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放下那个汉子 »  234 落脚之地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34 落脚之地

小说:放下那个汉子作者:凌舞水袖
返回目录

    送走许简后叶霜回家吃饭,是回父母家而不是自己公寓。

    叶小弟因为上学期挂科太多的关系,现在已经被禁止去叶霜公寓留宿。在学校住宿的时候还好,虽然仍有和同宿舍同学一起出去包夜泡网的行为,但至少这个行为也会有所节制。而在叶霜公寓的叶小弟就是真的脱了笼头半点没有顾忌了。

    所以叶爸的态度很明确,你去你姐那儿玩玩可以,但是不许过夜,敢过夜被知道了就打断你狗腿。

    于是就因为这样,叶霜公寓又变得冷清起来,虽然隔壁还有韩初和安东尼斯在,但她也不可能有事没事就溜达过去找两个大男人打发时间……

    吃完中饭出门去小区溜达一圈,大爷大妈还是一如既往的悠闲自在。

    这些场景都不是什么问题,而真正让叶霜在意的问题是,昨晚离开后号称自己今天要上飞机的邱雨竟然也在,就坐在小区中心的景观花园旁边低着头划动手机屏幕。

    “邱小姐?”叶霜想想走过去打了声招呼。

    邱雨听见招呼,抬起头看见叶霜后也讶然:“代理人小姐?”

    “我姓叶,叶霜。”叶霜自我介绍后坐到旁边,没有解释自己和另外一个霜哥为什么会同名的意思:“邱小姐不是今天要回学校?我记得听说你是早上的飞机吧。”

    邱雨一身米白色羊毛大衣,脖子上围着蓬松的厚厚围巾,下身套着浅咖啡保暖休闲裤,一身清爽简洁的打扮显得格外清纯。

    邱雨笑笑。放下手机摸了摸胸前垂落下来的头发,带点不好意思的轻声道:“早上没到机场就碰见了另外一个同学,他邀请我来家里做客,我不好拒绝,就来了。”

    “他?”叶霜想想之前在委托人资料中看过的王学与学校信息。再回忆下叶妈八卦小区孩子时透露出来的一些信息,恍然大悟:“我记得2d楼好像是有个考进了魔都交大的,当初那家还请了小区里的人吃饭,现在年纪应该22……就是你说的同学?”

    “是他。”邱雨抿抿嘴唇一笑:“叶小姐的记性真不错。”

    “小区难得有考上名牌大学的,这么励志的模范当然记性好,那是别人家的孩子。”叶霜挥挥手不以为意:“不过恕我多句嘴。邱小姐刚刚才和王学与分手,和这个男孩子的关系是……”

    邱雨有些尴尬的别开视线:“其实他也追求过我,不过后来我和王学与在一起了,所以就……不过这次就只是单纯的来同学家拜访,并没有什么其他意思的。”

    叶霜犹豫下:“……要不我再多句嘴?”

    邱雨:“……”

    见邱雨没有阻止的意思。叶霜不好意思笑下就开口了:“老实说,邱小姐昨晚的果决让我和我同伴都留下了很深刻印象,我们很欣赏你能够果断决定的气魄。但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邱小姐大概是不怎么懂得拒绝的性格吧?”

    人的性格多种多样,但可以大致归纳为主动型和被动型两种。

    主动型的人自我意志比较强烈,不容易被别人的意见所左右和动摇。而被动型的则恰恰相反,他们通常很少拒绝别人的要求,更不擅长否决自己其实并不十分乐意的决定。

    可以理解为羞涩、软弱或者其他的原因。总之被动型的普遍特征就是,十分不擅长应付他人的负面情绪,有时候正面的太过激烈的情绪也是同样。

    可能这种人明明自己有另外一种想法。但是你说话声音大一点,语速快一点,音调激烈一点,对方就不想再和你争执下去了,因为这种人从你的态度已经看出你是绝对不会妥协的,而激烈的争辩让她觉得很累也很不适应。所以索性放弃。

    换句话说她仍然没有改变自己的看法,只是“不得不”顺从你的决定而已。

    一般被动型的都属于文科生性格。就是俗称敏感多思的类型。激烈的争辩和争执会让这类人有敌对的错觉,甚至她不知道怎么调整激辩后对待对方的态度。所以才会下意识的选择避免争端,想息事宁人。

    比如说邱雨就是这样的类型。

    她也许一开始不怎么喜欢王学与的性格,但是因为对方死缠烂打的追求了她一年,之后大概又有某个契机,比如说众目睽睽之下的火热告白之类的,于是邱雨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男朋友。

    再比如说王学与决定给邱雨打造个名媛身份,甚至从韩初这里聘请了为邱雨圆场掩护的“管家”,还为其编造了一整套身份甚至代买高昂礼物……叶霜猜测邱雨大概对王学与的这些行为也是不赞同甚至觉得受到侮辱的,但因为对方是出于好意,所以尽管她十分不高兴,但还是愿意配合。

    还有现在被另外一个男同学拉来家里做客……

    “邱小姐这样的性格实在是太好拐带了。虽然你在觉得涉及到原则问题的时候可以断然做出决定,但看得出来,在平常时邱小姐一般是不会拒绝别人的请求的。”叶霜无聊的把玩着自己的手机:“而质的变化通常又来自量的累积,很多重要走向都是由日常行为所带出来的不必要支线……比如说邱小姐如果坚持拒绝王学与的话,今天就不用我们去帮你转送东西了是么?!”

    “……没错。”邱雨想想点头承认:“所以叶小姐的意思是,今天我答应做客的决定,也许就会是以后的又一场麻烦?”

    “我的意思是,你没有真正赞同的决定,就不要去做。”叶霜笑道:“如果把最后斩清界限的果敢放在一开始的话,大家都省时间又省精力,多好。”

    “很多人都批评过我的性格。”邱雨笑吟吟点头:“我没有和她们争辩过,但也没有改变过。叶小姐知道是为什么吗?”

    死不悔改?当然不可能,要是真这样邱雨也犯不着特意说出一句话了。

    “因为大家的态度都很激烈,用句比较恰当的形容,大概就是……恨铁不成钢?”邱雨歪歪头,羞涩的一笑:“我不擅长反对别人的意见。所以在她们说话的时候我不会反驳,但不代表我认同了她们的想法……叶小姐这样性格我却比较欣赏,有主见,但不强势。”

    叶霜一听就明白,大概是以前劝过邱雨的妹子都太强势了,简而言之就是不许人反对插嘴。你哪怕只说了半句,对方听不顺耳就直接打断下来,一定要把自己想法糊人脸上,逼人必须承认接受的那种类型。

    上流社会一般不会有这样不尊重人的对话模式,但是大多数人在日常交流中却很容易出现这样的情况。

    “人都会有很多种性格。幸福的模式也不是可以套用的。适合别人的不一定适合我,而我也无法确定自己的所有想法都一定正确。所以在决定一件事情的时候,不管我是坚持自己的看法,还是顺从别人的意见,最后结局的好坏结果都同样是对半的可能性。”

    邱雨轻声的细细解释道:“当然,就像叶小姐说的那样,在原则问题上我很坚持,因为这是每个人各自的底线。而非原则的问题。或者尝试性、结果存在争议的问题,这就不那么重要了不是么?!也许试着按照别人的建议走反而是正确的?……我们国家的文字很神奇,比如我这样的性格。可以叫随遇而安,也可以叫逆来顺受,关键主要看你们怎么想,还有我自己怎么想。”

    人们通常会用大众幸福感来作为判断标准,由此评判一个人或是一件事究竟是该赞扬还是贬斥。

    比如邱雨若是以这样的性格在未来过得很幸福,大家就会称赞她温柔。而若是不幸福。大家则会叹息她软弱。

    但是实际上邱雨能不能过上大众眼中的幸福生活,一看个人能力。二看个人运气。性格?这只是其中比例不大的一部分,不过是各花入各眼罢了。

    叶霜想了想。叹息:“这说法也没错。但我真心希望以后不要有机会接到邱小姐的单子了。”

    “除了王学与以外,我也不觉得有多少人能雇佣得起叶小姐手下的人。”邱雨被逗笑了:“虽然不是很了解你们上流社会的事情,但是我听学与说过,韩初先生的中介猎头在名流阶层也是有相当名气的,没有门路一般都拿不到你们联系方式。”

    “韩哥不是已经给你留了业务邮箱号?如果真有需要的话就找我们吧,当然我意思不是指猎头,我们这里除了人才档案外,还有很多曾经合作的委托人信息……比如说你如果大学毕业后找不到满意的单位话,可以找韩哥帮忙在客户里找找有没有合适的老板。”叶霜毫不客气指导邱雨如何利用资源:“也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费不了多少工夫的,听说你成绩很好,没准儿对方还要给韩哥一笔人才介绍费?!”

    邱雨笑得不行,连连点头:“有需要我一定会找你们的,不过我同学已经给我介绍了一个亲戚……这次留下来在他家吃饭,其实也有提前先打个交道的意思在里面,要是条件不错的话,说不定以后我就留在山林市了。”

    叶霜惊悚:“你不是学翻译的吗?!照理来说留在海边城市或者一线城市更好吧?”比如京城、魔都、深海市之类……就连镜湖市也比山林市好呢,许多老外向往天朝古典风情,特喜欢找镜湖市那种风景如画的地方旅游。

    邱雨摇摇头:“你也看出来了,我的性格并不适合那种快节奏的外贸外资企业,所以我一开始打算的就是进公共单位。公共单位在哪个城市都差不多,我同学的舅舅在山林市的外事办工作,正好可以介绍我进去……”

    外事办?!

    叶霜恍然想起自己曾经还在机场截下过一只身份颇高的金丝猫,当初连外事办主任都看在金发美女面子上对自己多有客气……那张名片哪儿去了?不知道回去找找还能找到不……

    想完后回神,叶霜笑笑站起来告辞:“那就预祝邱小姐就业顺利了。我还有其他事情,今天就先告辞了。如果你同学不给力的话。也可以给我邮箱发封邮件的,我看看能不能找到外事办主任给你联系下。”

    邱雨客气道谢后,两人就分开了。

    不过聊完天后叶霜心情倒是并不轻松,她总觉得王学与性格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类型。

    万一邱雨真是顺理留在山林市的话,搞不好能把这煤二代也勾到这边来开公司。到时候王学与找韩初或自己翻旧账可是更顺手了。就算叶霜不怕他也没觉得心虚什么的,但人要是再盯着自己发几单匪夷所思的委托也受不了啊……比如说委托猎个恋爱人才,委托猎个接近邱雨的闺蜜人选之类的。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王学与之前委托记录以及他全家奇葩的相处模式,叶霜就觉得自己的这个担忧似乎真有很大可能性……

    回家上网,虽然叶霜已经住到外面。但还有个叶小弟三不五时的周末回来一趟,所以家里网络依然是开通的。

    声音培训课程已经上了十多节了,叶霜算算普通人的接受能力,感觉自己应该可以“进步”了,于是在今天的课程上时就潇洒调出了霜哥的声线。

    没想到即便如此那老师依旧是惊为天人。十分难以相信叶霜真的这么快就神功大成。

    因为声线的限制关系,男声模仿女声一般偏雍容华贵类型,或者是低哑性感类型。而女声模仿男声则是少年嗓音比较多……总而言之每个人声音能模仿的范围也是有局限的。少部分人天分和领悟力比较高,对声带和气息的控制力更好,能模仿的种类也就多上那么一些,但是这也需要长期的时间。

    就韩初聘请来的这人想法,霜妹想要模仿出指定的另外一个男声,尤其还是非常低沉磁性非常诱人的这种……哪怕是男性本身想模仿出来都需要一点时间。更别说霜妹这种柔婉清甜的嗓音,那就更是天方夜谭了。

    要不是韩初说过不用保证最后成果,只要尽力就好的话。授课老师简直都不想答应下来了。

    ……结果还真给她练成了……

    叶霜显然不知道模仿男声还有这些类型的限制,反正她看网上有人自学快的十多天就能变声了,虽然不好听也是个变哪,于是她也觉得应该没问题,就这么狠狠把老师给吓唬了一把。

    “……很不错。”傻呆呆听着音箱里“霜哥”的声音已经念完一段报纸又唱了一首歌后,授课老师简直无言以对。忙回神咳嗽两声,忍不住就想挖人:“霜妹妹有没有兴趣玩玩网配?很有意思哦。”

    叶霜呵呵了:“就是那种广播小说?”

    “也有视频配音的。”

    叶霜戏谑:“比如说法海你不懂爱之类?”

    老师:“……”

    “酬劳多少?”叶霜又问。

    老师:“……”

    “好吧我懂了。”叶霜点点头。果断拒绝:“没兴趣,谢谢。”

    老师泪奔。早想起这不是普通学生而是猎头代理的话,他压根就不会提这么个建议自找打脸——人家根本就没有配音热情嘛!酬劳更是别提了,跟代理人收入比起来简直就是个悲剧……

    在仔细询问过,知道即使提前结束学习也不能退掉后面的课程费后,叶霜果断要求后面几节视频课要该学其他东西。

    动物叫和其他城市声响就不必了,这些叶霜再自己摸索着调调声带就行,再说除了分饰两个身份以外,其他时候她变声的用处也不大。

    于是在老师接连提出几个建议都被反驳回来之后,经过慎重的思考,叶霜特无情特无理取闹的要求后面课程学习方言。

    没错,就是方言。不管那老师是自己找朋友帮忙也好,找网上视频也好,总之叶霜要求以后课程每节中至少出现两种方言,内容不能重复,种类不能重复,每种方言至少要求出现展示二十分钟。

    于是老师再次泪奔了……

    ……

    “我听说你已经学会变音的技巧了?”

    大概是老师报告了学习进度,叶霜切断视频玩了一会儿连连看,刚过前五关就接到了韩初的电话。

    一手继续鼠标点击。另外一手握着手机放在耳边,叶霜漫不经心“嗯”了声:“是啊韩哥,现在已经学会了,所以我想学点别的东西。”

    前半句还是原本的女声,后半句就已经是霜哥的魔力磁性声音。

    韩初也微微惊愕。他早料到叶霜应该模仿的很快,毕竟两种性别说到底都是同一具身体,有身体的记忆性再加上联系,找回另外一种声音的频率肯定不是困难的事情……但即便他早有预感,两种性别之下的身体毕竟还是有差别的,本以为还原个五六成音色就差不多了。没想到现在一听才发现居然是十足十的还原。

    放下错愕平复了一下惊讶情绪,韩初想想:“所以你就要求学方言?”

    “技多不压身嘛,反正钱也不能白交。”叶霜爽快承认:“再说如果去其他城市话,还是本地语言更容易融入当地的环境,一口标准普通话听起来就带着距离感。”

    “你要融入什么环境?”韩初头疼:“上流社会很少有人说土话。姚知行、卢少越、卓远航……你听这些人有谁说方言了?没有!我们的客户群市场是在高端名流当中,这些人不是困在一省一市的圈子里,而是要跟全国各地甚至可能是国外的人打交道……当然,带上地方口音不会被随意轻视,但至少是失礼的行为。”

    “也可以融入不那么高端的环境嘛。”叶霜小声嘀咕句。

    韩初咳嗽下:“不是不让你学方言,但是这个也必须有选择性去学。国内大多城市里的名流都会用普通话交谈,普通老板不算在内。只有少部分城市特别排外,或者以地方文化自豪。或者以城市发展自豪。在这种地方和本地人打交道的话就必须要用方言了,他们连官方领导口音都不标准……我已经帮你把课程改过,沪语、湘语、粤语!考虑到城市业务潜力和通用语言环境。你只要学这三种方言就可以了。”

    “闽语呢?”叶霜顺口问,她有时候真希望韩初能再多给自己点压力,别要求那么精准。

    其实三种方言没压力的,真的。如果这会儿自己还是没有暴露秘密的汉子话,没准儿韩初能一口气把七大方言体系都给丢出来让她学。

    “那个有兴趣你可以自己学着玩。”韩初也是无语了:“剩下课程也不多了,你大概了解一下就行。方言只要掌握发音和变音规律也不难。我把你剩下课程调成一周一次,每周只讲解一种方言。中间时间你自己练习熟悉。”

    叶霜:“……”那岂不是至少还要三周?

    韩初没听见回答于是开口问:“还有其他问题吗?”

    “……没了。”叶霜没精打采,听见对面韩初应了一声就打算要挂断电话的时候。突然想起刚才事情又把人叫回来:“等等韩哥,忘记跟你说了,刚才我在我家小区遇见邱雨。”

    邱雨?谁啊?!

    韩初愣了三秒钟才想起这似曾相识名字来历:“王学与前女友?她不是飞回魔都了吗?”

    “嗯……其实事情有点变化。”叶霜决定把坏消息和好朋友一起分享:“韩哥你还记得王学与档案吗?他们这一届其实已经进入实习学期了,邱雨和我们小区里一个男孩子也是同学,那男生好像打算介绍她来山林市外事办上班……”

    “……”韩初沉默半分钟才问:“许简的东西转送到王学与手里了吗?”

    “没,他到那边客车站还要转公交去郊区,我估计晚上才有回音。”叶霜擦把汗:“……韩哥,你是不是在和我考虑同一件事情?”

    王学与肯定会追上来的!(未完待续)

    ps:关于邱雨的骑士:

    王学与:我可以让她做王太太,坐拥千万家产!

    男同学:我可以让我舅舅给她转公务员!

    霜哥:邱小姐,我昨天刚刚给外事办主任打了电话……

    王学与&男同学【怒】:卧槽你谁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