较典型,不过之所以说是典型,也正因为这些人代表了一大部分人的缩影。

    和卓飞扬那帮年轻人又玩了一圈,打牌喝酒聊天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等到叶霜告辞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快晚上十点了。

    一通家庭派对参加下来,叶霜唯一感觉就是对卓远航的孤僻程度认识更上一层楼。

    此人在面对长辈和重要人物的时候还算谦和有礼,虽然表情依旧不怎么多,但也没有批改文件时候的生人勿近否则咬你姿态,显然他在应酬的时候也会从善如流选择一个不那么被人排斥的姿态。

    可是如果是在对待下属和员工。或是和与他没有利益关系的自己人面前时,此人的态度就显得有些冷硬了,很有些铁血统治的风采,一切用数据说话、一切用事实说话,我给你交代的任务都是能做到的,如果做不到就是你的无能。除此以外没有其他解释……一场派对下来,除了卓老爷子和各家长辈以外,敢凑上去主动和卓远航说话的绝对不超过三个人,这三人中还要包括叶霜和卓飞扬。

    叶霜始终就觉得奇怪了,这样不得人心的独裁统治者。他的员工究竟是怎么忍受下来的?难道真的是工资能够抚平一切?!

    相对来说的话,就连卓夫人都比卓远航要更得人心些,虽然卓夫人在叶霜看来也是一张假脸,但至少她的侵略性没有卓远航那么强,整场派对中和她说话的人数至少是卓远航的五倍。

    ……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叶霜就在潮海市这么继续混下去了,反正游轮派对结束前她都不打算回山林市的。

    叶霜已经仔细计算过自己的变身时间,霜哥出现的这几天时间不够。要再延续两天,到周日上船那天才能刚好变成霜妹。

    这一点倒是不难办到,两个小女孩儿还是很好抓的。去沙滩上随便逛逛就有了,那么多游客呢……

    可是就在离上船还差两天的时候,韩初突然的到来并主动联系却打消了她本来想消失到游轮派对当天的计划。

    韩初的电话是直接打进叶霜手机的,第一通叶霜装没听见,想等对方发邮件再回复,没想到韩初不依不饶又打两通。于是只好接起,一接起来才知道。韩初居然已经带着艾伯纳来了潮海市,正在和操盘手接头回访。打电话是顺便要叫她过去确认登船的事情。

    “嘿!好久不见!”

    一到了见面的酒店咖啡厅,艾伯纳顿时热情的上来一个拥抱,松开后大力拍拍叶霜肩膀一脸抱怨:“好伙计,自从上次分开之后我就再也没看见你了,到底在忙什么?不过话说回来,你的那个搭档真漂亮,你和她……”挤眉弄眼的示意了一番,显然代表着某种**的猜测。

    “我们没什么的。”霜哥哭笑不得,整整衣服推开艾伯纳,然后才走到桌子边坐下,对脸色淡淡的韩初点点头:“韩先生,你们怎么今天就来了?”

    韩初平静扫一眼艾伯纳:“因为某个fbi言而无信,在我国境内非法使用违禁监视程序,被国际刑警警告了,所以我才带他出来避避风头……”

    “某个fbi”耸耸肩:“我只是不小心掉了点东西而已……放轻松,放轻松,我只是休假,现在在你们国家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外国游客而已,你们不用对我那么警惕。”

    韩初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叶霜倒是笑了:“光说是没用的,你们真想招揽托尼的话,最好还是通过官方机构出面交涉,别老把fbi放个年假丢出来,表面上说是个人行为,实际上谁不知道你们是来挖人的?!”

    安东尼斯没有违法记录,所以想要在官面上直接逮捕他是不可能的,作为一个档案干净漂亮的美国公民,安东尼斯有完整的个人权利,他可以拒绝任何一方的招揽。

    除非是美国政府打算出狠招直接诬陷一个重要案件过去,否则想要招安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这种事情也怕招来安东尼斯的报复,毕竟人家玩的是高科技,就算24小时监视也未必有人能看得出来他做过哪些手脚……于是被束缚之下,别无办法的白佬只好丢个“休假”的fbi过来,企图用心理战术死缠烂打贴身说服安东尼斯。

    这样当然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安东尼斯依旧可以随时拒绝对方,而没有公派任务更不可能在天朝拥有执法权的艾伯纳也无法使用任何出格手段监视和控制安东尼斯。但坏处就是。这样一来大家也没法用政治申述将艾伯纳遣送回去,只能等艾伯纳的签证期满后自己离开……而叶霜确信,就算签证期满了,对方肯定也有办法第一时间续签签证的。

    “你没有证据,所以我只是来休假的。”艾伯纳颇为无赖的咬住这一点。再次强调后眯起灰色的眸子笑看韩初:“不过mr韩,你光指责我也是不对的,难道国际刑警的突然到来就跟ace……我是说跟安东尼斯没有一点关系吗?”

    “成王败寇。”韩初淡定端起咖啡浅啜一口,放下杯子道:“你想监视托尼,失败了,托尼阴了你。成功了。所以麻烦就是你带来的,你要为此负起责任。”

    艾伯纳夸张的大叹口气摊手:“我早就知道,天朝这一次旅行中最麻烦的问题就在于你,mr韩……安东尼斯本来就是美国公民,他应该为国家奉献自己的才能。但是你却纵容包庇了他那么久,为我们带来无数的麻烦。”

    “这话就说得不对了,谁都有选择的权利。”叶霜愈发觉得自己不回山林市的决定真是太正确了,才半个月不见,这些人就玩出那么大的花样,连国际刑警都折腾出来,要是她还在那里的话,指不定会被牵累成什么样子。

    当然国际刑警其实并没有多少行动力。国内的执法行动还是靠各地的地方刑警,国际刑警并没有直接执法权,也没有相关的辅助部门。所以他们做任何一个行动之前都要申请报告,然后才能调用本地警局的资源。如果要说本地刑警是亲儿子的话,国际刑警就隔了一层,顶多算是亲戚。

    但是国际刑警最麻烦的一点在于他们有数据库,全球所有嫌疑犯资料都会上传记录,一不小心被存个档案的话。以后去哪儿都跑不掉……

    艾伯纳撇撇嘴:“叶,我以为我们应该是朋友?!”

    叶霜认真的想了想。肯定点头:“没错,但是很遗憾。我认识托尼和韩先生比你更久。”

    艾伯纳伤心的搅和自己的咖啡杯去了,韩初眼中隐隐透出一分笑意,而后才转向叶霜:“后天的上船准备怎么样了?”

    “我本来明天白天就打算离开潮海市的,后天上游轮会是我搭档登船。”叶霜斟酌了一下,觉得自己还是提前说明的好:“因为这边的四海集团人都没见过我搭档,但我之前在赌场露过一次脸……而且我搭档可以带个同伴过去,是镜湖市的卢家公子,到时候会引起怀疑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韩初诧异一个,而后略微沉吟皱了下眉:“你和小霜最近都不在山林市,是有什么别的事情绊住了?”

    叶霜简直要泪流满面,果然离家出走太久是会被怀疑的,但她不敢回山林市是因为谁?还不是因为有个艾伯纳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缘故么。

    泪水往肚子里咽,叶霜悲伤摇头:“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有点……呃,私人事情。”

    跟别人的话她还能拿工作当借口,但在韩初面前就不行了。

    就像叶霜之前已经想过的那样,如果要拿工作当借口的话,短时间内没有问题,但时间一长就必须要有相应的业务量对上,否则更加容易引起怀疑。

    韩初迟疑点头:“私人事情那我就不问了,但是不管怎么说你们是两个人搭档,小霜如果有事情的时候,至少你也应该留在山林市……比如上周山林市就举办了一次美食节,本来这是一笔大单子,数据库里有不少厨师都可以打包签出去的,但就因为你不在,所以最后这生意险些就错过了。”

    叶霜眨眨眼:“……韩哥是你签的?”

    韩初不满瞥眼叶霜:“当然,那时候只有我在山林市,自然是我签了……抽成有3万,而且是一周就结束。”

    “……”叶霜咽下一口小血,很想扶墙到厕所去哭上一场:“才、才3万,没什么的……”

    必须没什么,要真把这三万记下来的话。叶霜没准儿会被自己呕死。

    见叶霜一副心痛难耐的样子,韩初指责之后也就没多说什么了,翻旧账不是他的格调,说一次让人记住就差不多了,没必要得理不饶人。

    “这次就算了。但是以后你记得要多花些时间留在山林市。”韩初想了想,打开笔记本敲打一番:“和操盘手的接头是小霜去的,和四海集团的单子虽然是你签的,但游轮也是她去……鉴于你这样的工作态度,你的考核评级我恐怕得斟酌一下了。”

    男女差别对待是不对的!说好的搭档祸福与共呢?!

    叶霜忍了。

    ……

    说完闲话之后,三人再聊了一会儿。大概确定了一下后天上游轮的安排。

    艾伯纳当然是负责辨认四海集团中高层内奸的主要工作人员,而霜妹到时候需要做的事情,无非就是为艾伯纳打个掩护,或是从中不被察觉的牵线搭桥,尽量让艾伯纳和那六个嫌疑人的接触显得自然。

    韩初也有邀请函。每个邀请函的持有者都可以带一名同伴上船,这是约定俗成的惯例。毕竟很多富家子弟习惯有个私人助理在身边打理些琐碎事情,就算是不用私人助理,万一人家有老婆和女朋友呢?你总不能让人连女伴都不能带吧。

    艾伯纳就是跟着韩初的邀请函一起登船,毕竟男性被邀请者都会比较受到关注,而女性登船者则没有人会去仔细分辨这究竟是女伴还是哪家企业的巾帼英雌。

    游轮起航时间是周日的下午两点,韩初要求到时候大家一起出发去码头,提前半小时到达以防有意外或堵车之类的事件发生。霜哥保证自己会将此讯息转告霜妹之后,此次谈话需要交代的问题就算是说完了。

    接下来韩初问了一下叶霜目前所住的酒店,顺手为自己和艾伯纳也订了两个房间后就表示要先行告辞去休息并整理行李……

    叶霜这一天过得简直万分揪心。一边想着第二天要怎么不动声色的消失,一边还想着霜妹要怎么不动声色的出现……就连酒店提供的鲜美海鲜焗饭也没能抚慰她郁闷的心情。

    还好亲小姑娘的任务倒是很顺利就完成了,酒店外喷水池边一个穿着粉色裙子的五岁小孩儿找不到妈妈正在放声大哭,霜哥风姿潇洒的走过去哄了哄小鬼头,极其自然的亲亲小嫩唇,围观人群没有一个觉得奇怪。只觉得霜哥简直太温柔体贴英俊潇洒……

    晚上十点,韩初又来敲门。提着电脑皱眉表示白天有些话不好说,现在趁着艾伯纳不在所以要额外交代霜哥一些事情。

    交代内容大概归纳下来无非是几点。一是艾伯纳身份特殊,虽然是助力,但也需要一定监视,不能让他和目标以外的太多人深入接触,毕竟船上也有政客,到时候因为韩初的邀请函让对方放松警惕,很有可能就会被艾伯纳趁机掏出什么东西来。

    二是艾伯纳最近在山林市给安东尼斯带来不小的麻烦,虽然不是大问题但毕竟烦躁,所以霜哥事后最好回去帮忙拖上一下,别让人到处乱跑。

    霜哥对第一个要求表示无条件同意,对第二个要求表示要考虑一下。双方不算不欢而散但仍旧有些不大愉快。

    好容易送走韩初,叶霜一天心力交瘁实在撑不住了,倒头在沙发上就栽下去睡着。

    而一个小时后,韩初低着头推门又进来:“对了,我刚才还忘记跟你说一件……”

    剩下的话全部戛然而止在喉中,韩初怔怔的看着,沙发上俊美无俦的高大男人正在慢慢缩水,身形渐渐变得玲珑,雕凿般的五官也变得柔和美丽,直到最后完全的变成了一个柔美而熟悉的女人……(未完待续)

    ps:叶霜:谁!是谁给的他房卡?!!!

    韩初:……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