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放下那个汉子 »  22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26

小说:放下那个汉子作者:凌舞水袖
返回目录

    姚知行会受伤,这一点实在出乎大家意料。

    毕竟固有印象太深刻了,这人一直是意气风发,自信骄傲的样子,张扬不羁到让人根本没法想象他衰弱低落时的模样。

    也正因为平时那么生猛活跳,所以乍一听说姚知行居然也会有受伤进医院的时候,顿时这违反设定常识的消息就让人有些无法接受了。

    将近一个小时车程被叶霜飚出了二十分钟的成绩,而且这还不是深夜无人的盘山公道,是白天将近下班时间的熙熙攘攘城市马路。

    姚妹妹简直都要崩溃,即便姚知行再怎么疯狂,但姚妹妹坐在他车上时还是比较照顾这个孪生妹妹接受能力的,所以姚妹妹真可说是第一次有这么刺激的生死极速体验,更别说叶霜横空出世之后,赛车的胜率本来就比姚知行还要更高上那么一些……

    很快把车子停到了韩初电话中报出的医院大门前面,叶霜拉开车门下去的时候,姚妹妹已经快要脚软,手哆嗦几下都没摸准门锁,还是叶霜在外面帮她开了门,之后才拉出一个全身无力的娇弱女生。

    “我、我哥……”姚妹妹咬了咬唇,闭上眼睛深呼吸两下就狠狠摁住了恐慌情绪,咬牙借着叶霜胳膊支撑起身体开口。

    虽然仍旧有些虚脱颤抖,但比起刚才已经好多了。

    叶霜抬起空的那只手摆了摆示意暂停一下,而后掏出又开始响起的手机:“嗯,韩哥?我们已经到医院了……咦,不快啊。我们本来就在附近哈哈哈,绝对没有飙车……”

    应付完韩初,叶霜擦把汗再飞快打电话给姚知行曾经告诉自己的号码:“小x,我是霜姐,今天超速来看姚哥。可能要被开单,你帮我抹平一下。”

    姚妹妹瞪着叶霜前脚信口开河后脚就飞快湮灭证据的小样儿,语塞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不过看对方现在还能游刃有余收尾的样子,姚知行的情况倒像是并没有那么严重的样子。

    这一发现也大大镇定了姚妹妹有些慌乱的心情。

    姚知行在住院部323号的单人病房,电梯一上三楼开门,都不用询问寻找。姚知行中气十足的不耐烦声音就已经从左边廊道传了过来:“我断的是胳膊又不是腿,凭什么不能下床?再说这饭也忒难吃了,还不准抽烟到底让不让人活了?”

    姚妹妹一听,虽说之前已经有些平复下来,但直到现在才终于确定了姚知行是真没事——成了。听这嗓门有劲的,至少还能祸害山林市好几年。

    于是心情彻底一松懈,眼泪顿时就涌出来了,噙在眼眶里也不掉,抿了抿嘴唇三步并作两步,姚妹妹甩开叶霜就冲进了声音传出的病房里面。

    韩初正坐在床边削苹果,厚薄适中一点没断,耳边听着姚知行念叨抱怨。脸上表情依旧是云淡风轻连眉毛都不抖一下。

    姚知行正说得起劲,口干舌燥喝了口水正准备继续的时候,病房门就开了。姚知行条件反射抬头一看,就见着自家妹子冲了进来,那眼眶泛红泪光闪烁的可怜模样,顿时就让姚知行太阳穴跳了一下,恨不得现在立马倒头装昏迷。

    “哥——!”还没等姚知行头疼想好要怎么解释,姚妹妹已经激动的扑了过来。

    韩初依旧不慌不忙的起身。刚好让开位置给姚妹妹,顺便把削下的苹果皮丢进垃圾桶。举起奶黄色的苹果“咔嚓”一口,擦擦刀子抬起眼皮看向门边。点头:“来了?”

    叶霜抱着胳膊靠在门边,嘴角抽抽两下见姚妹妹水淹病房,而姚知行则忙着安慰妹妹没空干别的,于是转过来同点头:“姚哥没什么大事吧?”

    “……”韩初咬着果肉瞥眼姚知行:“没事,断条胳膊还能让他安静几天,免得出去惹是生非。”

    姚知行一条胳膊打了石膏吊在胸前,另外一边能活动的胳膊也没好到哪儿去,上臂和肩膀的地方缠了几圈绷带,看活动时候的灵活度不像是受到缝针影响的样子,估计也就是擦伤。

    脸上和敞开的衣服里还能看到些淤青擦痕,至于下半身就看不到了,人家盖着被子的,但应该也没什么问题,不然姚知行不能那么活蹦乱跳的要求下床放风。

    听到韩初这话,姚知行瞪了一眼过来正想说话,那边喝了一口水的姚妹妹已经补足水分开始下一轮哀伤展现,逼得姚知行一个头两个大,不得不做出各种承诺安抚自己妹妹。

    趁着这么难得的机会,姚妹妹不给姚知行多套几条链子约束起来才怪……当然了,能坚持多久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而且这个承诺之中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漏洞,比如姚妹妹说“不许再做危险的事情”,姚知行答应归答应,但他脑子里理解的“危险”跟姚妹妹说的恐怕就不是同一回事。

    叶霜一看,姚知行明显是没空了,只好进来自己拉个凳子坐下,继续指望韩初给个解释:“具体是怎么回事?”

    “就跟电话里说的一样。”韩初也扯个凳子坐下,淡淡道:“最近知行和周乐下面的人多有冲突,有几次甚至是直接撕破脸的,斗气这种事情都是添柴加火,没有人突然中途收手的,所以局面变得越来越紧张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到后来已经不是说他和周乐维持平衡就能算了。”

    “这次大概也不是临时起意,知行本来是开车去郊外一个山庄和车队人吃饭,快出城的时候因为人少就习惯性提速了,没想到突然斜刺里冲出来一个人,他倒是闪开了,但人家还是倒去地上……”韩初说到这里忍不住又看姚知行一眼,淡淡冷笑:

    “知行倒是火气大,觉得人家是在碰瓷就想停了车去教训,没想到刚走出几步。那人突然爬起来跑了,再接着他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一帮机车党当街包围……”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赘述了,到这里叶霜基本已经明白当时是个什么情况。

    既然有专门的诱饵,还有包围的机车队。那显然就是早已经设计好的计划。对方摆明了冲着姚知行去的,虽然未必有胆子直接把人撞死,但肯定也不会吓唬吓唬就了账,没准儿断支胳膊甚至再多折条腿都是在预计中的事情,只不过姚知行身手还算不错,及时反应过来后还是躲掉了大半的袭击。

    叶霜托着腮帮子看了床上的姚知行一眼。扭回头来:“那怎么就断定是周乐的人干的?”

    姚知行终于百忙之中抽出空来呸了个:“那小王八蛋躲街边超市里面被老子看见了。”

    “就是这么回事。”韩初点点头:“我也觉得这人智商太低,主谋特意跑到案发现场想要亲眼目睹对手惨状解气,这除了自己过个干瘾以外根本没有其他益处,计划已经定下了,他不在场也是那么做。但他在场,却只能是给其他人送把柄……不过这倒是省了我们调查的工夫。”

    “到底什么人?”叶霜这回问的倒是姚知行了:“姚哥报警了吗?”

    “报警?”姚知行有些咬牙:“报警简直便宜他们了,等我回头腾出手来收拾的。”

    姚妹妹哽咽声再起,姚知行顿时一滞,而后头疼,怎么就忘了还有这个小姑奶奶还在病房?

    韩初倒是没其他废话:“那个人倒没什么好计较的,他性情太浮,胆子又太大。敢对知行下手也不是普通的智商欠费了,回头直接跟他家里面的长辈交涉就可以,就算是为了给姚家一个交代。他爸也会亲手砸断他两条腿。”不过是一个被姚知行教训过的外室私生子而已,被惯得大概都快忘记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

    男人大多看重自己的子女,哪怕是非婚生子也是百般疼爱回护。

    但是凡事也都有个限度,只是经济上的问题也就算了,他们愿意给自己孩子安排什么职位或者买多少钱的豪宅都是看心情,但这孩子要真是做了什么手笔太大的事情……比如说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这时候就能看出婚生子和非婚生子的区别了。

    除非外室是那男人九世真爱。否则一般人都不会在这时候继续维护自己私生子的,不管是为了自己家的生意地位。还是为了以后名正言顺的婚生子能顺利掌舵,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考虑。把一个私生子抛出去让人消气都是再划算不过的事情。

    反之,如果是正室孩子出了这种事的话,一家之主怎么说都要犹豫挣扎一下,看看有没有其他缓和关系的可能性。

    姚知行还有些没消气:“让别人动手,然后就这么算了?”不能自己出手好郁闷,看别人打架哪有自己打架来得过瘾?

    “不是还有周乐和那帮机车党么。”叶霜笑道:“你不开心可以去找他们开心一下啊,周乐可以拿来调戏,机车党可以拿来活动身手……”

    话刚说完,就听见外面走道里传出撕打叫骂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起了什么冲突的样子。

    叶霜左右看看,起身往门口过去:“我去看看热闹。”

    韩初睨去一眼,“啧”了声也站起来准备跟上,姚妹妹倒是有些担心又怕自己帮倒忙,正犹豫要不要出去也看看怎么回事,就听姚知行已经不以为然的安慰自己道:“没事,小霜的身手横扫千军不敢说,横扫二三十人绝对没问题。”

    姚妹妹一噎,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正好叶霜这时候也拉开病房门走到了门外,站到门口边上往声音传出的走道方向一看,就见两个小青年正在扭打厮缠,旁边还有几个人或骂或劝,单从说话内容里根本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矛盾,反正主要内容就是骂脏话。

    这些人旁边还有医生和护士在好言相劝,大概是想让几人住手。问题是这些人完全无视了医院工作人员,照样骂得痛快还扭来踢去的,一看就是很容易牵连无辜的样子。

    韩初看了眼。皱眉按住叶霜肩膀:“没什么好看的,回去,把门关上。”

    叶霜也觉得没什么好看的,那么多人光动口不动手也就算了,动口也不曝点猛料出来。除了脏口就是粗口,毫无技术含量。

    唯一动手那对更是别提,明明年轻力壮的样子,打那么半天也没让自己对手见血,虽说旁边那么多人在拉着你吧,但你难道就不能多挣扎几下?

    只看了两眼叶霜就觉得没劲。感觉这战斗力简直比广场上的中年泼妇都不如,就在她撇撇嘴转身正要回病房关上门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就感觉那边打架喧闹的小团体向这边移动了过来。

    虽然状似因为争执牵扯而自然移动,但是打架转移阵地还能转移出跑步的速度。这情况再傻的人也能觉出不对劲了。

    叶霜头也没回,刚感觉身后气流骤变有股波动传来,条件反射就是拧身抬腿抽了过去。

    背后那胳膊才伸了一半的小青年根本来不及反应,电光火石间就感觉胸腹间一股巨力击来,整个身体都被扫得腾空离地往后直飞了过去,连带砸倒身后三人直撞到医院走道墙壁上,传出重重的一声闷响后才从墙壁上滑落了下来,昏迷。

    众:“!!!”这剧本不对!

    韩初听到动静才转身回来看见这一幕。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包围到病房门口又被叶霜给震慑住的一帮人后,刹那间就无语了。

    更别说病房里正看着门口,完完整整看完了叶霜整个行凶全程的姚家兄妹。

    姚妹妹本来察觉不对时候还想出声示警来着。尖叫声卡在喉咙里还没来得及传出就被噎回去了。姚知行倒是拍床大笑:“在小霜面前还玩这招?”找死也没找得这么点儿正的。

    姚妹妹:“……”感觉哥哥智商越来越低了肿么破。

    叶霜慢慢收回抬起的踢腿,目光扫了一圈病房门口已经呆住的一帮人,想了想后恍然:“同伙?”

    合着撞断一条胳膊还不算完成任务,再接再厉追到医院来找茬了是吧?

    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后,叶霜笑了,娇美柔弱的五官在刚才的巨大爆发力反衬之下。看着竟然让门口那些人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下意识连退几步,众人刚好让开了围在门口的空间。叶霜顺势走出去,仪态典雅带关上房门。然后画风一变捏了捏指骨关节,白嫩嫩的小拳头反手砸在门上,顿时厚实的门板上就被砸出一个坑形的凹陷,连带门缝和墙壁之间也震落下一层灰尘:“想打架?”

    门里还没来得及阻止就看见门板上凸出一块圆包的韩初:“……”

    当初他对叶霜的战斗力估计是不是没计算准确?

    病房内姚知行对叶霜实力最为清楚,自然是幸灾乐祸的兴致勃勃。

    韩初稍微了解一些却没有直观感受,沉吟片刻后决定还是相信叶霜能力的坐等结果。

    而姚妹妹则是三观都被彻底的洗刷了一遍,简直不敢相信门外的叶霜居然比自己想象中还要颠覆……说好的知性稳重御姐呢?这要是真嫁进来了,以后山林市都会被大哥大嫂联手玩坏的吧!!

    很快的,门外传来了*撞击在墙壁上的沉闷重响声,还有一帮人鬼哭狼嚎的惨叫求饶声,以及医生的焦急阻止,还有护士眼看残暴一幕再也忍无可忍的惊恐尖叫……

    姚妹妹的三观还在重组中,整个表情都有点恍惚了,姚知行则非常熟稔的配合着,单手飞快按号码到处打电话:

    “小a啊,你霜姐在xx医院揍人了,叫救护车……哦不用,我忘记这里就医院了,那8,没事了。”

    “小b啊,你霜姐在xx医院揍人了,回头医院报警你让人晚点再过来。”

    “小c啊,你霜姐在xx医院揍人了,你让卫生局跟医院领导打个招呼。”

    “小d啊,你霜姐在xx医院揍人了……”

    韩初忍耐的看了姚知行一眼,想想还是没阻止这人撒欢,倒是回过神来的姚妹妹看见自己哥哥这么熟练的扫尾,顿时再也没忍住的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你赛车来我加油,你打架来我放风……原来自己还是太天真了,她猜对了这个开头,却没能猜到最后的结局。

    合着自己准大嫂才是真正的幕后*oss?!

    不到五分钟时间,叶霜快速解决完战斗,等待外面惨叫声停歇只余痛苦呻吟之后,这才神清气爽的打开已经有点变形的病房门走了进来。

    外面除了倒下一地的残兵败将外,还有瑟瑟缩缩不敢靠近的医生护士。

    把门一关,叶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般依旧坐回床边凳子上:“姚哥,我看你还是别住这里了,有条件最好出院回家休息,不能出院就看看谁家有开医院的,你转去那边要个vip病房……我看那人有点赶尽杀绝的意思,正好就是趁你病要你命。”

    “……要命倒不至于,但没事来捣乱一下,让你伤上加伤却很有可能。”韩初先看了叶霜一眼才转过去对姚知行说话:“我也觉得你回家休养最好,可以请个护理师在家里照顾,反正你目前来看也没什么脑震荡的反应,身上的就是外伤,包扎好后按时换药、别沾染水,还有再小心食谱就可以了。”

    “辛辣刺激和烟酒都不能碰!”姚妹妹条件反射的插口,然后忍不住又多看了叶霜几眼。

    叶霜眨眨眼睛,忽然欲看不敢看般垂首羞涩一笑,目光冲着姚妹妹一瞟就惊怯的飞快溜走。姚妹妹先是一愣,再是惊悚,最后郁闷——这人什么时候把自己表情学得这么惟妙惟肖了?

    几人商量劝说一番后,再考虑到刚才发生的事情,姚知行也不得不同意回家休养了。

    他其实一开始是打算瞒下来的,回头随便编个自己去外地赛车或是自驾游的借口都能混过去,然后等伤养得看不出来了再回家……但没想到韩初打了电话给叶霜,叶霜顺手又捎来一个姚妹,而姚妹妹知道了,就等于家里人都知道了……

    出院手续办得很快,顺便韩初还出去处理了一下关于叶霜刚才在医院打架的事情,有姚知行事先找人向医院领导打了招呼,医院方面自然是不会为难。

    再说据查证后,那帮被揍的人确实也是这一片的混混,打了就是打了,警察很有效率赶来带人,对凶手的事情吭都没吭一声,只要不是傻子,谁都看得出来这是有人连警局也已经打过招呼。

    不一会儿后姚知行就换好衣服和叶霜等人走出医院,因为他车子在受伤时候就已经找人拖走的关系,韩初又是半路赶来,所以开了车的就一个叶霜。

    韩初毫不客气上了副驾,姚妹妹小心扶着姚知行钻进后座,叶霜发动车子先送姚家兄妹回家,等到安全把两人运回去后,这才拖着韩初再回公寓方向。

    “韩哥,你到底叫我来干什么?”车子重新发动后,叶霜这才问道:“总不会是你提前预知了有人会来闹事,所以特地叫我来震场吧?”

    韩初扭过头来:“我还以为你想不起来这一茬。”

    “开始我以为姚哥伤势很重,后来一看不像那么回事。”叶霜有些不解:“但是那时候他妹妹在折腾,外面又紧赶着有人来找事,所以就混忘过去了……现在想想的话,你特意第一时间给我电话,应该是有其他事情?”

    “也不算什么大事。”韩初沉吟片刻才道:“其实在病房里我还有话没说出来……姚知行看见的那个主谋不算,我去现场接姚知行的时候其实还看到了其他的东西。”

    “所以?”

    韩初想了想,递出一条骷髅手链,上面还吊了个牌子,上面用激光刻了一个小篆:“这个‘乐’字,应该是指周乐的意思吧。”(未完待续)

    ps:一万八不见踪影……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